寒门贵子 第六十一章 阋墙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天光入夜,作为钱塘最大的逆旅,至宾楼罕见的闭门歇业,远远看去,平常通火通明的酒楼全是漆黑一片,不时有新入住的客人在门前被拒,得来的解释,只有轻飘飘的一句“客满!”。

  这不是至宾楼该有的作风,因此有那些心思熟络的人,已经猜到这里出了大事,但不管事情再大,不关己,自然高高挂起。

  只是苦了几批刚从宁州赶过来的商人,都是至宾楼的熟客,多少年来只要运货钱塘,必定要住在这里。谁想今时不同往日,一时没了落脚的地方,一帮上百号人围聚在楼前,叫嚷着要詹珽出来给个说法。

  十七个青衣侍者拦住了他们,和颜悦色的劝说起来,但无论如何,想要进楼去,那是绝无可能。跟外面的纷扰相比,位于至宾楼东北角最隐蔽的一处房舍内,满满当当的坐着九个人,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身素黄打扮的詹珽坐在主位,手边的花茶已经沏了三四次,口中还是干燥的厉害。他的目光扫过座中的其他人,最后停留在跟他并排而坐的詹文君身上,脸上凝结出冷冷的笑意,道:“既然大家都没话说,那就表示同意我的决定。择日不如撞日,诸位齐聚一堂也不容易,来按了指印,从此詹氏跟天师道融为一体,无分彼此……”

  詹氏人丁不旺,老侍郎死后,其他亲眷也相继亡故,嫡出子嗣仅仅留下了三房,庶出的还有几人,但地位低下,像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们是没有资格列席的。嫡子分别是站三子詹天,五子詹熙和八子詹泓。詹天嗜酒,无一日不醉,詹熙嗜赌,更是夜夜博戏,都是不成才的游手好闲之人,除了每月从公账里分些例钱,也不做别的营生。唯有詹泓还有几分才干,但多年前与人斗殴,眇了一目,断了双手三指,从此自惭形秽,闭门读书,也不参与家族生意。所以这些年詹氏能够蒸蒸日上,全仰仗詹文君,詹文君离开后,就由詹珽一手把持。

  詹珽是聪明人,既然大权在握,钱财上倒从来不亏待这些人,因此长年下来,他们也养成了听话的好习惯。不等话音落地,年龄最大的詹天立刻表示赞同,道:“无屈说的不错,能跟天师道攀上交情,那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福分。咱们这点家业,奉给了天师,天师自然不会慢待了咱们……”

  詹文君冷冷道:“之前不是扬言要赔付的人是窦弃吗?怎么,今日窦弃这位苦主没来,天师道却派了两位灵官,想要做什么?”她说着话,眼神却望着坐在詹珽下首的李易凤,以及李易凤身边的另外一个人。

  此人生具异象,天庭比常人要往外凸出一大截,双目因此深陷框中,鼻梁也很诡异的弯曲成了一个无法形容的怪状,眉毛短粗浓黑茂密,却偏偏唇薄如纸,让人一望之下,浑身冰凉难耐。

  詹珽并没有介绍他的身份,不过詹文君手握船阁,不出门知天下事,哪里还猜不出这是天师道扬州治五大灵官之一的消灾灵官席元达。

  据说这个席元达出生当日,先是娘亲难产而死,一月后父亲暴毙,三个月时突发山洪,全村罹难数十人,又长的极丑,被村民视为灾星,经过众议,连夜扔到了山间喂狼。

  恰逢年方弱冠的杜静之云游经过,见两狼围绕婴孩,却不加以伤害,啧啧称奇,将他抱回收养。

  三十年弹指即过,当年的弃婴,如今已经是扬州治的消灾灵官,位高权重,名声响极一时,比起李易凤也不虞多让!

  李易峰面无表情,安坐不动,并不开口接话。按道理,这样的场合他和席元达本不该出席,但詹珽并没有对付詹文君的把握,所以强烈要求他们列席亮相,倚为支柱和奥援。

  席元达一直低垂着头,闻言望了望詹文君,豆子般的黄睛闪过一道贪婪,又转瞬消失不见。不过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詹文君立刻感受到了他身上传递过来的那股异样,身子没来由的一阵不安,但她心性坚毅,等闲不为所动,脸面上倒是毫无异色。

  詹珽今天有两位灵官坐镇,底气很足,也觉得胜券在握,慢条斯理的道:“窦郎君是天师道的道民,自愿将赔付得到的钱财转赠于天师,以惠及普天万民。故而杜祭酒派了李灵官和席灵官来接洽此事。你久不在府中,詹氏的事也过问的少了,所以不知此事,不足为怪。”

  这是暗讽詹文君是外人,詹文君摇了摇头,对这个从小照顾有加的负恩人,她已经完全死心,转头对詹熙道:“五弟,你怎么说?”

  詹熙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他昨晚熬夜博戏,这会困顿的厉害,恨不得立刻完事去睡上一觉,道:“阿姊,你现在在郭府,使不尽的钱财,何苦来觊觎咱们詹家的这点家当?无屈说的话,自然有无屈的道理,就像三哥说的,跟了天师道,此后有了依靠,其实日子不一样过?没什么不同的……”

  他跟詹珽是博戏时的赌友,交情不是一般深厚,詹文君原不对他抱什么指望。并且可想而知,詹珽必定许了他们什么东西,比如先分了他们各自一笔钱财,并保证日后可以生活无忧、荣华富贵云云,以这两人的浅陋见识,定是信之不疑。

  却不想想,家都没了,钱也终有花完的一日,等到了那时候,别人赏你饭吃,那是恩典,不赏你饭吃,就只能等着饿死了!

  詹文君的目光辗转停留在詹泓身上,对这个八弟的遭遇,她心中怜惜,柔声道:“阿泓,我还以为今天你不会来的……”

  詹泓面貌本来英俊,只是伤了一目,再好看的人也变得狰狞起来,微微笑道:“我虽然闭门不出,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来走一走。阿姊,你放心,我总是支持你的!”

  詹文君叹了口气,要是可能,她绝对不想让这个身世可怜的八弟陷入这样内斗的局面中来,只不过事关重大,她需要支持,而詹泓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詹珽十分不豫,讥嘲道:“詹泓,你别忘了,这些年是谁供养你的用度?也别忘了,要不是我挺身而出,你早死在那场殴斗中了。”

  这是詹泓的死穴,这些年了,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往事。詹泓唇角一阵抖动,罩在袖子里,从不示人的一双废手紧紧合拢,连詹文君都以为他要一怒而去的时候,詹泓却出人意料的平静下来,正对詹珽,静静的道:“多谢你了,当日救我一命。不过有句话我一直想问,那日我去云楼狎妓,怕父亲知晓,本就瞒着所有人,做的极其隐蔽,你又是怎么及时出现在厢房内的?”

  詹珽一愣,道:“不是早告诉你了吗?我那日跟人议事,正好约定了在云楼……”

  “是吗?”

  詹泓的眼神很是平淡,道:“我起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信了你的话。这几年我读书日多,见识也似乎开阔了些,偶然想起那日,似乎跟你所言,略有不同……”

  詹珽心神一慌,不想再在这个话题说下去,道:“多少年的事了,还说起来做什么。你既然选择支持一个外嫁的女娘,那是你的权力,由得你吧!”

  詹泓淡淡的道:“多谢阿兄体谅!”竟然也不再主动提起往事了。

  詹珽这才知道,这个一直以来所有人看不起的废物,似乎比想象中要难对付的多。詹文君也同样目露异色,盯着詹泓看了又看,慢慢的浮现温柔欣慰的神色。

  “七叔,你怎么看?”

  詹珽不想再多纠缠,直接问起了坐在詹文君下首的一个老人。这人名叫詹亮,是一众詹氏子弟的长辈,也是现存的唯一一个长辈了,他老眼昏黄,白发皑皑,但年轻时精明能干,在詹氏很有威信,其实今日议事,成与不成,多要看他的态度。

  詹亮也是道民,但并非盲目的信众,要他捐献钱财可以,但要拱手相让整个家族,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我……我……”

  可以外的是,詹亮在詹珽的逼问之下,竟然支吾起来,为难的看了看詹文君,张口欲言,却又一时说不出话。

  詹珽不耐道:“同意就同意,磨蹭什么?两位灵官在这里,莫非要等你到天黑不成?”

  詹亮脸色铁青,却又不敢反驳,好一会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走到詹文君跟前,眼中全是慈爱之意,道:“你是出嫁了的人,有家业,有前程,别再跟这些人搅和在一起了。詹氏存或不存,其实都不重要,你只要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说完之后,正要表态,詹文君拉住他,低声道:“七叔,且等一等,不急!”

  詹亮不明所以,却也知道詹文君还在为挽救詹氏而努力,摇摇头道:“阿娪,看看你这几个兄弟,救得了这一次,救不了下一次,天数有定,该亡的存不了,不要再费心力了。”

  阿娪是詹文君的小字,自她主掌家业之后,已经很少有人叫过了。听詹亮的话,詹文君心下感动,但却异常坚定的道:“能救得一次是一次,詹氏的基业,绝不能毁在我们的手里。”

  詹亮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有些事,你不知道……”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道:“夫人,婢子有要事回禀!”

  “进来吧!”

  一个婢女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到詹文君身后,凑耳道:“西郊传来消息,事情已经办妥了,这是手信!”

  詹文君接过来,递给了詹亮,笑道:“七叔,阿客的字已经写的这样好了……”

  “啊?”詹亮急忙接过来,一看之下,果然是自家儿子詹云的亲笔,一时老泪纵横,道:“阿娪,全仰仗你了。”

  詹珽脸色大变,急忙一拍手,一个部曲应声而入,吩咐了两句,又匆忙离去。

  詹文君美目生寒,道:“詹珽,你不认我这个阿姊,我不怪你;你要出卖家族,我也不怪你;可你为了达成目的,竟然派人劫持了阿客,知不知道,他是七叔年近五十才得的麟子,若有闪失,就是要了他的命!李灵官,你们天师道,就是坐观道中之人这样用尽恶毒手段,想要谋人家产的?”

  天师道暗地里再怎么下作,明面上也不能罔顾律法,甚至要比君子更加的君子,所以才用了神鹿鹿脯之计。听詹文君如此指控,自然不能落人口实,李易凤皱了皱眉,望着詹珽,道:“郭夫人所说,可是实情?”

  詹珽慌乱之后,自然知道李易凤这是为他开脱,忙道:“一派胡言,我跟阿客情同手足,岂肯做此猪狗不如之事?”

  李易凤点点头,道:“无屈郎君是钱塘公认的正人君子,既然他说没有,那自然是没有的事,想必郭夫人有些误会。”

  詹文君笑了笑,自若道:“是不是误会,等顾县令大驾莅临,自会明断!”

  这次别说李易凤,一直没有做声的席元达,也身子一紧,粗弄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倒八字,说不出的邪恶和阴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