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六十二章 荒山丑狗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你身上沾染了血迹,可是与人动手了吗?”

  徐佑见万棋站在身侧,一时没有离开的意思,笑着问道。

  “是!”

  万棋应了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徐佑瞧她神色,还当问了不该问的话,道:“若是不方便讲,不讲也罢。”

  万棋螓首微摇,眼睑轻轻的垂下,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我在想,该怎么向郎君说起……”

  徐佑顿时明白过来,这个女娘的性子比较冷清,恐怕日常中也很少跟陌生男子交谈,所以急切之间,难以清晰明白的组织起语言来。

  她顿了半响,道:“我昨夜奉了夫人的命令,到钱塘县外西郊荒野的一处废宅里救了一个人,看守的人里有两个高手,所以受了点轻伤……”

  “救人?”徐佑奇道:“你是夫人的贴身侍卫,什么人竟劳驾你亲自出手?”

  “那人唤作詹云,小字阿客,是夫人的堂弟,也是七公的独生子。七公德高望重,在詹氏很受尊重,所以他的态度对詹珽至关重要。”

  徐佑立刻明白,原来詹珽为了投靠天师道,竟然连这种毒计都使的出来,真是人神共愤。他轻声叹了口气,道:“夫人想必伤透了心……”

  万棋望着徐佑的侧脸,疑惑道:“夫人有什么好伤心的?詹珽背叛家族,按照家法处置了便是。”

  “这话原本不错,只不过人生而有情,刑法严峻,只是立规矩,可人心中的情意,却不是说处置,就能处置的。她跟詹珽幼小结伴,朝夕相处十数年,就是阿猫阿狗也生出几分不舍,却闹到了今日这般田地,岂能不触景伤情?”

  万棋愣了好久,清明的眸光不染尘埃,道:“是,就如同郎君讲的故事里那样,连只白蛇都懂得知恩图报,何况是人呢?”

  徐佑负手而立,山风吹过衣襟,带来几分透骨的寒,道:“但愿夫人顾全大局,不要为亲情所困,被那位无屈郎君钻了空子!”

  “这点请郎君放心,我见夫人杀伐决断,对詹珽已无一丝怜悯,必定不会误事……”

  “夫人心志坚毅,顾大义而弃小情,佑所不及。”

  徐佑赞了一句,转过头道:“你既然办妥了事,怎么不去至宾楼陪着,却独自回转山中?莫非……”

  他话到口边,却收了回去。万棋性子清冷,一般别说跟男人闲聊,就是面对面坐着,也可以一言不发,更别提会对某个话题产生好奇心。但徐佑似乎有种奇妙的特质,言谈举止,如沐春风,让人不知不觉的放松警惕,破天荒的追问了一句:“莫非什么?”

  徐佑干咳一声,道:“没什么。”

  万棋看他神色尴尬,竟起了一丝促狭心,冷冷的目光望着徐佑,道:“郎君有什么不可对人言?”

  徐佑一听,不说还不行,解释道:“我本想开个玩笑,说你莫非是为了赶回来听白蛇传。可也自知你不是这样不明轻重之人,贸然说笑显得唐突,所以……”

  万棋板着脸道:“郎君说错了,我正是为了回来听白蛇传,所以才如此不知轻重。”

  “啊?”

  徐佑一脸错愕,呆傻的样子跟平日完全不同。万棋的唇角溢出一丝淡若春兰的笑意,转瞬间又消失不见。

  可就这白驹过隙的一瞬,已经让整个山间的寒意去除了少许!

  万棋垂下头,似乎不愿跟徐佑对视,道:“夫人有过交代,一旦救出阿客,派人去至宾楼通禀即可。郎君身边虽说有左郎君,但多一个人,总归要安全些。”

  徐佑是聪明人,知道詹文君之所以急切让万棋回山,一是不放心自己,二来,却是不放心那条藏在山中的白蛇。

  “劳烦夫人挂记。”徐佑叹道:“我只是有点担心……若撕破了脸皮,没有你在,夫人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郎君谬赞了,婢子这点本事,实在不值一提。”万棋恢复了清冷的模样,道:“郎君或许不知,朱睿朱郎君号称武痴,有他在,夫人断断不会有事!”

  当顾允的牛车出现在长街口时,至宾楼的门外喧嚣依旧,主薄鲍熙遣人去打听了一下,掀开牛车的幕帘,低声禀明了原委。

  “钱塘湖多少逆旅,还怕没了住店的地方?去,派人找其他逆旅的店家来,吩咐他们一炷香内安顿好这些商人,不得再聚众闹事,违者立办。”

  顾允此来不欲声张,自行下了牛车,矗立道左,静观天上云卷云舒,心里却在琢磨着关于迁想妙得的种种。

  那日徐佑跟他一番细论,已经推开了屏蔽在眼前的一道门,可踏进门内,又能走的多远,却要看他自身的灵气和悟性。所以这几日处了上堂理事,其余时光,全都像此刻一般,痴痴的冥想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鲍熙走到身后,道:“众人已经散了,明府要不要现在过去?”

  他虽然跟随顾允的父亲多年,资历犹深,但既然入了顾允的门墙,就没道理再倚老卖老,所以开口闭口,尊称明府,这是安身之道。

  “丹崖先生,你觉得我该去吗?”

  鲍熙笑了笑,道:“若依我的意思,不去也罢。”

  “哦,怎么说?”

  鲍熙道:“此次天师道突然动手,背后又有刺史府暗中扶持,牵扯到了朝堂和地方,所谋为何,一时还瞧的不太明白。明府刚刚入仕,不知这淌浑水的深浅,正该高卧锦榻,静观其变,等闲不必亲自下场。”

  顾允那妇人一般的容颜倒映着红日的余晖,晶莹剔透的肌肤让人忍不住失神,笑道:“我本也作此打算,但詹文君将具状递到了县衙,无论于私于公,都无法佯装不知。再者,”他的目光停留在至宾楼的檐角上,道:“朱子愚都来了,我岂能避而不见?”

  关于顾允与朱睿的心结,鲍熙略知一二,但他知道分寸,自然不会主动提起,道:“吴郡四姓一家,朱郎君既然来了钱塘,必定会与明府谋面,倒不急于一时。”

  顾允摇摇头道:“朱氏肯派人来钱塘,说明已经决定站在詹文君这一边,此事缓不得。”

  “明府是怕朱睿不知分寸,将事情闹的不可收拾?他虽然痴迷武道,但也不是蠢人,应该不会太过火才是。”

  顾允苦笑道:“丹崖先生这些年常在东阳,对吴郡不甚了了,要是朱氏派了别人,倒也无妨。偏偏来的是朱子愚,他……他一言不合,可是会取人性命的……”

  至宾楼内依然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听到顾允要来,李易凤反没了话,而一直没说话的席元达却站到了台前,目光直直的盯着詹文君,似乎一条毒蛇想要择机而噬,道:“郭夫人,今日议事,为的是詹氏的家事,你却将官府牵连进来,是何居心?”

  “家事?”詹文君看也不看席元达,淡淡的道:“若是家事,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列席?”

  席元达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并不羞恼,目光下移,停留在胸前那一处高耸曼妙的山丘之上,若有所指的道:“今日外人,说不定明日就成了家人,世事无绝对,夫人切莫说的太早了。”

  詹文君身为女子,触感何等敏锐,哪还不知席元达在猥亵自己,但她四面处敌,若是不能保持冷静,一着不慎,就要满盘皆输,所以再怎么被人羞辱,也只能忍下来。

  更何况,谁知席元达是不是故意借此来挑动自己的的怒火,要将事态扩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就凭你一个被弃荒山的丑狗?也配跟我文君阿姊说话?”

  浑似炸雷响起在耳边,房内唯一一个没有说过话的人缓缓站了起来,铁塔般的身材傲视群雄,,四四方方的国字脸,面目如同斧凿刀刻,充满了西方胡人才有的棱角分明。

  他坐在詹文君这一侧的最下首,从入门后就一直闭目养神,仿佛睡着了一样,任众人吵作一团,他混若不觉。

  詹珽等人不知他的身份啊,只当是詹文君带来的侍卫,也没放在心上。不过李易凤和席元达却是知道的,虽然同詹文君唇枪舌剑,但一半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大汉身上。

  “荒山丑狗?”

  席元达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上的精致雕刻,喃喃道:“上一个这般说话的人,我想想啊,他去哪里了?哦,对了,被我斩了四肢,在伤口灌了蜜糖,然后埋在土中,被虫蚁叮咬了七日七夜,最后哀嚎而死。”

  他来到朱睿身前丈许站定,眼中的怨毒和戾气,几乎能将整个房间变作人间地狱,一字字道:“朱睿,你想死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