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十二章 皆为利来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4 02:25:22 源网站:节点33
  “救人?”

  “正是!”

  徐佑道:“听万棋所说,百画去泉井前唯一所求,就是将家人平安救出。你执掌泉井多年,深悉世故人心,自然可以看出她其实早已存了死志,只是尚挂念母亲哥嫂,苟且偷生罢了。若你能当面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家人,别说传递情报、配合做局,就是死也不会多说一个怕字!”

  十书淡淡的道:“现在处处都缺人手,防范天师道一处,已经力有不逮,要不然夫人去富春县的路上也不会差点遇险。再者,对方的背景还没有弄清楚,若是势力庞大,为了救几个人贸然行事,恐得不偿失!”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怎么知道这个胁迫百画的人不是天师道派来的呢?”

  关于这一点,何濡已经做了结论,徐佑对他的推断十分信服,依葫芦画瓢说了一番,让十书哑口无言,道:“人不能因噎废食,更不能因为惧怕敌人强大而对已近身边的危险视若不见。那是鸵鸟……哦,自欺欺人的做法。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所言非虚,如何选择才对郭氏有利,岂不是一清二楚的事?如果非要一意孤行,非杀百画而后快,日后郭公回来,只怕你也很难交代。”

  十书再次陷入沉默,似乎在思考此事的利弊,千言万语,都不如最后这句无法对郭勉交代来的有力和触动。她毕竟是惯于决断之人,不过片刻工夫,点点头道:“好,如郎君所言,我可以先放过百画,由她做饵找到幕后之人。但我有言在先,若是发现她稍有异动,可以立杀当场,你不得阻拦!”

  “成交!”

  接下来三人经过协商,一致认定长痛不如短痛,目前形势不妙,四面受敌,适合快刀斩乱麻,及早解决此事。

  詹文君提议道:“若是动手,宜将此人诱到僻静的地方,集合绝对优势一举成擒,万不可让他脱逃。”

  十书道:“船阁的人都撒出去打探郞主的讯息,泉井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就算现在把人调回来,时间上也来不及。府中除过必须的守卫以外,可以动用的部曲不超过一百人……”

  “不行!”徐佑否决道:“人多反而动静太大,咱们是要设伏抓人,又不是去打仗,兵贵精不贵多,选几个可靠的高手就是了。”

  “我们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也不清楚对方的修为多高,一旦伏击失败,人少反倒不好围捕,从而贻误时机。至于说高手,”十书皱眉道:“敌情不明,什么样的高手敢保证能够万无一失?”

  徐佑早有成算,转头对詹文君道:“我知道有一个人,只要他肯出马,绝对能够万无一失!”

  詹文君猜不到他的关子里卖的什么药,道:“郎君请直言。”

  徐佑目光一凝,道:“奇伯!”

  “啊?”

  发出讶声的是十书,她愕然看向詹文君,见她并无异色,立刻明白徐佑不是说笑。

  那个在钱塘城中的看门人,竟然是一个可怕的高手!

  十书飞快的在脑海里罗列出奇伯的资料,但所得很是有限,只知道是在某一日出现在郭府,然后由千琴安排到了钱塘那处私宅里守更看门,其他并没有出人意表的地方。

  泉井和船阁互不统属,也互相看不顺眼,其实不管在任何府邸,主掌刑罚的机构都不怎么受人待见。十书因为看不上千琴的为人,两人的关系十分恶劣,甚至还比不上跟百画和万棋,所以除非公事,泉井很难从船阁拿到情报。并且一般情况下,她都呆在明玉山的泉井中,很少接触外面的人和事,所以那一夜奇伯逼走了李易凤,也被千琴一手把控的船阁控制在宅子的极小范围之内,没有传到十书的耳中。

  “奇伯……”詹文君神色为难,苦笑道:“他未必肯出手……”

  “怎么?夫人使不动他吗?”

  “奇伯跟家舅有约在先,若是有敌人进了府中,他可以出面驱赶,就像那晚李易凤一样,但要主动出手的话……”

  詹文君似有苦衷,徐佑也听明白了,奇伯应该不是郭勉的手下,也不是郭勉请过来的帮手,只是因为某种缘故,暂居在郭府而已。说的也是,小宗师何等身份,恐怕不会被郭勉这样一个商人所驱使。

  “无妨!”

  徐佑笑道:“明玉山也是郭府的地盘,请奇伯到山上小住,然后由百画将那人诱到山上,岂不是两全其美?”

  詹文君眼睛一亮,道:“此计可行,只是,如何才能让那人上当?”

  徐佑望向十书,道:“劳烦小娘将百画带来,我有事问她。”

  十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发觉自己竟然完全被徐佑带走了节奏,心中顿时一惊。

  都说义兴徐七郎粗莽武夫,可看眼前此人,言语风雅,气度过人,谈笑间将一桩桩难题信手解开,何来粗莽,又何谈武夫?

  等十书坐着胡床离开,詹文君看向徐佑的眼中闪烁着几分异彩,道:“十书看似淡漠,实则脾气极其固执,除了家舅,我还从没见有人能让她改变主意。郎君舌辩之利,文君佩服不已。”

  徐佑微微一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打动她的不是我的言辞,而是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百画才在几个侍女的扶持下到了房内。她还是之前进去时穿的衣裳,看不到破烂或者磨损的地方,更看不到身上有什么伤痕,只是精神却大大的不如,脸色苍白的可怕,整个人仿佛被剔去了神采,只留下了骨架而已。

  “夫人……”

  她步履阑珊,却坚持推开侍女,屈膝跪在地上,张口说了两个字,已经泣不成声。

  詹文君叹道:“起来吧!亏得徐郎君为你求情,否则苦泉之内,何曾有过生还之人?还不赶紧谢过?”

  百画抬起头,往日灵动活泼的眸光变得灰暗且无神,对徐佑痴痴的道:“郎君,谢谢你了!”

  徐佑静静的看了百画一会,突然转头,对跟着进来的十书道:“你对她动了什么刑?“|

  十书漠然道:“水刑!”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