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十七章 透骨白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徐佑沿着旋转的台阶慢慢深入地下,两边的墙壁还残留着修整的痕迹,有些潮湿的地方长满了肉眼不可见的青苔,而正是这种破败感让泉井更加的不可揣度,也更加的阴森可怕。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脚落在了平地,由于开有风口的关系,呼吸并不急促,但没来由的会觉得心情压抑。两边是并排而列的石室,门楣上刻有不同的名字,分别对应九泉。

  寒泉排在第四位,距离不远,徐佑没有进去,毕竟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他虽然不忌血腥,但折磨人的事还真的兴趣不大。

  在外面一间石室坐定,詹文君陪同一侧,吩咐万棋到门口守候,不许旁人进来,对面而坐,对徐佑道:“郎君,可有良策?”

  “敌暗我明,现在言之过早,等十书审出李季的口供,有了佐证,再商议不迟。”徐佑顿了顿,道:“不过有件事可以提前做下,从即刻起,将船阁和泉井的人都放出去,大肆宣扬郭公即将回府的消息。然后由你出面,将詹氏的产业分成四份,分别赠予詹天、詹熙、詹泓和七公詹亮……”

  “啊?”詹文君大吃一惊,若说宣扬郭勉回府的消息,还算是安定人心,给敌人增加压力,但将詹氏的产业一分为四,哪她又何苦这些时日苦苦挣扎?“郎君,先父临别之时,特别叮嘱于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家散了。况且这个世道如此,没有家族就没有了詹氏赖以生存的根本,这个名姓,必定会在这一代烟消云散,我……我……”

  徐佑笑了笑,道:“夫人放心,我再怎么愚笨,也不会让夫人成为詹氏的千古罪人。之所以如此,只是为了蛊惑人心,让詹天几人暂且不要站在詹珽一边。詹珽能给他们的不过是钱财而已,你许给他们的,却是独立的门户和自掌一家一姓的远望。有了这份远望,就能让我们再拖延几日,等计划成功,詹氏自然还是夫人的詹氏!“

  詹文君沉默不语,时人最重家族,不管顶级门阀还是中小士族,都将一家一姓作为立身之本,力合则聚,分则散,等闲不会分家。

  “这本是下下策,若不是多了衡阳王这个变数,倒也不必走这步棋。“徐佑宽慰道:“只是当下我们已没有选择的余地,要是再不出奇制胜,恐怕等不到计划实施,郭氏就被打压的支离破碎了……夫人,到了那时,詹氏还有存在的可能性吗?”

  詹文君还没来得及回话,万棋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十书,她的神态透着一股如释重负的轻松,道:“李季招了!“

  还是那句话,入得泉井,应该很少有人能够硬挺着不招供,但李季招的这么快,还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李季此来,并不是受衡阳王指使。”

  十书的第一句话,就让詹文君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继续道:“李季因为在一次狩猎中失手射伤了衡阳王的一个贴身侍从,又被同僚排挤,于数月前被逐出了王府。”

  所谓贴身侍从,熟悉衡阳王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他的娈童而已。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些许小伤勃然大怒,将李季逐了出来。

  “他也是衡阳王腹心之人,所以知晓海盐公主失踪一事,也知晓衡阳王对其念念不忘,常常思之落泪,要想重回王府,找到海盐公主就是大功一件。因此这几个月奔走南北,打探消息,一次偶然他路经荆州,遇到一位在殿下幕府中供职的同乡,从他口中得知曾送了一位神秘人到钱塘来。所以辗转到了钱塘,打听到郎主跟殿下关系匪浅,这才动了心思,蛰伏许久找到百画这个缺口,将眼线布到了府中……”

  “原来如此!”

  詹文君问道:“他有没有将消息传回去?”

  “今日百画才告知他绝崖瀑布的事,紧接着就来了山上,应该还没来得及。”

  “还要顾虑他是不是安排有后手……”

  “听万棋所说,李季只身一人来到钱塘,动用的人手都是花钱从县内雇的游侠儿,为首的叫曹曾已经俯首毙命,其余人关押在北郊,我这就动身前往,等问了他们的口供,两下对照,可以验证李季所言虚实。”

  詹文君点头道:“你去吧,路上小心,这边我来处理。”

  十书躬身离开,她担着海盐公主的干系,所以对此事最是上心。徐佑却觉得李季招供的未免太爽快了点,道:”夫人,我们去看看这位一心为主的李郎君吧。“

  詹文君笑着起身,道:”郎君请!“

  寒泉中透着彻骨的寒气,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挥之不散,周边挂着各种徐佑闻所未闻的刑具,不少带着倒刺和挂钩,怪不得十书说寒泉中锥心刺骨,看来不算言过其实。

  再看到李季,他头发散乱,昏迷不醒,衣服破烂不堪,已经跟方才完全两个样子,上身见不到伤痕,可两条腿却被不知什么东西划过,全是血淋淋的痕迹,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詹文君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一边候着的锦绣早就暗中注意她的神色,见状不由的冷笑了一下。她垂着头,又站在后面,不怕被詹文君发现,却不防徐佑望了过来,道:“小娘可否详说一下审讯的情况?”

  锦绣一惊,忙道:“诺!”

  她走到李季跟前,指着脚下,道:“这是定金鞋,鞋后有根钢锥,他若是站定,双手双肩被禁锢成直线,只能用脚尖使力,一旦力尽,就会足穿锥过,痛彻心扉。”

  徐佑随着她的手指方向望过去,看到一双木制的鞋套,固定在地上不能移动,后跟处果然竖着一根寒光闪闪的锥状体。这种刑罚更多的是对受刑人精神的折磨,当然,足底洞穿之痛常人难忍,可在痛之前,那种将至未至的恐惧,才是此刑罚真正高明之处。

  “他也算有骨气,穿了定金鞋,还能大骂不已,说什么日后出去,就带兵来将明玉山夷为平地。呵,寒泉不知进来过多少江湖客,每一个刚上来时都是如此骂骂咧咧,后来还不是乖乖的乞求活命?”

  锦绣从旁边的圆形铁筐里拿出一枚铁梳篦,前端尖利如爪,上面还带着骨肉和血迹,笑吟吟道:“这是女郎造的刑具,唤作透骨白,轻轻一下……”

  说着随手在李季腿上一划,吱吱的刺耳声响起,同时皮肤被破开缝隙,猩红的鲜血流淌而出,转眼间湿了一地。

  “啊!”

  李季大喊一声,从昏迷中痛醒过来,萎靡中呢喃道:“杀了我吧……我都已经说了,杀……我……”话没说完又昏了过去。

  锦绣冷哼道:“杀了你?哪有这么简单,寒泉七种刑具,你才用了两种而已……”

  “好了!”

  徐佑心生厌恶,刑罚一道自有它的用处,所以千年不绝,他并不避讳用刑,但用刑只是手段,拿到想要的东西也就是了。锦绣的表现,明显已经性格变态,将用刑当成了一种乐趣。

  “我问你,他都招了什么口供?”

  锦绣放下透骨白,意犹未尽,但当着詹文君的面又不敢太过放肆,道:“回郎君,他先是说奉衡阳王殿下之命,来钱塘寻找一个人,我们放了他便罢,若是不放,等日后算账,一个都不能活命。”

  “哦……然后呢?”

  “郎君或许不知,我们审人,第一遍说的话从来是不信的。然后给他穿了定金鞋,立刻改了口,说是自行前来,对我们没有威胁,也不会再踏入钱塘一步。这个话就有点接近了,但如此还不能尽信,所以动用了透骨白……之后本来还有天梯刺、人彘架等等,只不过此人骨气太软,立刻就毫无保留的将一切供了出来。“

  由于李季的身份敏感,所以此次用刑只有十书和锦绣在,动刑的自不待言,是锦绣无疑。徐佑观她小小年纪,长的清纯可爱,却没想到心如蛇蝎,手段厉害的紧。

  “我反复梳了他七次,问了他七次,说的都没有差错,所以可以定论,口供无误!”

  真是干一行爱一行,徐佑不得不服,对詹文君笑道:“夫人,贵府的泉井,果然名不虚传。”

  这话是褒是贬,要看听者的心,锦绣有点得意,而詹文君却面色冷冽,道:“走吧!把他处理一下,记住,我要他活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