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一章 军法森严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有了冯桐的承诺,徐佑望向左彣,道:“左军候,由我来临阵指挥,你有没有异议?”

  与其听冯桐这个外行瞎折腾,左彣宁可选择徐佑,况且他们认识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对这个传说中跳脱飞扬、跋扈任性的徐氏七郎,竟是充满了好感。

  “但凭郎君吩咐!”

  “好!”

  徐佑双手交叠袖中,平放在胸腹之间,腰板挺直如松,双眸神光乍聚,脸上露出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跟方才谈笑时简直判若两人,道:“左彣,船上共有多少部曲?”

  所谓部曲,是楚国的军制,一军有十部,部的长官设校尉,一部有十曲,曲的领头为军候,合称部曲。曲之下则是看各兵种的配置,千人设二五百主,五百人设五百主,百人设百将,五十人设屯长,十人设什长,五人设伍长,包含水步军、车兵和骑兵。

  “此次随行的部曲有一百二十人,皆是府中精锐,可以以一敌十!”

  “可有入品的高手?”

  “百将邓滔,使单手槊,九品上的修为。其他如屯长张威、杜毕,虽然没有入品,但勇猛过人,对阵杀敌不落人后,也可堪一用。”

  放在别处,单单百人部曲里就能有左彣、邓滔两个入了九品的高手,实在是骇人听闻,但对出身武力强宗的徐佑而言,却是司空见惯的事,并不为意,道:“召邓滔、张威、杜毕,以及其他的什长、伍长等到舱室里来。”

  片刻之后,宽敞的舱室里站满了人,排在队伍最前的是百将邓滔,身高比徐佑足足高出了一个头,双臂健壮有力,脸部如石刻斧凿而来,充满了力量和粗犷结合的奇特观感。对比之下,张威、杜毕就要逊色多了,也就是普通的军中劲卒罢了。

  冯桐当众宣布了命令,自左彣以下,所有人听从徐佑的指挥,以应对四夭箭的暗杀。此话一出,舱室内顿时响起小声的议论,不少人交头接耳,看向徐佑的眼神都是疑惑和不信任。他们中还有人不知道徐佑的身份,见他如此年轻,又是弱不禁风的公子模样,要说唱曲赋诗还有可能,但带领大家对付刺客,那不是开玩笑吗?

  徐佑并不做声,等众人议论一会,突然冷冷的道:“早听说袁氏军纪松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他的声音不大,但语气里透着的淡漠仿佛寒风吹过,让整间舱室的温度下降到了冰点。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大部分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忿的神色,

  “是吗?看来有人不服气!”徐佑站了起来,眼神在人群中一扫,站在邓滔身后右侧的张威的唇角满是不屑,用手一指他,道:“你是屯长,手下管着五十名弟兄,你的命令,他们可敢不听?”

  张威粗声粗气的应道:“不敢!”

  “他们为什么不敢?”

  “因为他们服我!”张威头一抬,傲然道:“我就是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说的好!”徐佑啪啪啪的鼓起了掌,缓步走到张威跟前,道:“看来这位张屯长对自己带兵的手段得意的很!那我再问你,如果作战之时,你战死了呢,他们要听谁的指挥?是不是还得打一架,找一个大家都服气的人来?”

  “我……我死了,上面还有百将……”

  “百将死了呢?还有军候,军候死了,还有将军,是不是?”

  “是!”张威大声道。

  徐佑唇角溢出一丝笑意,道:“我听明白了,袁氏不仅军纪涣散,而且白白的养了一群蠢货!”

  “你说什么?”

  张威怒目而视,腾的往前一步,腰间长刀出鞘大半,几乎要把鼻息喷到徐佑的脸上。其他一干人等也都是义愤填膺,唯有邓滔铁塔一般矗立在最前面,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放肆,还不退下!”左彣知道张威有点桀骜不驯,但也没料到他敢拔刀,刚要过来大声斥责,被徐佑挥手拦住,对张威淡淡的道:“觉得我说的不对?觉得自己不是蠢人?那我问你,如果一场仗需要将军亲自来对一个五十人的屯下命令,这场仗还有没有胜算?”

  “这……”张威支吾道:“这我怎么知道?”

  “你是屯长,可以不知道,但将军领一军之责,他不能不知。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你带的兵只知道服你,而不知道服从命令,如果你战死,哪怕将军另派了屯长,这五十人也没有了战力,等待他们的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就这样害人害己的带兵手段,你竟然还得意洋洋,不是蠢货,又是什么?”

  “我,我……”张威憋的面红耳赤,却一个字也反驳不了。

  “军无令不行,要是以我徐氏的军法,一将入营,敢行走着,斩!敢高言者,斩!敢违令者,斩!张威,你的人头,我早已经取了三次!”

  徐佑的神色冷冽如刀,声线坚定不可侵犯,三个杀气腾腾的“斩”字出口,让这个粗胚汉子竟感觉到两股战战,深秋时节,掌心渗出了一丝潮意。

  见已经撼服此人,徐佑长袖一挥,掉头走到舱室中央,沉声道:“屯长张威,以下犯上,不听号令,念其初犯,暂免去死罪,杖责三十,除屯长之职,降为伍卒!杜毕,你去监刑!”

  “诺!”

  在邓滔另一侧站着的杜毕仅仅迟疑片刻,见徐佑冷冷的眼光扫过来,心中一惊,忙俯首听令,手一扬,道:“来人,将张威拿下!”

  立刻有四个伍卒上前,将张威押到甲板上,解开甲胄,以棍棒行刑,痛呼声传到舱内,不管众人是不是真心,却都无一再敢异议。

  徐佑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其实他心里清楚,只是这种手段,不可能收服人心,说不定还会起到反效果,但只要能够在短时间内让这群袁氏的部曲为自己所用,那就算达到了目的。

  行刑之后,徐佑让众人散去,不许卸甲解胄,静候命令,只留下了冯桐、左彣和邓滔,四人在室内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军候,你对四夭箭似乎了解颇多,知己知彼,方能有备无患,可否为我详解一二?”

  “我也是道听途说,但去芜存真之后,应该有七分的可信。”左彣沉声道:“四夭箭师出同门,飞夭为大,使的是精铁所制的长矛箭……”

  “长矛箭?”徐佑前世不算孤陋寡闻,这一世更是刀马纯熟,但对这种箭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据称飞夭身长九尺,天生神力,背后背有五根长矛。每当对敌时,纯以腕力投掷长矛,用的却是极其精妙的箭法,所以人称长矛箭。其势如惊雷,迅若闪电,传言极少有人能够硬挡他一招。”

  以矛为箭?

  自汉魏以来,计量单位的一尺大概等于后世的二十五厘米左右,九尺也就是两米多了,徐佑脑海里浮现一个眼如铜铃、虬发盘结的巨人形象,下意识的揉了揉掌心,口中有点发苦,道:“其他三个呢?”

  “杀夭排行老二,用的是普通白羽箭,身材瘦小无奇,但杀性最大,悍不畏死,是陷阵之士;月夭是老三,据称是一个妙龄女子,常常以锦绣覆面,双眸呈湛蓝色,最擅偷袭,生性狡猾,刚才在船头,郎君已经见识过她的手段了;最小的是暗夭,此人比较神秘,出道以来从没人见过,样貌、兵器、修为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究竟是男是女……”

  接下来左彣又将四夭箭出道以来的战绩一一做了说明,在他们刺杀的七人中,有朝廷的官员,有世家的子弟,有军中的将领,有江湖上的豪客,都是极为棘手的目标,却无一例外的全都刺杀成功,因此名声显于天下。

  冯桐脸色苍白,他没想到刺客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一时对能不能安全返回晋陵,没了刚才的信心。

  徐佑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敲打着腿侧,心中飞快的推演着各种可能性,就如同他曾经在诡谲莫测的商战中寻找对手的破绽一样,以无比的耐心和超卓的嗅觉,抽丝剥茧般从左彣所说的有限的情报中推断四夭箭的刺杀模式,以及这四个人的分工、性格和各自的战力!

  雁过留声,雨过留痕,世间没有完美的刺杀,只要肯用心,总能找到最最有利于自己的应对方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