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人救己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28 21:46:09 源网站:节点11
  不顾张墨和周雍的苦苦挽留,徐佑决然拂袖而去!

  他的心中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震怒,张墨不是蠢人,明知徐氏和沈氏结下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还要把仇人子弟介绍给他认识,想必其中另有情由。只是这情由不能现在听,《礼记》规定的很清楚,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也就是说杀父之仇不能共存于世,必须想方设法找到仇人杀掉;兄弟之仇,必须随身携带兵器,免得遇到仇人还得回家去取;朋友之仇不能共处一国。徐佑哪怕和沈孟多呆一会,传扬出去也是懦夫和违背了孝道的大罪,为世人所不齿,所以连张墨解释的话都不听,一刻不停,当即转身下楼。

  这样做还有另外的好处,可以让他们知道,徐佑并不是非得参加结社不可,以他刚刚小试牛刀所显露出的对四声切韵的深厚造诣,完全可以另起炉灶,拉拢别人来开创百年革新的局面。

  如此,可让除张墨之外的其他人充满危机感,从而对徐佑担任社事盟主之位少点阻力和非议!

  徐佑久经尘世,并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少年人,相反,他对人心的揣摩远在大多数人之上,所以张墨固然真心捧他做盟主,可周雍、杜盛、巫时行等无不是本郡知名的才子,心高气傲,眼高于顶,让徐佑这个外人做盟主,未必全都心服口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人以上,就会有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徐佑处理这种事得心应手,并不会觉得为难。梦想要有,利益也要有,单靠梦想或者单靠利益结合的团体都不可能长久,只有两者齐备,梦想以图将来,利益稳固当下,才能万众齐心,携手前行。

  回到静苑,徐佑交代李木,若是张墨再次登门,拒了他的拜帖,但言语要客气恭谨,不得无礼。李木迷迷糊糊的想不明白,明明这两日郞主和张郎君谈笑风生,很是投契,怎么今个出去喝茶,回来就变了一个人?

  果然,没过多久,张墨尾随而来,被李木婉拒于门外,他苦笑道:“劳烦贵属回禀微之,我行事有差,致使大家生了嫌隙,实在悔恨不已。今日不提了,且先消消气,我明日再来负荆请罪!”

  李木将原话转告徐佑,徐佑正在履霜的陪伴下研磨习字,书法一道不进则退,他自晋陵来到钱塘,为了生存和立足忙的脚不沾地,多日没有摸过笔了。

  “张不疑说明日再来?”

  “是!张郎君说的清楚,明日一早,再来负荆请罪。”

  徐佑搁了笔,对写的字不是很满意,随手揉成一团,履霜笑盈盈的又铺好纸,道:“小郎见不见他?”

  “不见!”

  张墨接连三天上门,徐佑皆避而不见,无奈留下一封手书,表达歉意之情,怅然而去。履霜小心劝道:“小郎若是真的烦他,不见就不见了。可要是日后还准备维系彼此的情面,连拒了三次,恐张郎君记恨在心。”她抿嘴笑道,“刘备请孔明,不过三顾茅庐,小郎就算胜孔明百倍,可我怕张郎君没有刘皇叔的心胸。”

  徐佑看也不看,将手书扔给了履霜保存,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五色龙鸾想做留名千古的大事,些许委屈都受不了,那是我看错了他。若是所料不差,过不了几日,他还会上门,等那时再见不迟!”

  “小郎对他这么有信心?”

  徐佑放下笔,微微笑道:“我不是对他有信心,而是对三都赋有信心,这几日顾允在吴县四处奔走,估摸着也该有些回应了。”之后闭门不见任何外客,专心习字,过了难得的一段悠闲时光。

  而在这段时间,三都赋的影响开始逐渐显现,世族门阀、道观佛寺、官员士子争着传抄,将他的声望推高到了无可比拟的地步。

  跟十字诗不同,诗歌朗朗上口,通俗易懂,流行极快,所以徐佑从孤山下来,已成钱塘县家喻户晓的名人。但三都赋不同,作为俳赋里最为浩大的京都赋,一来字数多,二来用典多,三来生僻的学问多,既不好理解,更不好流传。因此三都赋先是随着张紫华、顾允等人传到了吴县,经过有意无意的推动,几位世人敬仰的大儒们纷纷点评作序,竞相夸赞,慢慢的引起了整个文坛的关注。然后上行下效,人人争睹,从众效应外加质量过硬,终于掀起了一股浩浩荡荡的声潮,顺江而下,借悠悠之口,波及扬州十二郡。

  “小郎,其翼郎君派人送信回来,这几日买纸的人骤然多了许多,坊里日夜赶工,连他都亲自上阵抄纸了,还是忙不过来,要你无论如何,得从人市买些奴仆回来。否则的话,洒金坊就得闭门歇业,不敢再接待上门买纸的客人了,传出去商誉尽失,长远不利……”

  徐佑虽然几近完美的融入这个时代,但心理上还有点洁癖,对人市买人这种行为避之不及,只是刘彖从中作梗,左右招不到良人来做工,无奈之下,说不得要按照何濡的要求去人市走一趟。

  人市其实不能称为人市,官方从不承认这个说法。人市的形成,最早源自于为了处置战争俘虏而设立的军市,后来成为社会各阶层买卖奴隶的场所,私下里也称为人市。六朝时奴隶来源一般有三个途径,一是战争俘虏,多是北魏和蛮族;二是罪犯及其家眷、奴仆、部曲等;三是失地农民和流民。这些奴隶充斥在营户、杂户、乐户等贱籍里,经过朝廷赏赐和士族转赠,逐渐的流入人市成为供人挑选买卖的货物。

  “好吧!”

  面对现实,徐佑只好妥协,道:“风虎,你和冬至、履霜到人市走一遭,先买二十人回来。十五个少年男子,不要过弱冠之年,五个刚及笄的小女娘,尽量不要战俘,犯官家的奴仆或女眷最好,其他的也可酌情选择,你们自己看着办。”

  左彣他们领命去了,仅仅两个时辰,带了二十三个人回来。一问才知道,由于买的多,属于大主顾,奴隶商人额外奉送了三个人。徐佑听了哭笑不得,人不如牛马,莫过于此了。

  二十三人中有十五个男子,大都在十三岁至十八岁之间,瘦骨嶙峋,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留下的后遗症,但精神尚好,不至于委顿不起,大病怏怏。八个女娘里有六人大概在十四五岁,正是最好的年华,眉目透着清秀,眸光灵巧多变,比那些男子似乎生活的要好一些。

  不过徐佑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两人身上,这两人一个是二十四五岁的妇人,皮肤异常的白皙,鼻子挺拔高直,一双眼珠竟然是蓝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金黄,单看右脸,姿容甚美,可左脸被烧伤了大半,疤痕外露,蜿蜒如同鬼魅,让人望之生畏。

  她的右手,竟然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徐佑眉头一皱,道:“嗯?这是怎么回事?”

  一群奴隶站在院子里,不知道新主人的脾气和品行,也不知道要被分配从事什么工作,一个个战战兢兢,头不敢抬,听到徐佑略带点怒气的质问,有一个女娘可能过于紧张,双脚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徐佑于心不忍,道:“先把他们安顿下来,男子由李木负责,女娘由冬至负责……还有,秋分,给他们做点吃的,不要太油腻,清淡一些,免得肠胃受罪!”

  “诺!”

  秋分、李木和冬至马上去安排,徐佑看了眼左彣和履霜,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进了房间,左彣还没来得及说话,履霜扑通跪了下来,双手交叠,螓首贴着地面,道:“请小郎责罚!”

  徐佑转身侧坐蒲团上,道:“你犯了什么错,要我责罚?”

  “婢子不该擅作主张,带了那一老一小回府!”

  “临出门时,我吩咐的话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其中包括妇人和孩子吗?”

  “没有!”

  “甚好!”徐佑叹了口气,道:“总算相识一场,我也不亏待你,取五十万钱,回吴县去吧!”

  “小郎开恩!”

  履霜顿时急了,秀美的额头重重叩下,血迹迸射四溅。左彣没想到徐佑发这么大脾气,赶忙跪了下来,恳声道:“郎君,此事我也有错,愿和履霜一同受罚,只求别赶她离开……”

  “你的性子我知道,做事从来只听命令,不讲私情,若不是履霜坚持,定不会带这妇人和孩子回来。”

  徐佑极少动怒,此刻却不得不大发雷霆,斥道:“我们自来了钱塘,面对的是何等凶险的局面?自保唯恐不能,哪里还有余力去庇护来自北朝的战俘?她右脸的伤,分明是自残来遮掩真正的身份,身份不明,如何敢擅自买回府中?这也罢了,偏偏还带着一个小女孩,你发善心也好,一时糊涂也罢,怎么不想想,那小女孩刚刚髫年,跟着我们,危险有多大?说不定明日就被暗箭射死在你的眼前,你想帮她脱离苦海,其实一转头又亲手把她送上了死路!”

  “小郎,我知错了,知错了!”

  履霜泣不成声,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