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九十一章 火上浇油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4 02:25:22 源网站:节点33
  西街距离船阁不远,半个时辰后,左彣和万棋回来复命,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刘明义。??刘明义二十出头的年纪,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读书人一样,身材瘦弱,面目清秀,兴许被生活所迫,眼神少了点儒生的坚定和狂热,而是带了些疲惫不堪的沧桑。

  徐佑望着刘明义的右臂,包扎在外面的灰色棉布正渗出腥红的血迹,道:“受伤了?”

  左彣低声道:“我和万棋抵达时正好遇到天师道的人,他们做了乔装,先一步挟持了刘明义。后来动手时我被十几个人缠住,一时没有防备,害得刘明义的胳膊中了一刀。属下办事不利,请郎君责罚。”

  旁边的万棋听到左彣自请处罚,表情疑惑了一下。在她单一的思维世界里,徐佑的命令是带刘明义回来,又没说不许受伤。不过左彣待在徐佑身边最久,连他都这么说了,肯定有什么特别的道理,所以犹豫了下,也跟着说道:“请郎君责罚!”

  徐佑轻笑道:“能从天师道手中把人抢回来,已是大功一件,赏你们还来不及,哪有什么责罚?好了,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和夫人处理。”

  经过询问刘明义,得知事情经过果然如徐佑猜测的那样。他接到船阁的任务,立刻在私底下宣扬天师道的种种不是,并将白蛇传中隐含的深意解读成直白的语言广而告之。由于刘明义读书识字,在西街很受街坊尊重,说的话分量十足,很快就在民众的心中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也间接导致了那两个商贩在聊天时被席元达听去,落个生死不知的悲惨下场。

  问完了话,由冯九娘安排刘明义去疗伤,刀伤虽然不算很重,但最怕感染,一旦溃烂就有性命之忧。徐佑正在思考下一步的计划,眼角的余光看到千琴偷偷摸摸的想往外面溜走,冷哼一声,道:“哪里去?”

  千琴的身子僵在当场,好一会才回过头,眼中透着尴尬。虽然赌约规定以后要对徐佑言听计从,可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依然死鸭子嘴硬,道:“你管我去哪……”

  “哦,看来有人想要赖账了!”

  徐佑唇角扬起,道:“我记得你是读过《左传》的,里面有句话‘君子有言,信而有征’,不知做何解?”

  千琴能把《左传》中的典故信手拈来,自然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却狡辩道:“我是小女子,又不是君子……”

  徐佑脸色一沉,道:“你执掌船阁,手下数百名部曲,一声令下,就可以驱使他们慨然赴死。他们中可有人因为你是女子而生轻慢侮蔑之心?可有人因为你是女子而起阳奉阴违之志?”

  “这……”

  千琴支吾了半天,脸颊一阵阵的热,想要反驳,却自知理亏,说不出一句话来。

  “立约作赌,即是承诺,诺而不守,如何服众?不能服众的人,执掌这么重要的船阁岂不是儿戏,若有闪失,上,有负郞主夫人,下,有负船工部曲,你扪心自问,午夜梦回之时,良心可安?”

  千琴被他当面指责,肺都要气炸开来,纤手紧紧握住,指节都因为用力变得白,贝齿咬的几乎碎掉,双眸恶狠狠的瞪着徐佑,道:“别说了!我愿赌服输!你想怎么折磨我,就直说吧!”

  “别太看得起自己,折磨你?我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心情!”徐佑淡淡的道:“先下去吧,等我有心情的时候,再来收你的赌注!”

  等千琴气不可遏的离开,一直在旁没有说话的詹文君笑道:“这丫头心性其实不差,只是爱逞口舌之快,又因为某些原因与我不合,所以连带着迁怒郎君。幸得郎君运筹帷幄,让她心服口服。”

  徐佑歉然道:“夫人恕罪!千琴毕竟是你的侍女,我这样管教她有越粗代庖之嫌,还望不要介怀为是!”

  “你管教的好!”

  詹文君叹道:“我这人其实御下无方,心中对百画最厚,可百画却背着我私通外敌。千琴跟神妃走的近些,自我来后就不怎么交心。虽然平时执礼尚算恭敬,但背后也多腹诽之言,只是看她执掌船阁还算尽责,我一般也懒得与她计较。至于十书,你知她的来历,所以名分上虽是主仆,但实际她也从不把我放在心上。唯有万棋,看上去冷若冰霜,难以接近,实则心思单纯,忠心耿耿,跟着我出生入死,从不曾后退半步。外人常说我身边十百千万,四个奴婢皆是腹心,可真正能倚为腹心的,又能有几人?”

  “知人知面,总难知心,这是世间常事!”徐佑宽慰道:“夫人宅心仁厚,不以权术御下,自会得到部曲们的拥戴!”

  “好了,不说这些了!”詹文君能被郭勉看重,接管郭氏这样庞大的基业,心智之坚毅非常人可比,轻易不会吐露心曲,只是跟徐佑前些时日差点在房内折腾出事来,虽然悬崖勒马,及时收手,但心理上几乎已经把他当成了很亲密的人,所以才一时软弱,说出了这番话。

  “郎君,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徐佑笑了笑,道:“席元达如此沉不住气,那我们就再给他添把火!”

  钱塘县衙。

  两个守门的衙卒远远看到走过来一群老百姓,前面的七八人穿着白色的孝服,手中举着白纸,上面写着血红的一个“冤”字,哭泣声十里可闻,立刻知道生了大事。一人上前询问缘由,得知大概后惊的目眩头晕,差点站立不住,连滚带爬的冲进县衙,正好遇到鲍熙,急急说道:“主簿,外面来了一群人,要告天师道消灾灵官席元达为非作歹,草菅人命……”

  鲍熙同样一惊,但他城府森严,脸上不动声色,道:“不要慌,你去将众人引到大堂等候,我去找明府禀告。”

  顾允接到消息,勃然大怒,穿上官服升堂审案,见堂下哭声一片,几个妇人和老妪鼻涕横流,口齿不清,说不明白到底生了何事,正无奈间,一个儒生打扮的人屈膝跪下,道:“明府容禀!”

  “堂下何人?”

  “在下刘明义,钱塘人,世居西街胡桃巷,跟这些人是邻里。他们的冤情,在下略知一二,并且我胳膊的刀伤也跟此案有关。”

  顾允点点头,道:“你细细说来,不要有一丝遗漏。真有冤屈,自有朝廷律法为尔等做主!”

  “什么,人没抓到?”

  两个五百箓将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深深的惧意,同时膝盖一软,扑通跪了下来。席元达走到两人近前,眼神可怕之极,道:“堂堂两个五百箓将,带了二十人,竟然连一个文弱书生都抓不回来,我扬州治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骤然飞起一脚,将一人踢的凌空飞起,重重的砸到窗楣上,然后摔落地面,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说,到底怎么回事!”

  还跪着的那个五百箓将心惊胆战的道:“我……我们带人到了胡桃巷,本来已经抓住了刘明义,可撤退时遇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修为极高。我等力战不敌,只好……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救走了刘明义……”

  “一男一女?认出面目了吗?”

  “他们脸上戴着幕篱,面目……面目看不清楚!”

  席元达眯起了眼睛,他能成为扬州治的消灾灵官,自然不会是蠢笨之人,虽然还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有没有兄弟受伤?”

  “伤了十一人,一人重伤不治,在回来的路上死了!”

  席元达又是一怒,死了就死了,他不是心疼手下,而是觉得这么多人对付两个人,竟然还死了一个,简直太丢脸了,伸手就是一巴掌,把跪着这个也打的口吐鲜血,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滚起来,带着受伤的人马上离开至宾楼。还有,把密室那两个死人弄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处理了,不要留下痕迹!”

  “诺!”

  安排好这一切,席元达以为万无一失,抱着詹珽送他的歌姬到屋里胡天胡帝去了,直到整个至宾楼被钱塘县的衙卒围住,才被詹珽慌张的叫了起来。

  “灵官,鲍熙来了,指明要见你!”

  席元达奇道:“他见我做什么?”

  詹珽也不知就里,疑惑道:“是不是刺史府向钱塘县施压,顾允终于决定帮咱们了?”

  他这一日都忙着清点至宾楼的家当,对席元达杀了两个商贩的事并不知晓,更不知道他还派了人去抓刘明义。见到鲍熙出面,还以为事情的转机来了。

  席元达穿上衣服,道:“走,去会会他!”

  鲍熙其实并不赞同顾允的做法,席元达何等身份,牵一而动全身,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但顾允坚持己见,说百姓鸣冤告状,若是不能为他们做主,与禽兽何异?这话太重,鲍熙也不敢再过多坚持,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局势扑朔迷离,他还要看看再说。

  “鲍主簿!”

  “席灵官!”

  打过招呼,鲍熙看门见山,道:“明府请灵官过衙一叙!”

  席元达道:“我有要事在身,无法离开,请主簿代为告罪。”

  “哦?”鲍熙知他不会轻易就范,突然问道:“敢问灵官,今日午时,是不是去过钱塘湖畔?”

  “不错,我去湖畔赏景,尽兴而归!”

  “可曾遇到两个男子,一人高胖,一人瘦矮?”

  “不曾!”

  “可曾见过刘明义?”

  “不曾!”

  鲍熙身在公门,审讯的技巧出神入化,立刻知道席元达在说谎。以消灾灵官的性格和为人,若不是心中有鬼,早就大怒拂袖而去,哪里肯老老实实的回答这些问题?何况他连问刘明义是谁都不问,一口咬定不曾见过,明显破绽太多。

  识破了席元达的谎话,也就是说告状的百姓所言属实,鲍熙心中非但没有一点高兴,反倒满是忧虑,转头望着詹珽,道:“詹郎君,不介意我让人搜查一下楼内各处吧?”

  詹珽莫名其妙,不知该如何是好,席元达却笑了起来,道:“主簿奉命而来,詹郎君岂敢不从?请吧!”

  鲍熙的目光在席元达脸上打了个转,心中另生计议,微微一笑,道:“不必了!打扰两位,我这就回去复命。留步,留步!”

  送走鲍熙,詹珽心中纳闷,道:“鲍熙搞的什么鬼名堂?”

  席元达目光透过渐暗的天幕,似乎看到一张大网在缓缓张开,冷冷道:“让你的人都出去,打听县衙那边生了什么事。还有,我明日一早就回林屋山找师尊求救,钱塘这边你要稳住,不要慌,更不要乱!”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