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九十三章 可惊可怖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拳风如龙!

  席元达身在高处,正是气机最弱的时候,又无可借力,使出浑身解数才仓促中挥出一掌应对,但已经完全落在下风。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砰!砰!砰!

  两拳相击,出一连串闷响,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泛起了层层叠叠的波纹。席元达怪叫一声,倒翻几个跟头,落回院子的地上,连退七步勉强站稳脚跟。

  一个巨大身影出现在墙头,居高临下,眼神轻蔑的望着他。

  “朱睿,你敢拦我?”席元达怒不可遏,眼中欲喷出火来。

  朱睿身穿月白色的束腰戎服,头戴平巾帻,双手负于身后,如同一座山高不可攀,道:“至宾楼周围布满了钱塘县的衙卒,你若出去就是犯了夜禁。顾允律令森严,五十大板打下来,恐怕你这个消灾灵官要变成真正的孤魂野鬼了。席元达,我拦你,是为了你好!”

  他不说这番话还好,说了这话,听在席元达耳中实在比当面辱骂更加的恶毒。他一生顺风顺水,两次受辱,都是因为这个朱睿,心中实在恨到了极致。但眼前的形势比人强,朱睿修为远在他之上,不拼命根本出不去。可要是动静太大,真惹来县衙的人,对他此时的境地而言,又有些得不偿失——鲍熙正在处心积虑得搜罗他的把柄,不能蠢到自投罗网。

  席元达固然冲动,但也不是傻子,权衡利弊之后,果断的掉头离开,心中暗道:朱睿,山水有相逢,等过了今夜,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你的狗命!

  朱睿神色漠然的看着他重新回到房内,唇角微微浮现一丝弧度,攸的没入夜色中,不知到了何处。

  整座至宾楼如同一个茫然失措的稚子,笼罩在四面杀机的迷雾里,

  在距离至宾楼不远的城东老宅里,徐佑、詹文君、何濡、十书、万棋、千琴等一干人都没有入睡,整个大厅静悄悄的,除了昏黄的灯芯燃烧的声音,只有旁边站立的侍女和部曲的呼吸可闻。不知过了多久,左彣大踏步的推门进来,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彻底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沉闷,他衣衫带血,宝剑归鞘,手中提拿着一个人,扔到厅中地上,拱手施礼,道:“幸不辱命!”

  地上那人蜷缩一团,手脚折断,口边血迹斑斑,应该是经过一番恶战才被左彣拿住。他抬起头,血滴汗滴交杂一起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徐佑等人的模样,挣扎着叫道:“你……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截杀天师道的人,小……小心天师在上,灭……灭你满门!”

  “好大的杀气!”

  何濡斜着眼,弹了弹袍袖,讥讽道:“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焉,此为天师道名号的由来。孙冠常说天地施化得均,尊卑大小如一,可在你们这些徒子徒孙的心里,却只知道动辄灭人满门,难道……”他站起身,走到那人跟前,俯身笑道:“这,就是尔等的神道?”

  “你!敢对天师不敬?”

  那人目眦欲裂,要不是手脚俱断,几乎从地上扑向何濡,眼见不能生食其肉,恶狠狠的诅咒道:“不管你是何人,都将生受万虫噬心之痛,油火熬煎之苦,活不为人,死不为鬼,魂为魑魅食,魄……魄作魍魉餐,孤零……三世,漂泊无依……”

  自古人们讲究入土为安,这样的诅咒已经算是很恶毒的了,何濡丝毫不为所动,看着他的双眼,过了片刻,走回蒲团,对徐佑微微摇,不再一语。千琴以为他是被诅咒吓到,心中略有不屑,拍了拍手,立刻有两名部曲上前将那人拉了起来,一人用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清楚回话。

  十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极为硬气,道:“天师道五百箓将,黄祁!”

  十书心中一动,五百箓将不算扬州治什么重要人物,但接近五大灵官,是心腹中的心腹,没想到抓了一条大鱼:“黄祁,可是你带人去掠的刘明义?”

  “正是你爷爷我!”

  十书主掌泉井,听过太多人犯的污言秽语,并不着恼。千琴却听不下去,冷冷道:“你是聪明人,既然落到了我们的手里,能不能活命都在我家夫人一念之间,所以还是乖乖听话,言语谨慎些,免得皮肉受苦。”

  黄祁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痰,道:“你们若是聪明,就不会截杀天师道的人,等日后事败,怕是想死都死不了。现在乖乖放了我,容我向祭酒求情,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

  徐佑突然插话道:“你将两名商贩的尸体埋到了何处?”

  黄祁一愣,下意识的道:“你怎么知道……呃……”

  徐佑淡淡的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掠人在前,杀人于后,继而埋尸野地,行径如同禽兽,自然人神共愤。天理昭昭,岂会让无辜之人蒙此覆盆之冤?”

  船阁在至宾楼四周日夜布控,黄祁等人的行踪自然瞒不过那些老练船工的眼睛,悄悄跟着他们到了埋尸的地方,然后度禀报坐镇船阁的千琴。等詹文君得到消息,黄祁等已经出了城,往吴县去了,徐佑当机立断,让左彣带了十数名精英部曲连夜追了上去,想拿住些人做人证,来给席元达下个死套。不想左彣手到擒来,竟抓了黄祁这个五百箓将,作为五大灵官之下最有权势的道官,若能让黄祁开口指认席元达,足够他焦头烂额一阵子了。

  “胡说!哪里有什么尸体,你休想编排罪名,栽赃陷害!”

  徐佑摇摇头道:“听你刚才所言,还当是个知耻近勇的血性汉子,原来也不过是个巧言令色的鼠辈。埋尸何处,我已经知道了,你说不说都无关紧要。我且问你,若要你明日在公堂上指认席元达杀人埋尸,你可愿意?”

  黄祁神色中透着震惊,直直的望着徐佑,好一会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席元达接替李易凤之后,才由吴县调到了钱塘听用,所以对这里的一切人事都不甚了了,连詹文君的面都没见过,更别提徐佑了,加上身受重伤,精力不济,竟到了此刻还没搞清楚状况。

  十书接过话道:“不要管我们是何人,只要回答问题即可,你是否愿意指证席元达?我可以承诺,若你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指证之后,可以送你到任何一处你想去的地方,保证天师道无法找到,并且万贯家财,娇妻美妾,予取予求,比起扬州治的区区五百箓将,可要逍遥自在多了!”

  黄祁仰头大笑,状若癫狂,道:“死则死矣,要我背叛天师,休想!”

  十书从来不认为有人能够保持真正的忠诚,既然言语不能动其心,只能三木加身,以酷刑破其志,转头对着詹文君俯身一礼,道:“夫人,此人交由我来处置,从此刻至天明这段时间,足以让他俯听命。”

  泉井虽然设在明玉山中,但十书手下都是用刑高手,简单的刑具就可以给人造成无边的痛苦,倒不是一定得借助泉井才成。

  正在这时,一个婢女悄声走到近前,将一张纸递给了千琴。千琴粗看一眼,上面写着黄祁的大概资料,出身何地,品行如何,何时入的天师道,又何时做的五百箓将,十分的详尽。当然,针对黄祁的调查,是从他跟着席元达抵达钱塘时就已经开始了,并不是在大堂的这盏茶时间就查出的结果——船阁虽然强大,但也没有强大到这等地步。方才黄祁自报家门,立刻就有婢女去船阁调出了他的资料,整理一下送了过来,以供詹文君等人参考。

  “黄祁,你家中尚有老母,至今未曾娶妻,若是就这样丢了性命,老母谁人奉养?”资料上说黄祁为人最是孝顺,所以千琴拿这个来做突破口。

  “呸!贱婢,任你如何说,都休想让我叛教……”

  千琴脸上泛起怒色,道:“好,你有骨气!等我请来你的老母,让她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孝顺儿子,是如何将她送入死地!”

  黄祁神色一震,满目**,挣开两人的拉扯,匍匐地上,口中喃喃有声,不知念了什么,道:“既入道门,别说我的性命,就是阿母的性命,也早为天师而生,也甘愿为天师而死!”

  詹文君和徐佑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深深的忧虑。世人以孝为先,可天师道却能让道民泯灭人性中最根本的善念,连母亲的性命都可以舍弃,还有什么舍弃不了的?

  一无所有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拥有一切,却心甘情愿的弃之不顾!

  十书断然道:“塞了他口,带下去!”

  黄祁再次大笑,已然疯癫如狂!

  厅中诸人陷入了一片沉寂,千琴环目四顾,冷哼道:“我就不信,真有人肯为了天师道献上性命!等他尝过十书阿姊的手段,再嘴硬不迟!”

  詹文君也看了纸张,眉头更紧,转手又递给徐佑。徐佑看了后沉思良久,道:“黄祁出身贫寒,为人至孝,在邻里间风评甚好,常有施善救人之举,可就是这样的人,能为了天师道连母亲的死都可以淡然处之。可惊,可怖!”

  可惊!可怖!

  自重生以来,这是徐佑第一次真正思考天师道存在的意义,也为后来的种种埋下了萌芽,直到某一天,破土而出,天崩地裂!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