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五章 暗室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柳汀斜对野人窗,零落衰条傍晓江WwW.КanShUge.La正是霜风飘断处,寒鸥惊起一双双。

  徐佑身着青色宽袍,斜靠在一株柏树上,极目远眺着山的另一边,心中万千思绪,却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这一首诗。

  今夜无月无星,愁云密布,密林深处偶尔惊起寒鸥,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辰。

  秋分和履霜并肩立在身后,悄声私语:“阿姊,小郎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怎么半响没有说话了?”

  “恐怕是有一点!”

  “可小郎同何郎君打赌赢了钱,应该开心的很呢。”

  履霜抿嘴一笑,俯到秋分的耳边,道:“郭夫人被司隶府的人带走问话,彻夜未归,小郎岂能开心的起来?”

  秋分轻呀了一声,道:“我倒没想到这一层……”她的眼中透着几分焦急,道:“阿姊,司隶府到底是干什么的,连小郎似乎都忌惮他们几分。”

  “司隶府啊……”

  履霜敛了笑意,下意识的瞧了瞧四周,好像那些神出鬼没的司隶府徒隶就在身边某一处偷窥,她扬起下颌,眼神迷茫又带着点不可名状的恐惧,道:“司隶府设立于汉武帝征和四年,有司察之任,举使之权,可以纠百官,督奸猾,是皇帝的耳目之臣。后来经过历朝历代的起伏,到了当下,司隶校尉已经成了二品高官,权位之重,封侯、外戚、三公以下,皆受其监察,号称无所不纠!咱们钱塘是小地方,寻常没有司隶府的人走动,但在金陵城和京城周边郡县,说一声司隶府来了,可以让小儿止啼!”

  秋分不懂官制,但也知道这样的权力实在大的超乎想象,咋舌道:“这么厉害啊,怪不得小郎担忧郭夫人……”

  “倒不是担忧!”徐佑笑着回转过头来,道:“郭夫人自保无虞,司隶府的人再厉害,总不能强加无罪之人。只是……”

  他摇头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履霜秋水滢目,注视着徐佑,低声对秋分解释道:“只是怕司隶府的人查到小郎身上来……”

  徐佑叹了口气,道:“司隶府这次派了卧虎司的假佐孟行春来查案,此人我在义兴时就多有耳闻,是个极厉害的人物,若是稍有不慎,很可能引火烧身。”

  这次对付天师道的计划,处处都留下了徐佑的影子,自然也留了不小的漏洞。毕竟他先是在至宾楼和詹珽起过冲突,又多番进出钱塘县衙,更跟着詹文君逗留明玉山,真要细究起来,以孟行春的阅历和见识,不好说万无一失。

  “小郎莫过忧虑,席元达既死,白蛇也身首异处,杜静之几乎要声名狼藉,天师道在扬州治已经摇摇欲坠,况且还牵扯到了吴郡四姓门阀,还有太子和江夏王的明争暗斗,这么多方的势力夹杂在一起,孟行春奉上命而来,当务之急,必定是稳定扬州的局面,不会再贸然多生事端。若我估测,他纵然能够发现些许疑点,但也不会深究到底。”

  徐佑轻噫了一声,夸赞道:“没想到当局者迷,还是你看的清楚明白。”他和何濡都是智计过人之辈,岂能想不到这一层,怕只怕安子道派孟行春前来不仅仅是为了白蛇的案子,如果另有密谋,很难说局势会朝着哪一个方向发展下去。

  正在这时,万棋提着荷叶风灯从山路的另一端走来,见到徐佑屈身行礼,道:“郎君,我家夫人有请。”

  詹文君回转明玉山中,略加洗漱,立刻请来徐佑相见。现下两人已经十分的熟络,密谋时也不再让第三人在场,连万棋都站到了门外守候。徐佑虽然忌讳,但詹文君毫不在意,自也不能表现的太扭捏,等落了座,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却是关于孟行春,道:“孟假佐其人如何?”

  司隶府的最高长官为司隶校尉,下设鹰鹯和卧虎两司,两司的长官为从事,次为假佐,所以孟行春的级别已经算是很高的了,能把他派到钱塘,足见此次事件的影响之大。

  詹文君似乎也没想到徐佑会先询问孟行春,愣了一下,细细回忆跟孟行春见面的情形,然后说了四个字,道:“高深莫测!”

  徐佑点了点头,平静的道:“能在司隶府做事,城府森严是题中应有之意,没什么奇怪的,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酷吏?”

  历史上有名的酷吏,比如张汤,来俊臣,除去厉害了得之外,还有一个通病,就是不知变通,不懂进退,俗话点说就是一根筋,抓到点把柄,非要整的人家家破人亡,所以下场都不是很好。

  詹文君想了想,道:“孟行春虽然名声在外,但多是以巧谋明思断案,未曾听闻爱用酷刑……”

  “所谓酷,并非刑讯之严!”

  詹文君疑惑道:“有什么区别呢?”

  “酷吏,是要兴大狱的!”

  徐佑曾读过来俊臣编纂的《罗织经》,恶毒心计,狡诈肝肠,真真当的起一个酷字,道:“我们不怕孟行春巧谋明思,只怕他邀功心切,广为株连,伤及无辜。可听过一句话?‘事不止大,无以惊人,案不及众,功之匪显。上以求安,下以邀宠,其冤固有,未可免也’——这才是使人闻风丧胆的酷吏!”

  詹文君一惊,道:“郎君是担心孟行春……”

  “方才和履霜说起,她以为我在担心孟行春查到自个头上。其实不然,我担心的是孟行春会借此机会,秉承上意彻底整饬天师道,更有甚者,会将天师道扬州治连根拔起,寸土不留!”

  詹文君执掌郭氏,船阁又是消息灵通,朝廷那点事知之甚详,安子道大力扶持黑衣宰相竺道融,扬佛抑道,已经不是秘密。

  “正是有鉴于此,郎君才设计杀了席元达,死无对证,由他担了所有的罪过。至于其他,詹氏保住了家业,郭氏也正好抽身事外,杜静之坏了名声,但可苟全性命,天师道失了一局,却不至于丢了扬州。如此孙冠不会大怒,主上也没办法借题发挥,各方相安无事,维持当下这种脆弱的平衡,岂不是上上大吉?”

  徐佑苦笑道:“计划是这样没错,只是对孟行春这个人了解的太少,我有些不安……”他沉吟了片刻,道:“船阁中可有关于孟行春的情报?”

  詹文君扬棋螓首,冲着门外喊道:“万棋,去将孟行春的卷宗拿来。”又对徐佑道:“从衙门出来后,我顺道去了趟船阁,正好千琴已经整理好了孟行春的历年行至卷宗,便拿了回来,知道郎君可能要看。”

  “知我者……”

  徐佑突的闭口不语,詹文君歪着头,似笑非笑,好像在问:后半句呢,怎么不说完?

  徐佑干咳一声,不敢再说下去,立刻转移话题道:“孟行春都询问了夫人什么话?”

  “不外乎跟席元达接触的种种,还有鹿脯的丢失始末。但他的关注重点还是在那条白蛇,问我怎么发现,又怎么处置的……”詹文君垂下目光,耳垂处的绯红却聚拢不散,道:“我看他有些不信白蛇是在西湖偶然发现,说湖边每日行人来去,若有白蛇,恐怕早就现世,不会等到那一日。”

  徐佑笑道:“你怎么回答的?”

  “自然是按照咱们事先商量好的那样,回他白蛇乃世间神物,藏在洞穴中不被凡人发觉,岂不是理所应当?”

  “想来孟行春会追问,既是神物,又如何被你郭夫人找到的呢?”

  詹文君噗嗤一笑,道:“正是,知孟假佐者,徐郎君也!”她调侃了一句,算是借此隐晦的表明对徐佑刚才没有说完的那句话的在意,继续道:“我回说一夜梦中有老者骑白鹿来,言及钱塘湖边有遗失之物,至天明,携部曲沿湖寻觅,才找到了白蛇和丢失的鹿脯。孟行春又问,梦中老者可是混元?我说不知混元何许模样,他这才住了口,良久没有说话,然后就问起了席元达,再不提白蛇的事了。”

  “孟行春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你这番话靠不住,但只要明面上说的通,他也没鬼神没辙。”旁边的烛台兹兹一声,不知发生了何事,闪了两下,攸忽熄灭。由于夜深,房内只燃了这一处白烛,顿时陷入了黑暗当中,伸手不见五指,连对面而坐的两人,也都看不清彼此的容貌。

  房间里静的只有呼吸可闻!

  徐佑不知火折放在何处,也不会伺候这些烛台,加上客人的身份,只能安坐不动。可詹文君也同他一样,没有起身去点烛火的意思,万棋又不在门外,其他的侍女更是离的太远,两人就这样保持着身姿在黑暗中相对无言。

  咚!

  轻微到极点的一声心跳,却仿佛在耳边炸开了一片响雷,詹文君的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徘徊不去,徐佑突然变得有点不安,好像今晚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他有些期待,也有些犹豫!

  终于,他伸出手去,在案几上缓缓向前。他不知道手该伸向何处,可冥冥中却似乎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案几上等着他。

  触摸到,就可以抓住一个人!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