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九章 贵与贱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4 02:25:22 源网站:节点33
  徐佑的身体状况,何濡和左彣都不知晓,他们还以为只不过是旧伤未愈,将养段时日就会恢复原状,谁也没想到徐佑体内潜伏着一道阴冷歹毒的暗劲,不仅让他武功尽失,且很有可能命不Wwん.la加之数次跟李易凤的接触,左彣都在远处警戒,所以也不知道定金丹的存在,更别说一直在明玉山不曾离开的何濡。

  此时问起,徐佑斟酌一二,还是决定向何濡坦诚相告。两人如今也算是相得无间,何濡想做什么,他一清二楚,血海深仇得报之前,两人不会成为敌人,告知他个中内情不会影响己身的安全。

  徐佑说了前因,道:“我这条命本就是从尸山血海中捡回来的,能活一日是一日,并不要紧。之前之所以没有跟你明言,是因为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温如泉曾说过我可以痊愈,但李易凤却认为藏有风险,或许将来某一日会突然发作,严重时危及性命。毕竟他也不能那么肯定,我就没有当真。”

  何濡这些年游历天下,见闻和经历都无人可及,养的一手镇定功夫,闻听徐佑这番话,丝毫没有动色,道:“温如泉圣手之名,天下咸知,他金口玉断说你无恙,必定会无恙。至于李易凤,不过师从李长风学过几天医术,画些符水蒙蔽愚民罢了,危言耸听,做不得数!”

  徐佑苦笑道:“你也不必安慰我,李长风著《论病》六卷、《脉诀》十二卷,医术如何,遍布益州的生祠已经说明了一切。李易凤从小就陪侍左右,耳濡目染,没学到李长风八成,也有五成的功力了,他担心我的病,甚至不惜日夜兼程,从鹤鸣山求来三颗定金丹,想来不会是危言耸听的无稽之谈。”

  李长风靠着精湛的医术,牢牢坐稳天师道七大祭酒的宝座,在民间声誉之隆,几乎连孙冠都不能比,尤其著书立说,以《论病》和《脉诀》两本医书被称为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之后最具有创造性理论的医学论著。若说温如泉可以救活人,李长风却可以救死人,两者至少是伯仲之间!

  何濡摇摇头道:“我观七郎面相,绝不是早夭之人,就算李易凤所言非虚,你现在身染某种疑疴,也定会逢凶化吉,安然无恙。”

  他沉思了会,毅然道:“定金丹委实太重要了,至少可以救你三次危难……七郎,风虎的病不是急症,他内力深厚,还能维持一些时日,定金丹先不要用,多找些名医来问诊,说不定有谁就能解了他的毒性。”

  徐佑的眼眸亮若晨星,凝视着何濡,道:“其翼,若是你受伤,我同样会用定金丹来救你。风虎跟我有同生共死之义,亦有约为兄弟之诺,能救他性命,别说一颗定金丹,就是三颗全都拿去,又值得什么!”

  何濡起身,郑重其事的整理好衣饰,然后双手交叠跪地,正色道:“七郎,人生而有贵贱,你为主,我等为仆从,比之自当以主为先。我生平不曾有过朋友,但跟风虎这些时日相处,已然将他视为知交,若能救其性命,岂会吝啬一颗定金丹?只是定金丹世存不过十余颗,用了一颗,便少上一颗,真到了你内伤发作的时候,少了这颗定金丹,或许就会丢了性命。你若不在,万事休矣,我等就是活着,又有何用?风虎如是,我也如是,日后若遇到险处,宁可一死,也不能用定金丹吊命!”

  “天地众生如一,所谓贵贱,只是世人眼中的贵贱而已。其翼,你学究天人,这一点见识,却连天师道也不如了。”徐佑没有扶他,叹了口气,道:“事有轻重缓急,定金丹又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先救了风虎的性命,日后若我真的需要,再去鹤鸣山求李长风赐药好了……”

  “七郎,你以为定金丹是泥沙瓦砾,俯拾皆是吗?李长风不过炼制了十余颗,此次给你三颗,已是天大的恩惠,岂肯再行赐予?”

  徐佑微微笑道:“若论学问,我不如你,可说起做生意,你却不如我了。天师道归根结底,也是聚敛钱财的教派,定金丹是李长风压箱底的本事,岂会真的只有十余颗?你知否定金丹传了多少年了?”

  “十余年总是有的……我在魏国时已经听闻过定金丹的大名。”

  “那就是了,这么些年,每年炼制几炉,废的再多,百余颗的存货总是有的。不然遇到惹不起的贵人们来求药,却翻箱底拿不出来,天师道的门楣,孙冠的脸面往哪里搁?况且,我虽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但也知道,若真的存世只有十余颗,仅仅凭我徐氏过往的情面,求不来这十之二三。”

  何濡哑口无言,仔细想想,徐佑说的很有道理,无商不奸,李长风虽然悬壶济世,但也是天师道的大祭酒,只看这次杜静之在扬州掀起的血雨腥风,就知道钱财对于天师道有多么重要,不能为天师赚钱的人,也坐不稳大祭酒的宝座。所以对外传言仅有十余颗的定金丹,极可能是为了坐地起价,卖一个好价钱而已。

  既然如此,何濡也没了阻止的理由,和徐佑一道去厢房看望左彣。履霜开的门,脸有忧色,徐佑以目示意,履霜低声道:“比昨日更重了,口已不能言……”

  徐佑心中一沉,昨日来时还能说话,没想到今天就失了语,走到近前,秋分正端着碗,送左彣服药。他面如金纸,气喘如丝,虎目紧闭,所幸牙关还能开合,意识尚算清醒,知道尽力服药,只不过舌尖酸麻,喝进去的药,有一半都流了出来。

  徐佑听那些来问诊的大夫说过,左彣中的毒似乎可以麻痹神经系统,五感五识会逐渐的消失,全身不能动,直到蔓延到大脑,然后死去,可谓恶毒的很。

  秋分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看着徐佑已是泪流满面。自从晋陵开始,左彣和她朝夕相处,敦厚以待,照顾有加,彼此间情同兄妹,目睹此情此景,岂能把持的住?

  徐佑轻轻抚摸她的发髻,柔声道:“别哭,我已经找到救风虎的药物了。”

  “啊?”

  秋分和履霜同时狂喜,徐佑来不及解释太多,按照何濡的指导,让秋分用樟树叶煎水冷却后,化开定金丹,分三次送左彣服下。

  当夜,左彣呕黑血不止,到了翌日清晨,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惨白,但不再是金纸般的模样,可以低声说话。徐佑连定金丹都用了,自也舍得用老参汤给他补血气,又过了三五日,终于排尽余毒,可以下地走动,性命算是保住了。

  “鬼门关走一遭,有什么感受?”

  这日阳光正盛,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徐佑和左彣坐在廊下,任由温暖的光线在身上游移,说不出的惬意和自在。左彣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咳嗽了一声,道:“我从军多年,鬼门关走了不止这一遭,只是往日那些都是刀剑上的杀机,生死一瞬,躲过去也就过去了。可此次却是一动不能动,脑袋里什么都清楚,可只能静静的等待死亡,那种感觉,说实话,这辈子我都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徐佑哈哈大笑,道:“祸兮福所倚,此次大难不死,风虎必有后福。”

  “要不是郎君用了定金丹……”

  “好了,不要提了,跟你比起来,定金丹算不得贵重!”徐佑皱着眉道:“都是其翼这个大嘴巴,我叮嘱过他不许告诉你,还是不听吩咐。”

  何濡所处的位置不同,对他而言,徐佑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无论与公与私,都要告诉左彣知道。收买人心也好,示下以恩也罢,徐佑不愿意,或者不方便去做的事,他都责无旁贷。用了一颗定金丹,固然可惜,但要因此让左彣肝脑涂地,也算用的有些价值。

  “这个不怪何郎君,是我一定要问的!”左彣虎目涌动着难以言表的感激,道:“定金丹是郎君保命之药,李灵官不知非了多少心血才送给郎君,却不料浪费在我身上……”

  “区区定金丹,不必放在心上。老天爷真要收了我的命去,就是再多的定金丹,也无济于事!”徐佑宽慰了两句,正在这时,看到万棋走了进来,立刻迎了过去,道:“不是说后日才到钱塘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夫人和郎主还在船上,我中途换乘快马,先行回来跟郎君通报消息。”

  徐佑知道詹文君肯定有事要告诉自己,见万棋风尘仆仆,连唇瓣都起了裂痕,忙唤来秋分照顾左彣,和万棋到房中说话。

  “先喝杯茶,润润嗓子。”

  徐佑亲手给万棋倒了杯茶水,看着她一饮而尽,滴落的茶水沾湿了衣襟,笑道:“慢点,别呛到。”

  万棋性子高冷,从不曾在男子面前这般随性,只不过面对徐佑时,一切都有了变化,仿佛做什么都理所当然,不必考虑会不会失仪,会不会露丑,会不会引得他人不快。无论怎样,徐佑永远是温润如玉的样子,微微而笑,柔和的让人想就此依靠在身上,不曾离去。

  注:《论病》和《脉诀》是晋代太医王叔和的著作,此人收集古书,将张仲景遗失的《伤寒杂病论》整理成《伤寒论》,功不可没。书中嫁接到李长风身上,达者不必深究。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