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六十二章 竹纸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28 21:46:09 源网站:节点11
  对於菟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她的身份依旧可疑,但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别人安插在徐佑身边的奸细。

  这就足够了!

  她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徐佑固然好奇,但并不急于一时,只要让她留在府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又过了几日,三月初三,上巳节来临。从春秋时代开始,每到上巳节,人们都要群聚到水边,洗污去垢,招魂引魄,祓禊灾病。后来逐渐被统治阶级重视,至六朝时已经成为法定的节假日,变成全民性的娱乐活动,男男女女头戴芥花,手持兰草,腰间插着柳枝,游山玩水,沐浴大好春光,时不时的还有情侣野合于郊外,既浪漫又贴合自然,为广大老百姓喜闻乐见。

  这天一大早,张墨、杜盛、王戎、周雍、沈孟、巫时行、鲍虎纷纷从各地赶来,等候在西湖东畔的一座凉亭里,等徐佑出现,七人同时站起,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容。

  毕竟,能够拉拢名震扬州的幽夜逸光加入,不管对他们个人的名望,还是即将要倾尽一生去改变的声律运动,都有莫大的帮助。

  “微之!”

  张墨迎了过来,携着徐佑的手,喜不自胜的道:“我们翘首望着西城,可算把你盼来了!”

  徐佑歉然道:“处理点家事,姗姗来迟,诸君莫怪!”说着团团作揖,众人急忙回礼,连说无妨。张墨拉着他走到最左边那人的面前,道:“大家都认识了,这位我再介绍一下,沈孟,字允明,别看他样貌秀弱,其实性情烈如火,最是敢打敢冲!”

  “允明兄!”

  徐佑拱手为礼,道:“上次匆匆一会,咱们之间多有误解,闹得不欢而散,这是我的不是,今日特来向允明兄请罪!”

  沈孟侧身让开,表示谦逊,不敢受徐佑的赔礼,诚恳的道:“那日是我唐突在先,未曾和微之解释清楚,这段时日常常愧疚难当,夜不能寐。幸蒙微之不弃,肯屈尊来西湖相见,这份心胸,让我深感敬服!”

  “哪里哪里,允明兄言重!”

  两人一笑泯恩仇,等寒暄完毕,徐佑在凉亭正中间就坐,其他人分坐两侧,共同商议今日结社的具体细节。

  结社,归根结底是社会组织,跟社会生活的联系极其密切,从内容和形式上分,大致可以划分为正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四个方面。

  正治的社,比如朋党,东西汉的党人,唐代的牛李党,宋代的新旧党,明代的阉党、东林党都属于这个范畴;经济的社,比如行会、商帮、会馆,历代的马行、鱼行、丝行等手工业行会,以及各种以慈善救济互助的行会都算经济社;军事方面,大多是义社、义会、民团、保甲这些临时性军事组织,除非蓄谋造反,私下秘密结社,否则官方不会允许太过强大的军事社的存在;最后,是文化结社,也是最常见的一种社团组织,形式最为复杂,内容最为广泛,名目最为繁多。

  徐佑今日参加的西湖八子社,就是文化结社的一种。但不管是哪一种结社,都要有盟主,有社令,有规矩,有聚集的地点和固定的时间。龙无头不行,第一步要选盟主,过程很简单,张墨提议由众人推举,谁的支持度最高就由谁出任盟主,他推举的徐佑,其他人没有犹豫,全部表示赞成。这也算是私底下早早达成了共识,推举只是走个过场。徐佑谦虚推让了几次,被众人劝说一番,也就顺理成章的应了下来。

  如果说仅仅靠雅集上的十字诗尚不能服众人之心,但《三都赋》的流传,正如张紫华所说导致扬州纸贵,初步奠定了徐佑在扬州文坛的崇高地位,再无人敢质疑他的资格。

  选好了盟主,接着要定社令,大家齐齐看着徐佑,没有人说话。这一方面是想试试他的能力,毕竟盟主之位,除了文才学识,还要有组织和领导能力;另一方面,社令是文社的重中之重,是指导日后行动和发展的主要方针,大家心里都没数,轻易不敢发言。

  徐佑胸有成竹,他闭关多日,思索的就是这个问题,言简意赅的提了十二个字:

  以诗会友,有唱必和;悠游山林,独善其身。

  自有文人结社以来,经史文赋诗词音律书画一向不分家,全方位的互相吹捧,互相抱团,也互相切磋学习提高,并且通过结社扬名的同时,往往会形成个人或者团体的正治理念,然后逐渐成长为一个或庞大或弱小的正治集团,从未有纯正意义上的诗社出现。

  徐佑定的社令,基本将西湖八子社规范在一个写诗爱好者的小圈子里,不牵扯其他,更不牵扯正治!(正治这两个字是故意写错,理由想必大家都懂,以后需要出现的时候,都会以错字代替,请跟天师道的正治区分开来)

  这是他为了稳妥起见做出的妥协,也是为了防止被别人的野心带入歧途。果不其然,对这十二字的社令,王戎提出了不同意见,将独善其身改为兼济天下。儒家总是以匡扶社稷为己任,独善其身不是不行,那也要拼过了、争过了、享受过了再来谈退隐山林的可行性。

  关于这一点,八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张墨、沈孟、杜盛和周雍支持徐佑,鲍虎和巫时行支持王戎,五比三,争执不下。

  “王兄,鲍兄,巫兄,我无心仕途,不疑兄也是如此,想必沈杜周三位郎君同心。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于西湖结社,想要做的事,远比入朝为官更有意义。一旦四声切韵颁行南北,影响的不仅仅是千年以来的诗歌韵律,而且可以规范之后千年的诗坛风貌。两千年之变局,全在你我手中,又何苦纠结于独善其身,还是兼济天下呢?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独善其身,才能避免世俗的各种影响,专心致志的做好四声切韵的完善和普及之事,只要做好了这件事,也就是你想要的兼济天下。”

  徐佑参加结社,只想在文坛留名,在民间养望,并不愿意借此谋取正治上的利益,也不会以此为契机迈入仕途,更不想被王戎等人捆绑在一起,为他们的正治需求和正治目的承担不可预测的风险。

  文人结社,最后发展成正治团体的例子多不胜数,然后就会身不由己的被这个团体挟裹着和其他的正治团体进行争斗,也就是所谓的党争。所以,独善其身四字,必须写入西湖八子社的社令之中,这是原则,不可退让!

  经过一番争执,为了不让刚刚成立的八子社夭折在襁褓之中,徐佑以无比圆融的人生经验和阅历重新提议,不阻止王戎鲍照等人参与别的社团,可以在西湖八子社之外另行谋求志同道合的人,共同追求仕途上的进步,但绝不可将这些事务带到八子社里,要保证八子社作为诗社的纯粹性和独立性。

  王戎爽朗的表示赞同,发誓遵守约定,鲍虎和巫时行唯他马首是瞻,同样点头同意。接下来约定每月初三在钱塘聚会一次,若有要事不能前来,也要派人来通知一声,并说明理由,接连三次不能出现的人,按自动退社处理。

  至于聚会地点和聚会所需要一切用度都由徐佑负责,钱塘是他的大本营,又是社事盟主,自然要多费点心。这个是徐佑主动提出的,他不缺这点钱,大度一些,也可收买人心。

  除此之外,又约定了其他条条框框的规定,总共十七条社令,成为西湖八子社今后十年发展壮大的基石和根本。

  所有事毕,杜盛年少,早按捺不住冲动,道:“今日上巳节,西湖到处是游玩的人,咱们要不也去凑凑热闹?”

  刚才他们商议事情的时候,就有不少男男女女经过凉亭,有人想要进来歇脚,都被外面守着的部曲阻止了,也有人好奇亭子里是谁在聚会,远远的驻足眺望,还有不少女郎看到徐佑他们一个个丰神俊朗,竟大胆的逡巡不去,扔了不少的兰草进来。

  “好,大家先去散散心,午膳到至宾楼,我请你们尝尝钱塘的美味佳肴!”

  听了徐佑的话,有吃有喝有美景,众人的兴致高涨,结伴沿着西湖而去。张墨和徐佑走在最后,他有些不开心,甚至觉得有些对不起徐佑,毕竟之前他曾对徐佑保证过,今日结社不会出任何意外,没想到王戎竟在议社令时搞出不同意见来,极大的有损徐佑的威信。

  “怎么,是不是觉得王戎做的不对?”

  张墨摇头,道:“社令事关重大,每个人都有必要说出自己的看法,但他的态度……”

  徐佑推心置腹的道:“不疑,你的才学极好,但跟人打交道不能只靠才学,还要讲究策略和方法。王戎有心仕途不是坏事,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做了官,入了朝堂,才能实现为国为民的远大抱负,这点他没有错。但我们成立诗社,为的不是眼前的国,江东的民,而是为了诗歌这门传承千年的文艺发扬光大,开创革新,所以王戎的抱负和诗社的使命产生了冲突,如何解决这个冲突?气恼、拒绝和对抗都不是办法,只有别出蹊径,找到两全之法,才能达到双赢的局面……”

  “双赢?”

  “对冲突双方都有利,就叫双赢!”徐佑微微笑道:“这也是社事盟主该承担的责任,容纳不同,消解异议,团结多数,西湖八子,才不会慢慢的变成七子、六子、五子,而是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十子社、百子社、千万人的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