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四章 追思君兮不可忘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詹文君端坐在牛车内,目光平静而淡然。宋神妃扭头看着她,意有所指的道:“不跟徐佑道个别?”

  自从那一晚詹文君隔着布幛和徐佑说了会话,两人再没有见过面,无论公开还是私下,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庭院深深,不知所踪,没有目光的交集,更没有轨迹上的重叠。

  “该说的已经说过了,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分别?”

  宋神妃叹了口气,道:“妹妹,你或许恨我,但将来你总会明白,我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你好!”

  詹文君摇摇头,道:“阿姊错怪我了,我心中并没有恨,当然,也并没有多么的欢喜。只是……只是故土难离,心中不舍罢了,却跟徐郎君无关。”

  宽大的襦裙系着淡紫色的腰采,正好遮挡住了双手,在宋神妃看不到的角度,弯曲的手指紧紧抓着裙下的肌肤,指尖因为用力变得发白,可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痛。

  无数次,她想要掀开帷幕,再看一眼矗立在道边的那个人,

  哪怕,只再看一眼!

  可是,这一眼,却被家族、世俗、责任和一丝不确定,死死的压住了,

  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不可忘!

  詹文君闭上了双眸,耳边传来车轱辘滚过雪地的吱呀声,至宾楼里的初见,明玉山中的畅谈,挑灯对坐时相视一笑,并肩负手时鼻息可闻,入死局,开血路,修栈道,度陈仓,杀人者生,被杀者死,终于入局破局,涅槃重生。

  可是这些惊心动魄,却都比不了那一次在书房内的阴差阳错,几乎不可遏制的怦然情动!

  一桩桩,一幕幕,从脑海深处飞快却又缓慢的闪过,认识了不太久,却久的似乎已经携手共度了一生。

  徐郎,珍重!

  车队渐渐远去,徐佑收回目光,带着众人转身往钱塘城走去。郭勉一行要饶过钱塘,经武康,临乌程,再北上当涂,入淮水而至金陵,正好跟徐佑的方向相反。

  他们留下了两道不同的足迹,印着斑驳雪痕,往东西长长的蔓延开去,不过很快就被飞雪覆盖,天际苍茫一片,群鸦栖于寒枝,一切的一切,重新归于寂静和虚无。

  徐佑行至半途,突然看到道路边站着一人,许是站的久了,脸蛋冻的嫣红,他停下脚步,讶然道:“千琴,你怎么在这里?”

  千琴咬了咬唇,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奉上一封点了火漆的信,道:“这是夫人让我带给郎君的信。”

  徐佑接了过来,看了看封面,没有字迹,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千琴应该不会说谎,因为在这件事上说谎没有意义,随手将信递给了秋分,然后令履霜扶起千琴,道:“想必不是单单为了让你送一封信,还有别的事吗?”

  千琴垂首泣道:“司隶府要郞主交出船阁所有人的名单,然后按照各自情由,交给原籍县府管束。而我出身孤儿,又是奴婢,早没有家,也没有籍,被孟行春点名要去卧虎司,若真的去了那里,恐怕除死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如此避无可避,也躲无可躲,夫人怜我惜我,不仅除了我的奴籍,赐我钱帛,又找顾县令疏通,将我落户在了钱塘,并托付郞主知会孟行春,终给了奴婢一条活路。”

  千琴执掌船阁,多年来功勋卓著,连徐佑也曾对她的能力动过心,更何况孟行春这个搞情报出身的假佐?想来点名要千琴去卧虎司,不是为了取人性命,而是见才起意,欲收为己用。不过千琴一个小女子,无钱无势,在卧虎司这样的狼窝虎穴,再有能力也是枉然,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徐佑知道她话没说完,面色如常,静听她的下文。其实对于千琴的来意,他已经猜到了一点。当初数次管教千琴,被詹文君看在眼里,定然明白他的用心,所以顺水推舟,送了他一个可造之材。

  “夫人知我一人孤苦,在钱塘无所依仗,天长日久,难免沦为他人的玩物。所以临行之前,特命我来投靠郎君……我知道以前对郎君多有不敬,还望瞧在夫人面上,念及奴婢年幼无知,不与奴婢计较。从今而后,奴婢发誓跟随郎君,鞍前马后,不计生死,旦有二心,愿受虫蚁噬骨之罪!”

  千琴出身卑微,但自视甚高,遇到徐佑后多次吃亏,不仅斗嘴斗不过,就是学识、智计和为人处世的气度和风华都大有不如,虽然嘴巴上依然不服气,但心里其实也有几分实打实的敬重。所以面临无所适从的境地,詹文君让她选择要不要投靠徐佑,几乎想都没想,立刻答应了下来。

  她固有才干,但一个女子,没有世族依托,没有父兄仰仗,在这个乱世根本活不下去,一朝离开了郭氏,就如同无根之木,漂泊浮萍,早晚要被大浪吞没。与其平淡苟活于世,还不如跟着徐佑,不定哪一日就会重回世族门阀,这点利弊,千琴还是能够盘算的清楚。

  “既然脱了奴籍,孟假佐也不再来为难你,夫人又赐了你钱帛,何不置些田宅,寻一厚道人家嫁了,日后相夫教子,其乐融融,岂不比跟着我历经艰险要好的多?”

  千琴听出徐佑语气松动,大喜过望,顿时屈膝跪下,额头伏地,道:“一生不过数十年,宁为郎君府中奴婢,也不作那山中愚妇,围着厨下坊间,浑浑噩噩以度日。”

  “你倒是有心气的,只不过平淡是福,富贵未必是真!”徐佑笑了笑,道:“也罢,我同你一样,也看不透这俗世的富贵荣华,总要凭着自个这股子心气去挣一挣,斗一斗。说来咱们是同类人,我给了自个机会,不能不给你一个机会。起来吧,从今日起,你改个名字,就叫做冬至!”

  古人认为自冬至起,天地阳气开始兴作渐强,代表下一个循环开始,是大吉之日。徐佑赐了千琴这个名字,意味着让她抛却过往,从头开始,既有开导抚慰之意,也有看重勉励之。

  千琴能通《左传》,自然明白冬至蕴含的道理,两行清泪滴落雪中,盈盈再拜,道:“谢小郎赐名!”

  一行人冒着雪,走了半日才进了城,在一间不知名的逆旅住下,围着火炉,由秋分三女安排晚膳,左彣和何濡在一旁对坐低声交谈。徐佑独坐一角,拿出那封詹文君的信,凝视了良久,这才拆开取出,一张柔软光滑的鱼笺,八行秀丽疏朗的字迹登时映入眼帘。

  见字如晤:

  微之,你读到信的时候,我们应该已经天各一方,恕我无法当面跟你作别,只能托付千琴代为传书,失礼莫怪。不过,以你的性子,想来也不会太在意这些。

  昨夜的雪下的很大,我以为明日无法起行,心中尚有几分窃喜,但终究还是没有法子,司隶府逼迫甚急,要家舅必须在约定的时辰内离开钱塘。其实,诸般事了,留或不留,已经不那么重要,我这点执念,让你知晓一定会觉得很可笑吧?

  你是温润君子,就算觉得可笑,也不会露出来分毫,但也因此让别人很难揣摩你的心思。那日你我最后一次相见,隔着布幛,是因为神妃在侧的缘故,你冷且决绝,应该猜到了吧,只是……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如此,因而这几日心中忐忑不安。

  钱塘的雪很少下的这般大,或许也是为了分别的缘故,每念相识之后的种种,诚不可忘,只是人来人往,本属寻常,相聚时难,相别亦难,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今果分别,各在一方,节同时异,物是人非,突生寒云暮雪之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此去金陵万里,当晨夕遥拜,以祈郎君安康福寿。

  阿娪顿首!

  徐佑合上信,举到烛火上,从左下角点燃,然后注视着鱼笺一寸寸化成灰烬。三女互相对视,都不敢做声,左彣也默然围坐,只是望着徐佑的眼中透着几分关心。何濡却不会顾忌这些,笑道:“郭夫人的八行书都写了些什么,我还以为你要‘瞻望弗及,泣涕如雨’呢,没想到这么冷静。”

  八行书,因信纸每页八行,故从南北朝开始八行书就成为书信的代称。而“瞻望弗及,泣涕如雨”出自毛诗《邶风?燕燕》,被誉为万古送别之祖,最是情真意切,缠绵悱恻。

  “不过寻常问候罢了!”

  徐佑眸子里掠过一道淡淡的哀伤,他对詹文君有情也有欲,那次肌肤相贴,要不是定力惊人,只怕早就成了好事。但是抛开情和欲而言,这种纯由欣赏发展而来的喜欢,还远远达不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地步,所以该放手的时候,可以放的洒脱,走的绝然。

  只是,看到这封信时,突然在眼前浮现出詹文君的俏脸。

  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不可忘!

  “金陵而已,我们早晚有一日会踏进金陵城,到了那时,想再见郭夫人,也不是难事。”何濡难得安慰了徐佑一句,然后递过来一杯酒。

  徐佑接过来,入口甘且涩,正如同跟詹文君的这一段风云际会。

  是啊,金陵而已,我终究会去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