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五章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小郎,这是钱塘县专责田宅牛船米粟的牙侩,名字叫周英儿,据说是十里八村风评最好的牙郎!”

  周英儿是个男子,古时为了好养活,常给男子起女名以示卑贱。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此人身材瘦弱,长的倒还端正,躬身施礼,说话不急不缓,并不是一幅急于做成这笔生意的模样,第一印象并不招人讨厌。

  “不敢当小娘一赞,小人吃的这碗饭,都是同行捧的,乡亲惯的,南来北往的行主赏的,说什么好不好的,全凭一点良心做事。”

  左彣身体不适,出不得门,何濡宁肯躺床上睡一天,也不屑做这些琐事,冬至刚从郭氏脱身,担心司隶府那边惦记,等闲也不出门,所以这几日都是秋分和履霜结伴出去找宅院,不知哪打听来的路子,找到了周英儿。

  “你是官牙还是私牙?”

  牙侩有官私之分,官牙持有县府放的牙贴,属于合法经营,但抽税抽的多些,成本高,价格自然就贵。而私牙属于黑中介,收费低,可服务差,也没有保障,遇上心黑的,坑蒙拐骗样样精通,不知做了多少恶事。所以才有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的说法。

  周英儿掏出牙贴,呈给徐佑,徐佑对这些不是很懂,不过上面有钱塘县的印章,应该不是假货,道:“你现在有几处宅院?”

  “四五处总是有的,要是郎君不满意,给我三五天时间,还可以再找来七八处。”

  “卖百万钱的有几处?”

  周英儿眼睛一亮,大生意来了,道:“有两处!”

  “哦?”徐佑觉得有趣,钱塘虽然是三吴货殖重地,经济繁荣,但毕竟不是吴县,不是金陵,有百万以上的宅子并非易事,单单周英儿手上就有两处,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周英儿察言观色,立刻知道徐佑误会了,笑道:“郎君有所不知,这两处百万钱的宅子并非小人独有,钱塘甚至周边各县的牙侩,都在帮忙寻找买主。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钱塘,也就这两处能值这个价钱。”

  “原来如此!”徐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五十万钱上下的有几处?”

  周英儿脸上堆着笑,道:“五十万钱的应有尽有,古拙的,奢华的,文雅的,幽静的,任由郎君挑选。”

  他怕徐佑再接着问下去,就会是二十万十万钱的宅子了,生意越做越低,可不是好现象,忙道:“正好西城就有一处,主人卖的急,本来值七八十万钱,现在只要六十万钱就可以了,要不,这会陪郎君去瞧瞧?”

  左右无事,徐佑伸了个懒腰,道:“秋分,去唤其翼起床。告诉他,要是还不起来,午膳没他的份,我说到做到!”

  何濡没抵住吃饭的诱惑,满心不情愿的起了床。一行人也没雇牛车,信步在钱塘街头。周英儿是钱塘土著,嘴巴又能说会道,每经一地,都能说出个来历和典故,道:“……郎君既是外地人,可知道这为什么叫钱塘么?”

  “说来听听。”

  “相传汉时从灵隐山上冒出来无数的清水,流经的地方香气扑鼻,引来百姓争相痛饮,后来经过日头一晒,水中竟然闪着金光,仿佛堆满了金银,因而起名钱水。钱水汇聚成河,连通江海,朝廷有官员华信,以一斛土一千钱为诱,骗百姓筑堤成塘,这才有了钱塘的名号。”

  徐佑哈哈大笑,道:“传说固然好,却荒诞不经。秦统一六国后,已经在钱塘立县,关华信什么事。塘本来叫唐,无土。唐者,途也,取道至江东之途,因有钱氏居住,故名钱唐。”

  周英儿赔着笑,道:“郎君大才,小人听的都是乡野传闻,做不的真。”

  “虽然做不的真,但说来解闷倒也不错。”

  徐佑前世里酷爱周游各地,很多风景名胜本来已经足够的美,偏偏还要画蛇添足,捏造一些神话传说名人典故来提高文化内涵,惹得方家贻笑。

  一边闲聊,一边享受着大雪初晴后的满目清冽,众人走走停停,好不悠闲,就是起床气爆棚的何濡,也觉得兴致颇高,跟秋分和履霜讲起钱塘江的潮水来,他学识过人,口才便利,真是说的娓娓动听,连周英儿也忍不住偷偷记了几句,寻思以后好给客人溜溜嘴皮子。

  “郎君,就是这里了!”

  周英儿在一处宅院门前停下,青砖蓝瓦,粉墙环护,绿柳周垂,幽静不听闹市声,庭深只闻鸟清鸣,端的是怡人沁脾的所在。

  “主人在吗?”

  “此地的原主人是位跑近海船运的大贾,为了方便生意,举家迁往了广州,所以才将宅院贱卖。郎君幸好赶的巧,这几日来看宅子的人不少,要是迟一两日,恐怕就看不到了。”

  自魏晋以来,所谓近海,就是指从广州往东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徐佑笑了笑,但凡经纪人,都喜欢说这一套言辞,制造供不应求的假象,古今如一。不过听说是商人的宅子,心里的期盼值顿时降低了不少,已经做好了放眼望去,一片金碧辉煌、俗不可耐的准备,道:“进去瞧瞧吧。”

  这是一处五进的宅院,占地三四亩,跟华门贵戚比起来不算大,但在普通百姓中也绝不算小了,格局布置充满了江南人家才有的独特风情。过了照壁,眼前豁然开朗,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突兀嶙峋,藤萝翠竹,依次点缀其间。等过了仪门,沿着抄手游廊,蜿蜒向前,入目处佳木茏葱,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沿,说不出的意态万千,曼妙如美人倾城之舞。

  逛了四进,无一处不合意,无一物不称心,徐佑已经决定买下此宅,他无论如何想不到,一介商贾,竟能有如此审美和雅趣,果然不能小瞧了任何人。

  “会不会太大了点?”

  左彣低声问道,他出身袁氏,大宅子见过不知多少,之所以担忧,是怕树大招风,给徐佑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何濡四处观望的入神,听了左彣的话,扭头笑道:“不妨事,七郎是齐民,又不是奴婢,何况住在这里,正好示人求田问舍之志,非但无忧,反而能够少却许多无谓的猜疑。”

  履霜急道:“哎呀,何郎君低声,就是咱们想要买,也得挑挑不如意的地方,这样才好压一压价钱。不然给周英儿听去,说不定怎么坐地起价呢。”

  秋分看了看周英儿的背影,凑到履霜身侧,嗓音极低,道:“阿姊别担心,我瞧周英儿不会武功,离了十余步远,绝听不到何郎君说话。”

  徐佑打趣道:“既然听不到,你还低声轻语的说话做什么?”

  秋分脸一红,躲到履霜身后,履霜握着她的手,嗔道:“小郎就会欺负人……”

  周英儿赶在众人前面开了拱门的锁,又跑回来伺候着,道:“后面一进是花园,种了百余株各地搜寻来的菊花,不乏名贵,十月花期来时,满园芬芳,只可惜现在都败了。”

  菊,花之隐逸者,陶渊明爱菊,爱的是菊花不与世争的洒脱和淡然,这位不知名的商贾竟也有出世的志向,实在让人啧啧称奇。

  终于逛完了所有地方,徐佑看了看大家,都摇头表示没有异议,召来周英儿,直接问道:“房契地契可在你的手上?”

  “此宅主人将诸事托付给他的本家侄儿,现今房契地契都在其手中。郎君如果决定要买,最多五日,就可以办妥一应契本,绝误不了事。”

  所谓契本,也就是合同,双方签字画押之后再到县衙盖上公章,变成红契才具备法律效力。徐佑点点头道:“亲戚和四邻都问过了吧?”

  自西汉开始,就规定房宅买卖只限于四邻,意思是说不管你是想买还是想卖,只能选择挨着自家房子周边的邻居进行交易,其他地方的人就是掏再多的钱也不行。后来至魏晋隋唐,商品经济盛起,将限购令扩展到了亲属和外人,可以先问亲,亲属不要再问邻,邻居的购买顺序以东、南为上,次之西、北。若邻居也不要,才可外召钱主,允许其他不相干的人来买卖。并且额外规定,宅舍内的诸般物色,也随本业货卖,不许另行加价。

  “郎君放心,契本上有亲属和四邻的签押。”周英儿犹豫了下,低声道:“郎君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佑不知他要说些甚么,随着到了僻静处,道:“怎么?有问题吗?”

  “郎君可知输估?”

  “输估……就是佐税嘛。”

  南朝时凡买卖奴婢、牛马、田宅,有文券契本的大买卖每一万钱要抽税四百,卖方出三百,买方出一百,叫做输估。

  周英儿道:“正是,没想到郎君也懂的这些。不瞒郎君,我等官牙赚的也只是点辛苦钱,大多都被朝廷征收佐税取了去。以此宅来说,六十万钱,卖家得缴纳两万钱的输估,你也得出六千钱,并不划算。”

  “哦,依你之见,该如何才好呢?”

  周英儿观察徐佑的神色,却看不出好歹来,他自诩精明过人,一双眼睛练得比谁都毒辣,等闲人物三言两语就能看的通透。可徐佑貌似年幼,不谙世事,方才说起钱塘的来历很有文人的酸腐味,但此时此刻,又仿佛城府森严,难以琢磨。

  他琢磨了一会,还是决定按照计划行事,道:“若按我们行当里的规矩,或能不经过县府,由我作保,让郎君跟宅主人签了契本即可,这样就免了郎君的输估……

  徐佑笑道:“六千钱而已,算不得太多,还是缴纳了吧,免得日后麻烦。再者,若是不签红契,所有的输估就得由宅主人缴纳,对方未必同意。”

  面对民间私下交易成风,屡禁不止,官府也制定了相应的对策。如果不经官府盖红章,房子卖出去了,这百分之四的佐税就由卖方全部承担,也称为散佐税。

  也就是说,你私下交易,先斩后奏,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这种行为,该收的税不少一文,可要是将来买卖双方起了纠纷,你们自个解决去,官府是不受理的。

  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不愿意经由官府,而是找了牙侩从中作保,买卖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房,钱货两清,各自方便。究其根本,在于官方抽税时往往会多加刁难,在税金之外,还有许多见不得人的额外开支,并且拖延时日,有些邻里亲属也会眼红,然后从中作梗,导致很多交易要么不能顺利完成,要么压价低售损害了房主利益。所以才有了周英儿这种信誉度高的牙侩,从中收取报酬,担保双方交易完成,三方各取所需,堪称古代商业模式的典范。

  “宅主人一方郎君不必担心,他们急着出售,也乐意不签红契,虽然多了六千钱的输估,但少了许多麻烦,两相一较,并不吃亏。”

  见徐佑沉吟不语,周英儿以为他在担忧日后,道:“至于其他,郎君更不用忧心。此宅卖出之后,宅主人远在广州,今生估计也不会再回来了,根本不会有什么纠纷。况且有我作保,郎君可在城中打听一番,我做牙侩这么多年,作保的买卖没有一起是非争执,最是安全不过。”

  红契与普通契本相比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官府提供了安全保障。如果真如同周英儿所说,不用担心日后会有纠纷,既省钱又省时省力的私下交易更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

  “你说的在理,不过,我还是觉得经官府好一点。”

  周英儿说烂了嘴,没料到徐佑油盐不进,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这样吧,我再给郎君交个底。宅主人之前有话,若是钱主答应不签红契,可以降到五十万钱。如何,少了十万钱,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哦?”

  虽然知道房价里面猫腻大,徐佑却怎么也想不到,还没开始还价呢,周英儿就自降了十万钱。要是天底下的牙侩都这样做买卖,牙行也不会被骂了上千年。

  事有反常必有妖,周英儿到底想干什么?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