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七章 骗局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门外站着五个女子,为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容貌端正,衣褶华彩,脸蛋白皙光滑,不像农家百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她满脸怒容,正跟履霜争执:“……这处宅子,我家女郎早使钱买下了,你们是何许人,竟敢私闯民宅,难道不怕朝廷的律法吗?”

  履霜凝眉打量着妇人,没有说话,她自幼习琴棋书画,品性高雅,不会像市井泼妇一般骂街。但冬至就没这么好脾气了,道:“你这人好没道理,何谓私闯?我们买的宅子,如何住不得?朝廷的律法可曾规定,住自个的宅子,还要不相干的人允许吗?”

  妇人一声冷笑,道:“好一张利口!我不与你一个奴婢说话,叫你家主人出来!”

  “我家主人身份尊贵,是你一个老妪说见就能见的?”

  妇人虽然不算年轻,可无论如何称不上老妪,听了冬至的谑言,简直要气的晕死过去,唇瓣抖,指着她道:“你……你!”

  “好了,都少说一句!”

  徐佑走了出来,履霜和冬至赶忙行礼,说了缘由,今日一早,这个妇人就带着几个婢女来到门前闹事,口口声声说宅子是她们的,言语十分的无礼。徐佑点点头,走到妇人跟前,道:“我这婢子性子粗野,不知礼数,冲撞了女娘,还请见谅!”

  妇人见徐佑有高世之度,知道主人出面,也没了先前的气焰,福了一福,道:“见过郎君!”

  “进里面说话吧!我瞧你是知礼的,就事论事,不要高声当街起争执,成什么样子?不管谁是谁非,宅子放在这里,总不会自己跑掉,终究会给你一个交代!”

  妇人望了望门里,庭院深深,阴森可怖,心中忐忑,胆怯不敢入内。徐佑笑道:“光天化日,还怕遇到歹人不成?你留两个人在外面候着,若是半个时辰还不出来,由她们去报官。”

  “郎君说这般话,定不是歹人。”妇人想了想,又说了句:“反正我来这里,女郎也都知晓,真有闪失,郎君也脱不了干系。”

  冬至听着刺耳,撇了撇嘴,讥嘲道:“又不是碧玉华年,天香国色,犯得着这么小心么?”

  妇人知道斗口斗不过她,只当没听到,沉着脸和徐佑一道进了门。到了厅堂坐下,徐佑吩咐秋分上茶,然后目视履霜,她会意道:“你家主人姓甚名谁,哪里人士,何时何地找何人买了此宅,花费几何?可有地契房契,可到县衙取了契本用印盖章?”

  妇人说话倒也明白,道:“我家女郎闺名苏棠,祖居博陵,随父母南迁至此。十日前通过牙侩周英儿花了四十五万钱买了此宅,有房契和地契,并无红契。”

  “周英儿?”

  徐佑眉头一皱,终于明白那日看房子时周英儿奇奇怪怪的表现是为了什么,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穿越了千年的时空,竟然也遇到了一房多卖的龌龊事。

  “房契地契可带在身上?能否借我一观!”

  妇人犹豫了下,道:“契本都由女郎保管,再者,这等要紧物事,岂能轻易交到外人手中?”所谓小聪明,大约如是了,徐佑微微一笑,道:“你还是信不过我,也罢,防人之心不可无,情理之中。秋分,取契本来!”

  等秋分拿来契本,徐佑一张张指给妇人看:“这是房契,这是地契,经官府辨认无误,我估计你们手中的应该是周英儿寻人假造的摹本。还有,瞧契本的红印,是县衙杜县尉亲手盖上去的,也是见证人和保人。至于价钱,你家女郎花了四十五万钱,我却用了整整六十万钱,区别在哪里呢?区别就在于,有了这张红契,就算官司打到金陵,你们也绝无胜诉的可能性!”

  “啊?”

  妇人花容失色,一下子慌乱起来,双手紧紧抓住裙裾,身子猛的挺直,声音高了八度,道:“不可能,周英儿是钱塘最出色的牙侩,风评大好,人品亦佳,绝不会骗我们的。”

  从古到今,人们被骗上当后的反应大同小异,徐佑眼中透着怜悯,但语气却很是淡然,摇头道:“事实俱在,你不信也没有办法!”

  “不可能,不可能的!”

  “四十五万钱啊,那可是我家女郎所有的积蓄了。”妇人显然失了方寸,脸色煞白,瘫软在蒲团上,好一会眼睛骤然亮起,似乎找到了安慰自己的借口,道:“周英儿世居于此,父母早逝,可妻儿尚在,购置的田宅也都在这里,若是骗了我们,告到官府,他如何自处?再蠢笨的人都不可能做出这样惹人唾弃的勾当来。”

  古代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普通老百姓几乎很少有人真正懂得律法,也没途径和兴趣去了解律法,一旦牵扯到相关事宜,都由讼师或牙侩从中代理,所以被骗者甚众。

  徐佑叹了口气,道:“若我所料不差,周英儿估计已经离开钱塘,天大地大,无论如何是找不到了。”

  妇人腾的站起,怒道:“你休要胡说,周英儿昨日才和我家女郎做成了交易,现在怎么可能消失不见?我看是你等强占人宅,还要把脏水泼到别人头上,简直无耻!”

  冬至柳眉倒竖,挽着袖子上前一步,道:“你找打是不是?”

  妇人吓的连连退后,几欲摔倒,徐佑拦住冬至,道:“履霜,你和秋分一道送她出去,不得无礼!”然后悄悄使了个眼色。

  履霜心领神会,和秋分扶着妇人到了门口,道:“不管我家主人说的话你信不信,还是先去找周英儿问个清楚,最好抓了他来当面对质。”

  “对,小娘说的是!”

  妇人带着婢女匆忙离开,履霜秀美微蹙,低声叮嘱了秋分几句话,秋分一脸兴奋,点点头,悄无声息的追着她们的背影去了。

  徐佑找来何濡和左彣,说了方才的事。何濡冷笑道:“周英儿好大的胆子,我看他是不要命了!”

  左彣性情稳重,可遇到这样的事也不由的大动肝火,道:“世族门阀暂且不论,寻常人家用五六十万钱来买宅院,无不是倾尽其财,周英儿不用出力,也不用出钱,只凭一张嘴上下通吃,中饱私囊,已经让人不齿,竟敢行此天地不容之事,其罪当杀!”

  “风虎,你去码头打探一下,看看周英儿是不是已经离开了钱塘。此人游街串巷,四处说合,认识他的人应该不少,就算再怎么隐藏行迹,总会露出点马脚。”

  等左彣离开,徐佑又吩咐秋分,道:“我和其翼去县衙走一趟,你在家里候着,不定那妇人会再次登门,切记好言以待,莫要难为她们。”

  “诺!”

  “对了,苏棠的名字,你可听过?”

  冬至执掌郭氏的船阁,消息最为灵通,仔细想了想,道:“不曾听过,应该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何濡笑道:“七郎,反正咱们有红契在手,宅子归属已定,不管县衙还是郡府,都不会站在她们一边,又何必管别人的死活?”

  “话虽如此,只是人家没了钱,又没了宅子,日日哭天喊地的闹到门前,你想置身事外,怕也清净不得。”

  徐佑叹道:“那妇人口口只提苏棠,却不提及苏棠的父母,想必家中已无长辈,一切事务都由这个叫苏棠的女郎做主。因此才让周英儿觉得孤女可欺,设了陷阱,骗取了她所有的积蓄。这等行径与禽兽无异,既然让我碰上了,总不能视若不见。”

  “好吧,闲来无事,就跟七郎去看看热闹!”

  至县衙却没见到顾允和鲍熙,问了杜三省,才知道两人被孟行春召去了吴县,五日后才能回来。徐佑道明了来意,杜三省大怒,当即带着一群衙卒,浩浩荡荡的往周英儿家里去了。

  在胡同口遇到先前的妇人,她来了有一会了,但房门紧闭,怎么也敲不开。杜三省派人问了周边的邻居,也没人见过周英儿的妻儿。

  眼看真的如同徐佑所说,周英儿携家眷逃之夭夭,妇人六神无主,扑通跪了下来,哭道:“求县尉做主!”

  杜三省心下不忍,却还是沉着脸道:“尔等私通牙侩,逃避朝廷佐税,以致误信匪人,有此遭遇,尚有何冤可诉?我念你妇人无知,被人所骗,欠下的佐税不再征收,快快回家去吧。”

  根据楚律,像妇人这种逃避税赋而与人私下交易的,如果出现纠纷告到官府,先要把输估补缴然后再论是非。杜三省多年的老刑名,知道周英儿既然逃跑,必定早安排好了退路,单单凭一县之力,三五年内不可能查到他的踪迹。

  也就是说,妇人被骗钱财,只能自认倒霉,不加征她的输估,已经是法外开恩,宽宥之极了,更遑论破案!

  妇人涕泪齐流,如丧考妣,悲戚声响彻邻里,让人不忍卒听,道:“我家女郎卖了家宅才勉力凑够了四十五万钱,如今漂泊无依,连个落脚的地都没有,县尉要是不肯为我们做主,只怕明日钱塘湖中要多几个冤死之人……”

  杜三省猛然变色,他身为钱塘县尉,治下出了人命案,考绩时难免要被仔细问询,一不小心,就会定为下品,要是多次考绩都是下品,将累及升迁无望。搁到往日,妇人的威胁还不太放在心上,但这次白蛇案,几十具枯骨深埋院中,历朝历代,闻所未闻,要不是他带人冲在最前,立有微功,顾允又一力作保,恐怕早被革职查办。

  所以,当下对杜三省而言,稳定压倒一切!

  “大胆!你敢威胁本官?”

  妇人以叩地,额头血迹迸现,泣道:“县尉要是不为民女做主,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说吧起身往后侧的墙壁撞去!

  身影凄凄,去势决绝,真的存了死志!

  杜三省大惊,来不及反应,徐佑高声道:“拦住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