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二十九章 风门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会稽四姓,孔贺虞魏!

  虽然跟吴郡四姓顾6朱张不能比,但也是诗礼簪缨之族,门楣仅仅次一等而已。天』籁『小说Ww』W.』⒉其中魏氏的魏度,也就是将祖宅送给天师道的纨绔子弟,徐佑已经领教过了。至于贺氏,徐佑离开晋陵的那天,和袁青杞在风絮亭里的相遇,也是从她的口中,知晓了衡阳王妃、贺氏女郎的自杀内幕。

  还有孔氏,徐佑虽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但张墨张不疑听春水唱《钱塘湖春行》的那天,孔氏的孔瑞正在堂中,也算是间接有了接触。

  可是谁又能想到,堂堂贺氏,会稽名门,竟然还干起了拐卖人口的腌臜事,尤其将南人卖给北人为玩物,简直丧尽天良,猪狗不如。

  “主簿作何打算?”

  鲍熙目视徐佑,反问道:“郎君有什么想法?”

  徐佑双手负后,望着远处那堵用来警醒官吏的照壁,上面的莲花照月图在阳光映射下熠熠生辉,仿佛活过来一样。

  清如水,直如莲,明如月!

  鲍熙明白他的意思,来回走了几步,道:“周英儿说的话未必是真,他区区一个牙侩,就算跟李庆余有些往来,那也只是看在钱财的份上。像这等隐秘事宜,最多从船工的口中听些不着天的醉话,根本做不得准……”

  徐佑摇摇头,道:“正因为如此隐秘,周英儿才编造不出来。其实你我都知道,这事有九成可能是真的!”

  也不知是不是八字不合,徐佑和鲍熙在每一件事上的看法从来没有一致过,争执成了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鲍熙突然急躁起来,多次跟徐佑交锋失败,让他在顾允面前的话语权直线下降,很难再保持平时的冷静,怒道:“就算是真,可你想没想过,贺氏现在受主上看重,十年来倍加拉拢,先后有两位王爷、三位公主与贺氏联姻,恩宠之隆,无与伦比,连萧、袁、柳、庾四家都望尘莫及。明府刚入仕途,根基尚浅,可白蛇案得罪了天师道,得罪了太子,得罪了魏氏。迁州治又得罪了扬州刺史府的同僚和吴县当地的士族,也得罪了朝中的部分大臣。这次要是再贸然行事,得罪了贺氏,你……你是想让飞卿做一个鯁骨孤臣吗?”

  徐佑冷冷道:“白蛇案死了多少无辜的女郎?飞卿为民除害,声名鹊起,门阀中年轻一辈谁能相提并论?既然入仕,早晚要有敌人,有对手,明刀暗箭,血雨腥风,与其将来有一天被动的陷入杀伐之中,不如现在入场,磨练心志,至少能把先机握在自己手里,或进或退,游刃有余。”

  “先机?”

  鲍熙说不过他,无奈道:“我只看到死路!”

  徐佑现鲍熙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多谋少断,瞻前顾尾,谨小慎微到了令人指的地步。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他辅佐顾允的父亲,治理不过一郡,见识和胸怀都局限在了小小的东阳郡里,或者说还留在东阳郡里没有脱离出来,一旦牵扯到了全局,前怕狼后怕虎,犹豫不决,跟何濡的贪功冒进,眼睛泛着绿光扑上去就咬的狠劲形成鲜明的对比。

  “死中求活,由来不知凡几!何况也谈不上死路,飞卿因白蛇而入元阳靖庐,然后现了庐中枯骨如山,又不是有意针对太子等人,天下明眼者众,谈什么得罪?至于迁州治,连顾侍中都亲来钱塘进行说项,他是天子近臣,飞卿的长辈,还能故意坑害不成?要说风险,肯定是有的,可相比得到的好处,这点风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这些道理浅显直白,鲍熙其实心知肚明,只是他给顾允设计的路,是稳扎稳打,按部就班的传统门阀子弟的入仕之路,就跟顾允父亲一样,不出错,不冒险,也不做出头鸟,现在完全打乱了计划。

  “谁是谁非,以后自然明了。”鲍熙不想再费口舌,反正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道:“贺氏买卖女子的事,你还是要让明府知道吗?”

  徐佑摇了摇头,道:“我并无此意!”

  鲍熙愣了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略带犹疑的问道:“你……”

  “正如你所说,贺氏集荣宠于一身,轻易不能得罪。飞卿刚刚因为迁州治在主上面前大大的出了风头,要是上书参了贺氏,会惹来数之不尽的麻烦。”

  徐佑不是莽撞冲动的愣头青,想做好事,也得先保住自己。舍己为人,以身饲虎,那是圣人的做法,他不行,顾允同样不行。

  不过两人还是有区别的,徐佑只需要瞬间就可以做出忍让退避的决定,顾允却会天人交战一番,受到良心不安的折磨,然后在家族大义的压力下黯然屈服。

  所以,与其透露贺氏的腌臜事让顾允左右为难,不如佯作不知,日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徐佑拱拱手,道:“主簿,周英儿为了活命,过堂时定会信口胡言,若想飞卿不陷入此泥沼中,必须让周英儿闭嘴!”

  鲍熙这才相信徐佑真的无意插手,心情顿时疏朗起来,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有法子让周英儿忘记方才说过的话!”

  “那就好,不过,有一件事,主簿要答应我!”

  “你说!”

  “周英儿必须活着!”徐佑的口气不容置疑,道:“让他交出藏匿的十五万钱,换取活命的机会!你要说服飞卿,仅以诈取钱财定他的罪,所谓通敌叛国一说,不要再提了!”

  鲍熙脸色微变,知道徐佑仍然没有放弃,心中纠结了半天,道:“好,我答应你!”

  离开县衙,徐佑回到静苑,说了周英儿的口供。履霜自幼入了青楼,所见所闻无不是人间惨事,心理素质锻炼的十分强大,可听了犬妓二字,仍然涕泪齐流,道:“从扬州买女奴,然后卖到江东各地为妾为婢,此事由来已久。只是四处掠卖良人,将之私渡到北魏,还是第一次听闻,更别说什么犬妓……人言索虏披左衽,于禽兽无异,果然如此!”

  秋分抱着履霜的腰身,轻轻抚摸后背安抚,抬起小脸,眼巴巴的看着徐佑,道:“小郎,这样的恶事,难道就没人管吗?”

  左彣叹了口气,道:“拿什么管呢?贺氏一门出了两位王妃,三位驸马,遍观江东世族,只贺氏有此殊荣。皇亲国戚,法外之人,如何能忍住不去作恶?要我说啊,被掠的女郎,只能自认倒霉了!”

  冬至忙点头道:“以前我在船阁时,曾听说衡阳王妃病逝后,主上仍然有意要从贺氏挑一女郎作他的儿媳,要不是衡阳王极力反对,现在怕是又要多一位王妃了。也真是怪,其他世族家的女郎出众的不在少数,主上却偏偏瞧中了贺氏,莫非有什么讲究不成?”

  “讲究是有的,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与鬼神、吉凶、祸福都无关!”何濡笑道:“扬州有吴郡四姓,顾6朱张,也有会稽四姓,孔贺虞魏,贺氏在八姓中排行靠后,无论底蕴,还是实力,都要逊色不少。主上有意与贺氏联姻,正是要在扬州嵌入一枚棋子,以王权让贺氏飞的展壮大后,好平衡其他诸姓在扬州这道大棋盘上的布局。此为一!”

  “其二,贺氏依附于皇室,短短十年,走完了其他世族需要百年才能走完的路。想一想,整个江东像贺氏这样的世族有多少个?但凡有点野望的人,又岂能不动心,不垂涎?主上好手段,仅仅用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就能让数十个像贺氏一样的世族跪伏在皇家的脚边祈求垂怜,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这就是千金买马骨,示之以利,诱掖人心!”

  左彣叹服,道:“天下事,皆在其翼腹中!要不是听你一言,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秋分的眼中全是仰慕,道:“何郎君,你连主上的心思都猜得透,一定比主上还要厉害!”

  小女孩的呓语,何濡并不为此得意,和善的对她笑了笑,转头看着徐佑,道:“七郎是不是不肯放手?”

  徐佑悄然眯起了眼睛,食指轻轻点着案几,口中喃喃道:“贺氏,贺氏,当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做声,只有何濡淡然饮茶,悠闲自得。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徐佑抬起头,一字字道:“其翼,我需要你的情报!”

  何濡放下杯子,开怀大笑,眼眸中精光四溅,道:“七郎,我等你这句话等了许久了!”

  从第一次见面时,徐佑就知道何濡有他自己的情报来源,所以能够得知詹文君和郭勉的种种内情,也能及时截住他和左彣等人的行迹。前段时日周英儿潜逃,他出去转了一圈,就得到了具体的消息,情报来源之准确,之迅,纵然比不了船阁,也差不了多少。

  “先说清楚,我的情报都是花钱买来的,七郎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何濡微微笑道:“我只是从北边逃过来的和尚,手中的钱财再多,也禁不住养那么多人去收集情报……或许只有郭勉那样的大贾才有这样的魄力和财力。”

  这是徐佑意料中事,单凭何濡一人,不可能组织起大规模的情报机构,道:“赶紧说,哪来这许多废话!”

  “那是一个藏在黑暗中的社,它的名字叫风门。风门中有各种各样的人,只要价钱得当,可以满足你任何需求,情报只是其中之一。忘了给你讲,我和师尊能够从魏国安然逃脱,也跟风门大有干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