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八章 夜星寒芒冷如水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既然目的一致,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徐佑并不是对邓滔完全释疑,但此时此地,还要仰仗他来对付刺客,并且自己身无长物,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不怕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

  徐佑换了称呼,道:“邓兄,飞夭可能比杀夭月夭更难对付,若想安全抵达晋陵,你从现在起不能再隐藏实力。这个,会不会太为难?”

  邓滔为什么要以百将的身份藏于袁府之内,这里面必定有天大的缘故,徐佑的安排很可能会对他的图谋造成影响,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好!”邓滔爽快的应了下来,毫无扭捏造作之态,道:“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飞夭让人谈之色变的长矛箭!”

  徐佑鼓掌道:“此地无酒,否则就冲这份豪气,当浮一大白!”

  正在这时,左彣从外面进来,汇报说一切安排妥当,精心挑选出来的三人已经驾着露桡去前方探查。徐佑和邓滔全当刚才的谈话没有发生过,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三人在舱中反复推算飞夭和暗夭可能出现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并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期间徐佑事无巨细,往往能于两人之前发现己方策略的弱点和不足,思虑之周密,让人叹为观止。

  如此又过了一个时辰,天公不作美,先是下起了零星小雨,然后片刻时间,雨点变得又快又急,连绵的雨线打在江面上,仿佛无数鱼虾翻滚,给这幕夜色平添了几分生动的意趣。

  “报!”

  舱外传来一阵人声,左彣当即冲了过去,拉开舱门,漫天的雨随着江风席卷而入,几乎顷刻之间,就将左彣的甲胄打湿。

  “讲!”

  “前方十五里,发现一艘轻艓,操舟之人高九尺,背负长矛,正顺流而下,估计两刻钟内与我相遇!”

  舱内的徐佑和邓滔也同时站起,感受着风声雨声声声入耳的嘈杂,互相对视了一眼。

  飞夭,终于还是来了!

  “轻艓上只有他一个人?”

  “是,钱通潜于水下,等轻艓接近时仔细观望,确实只有一人。”

  “如何估计两刻钟?”

  “接到钱通的讯号,我和赵正先一步返回,当时距轻艓尚有一里。露桡舟快,轻艓舟慢,而职下观其操舟之术比较生疏,且不熟悉沿河水情,加之大雨阻碍,粗略估计,最快也需要两刻钟才能和我船迎头相遇。”

  见徐佑露出仔细倾听的神色,邓滔低声道:“此人名叫李才,是一名伍长,武功不怎么样,但很是机灵通透。跟他同去的钱通,水性无人可比,至于赵正,在夜间能目视数百步。”

  怪不得左彣选了这样三人去执行任务,堪称知人善用。徐佑走过去,问道:“你叫李才?”

  李才身材瘦小,样貌清秀,尤其一双眼睛,滴溜溜一转,透着几分灵动,听到徐佑的声音,忙腰身俯低,恭敬的道:“正是职下贱名!”

  “我问你,我们的船速多少?轻艓的船速多少?水速多少?” 两船相遇是经典数学题,徐佑从初中开始就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只是他不知此时船速水速,所以才询问李才。

  此时没有科学的测量速度的方法,全靠经验丰富的水手估算,用绳结测速要到16世纪才出现,但一般来说,经验越丰富的水手误差就会越小。李才飞快报了几个数字,徐佑眨眼间得出答案,眼神微变,喊道:“百将,马上去二层甲板,按计划行事。军候,你随我来,我们最多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快来不及了!”

  一刻钟?

  左彣和邓滔面面相觑,李才也是愕然抬头, 徐佑来不及解释,何况也解释不来,难道要跟他们讲什么是X、Y,什么是方程式?“这是我徐氏秘传的计时之法,绝不会有错,诸位莫要迟疑!”

  徐氏虽然已经灭族,可毕竟曾是高门望族,要说有什么秘法,容不得别人不信。邓滔拱了下手,立刻带着人往二层布防去了。左彣则追在徐佑身后,去了另一边的一间舱室。

  李才等三人离开,才从地上站起,他自信自己算出的结果可能不是那么的准确,但也不可能跟徐佑相差了整整一刻钟,不过他地位卑微,不敢多言,心中却未必服气。

  风雨更急!

  十数盏气死风灯升起,将船中间和船头的部分照的如同白昼,唯有再往后方去的桅杆处有点黑暗,看不太真确。

  “快,一队守在北面,二队三队护住两翼,四队不要上来,退到桅杆下面……”

  “立起盾!不要乱,前四后三,立盾立盾!”

  “五人一排,围成偃月。记得,腰挎下坠,脚底前后分开,手握紧,肩头顶住盾身,跟身边的兄弟靠拢,不要留有缝隙。”

  “枪都稳住,架好了,架好了!他娘的,谁把枪头对准前面盾手的后脑勺了?斜上指,斜上指知道吗?你们这些蠢货!”

  随着邓滔一声令下,各个伍,各个什,刀兵、盾兵、枪兵按照制定好的计划层层布阵,从船头到后侧的桅杆,连绵不绝的军士,密密麻麻的刀枪,以及看似简单却又透着玄机的阵势,将这片不算狭小的空间打造成了充满杀机的地狱。

  而在桅杆之上,悬挂着两个人!

  准确来讲,悬挂着两具尸体,一个是断了一臂的杀夭,一个是裹在红色大氅里的月夭,两人都是头发散乱,脑袋低垂,双手和腰身上系着粗大的纤绳。

  一刻钟,从来没有这么短,却也从来没有这么长!

  豆大的雨滴从九天垂直落下,击打在袁氏部曲们的额头,脸颊和身体上,他们睁大了眼睛,靠前的人直直的望着远处黑成一团的江面,后面的人,则只能看着前面战友的身影,但不管怎样,只要他们一抬头,就能看到邓滔伟岸的身躯,顿时觉得心安!

  邓滔独自站在船头的最前方,单手槊背负肩上,双手垂在腿侧,不动,如山!

  “前方一里,有船!”瞭望台上的赵正突然高喊!

  刷!

  却是众人同时握紧了刀枪,刀身枪身微颤时发出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变成了“刷”的一声响!

  “四百步,是轻艓!”

  “三百步,有人,九尺高,背长矛!”

  “二百步……”

  “一百步!”

  赵正声音刚落,一艘轻艓从黑暗中出现在众人眼前,一个高大巨汉立于舟尾,手中木桨猛的往后方的水面上重重一击,轻艓的速度忽的加快了数倍。

  三十步!

  已经近的能看到双方的面目,巨汉身高九尺,背后插着五支长矛,双目大如铜铃,满脸横肉,一道指肚宽的刀疤从右眼眉骨斜劈到左边嘴唇上,唇肉翻开,蜿蜒起伏,看上去十分的狰狞可怖。

  望着眼前杀气凛然的大船,他冷冷一笑,力贯足心,轻艓的舟头顿时翘了起来,舟尾几乎浸入到水中,然后像一支离弦之箭,斜斜的凌空飞来,径自撞向大船的船头。

  站在邓滔身后的十人都是袁府部曲里最骁勇善战之士,白天血战杀夭时,他们冲在最前,可全部活了下来,战力由此可见一般。可看到眼前这一幕,却几乎肝胆俱裂,手中握着的重盾,不知该如何阻拦。

  “来者何人?”

  邓滔吐气开声,本来细柔的声线在这一刻也变得雄浑无比,如裂金石,在黑夜里传去极远,隐约还能听到回声激荡:来着……何人……何人!

  飞来的轻艓似乎在空中缓了一缓,但这只是眨眼的间隙,除了邓滔之外,无人能够察觉,看在他们眼里,轻艓仍然急速的冲来。

  巨汉没有回应!

  邓滔往身侧空处伸出右手,肩上的单手槊变魔法似的来到了手中,然后脚下一顿,身子凌空而起,在空中由单手变成双手,牢牢的握住拓木杆,没有一丝花俏的招式,枪头划过一道弧形,以有去无回的壮烈气势,往轻艓侧身的三分之一处扫去。

  向来以单手对敌的邓滔,却在甫一见面,就用上了双手!

  巨汉视若无睹,真气再次行到足心,以他操控真气之妙,完全可以让轻艓做出精微之极点的往上跳动五寸,不仅能避过单手槊的攻击,还能将自己送到使槊那人的身体上方。

  而那一刻,正是使槊者的攻势由顶点转衰的绝佳时机,并且此人的心神也因为这一招的失算而产生细小的变化,他的气息、斗志无不受到影响,而自己正是昂扬无匹的巅峰状态。

  胜负已分!

  轻艓突然一颤,舟身以肉眼不可见的速率往上方跳去,邓滔一声长笑,道:“飞夭,你中计了!”

  刚刚还一往无前的气势顿时消失不见,单手槊不见丝毫停滞,疾如闪电的往上一扬,不偏不倚,正好击中轻艓的侧身三分之一处,就好像它早早的候在那里,等着轻艓送上门一样。

  啪!

  这艘轻艓本就是飞夭为了以最快速度赶来,在渡口强抢来的普通货色,木板用的最低档的柳木,木质疏松,又经年日久,且被击打在板材的结合处,如何抵挡的住邓滔的重击,顿时四碎开来。

  巨汉眉头一皱,知道这人先前出招时只是虚张声势,其实未尽全力,让自己误判了他的修为,所以才想以轻艓引他入瓮,然后一招毙敌。却不料被他将计就计,不仅毁去了轻艓,还占据了先机!

  单手槊穿过了侧板,在漫天飞舞的木屑之间,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无声无息的对着飞夭的丹田要害刺去!

  飞夭临变不惊,却也不再托大,脚尖在恰好掠过身下的一块木板上轻轻一点,九尺高的壮硕身躯拔高三尺,好像羽毛一样随着单手槊带来的劲风左右摇摆,堪堪避开了这一刺。然后又飘然落下,如同奔跑在平地上似的,双脚在平直横伸的拓木杆上连点两下,身子平行飞出,五指成爪,抓向邓滔的脖颈!

  也是这时,邓滔才明白,为什么这个五大三粗,壮的不能再壮的巨汉,会被称为“飞夭”!

  现在的他,根本就是一只老鹰,空中,就是他的领地。

  能将轻功练到这个地步的不是没有,可能将轻功练成这样的巨汉,邓滔真的还是第一次见!

  邓滔眼看要命丧鹰爪之下,身体猛的往后一倒,同时脚下飞起,踢中单手槊的枪头。拓木杆的柔韧性在这危急关头表现的淋漓尽致,随着灌注了真气的这一脚往上倒勾回来,鞭子般抽向飞夭的脑后。

  飞夭眼中冒出怒火,似乎也没想到这个对手如此难缠,不见如何动作,背后突的飞出一根长矛,往枪头迎去。

  砰的一声,单手槊一震恢复了原状,长矛也被这一撞弹了回去,飞夭转身接住,却也让邓滔从爪下逃生。

  从邓滔扑出船头开始,不过数息的时间,两人已经过了三招,却在鬼门关前来回各走了一次,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好,再接我一招”夜星寒‘!“

  邓滔凛然不惧刚才的死里逃生,再次双手握住拓木杆,枪头亮起千万点银光,铺天盖地的往飞夭攻去。飞夭神色冷冽,身子凌空后退,手中长矛激射而出,正好在千万点银光汇聚成一点之前的刹那,破开了层层枪影,准确的击中枪头和拓木杆的连接处。

  银光散去,邓滔被这一击之力撞开三尺,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了船头。

  飞夭却无处借力,只好无奈的落入水中,江水冰冷刺骨,他却恍若不觉。

  “你是什么人?能接我一矛,必定不是无名之辈!”

  邓滔往前探出身子,望着隔了十几米远的飞夭,道:“飞夭你错了,我只是袁府一个小小百将,真正的无名之辈!”

  他这是进一步打击飞夭的信心,想想也是,如果连袁府一个百将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行走天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