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一章 钱不是万能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朱氏本想将朱凌波失踪一事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但事态还是逐渐失去了控制,变得越来越不可测度。』 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所以,此次朱睿主动来找顾允,一方面是想借助顾允在钱塘县的官方力量进行搜寻,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半公开的向顾氏通报此事,希望他们能够出手相助。

  回到静苑,徐佑立刻找来何濡,听说朱氏的女郎被掠卖,何濡先是一惊,然后噗嗤一笑,道:“是哪个狗才瞎了眼,胆子竟这么大?”

  现在不能确定这个人贩子村庄跟白乌商李庆余以及贺氏的关系,徐佑没有妄下结论,道:“二十七人,一个活口没有留住,朱氏的手段实在差了郭勉太远。”

  何濡向来对世家大族不屑一顾,道:“吴郡四姓坐享百年清福,门阀内派系林立,人浮于事,臃肿不堪,早忘了如何应对突状况。自家的女郎失踪快两个月,竟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怪不得没脸对外透露,简直贻笑大方,惹人噱。”

  徐佑也觉得朱氏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差强人意,不过百年华门,底蕴还是在的,不能因为一件事就打翻一船人,道:“对了,其翼,你行走天下,见多识广,可曾听过有如此视死如归的掠卖贼众吗?”

  “人皆畏死,这是天性使然!能够坦然赴死的人不是没有,江湖豪杰、大德高僧、信诺义士和孔门大儒,面临必死之局,都可以从容含笑就戮。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被蛊惑了心神的教众!”

  徐佑眉头一扬,他却没想到这个,比起何濡的思维敏捷,有时候还是有不小的差距,道:“教众?天师道,还是佛门?”

  “不好说,但天师道最擅长诱掖人心,我曾在雍州五水蛮暴乱时亲眼目睹,嘴里喊着道家的法言,可以无惧刀枪水火,前后赴死,眼中透着的狂热和疯癫,让人不寒而栗……”

  何濡陷入了沉思,眸子里闪过迷惑、震惊、兴奋还有一丝嗜血的复杂神色,道:“那种感觉,言语无法说的清楚,将来有一日七郎或许会遇到,那时候就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了。至于佛门,虽然这些胡僧也喜欢给人灌输因果报应的佛理,可在诱掖人心这方面跟天师道根本没法比,仿若刚会走路的稚子孩童。你想啊,自汉以来,只有天师道喜欢聚众造反,振臂高呼,应者竟从,可谁人听过一群和尚光着脑袋去造反杀人的?”

  “有理!”徐佑笑道:“和尚们喜欢香火钱,让信众瞻奉舍施,竭产供养,以广蓄田宅,贪图安乐,对权位的兴趣并不大。”

  “不过,此事奇就奇在,无论天师道还是佛门,他们已经不是初创教时的寒酸模样了,自有筹钱的生意和门路,不需要做这等天理不容的下作勾当。当然,也不是说天师道和佛门多么的洁净无瑕,只不过掠卖良人的事一旦暴露,必定天下恶之,被人唾弃,实在弊大于利,得不偿失!”

  徐佑同意他的看法,两教势大钱多,掠卖人固然收益不菲,但风险和利益完全不成正比,孙冠和竺道融都是当世最顶尖的人物,再怎么也不会蠢得自掘坟墓。

  “所以,我在想,这帮贼众会不会是某个比较隐秘的、不为世人所知的新教……”

  “也有这个可能!”

  对于国人凭空造神的能力,徐佑一向都是很佩服的。这个时节南北对立,战乱纷纷,民众普遍悲观,缺乏安全感,急需精神方面的寄托,正是各路牛鬼蛇神抛头露面,大显神通的好时候,真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宗教面世也无须为怪。

  不过目前纠结这些无用,总得找到他们在钱塘的据点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朱凌波被掠一事,徐佑只是一个旁观者,无论顾氏还是朱氏,都有解决问题和摆平麻烦的实力,今日适逢其会,多嘴了几句没关系,事后要再指手画脚,就显得不识趣了。

  徐佑随口问道:“冬至跟风门的进展如何?”

  “七郎太心急了!”何濡失笑道:“她刚刚接手才过了几日,哪怕天纵奇才,也不可能有什么重大的进展。先初步了解风门的外围运作,把扎进去的几颗钉子维持住,不露出马脚就已经很不错了!”

  徐佑也是一笑,道:“你说的对,是我焦躁了!让她慢慢去办,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风门跟咱们目前不是敌人,日后说不定还会变成朋友。”

  何濡想了想,道:“要不要通过风门打听一下朱凌波的下落?”

  徐佑摇摇头,道:“劫持朱凌波的那伙人神神秘秘,风门也是神龙见不见尾,咱们在明,他们在暗,太吃亏了,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如果他们好死不死,真的挟持朱凌波来了钱塘,有顾氏和朱氏联手,一只飞鸟也逃不掉,不需要节外生枝。”

  何濡不再说什么了,他对朱凌波毫无兴趣,失踪也好,掠卖也罢,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但她的身份很有文章可做,若是能够帮忙救出人来,选朱氏就欠下好大一个人情。不过徐佑说的也有道理,敌暗我明,他们现在的实力不足,贸然插进去一脚,很可能深陷其中,惹来数不尽的麻烦。

  归根结底,世事是一门生意,利在我,拼了家底也要去做,利不在我,哪怕一文钱也不能浪费。

  说话间履霜和秋分走了进来,秋分关心百画,问道:“小郎,有没有百画的下落?”

  之前在县衙堂审洪七,他招供说将百画卖给了宁州来的行商,但这个商人他也仅仅见过三次面而已,酒楼里偶然结识的,不了解底细,只是出手大方,很爱交朋友。说不得将百画带回了宁州,也可能带着出海进货去了,想要立刻找到,无疑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的事。

  “……既然这位不知名姓的行商爱交朋友,在钱塘必然会留下大量的行迹,飞卿已经下令杜三省抓紧查访,找到认识他的人,然后再打探百画的去向……啊,不好!”

  履霜忙走过来,道:“小郎,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徐佑摆摆手示意没事,皱起眉头,对何濡道:“朱凌波为朱顾的当务之急,杜三省肯定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此事上,未必能尽心寻找百画。我们不能坐等,还是要主动去找线索,这样吧,等下你去见冬至,让她去跟风门做第一笔生意……”

  寻找百画不是一日之功,徐佑暂时放下心思,让秋分找来方亢和方斯年,笑问道:“怎么样,这两日还住的惯吗?”

  方斯年高兴的很,忙不迭的点头,生怕徐佑把她赶出去似的,道:“住得惯,住得惯!”又笑嘻嘻的道:“郎君,你好厉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宅子?还有那些石山和水塘,看着没有由禾山高大,也没有小沉溪清澈,可不知为什么,瞧在眼里感觉好美,好美的!”

  审美观这种事一直都很私人化,你喜欢的,我未必喜欢。方斯年不识字,地地道道的文盲,可质朴纯真,心思洁净,能够触摸到山水田园里隐含着的美学真趣,所以连她也对静苑赞不绝口,可见此园子当真建造的极妙。

  “这都是钱的功劳!”

  方斯年撇撇嘴,道:“钱?郎君欺负我是山里的野丫头,人家都说钱是世上最俗不可耐的东西,城里的贵人们都不喜欢谈钱的……”

  “谁教你的?”徐佑奇道,由禾村里没读书人,方斯年从哪听来的?

  一旁的万亢尴尬道:“前段时日不知从哪来了个说书人,讲了三天白娘娘的故事,这丫头追着听,学了点浑话,郎君莫怪!”

  原来如此!

  徐佑哈哈大笑,道:“我教你一句话,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你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宅子,又为什么石山池水会比青山绿水更好看,其实都是用比你还高还重的钱堆出来的。没钱,买不来这些山石,也雇不来匠人打磨建造,没钱,我们只能露宿街头了!”

  “没钱也没什么啊,石头可以自己采,山也可以自己砌,至于池塘,最简单了,挖个坑挑些水灌进去就成了……”

  “好好,你说的对!”

  徐佑怕跟她扯下去天都要黑了,道:“这样吧,你和你父亲跟我出去一趟,或许有机会让你看看钱财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四宝坊的店家名叫严叔坚,有三女无子,女儿皆已嫁为人妇,往来日少。老妻五年前病逝,一小妾尚在,守着四宝坊无心扩大经营,也是因为无子继承家业的缘故。此老性情还算豁达,脾气也不错,至少方亢从没见过他拿手下撒火。但是这么多年来,因为刘正阳之死,加上跟刘正阳的老婆不怎么清楚,一直被邻里诟病,背后议论长短,人缘不是很好。

  刘彖从广州财回来之后,在街对面开了聚宝斋,大肆挖走了四宝坊的侍者和匠人,非但没有惹来乡间的争议,反倒一大帮人都在看好戏。毕竟千年以来,在大家的认知里,子报父仇,天经地义。却没人愿意想一想,严叔坚是不是真的杀人凶手,个中是不是另有隐情,不过也不能太过求全责备,吃瓜群众重在吃瓜,而不是探究真相,这一点古今如一!

  从方亢口中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徐佑对说服严叔坚多了几分信心,到了店门口,正好遇到十几个游侠儿在闹事,领头的赫然是在由禾村见过的那位唐知义。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