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五十二章 手书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25 17:57:36 源网站:节点33
  说是院子,其实房屋大一点,目测长宽七八步,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在西北角搭了个茅草棚子,作为生火做饭的地方。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至于灶台是没有的,需要自己动手搭建。屋里更加简单,两块木头铺竹板,是一张床,窗户没有糊纸,被褥需自备,天寒地冻的,很容易伤风感冒。

  清明鬼魅般出现在徐佑身后,波澜不惊,微尘不起,最温柔的风还要飘渺几分。徐佑听到他的低咳,转头笑道:“你的轻功又精进了不少,若是当年在晋陵时有这般的功力,我怕是躲不开你那一刺。”

  清明修习的青鬼律夺天地造化,要不是被陈蟾算计,泄了元炁,伤了本源,现在应该也接近小宗师的品阶了。这几年跟在徐佑身边,心境和感悟截然不同,加左彣和何濡的指点切磋,一直停滞不前的修为竟隐隐有了突破的征兆。

  “郎君在想什么?”

  徐佑冷冷道:“萧纯奏朝廷,为了安置流民动用了不少的国帑,卖房卖地的更是收入不菲,结果建成的义舍是这样的简陋。其间不知贪墨了多少,挥霍了多少,若是有人到现在还没找到谋生的活计,今冬一场大雪,会冻死人的!”

  清明对生命很漠然,生或死各安天命,匹夫之力,谁又能救得了谁?可偏偏这世有那么一群人,饱含忧国忧民之心,谋求治国平天下的宏伟理想,他做不到,也不理解,却很佩服这些人的情怀和志向。

  徐佑看似冷酷,该取舍时取舍,该决断时决断,实则胸怀宽广,非常人可!

  “先不说别人,郎君打算如何谋生?”

  徐佑盘膝坐到床,看着清明,笑的颇为鸡贼,道:“好办,我打算去东市摆摊卖字,为人代写家书,顺带再看阴阳风水墓葬……”

  “郎君几时学会阴阳风水的?”

  徐佑大笑,道:“这不是有你吗?”

  清明点点头,道:“好!”

  徐佑拍拍他的肩头,道:“别发愁,等闲的我应付得来,这几年跟你学易经也不是白学的。真遇到那种难糊弄的人,再由你出面搞定他!”

  不管卖字也好,算卦也罢,都是表面章,做给马一鸣看的,真要靠这个生活,徐佑估计自己得饿死。

  清明突然压低嗓音,道:“隔壁那个男子会武功!”

  徐佑眼睛微微眯起,刚才惊鸿一瞥,也曾感觉到那男子身有危险的气息,道:“嗯?”

  “修为不低,至少入了九品。这样的人,本不该住在这里。”

  言外之意,此人需要徐佑格外注意,可能只是凑巧,但他的安全不能寄希望于可能。徐佑意味深长的道:“每个人都有故事,或许住在这,只是他的故事的一部分!”

  第二天一早,徐佑再次来到靖庐,交了一百四十钱。时下米价一石二百八十,一石十斗,五斗米也是一百四十。这个数不算太多,可对普通人而言绝不算少,天师道以五斗米为信,称租米钱税,聚敛了难以想象的惊人财富,这是孙冠的底气,也是天师道立足于世,对抗佛门的根本。

  收了钱,马一鸣很是高兴,指着正殿当的蒲团,道:“你先在此静跪思过,稍后我再传度你入道。”

  此时天师道的仪式较简单,朝礼、章、授箓。朝礼,为朝四方之神,点燃香炉,烟雾缭绕周身,马一鸣身穿道服,手持刻有篆箓、北斗和阴阳的太一三元符剑,依次绕东、北、西、南,禹步而行。

  烧香通气,入静朝神,马一鸣剑走龙蛇,口念念有词:“……万仙会议、赐以玉丹,五藏生毕、六府宣通……长生久视、好道乐仙……”

  一通吟诵之后,收剑入怀,指尖多出一张青符,着香炉燃起火光,即将熄灭时浸入碗,纸灰和清水混淆成污浊的颜色,端到徐佑跟前,道:“此乃开明灵符,饮了!”

  不开明灵,难修道法,这是入道的第一关,徐佑心知肚明,伸手接过,毫不迟疑的喝下去。“起来吧,今日起,你是我天师道的道民!”

  道民处在天师道金字塔结构的最低端,只能算是居家修士,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传度之后,都是属于道民这个级别,还不是真正的道士。

  徐佑跪着没有起身,道:“昨日听道官说要传我《五千箓》……”

  马一鸣笑道:“我昨日骤然遇到良才璞玉,一时情急以致口误。《五千箓》只有箓生才可授,你初为道民,至少需要两年时光,才能够升为箓生,依我看,切莫急躁……”

  徐佑垂首道:“道官,我自幼敬慕天师,向道之心,日月可鉴。若道官能够破例,愿以全部家财和性命托付道门,从此忠心耿耿,永不叛教。”

  马一鸣露出为难的神色,抚须半响没有做声。徐佑心领神会,掏出囊所有的钱财,共有一千多,恭敬的送了过去。

  马一鸣瞟了眼厚叠叠的铜钱,叹道:“也罢,看你一片赤诚,我教又是急需人才的时候,那破一次例!”

  “来人,笔墨!”

  片刻后,一名面貌清秀的小道人端着笔墨纸砚从后堂走了进来,马一鸣正色道:“凡要受箓,皆须写下出生以后所做的一切恶事,不得隐瞒编造,不得避重轻。然后将手书投入水,既与神明达成盟约,不能复犯,犯则身死。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这是朝礼之后的章,徐佑提笔立:“弟子林通,居钱塘城东,奉道诵经于钱塘观,叩金容,下祈清泰,不胜诚惶诚恐。恭唯元赐福天官紫薇神君,元赦罪地官清虚神君,下元解厄水官扶桑神君,弟子生而有罪,曾偷盗、妄言、心不净、对父母不敬……”

  马一鸣站在徐佑身后,越看越是惊讶,嘴巴最后都几乎合不拢。在他的见识里,极少能够看到如此俊秀伟的书法,说不出所以然,可觉得眼前这些仿佛不是字,而是一幅幅绝美的画,山有横绝,水有姿态,让人目不暇接。

  其实,徐佑刻意更改了最擅长的王体的书写习惯,经过多次调整和磨合,现在的行更接近瘦金书,却不到他正常水准的一半。

  也是说,字还算不错,可远远称不了品。马一鸣区区十箓将,不成武不,眼光极其有限,所以被徐佑表现出来的这半吊子水平给彻底震住了,心下更是高兴万分,这样的人才,竟被他收入麾下,今后不管如何高升,也得尊称他一声度师!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尔,或沉或浮,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昭昭其有,冥冥其无,弟子瞻天仰圣,谨表以闻。”

  手书完成,交给那名小道人,走到靖庐外,投入门前流过的河水当,须臾间冲进钱塘江,不知喂了鱼鳖,还是真的达了天庭。

  “真是好字,好字!”

  马一鸣狠狠将徐佑夸耀了一番,挽着他的手来到座前,形态更见亲切,道:“凡道民未受箓时,无所呼召,受箓之后,动静呼神。本教法箓,可以动天地,下可以撼山川,明可以役龙虎,幽可以摄鬼神,功可以起朽骸,修可以脱生死,大可以臻邦家,小可以却灾祸。故而从不轻授,今念你心诚,特许于五日后,于观开坛授予《五千箓》。且好生记着,你要赍一铜环,并备下诸贽币,五日后再来。”

  赍,也是送人东西;所谓贽币,是礼品。徐佑心腹诽,这个马道人贪得无厌,刚刚得了千钱,竟还图谋拜师的礼物。不过贪财好,若真遇到无欲无求的圣人,徐佑的大计更不好实施。

  “诺!弟子先行告退,五日后再来拜见度师!”

  未曾授箓,还做不得度师,可徐佑叫的自然,马一鸣应的坦荡,由此可见,两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大家心照不宣,都是聪明人。

  搜索:九九九文学-绿色无广告-快速稳定-免费阅读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