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五十四章 借饭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03 13:57:41 源网站:节点2
  回到东城的住处,将法服和箓文放好,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阵香气,徐佑在靖庐忙活了整个上午,这会饥肠辘辘,鼻子抽动着就来到院子里,隔壁冒着袅袅炊烟,似乎能听到锅铲翻动的WWw..lā

  好香!

  徐佑坚信,做饭这种事是需要天赋的,同样的食材,大厨和普通人做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就像现在,仅仅闻着香气,口水真的要流出来了。

  重生到这个时代,除了在义兴过了几天苦日子,自晋陵开始就再没有为吃穿发过愁了,平时吃的喝的不说奢侈,至少也达到了普通士族的水准,偶尔还有方绣娘的美味佳肴过过瘾。但跟此刻的香比起来,都略有些不如。

  或许是饿了……

  徐佑想了想,如果长久住下去,有必要了解下邻居的底细,虽说是敌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有备无患,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咚咚咚!”

  徐佑喊道:“有人吗?”

  院子里响起男子沉重又急促的脚步声,院门猛然拉开,怒斥道:“狗才,再敢纠缠不休,小心我取你的性命!”

  他竹殳在手,身形魁梧高大,徐佑呼吸骤然一窒,仿佛门前一座大山扑面而来,故作惊慌的退后两步,道:“郎君莫恼,我不是坏人!”

  男子浓眉大眼,国字脸方方正正,身上密密麻麻的破旧补丁也掩盖不了面相的仪表堂堂,浑身正气,看到面前站着的徐佑,愣了愣神,左右四顾,没见到别人,皱眉道:“你是谁?”

  徐佑指指旁边的院子,道:“我就住在隔壁,跟郎君算是近邻……”

  男子收了手中竹殳,歉然道:“对不住,我还以为是那些白日里滋事的游侠儿……”

  徐佑笑道:“我手无缚鸡之力,从来只有被欺负的,绝没有闹过事。你要真的一殳砸过来,我得半天爬不起来。”

  听徐佑调侃,男子更加不好意思,忙不迭的道歉。徐佑趁机说道:“我一人独居,还没来得及生火搭灶,这会腹中实在饥饿难忍,不知可否借口饭吃?当然,我会如数奉上饭钱,不是白吃白喝……”

  男子侧过身子,笑的憨厚,道:“一口白饭,收什么钱,尽管吃就是了。”

  “夜来,来客人了!”

  夜来,好名字,只是不知道姓什么?

  还是上次见过的那个女郎,应声从房子里出来,穿着素朴衣裙,看到徐佑显然认得,微微施礼后又退回了房内。

  “她不爱多话,郎君不要见怪!来,快请坐。”

  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天气寒冷,屁股上传来阵阵寒意,可瞧这男子却大马金刀,安之如怡,清明说他修为不低,自是不会有错。

  “鄙人林通,原是会稽句章人,彼时白贼乱起,无奈离家流落钱塘,侥幸留得性命,现在东市卖字为生。”

  徐佑自报家门,先打消男子的疑虑,也为套他的话。男子道:“我叫沙三青,荆州人,家里没什么人了,早年跟着跑船的行主作护航的部曲,后来厌倦了海上颠簸,就留在钱塘。”

  “钱塘佳丽地,沙兄原来和我一般,都被这里的山水给迷住了。”

  沙三青摇头道:“我不像林兄弟是读书人,好山好水可活,穷山恶水也可活,没什么挑剔的。之所以留在钱塘,只因为这里是贱内的家。虽然她也没有了亲人,但钱塘毕竟还是生养之地……”

  说话间,女郎从房内出来,端着洗干净的碗筷,走到西北角的茅草棚子下,盛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馎饦走了过来。一碗先放在徐佑面前,再将另一碗递给沙三青,然后低头离开。

  馎饦的做法比较考究,先要用细绢筛面,再以肉汁调拌,然后以手揉搓成薄薄的面片,下锅煮时,撕成二寸一断,出锅后光洁白腻如雪,煞是好看。

  徐佑闻着扑鼻而来的香气,比起方才在隔壁更加的动人,腹内竟忍不住发出了咕咕的响声。

  沙三青道:“看来林兄弟饿的狠了,来来来,不要客气,尝尝内人的手艺!”

  徐佑端起碗,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吃相难看,别坏了沙兄的胃口。”

  说着尝了一口,薄如韭叶,真真的滑美殊常,他赞不绝口,三下五除二,就将一碗水煮面扒拉了干净。

  沙三青哈哈大笑,将自己面前没有动过的那碗又推了过来,道:“再来一碗!”

  这样的小碗,徐佑确实没有吃饱,但也不好意思再吃,道:“那怎么成?我是借食的恶客,岂有连主人的饭都吃的道理?”

  “无妨,锅里还有许多,等下我再盛就是。再说了,我一两日不吃饭没什么大碍,倒是林兄弟你身子板弱,这鬼天越来越冷,多吃点才好御寒,我们这样的人,得了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何在短时间内和陌生人混的熟稔,徐佑深知其中的分寸,挠了挠后脑勺,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哧溜再吃一碗,徐佑摸着肚子,以手击桌,叫嚷道:“上风炊之,五里闻香。不是今日厚着脸皮,怎能知道世间还有这等的美味珍馐?”

  见徐佑吃的如此尽兴,沙三青显得十分开怀,道:“林兄弟若不嫌弃,每日尽管来这边吃喝。”

  上次见到那女郎捧着满盆的脏衣,想必是帮人洗浣赚点辛苦钱,沙三青身上的补丁更说明他们日子过的艰辛无比,可此人大度豪爽,没有丝毫扭捏作态,让人一见心折。

  “那样我可真的成恶客了……不过今日再来一碗,沙兄不会介意吧?”

  “哎,林兄弟,你听我说……”

  徐佑不等沙三青拒绝,端起碗走到灶台边,锅里只剩寡水,哪里还有多余的馎饦?

  其实这在徐佑的意料当中,馎饦如此费时费力,又需要昂贵的肉汁,以他们的财力根本不可能经常食用,更不可能做的太多,所以只做了两碗,却全部进了他的腹内。

  徐佑默然放下碗,走到沙三青面前,一揖到地,然后不发一言,掉头出门而去。

  那女郎从房内出来,倚着木门,道:“我说如何?阿郎赤诚对人,却还比不过一碗馎饦。今日你生辰,我才去李大娘家里讨了点肉汁做馎饦,没想到这人连吃两碗,尚不知足,结果一怒而去。呵,世间读书人,皆猪狗不如之徒……”

  沙三青道:“你啊,不要对读书人心存偏见。我看这位林郎君心底良善,性情洒脱,不像是无义的人!”

  “是么?阿郎可敢跟我打个赌?”

  沙三青苦笑道:“又来?赌什么?”

  女郎明眸流波,莞尔一笑,竟绽放出无尽的风情和妩媚,若不是肤色黝黑,几乎可以想见是多么的勾魂摄魄。

  过了半个时辰,徐佑再次登门,这次不是空手,而是手提着五斤的猪肉、一条鱼和一壶酒,放在刚才吃饭的石桌上。

  沙三青脸色阴沉,道:“林兄弟这是做什么,可是瞧不起我吗?”

  徐佑笑道:“沙兄千万别想多了,这可不是白送你的。我刚才吃了阿嫂的馎饦,已经再吃不下别处的羹食了。所以这些东西先存放你这,权当我过来借饭吃的用度。”

  沙三青容色稍霁,道:“这些你拿回去,该吃饭时过来吃就是了,但凡有我口稀粥,绝不会让林兄弟饿着肚子。”

  徐佑嘻嘻笑着,凑了过去,低声道:“我说句心里话,沙兄莫要生气。今日这馎饦,你们怕也是偶尔才能吃到。我这人别无所好,最爱美食,天天跟着沙兄吃稀粥可不成。”

  沙三青又不是傻子,知道徐佑这般说,只是为了让他收下这些礼物。他性子豪爽大方,不在意身外财物,既然徐佑有心,乐得结识这样的朋友,道:“好吧,东西留下,等你过来吃饭时再让夜来好好处置。”

  “行!”徐佑晃了晃壶中酒,道:“不过,刚温好的酒等不得,麻烦阿嫂做条鱼,我陪沙兄饮了这壶酒。”

  此时风气,无论南北,尽皆好酒,沙三青同样嗜杯中物,也多日没有饮酒了,看着酒壶,馋虫直往上冒,扭头喊道:“夜来,这条鱼拿去做了,我和林兄弟好好喝一杯。”

  鱼肉做好,香气如故,徐佑和沙三青推杯换盏,一个孔武壮汉,一个瘦弱书生,言谈却颇为投契。徐佑少饮酒,鱼肉更是一筷未动。沙三青喝酒多,鱼只吃了少半。

  一壶酒尽,天光已晚,徐佑告辞而出。沙三青唤出女郎,道:“饿了吧?盘中还有鱼,先吃些填腹。”

  “别人吃剩的东西,我才不吃呢……”

  沙三青眼光里透着疼爱,道:“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素来爱洁……这条鱼林兄弟一下未动,他的心思我很明白,午时吃了你我的馎饦,怕我饿,也怕你饿,所以借着喝酒的名头,给你我做的这条鱼。”

  “啊?”女郎歪着头,道:“这样说来,这个林通倒不是那些凉薄的读书人……”

  沙三青笑道:“所以,你输了!”

  “输了就输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女郎似娇含怯,脆生生的白了沙三青一眼。沙三青仿佛又回到了昔日落魄江湖,身染沉疴,正是人生最无依无靠的低谷时,同样是这个女子,如同天上明月,打着油纸伞,从风雨中走来,遮住了浇淋着身子的雨线,俯下头,嫣然一笑,照亮了他的世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