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五十八章 重回溟海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08 21:24:05 源网站:节点2
  马一鸣带着徐佑,抵达吴县林屋山,一路顺风顺水,可是到了该上山的时候却出了差错。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林屋山发生了刺杀事件。

  刺杀者是六天余孽,共五人,三男二女,都是林屋山经过数次动荡后尚存的老人,也是被多次证明忠心无虞的天师道的坚定捍卫者。

  结果,他们全是六天的棋子!

  人心难测,这个词流传了千年,有人相信,有人不信,有人半信半疑,但血一般的事实告诉所有人,人心,不仅难测,而且是这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被刺杀者是扬州治新任祭酒,据说无大碍,但受此影响,今天从各郡县召回林屋山的诸多道官全接到谕令,立刻打道回府,不得延缓停留。至于汇报一事,等处理好林屋山的善后,祭酒将巡视各地,亲眼去听一听,看一看。

  除此之外,仅仅有三个县的道官,被山上下来的道士引领着上山拜谒祭酒,马一鸣不在其中!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又不在被赏识的行列,马一鸣并无沮丧和牢骚之意,仍旧满脸笑容,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以徐佑对他的认知,不像有这等深沉的城府,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马一鸣对这位新任祭酒十分的敬服。

  这位神秘祭酒来扬州没有多少时日,马一鸣却是常年厮混在林屋山的老油子,能欺负新兵不是本事,能折服老兵才是真正的厉害。

  “度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祭酒的法号,你能给我说说他吗?”

  “怎么,好奇啊?”

  徐佑扭捏了会,道:“是,外面都说这位祭酒来头大的吓人,却神秘兮兮,轻易不见道民。”

  “倒也不是不见,祭酒刚来扬州,千头万绪,多少事等着去做?哪里能像前几任祭酒那样悠闲?”马一鸣突然笑了起来,道:“不过,你说祭酒神秘,那是真的,具体的我就不说了,等你日后有机缘见到祭酒,自然会明白。”

  徐佑没有再问。

  回到钱塘之后,徐佑将明玉山庄的事几乎全权交给了何濡,他大多数时间都住在东城,白天到钱塘观聆听马一鸣**,无事则到街上摆摊卖字,晚上和沙三青一起喝酒吃肉。日子过得平淡,倒也算不上无趣。尤其跟沙三青接触越多,越发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对佛道两门似乎都颇有微词,知道徐佑是刚刚加入天师道的箓生,甚至交浅言深,要他回头是岸,离开道门,说什么自由自在比受那些戒律清规更加的活得像个人。

  活得像个人?这样的形容极少,若非在门派里受过煎熬,应该不会采取这样的措辞。徐佑有心继续套套他的话,可莫夜来及时阻止,沙三青也知道失言,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对了,沙三青的妻子姓莫,名夜来,莫夜来,极好听的名字!

  如此过了五日,清明来报,惊蛰有要事找徐佑。徐佑换了衣服,取了面具,稍作打理,回明玉山见到惊蛰。

  “郎君,我……”

  惊蛰慢慢屈膝跪地,满面羞惭,心中有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徐佑脸色平静,知道惊蛰定是做了天大的错事,否则以他鬼神不忌的性格,不会这么诚惶诚恐。

  “说吧,无论何事,总能想到解决的法子。”

  “我在从金陵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以前的一个朋友!”

  徐佑闻弦歌而知雅意,眉心微微聚起,眼神变得几许冷厉,道:“溟海盗?”

  惊蛰头垂的更低,根本不敢看徐佑的脸色,道:“是!”

  “你找的他,还是他找的你?”

  “他在歇脚的城里偶然看到我,然后在路上留下了溟海盗的接头暗号,我发现之后,主动去找的他。”

  徐佑端起茶杯,吹去漂浮在杯子里的茶叶,看着层层激起的涟漪扭曲了的容颜,突然将茶杯摔在了地上。

  砰!

  “你糊涂!”

  惊蛰心头剧震,他见过徐佑动怒,却从未见过徐佑怒气勃发到这等地步,不知怎的,身子竟不受遏制的颤抖起来,道:“郎君息怒,郎君息怒!”

  清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郎君,没事吧?”

  “没事,你不必进来!”

  当茶杯碎裂四溅的那一瞬间,徐佑从心底冒出来的怒火已经得到了发泄,他平静的道:“起来吧!到底什么人,让你甘愿冒这么大的险?”

  “他叫凤东山,是我在溟海盗里的生死之交。郎君可记得山鬼?”

  徐佑点点头,山鬼这种神奇之极的秘药,惊蛰曾对朱凌波用过,清明潜入钱塘救他的时候也用过,效果极佳。

  “山鬼就是这个人教给我的。”

  徐佑沉默了一会,道:“你打算如何?”

  惊蛰双目茫然,道:“我不知道!”

  溟海盗的盗首燕轻舟不出意外,应该是六天的人,所以这次白贼之乱,溟海盗不计一切和朝廷作对,最后全军覆没。

  凤东山是漏网之鱼。

  鱼离开了水,只有半口气,任凤东山曾经怎样的厉害,这段时日东躲西藏,并不好受,所以乍遇惊蛰,立刻孤注一掷的和他取得了联系。

  “凤东山现在哪里?”

  “钱塘外,小曲山上。”

  小曲山就是刘彖曾经藏兵的地方,山腹里无数溶洞,四通八达,确实是个藏身的所在。就算徐佑为了永除后患,派人前去捕杀,凤东山也能从容逃脱。

  房间内再次陷入沉寂,不知过了多久,惊蛰只觉得手脚都麻木了,徐佑开了口,淡淡的道:“山宗,明玉山,不能再留你了!”

  从山宗到惊蛰,他走的无比艰难,可没想到,从惊蛰重新变回山宗的本名,却是这般的简单。

  山宗猛然抬头,心口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颤抖着声,道:“郎君……你,要赶我走吗?”

  徐佑摇摇头,伸手扶他起来,温声道:“不是我赶你走,而是你不得不走。凤东山是朝廷要犯,一旦被抓,供出你在明玉山,这上上下下数百口人,全都要给他陪葬。”

  “不,他绝不会出卖朋友!”

  “山宗,我信得过你,也信得过你的眼光,可兹事体大,我不能把这么多条人命寄托在凤东山的人品和意志上。你见过泉井了,却没见过司隶府的大狱,天底下没人能够受得过那些酷刑,我不行,你不行,凤东山更不行!”

  山宗从激动中冷静下来,自从遇到凤东山,他就失陷在好友死里逃生的狂喜当中,甚至都没有想清楚其中的利弊,就自作主张把他带回了钱塘。本来他想着,自己是溟海盗,徐佑都可以收留,说不定再收留一个凤东山也不是多大的难题。可现在听了徐佑的话,才彻底明白,他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当初,他只是得罪了柳权,后来又得罪了朱氏,这两家的势力说厉害,自然厉害的很,可说不厉害,他们也不能只手遮天。可凤东山不同,他随着燕轻舟造反,那得罪的是朝廷,是主上,是天下所有的士族门阀,但凡走漏一点点风声,窝藏重犯,居心叵测的帽子扣到徐佑头上,他这几年耗费了无数心力才得来的大好局面将毁之一旦,再无任何转圜的可能。

  山宗顿时出了浑身冷汗,惊悔交加,重重一个耳光抽在脸上,不顾徐佑的扶持,扑通跪地,连着磕了三个头,再抬起时,半边脸肿了起来,口鼻全是血迹。

  “郎君,都是我的错,我马上就走,绝不会让凤东山再踏进钱塘一步!”

  徐佑叹了口气,道:“你这性子……让我怎么放心?好了,他人都来了,也不急于一时,并且你们要走,也要想好去处,如何安身,如何保命,这不是小孩子嬉戏玩闹,总得有个万全之策……”

  凤东山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徐佑原先的计划,让某些东西不得不提前进行安排和布置。何濡仔细问了凤东山和山宗见面的前前后后,确定是道左偶遇,而不是别人故意派来的诱饵,这才笑了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六天闹了那么大的动静,除了都明玉运气不好,遇上了孙冠,也不见朝廷抓到其他几个天主。说不定凤东山的姓名早就在报捷的奏章里,用冒充的人头成全了某些人的功名富贵。”

  “六天有风门作掩护,抓到他们岂是易事?可我们现在连金陵也只是刚刚伸进去了一点触角,实力无法和六天及风门相提并论,留下凤东山,绝不可行。”

  左彣甚少和何濡有不同意见,这次斩钉截铁,明显是嗅到了这里面隐藏着的巨大危险。

  何濡一直想做的事,就是举兵造反,所以刚才说的话只是发泄发泄,并不代表他不知轻重缓急,笑道:“风虎说的有理,君子不立于危墙……明玉山确实不是适合收留他们的地方。这样吧,山宗,你和凤东山会什么谋生的手艺?要不找个僻静的山林隐居算了……”

  听何濡打趣,山宗抓了抓脑袋,苦恼道:“在溟海盗,我只会打家劫舍,跟了郎君,也就只会跑跑腿了。”

  何濡大笑,道:“你啊,平时的聪明哪里去了?七郎既然要放你走,又留你商议,自然早有良策。”

  以山宗的武艺学识,谋生不难,难就难在怎么在隐藏身份的同时去谋生。而且他心中别有抱负,怎么也不会甘心就此隐居山林,虚度此生。

  听何濡点化,立刻要下跪,徐佑拦住了他,道:“今日你已跪了几次?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我原想留你在身边共谋富贵,却磨平了你桀骜不驯的心性,这看来并不是好事。凤东山突然出现,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要我放虎归山,不能误了你的前程!”

  “郎君!”

  山宗双目通红,徐佑救他于危难之际,经过这两年的相处,早成了生死与共的家人,这次又差点被他连累,却毫不计较,实在让他愧疚的无法自持。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陆地上你不能待了。我的意思,你和凤东山,可以重回溟海,再造溟海盗!”

  “啊?”

  山宗彻底愣住了,道:“溟海盗?”

  徐佑目光如有神光绽放,道:“钱我给你,人你负责,船,我来想办法。从此溟海不再是六天的溟海,也不再是朝廷的溟海,而是你的溟海!”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