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六十一章 背叛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18 15:02:42 源网站:节点11
  清明的突破,是最近为数不多的大喜讯,徐佑很高兴,不是为了将来麾下可能再多一个小宗师,而是由衷的为清明走出囚禁自我的迷障而感到喜悦。

  青鬼律隐藏着天地间最深的奥秘,若是在清明这里断绝,实在太过可惜。他这两年慢慢的学着放下执念,静静的观望这个生机和死意交替轮转的百态人间,终于天不负人,破开了七品的山门,登上了六品之境。

  虽然只是一品的跨越,但清明的杀伤力直接翻了数倍,青鬼律的可怕之处,正在于此。

  他可以越品杀人!

  清晨,雨停后的钱塘城变得愈加的美丽,仿佛小家碧玉撑着油纸伞从青石小路的尽头缓缓走来。徐佑先和沙三青打了招呼,然后去了道观,刚清扫完前殿,大门被人撞开,一窝蜂的进来了十几个人。

  “林通,马真人呢?”来人是毛启的侄儿毛节,气势汹汹,看样子今天不能善了了。

  “度师两日前就去了别处,不在观中。郎君若有事,可改日再来!”

  “改日?”毛节冷冷笑道:“我父被马真人的符水害得日日咳血,眼看命不久矣,他这样避而不见,可是觉得我毛家好欺吗?”

  白贼之乱将天师道扬州治百年基业几乎连根拔起,声名威望更是消减了不知多少,若不然凭他小小毛氏,岂敢蹬鼻子上脸,这样欺到钱塘观?

  “不敢!”

  徐佑客客气气,任你八面来风,他自岿然不动。毛节气的数次捏紧了拳头,却也不敢真的动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上门说理是一回事,动手打人是另一回事。

  “想拖延时日?告诉你,这次来我就不打算走了,若马真人不给个明确的答复,我就在观里住下了。”

  徐佑想了想,道:“度师走之前,已经算准郎君会登门,所以给我留下了祛病的灵符,说是再服用一剂,毛公必能痊愈!”

  “还来这招……”

  毛节话说半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好,我再信真人一次。你跟我走!”

  “我没有度师的妙法,需要三个时辰提前做好准备。”徐佑微微一笑,道:“郎君先回去,未时我再登门为毛公祛病!”

  毛节今日出头,不过是唱戏给毛启和外人看,他巴不得毛启早死,对马一鸣甚至有些感激。所以听徐佑说还有一剂灵符,立刻把它当成了勾魂的无常,乐得徐佑亲手送毛启上路。

  “未时,我等着!”

  毛氏的府邸。

  徐佑没有用法服法剑开坛做法,直接将符水喂着毛启服下,当晚没有离开,彻夜守在毛启身边,为的防止毛节等人暗中下毒。

  第二天一早,毛启从昏迷中醒来,连着吐了三口黑血,精神却逐渐的恢复了些。徐佑趁着房内无人,低声道:“毛公,身边若有信得过的奴婢,这两日可让他贴身服侍,除了我的符水,其他各种药石全都不要服用。”

  毛启神色一动,他是宦海沉浮出来的人,瞬间明白徐佑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回道观的路上,遇到不少人往钱塘渎去,拦着个老者问了问,才知道昨夜大雨,竟是有恶蛟作怪。幸得天师道扬州治的祭酒过路钱塘,适逢其会,用无上道法和恶蛟大战一夜,终将其斩于剑下。

  现在这些人,都是赶着去看恶蛟的尸体!

  说起斩蛟,徐佑的脑海里立刻冒出赫赫有名的周处,周处除三害,一是虎,二就是蛟。不过历史发生了改变,这个时空里没有周处的记载,而现实社会到底有没有蛟龙,徐佑不好妄作判断,但史书上一笔一划的记载的清清楚楚,那么这种被称为蛟龙的东西,或许曾经真的存在过。

  所以他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往钱塘渎而去,瞧个热闹也好。清明远远的跟在身后,若即若离。

  昨晚在毛府,清明一直守在暗处,徐佑没见到他的人,但知道他一定在。

  这是两人间的信任,不管日后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这种信任从来没有改变!

  里外三层,人头涌动,徐佑好不容易挤到前面,放在地上是条长七米多的完整的鱼皮,没有骨架和血肉,整张皮粗看是鱼身蛇尾,有鳞片和四足,无角。

  这就是蛟么?

  分明就是鳄鱼,且是后世已经在国内灭绝的湾鳄!

  “这是什么?”

  “真的是蛟?”

  “蛟龙大家伙都没见过啊,活了几辈,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会不会是骗人……”

  这人话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徐佑一旁听着,见微知著,天师道在扬州的统治真可谓摇摇欲坠,放在以前,怎么可能会有人当众质疑一治祭酒?

  左右观察,同这人一样想法的不在少数,只是大家不敢说出来而已。徐佑想了想,分开人群,走到了鱼皮的前面,高声道:“我是钱塘观的道人林通,昨夜恶蛟现世,造风弄雨,最坏者会搅动江水暴涨,一不小心,就会彻底淹没了钱塘城。”

  “啊?”

  “这话倒也在理……你们说,昨夜那样的风雨,多少年了,谁见过?”

  “对,若有恶蛟作乱,那就说得通了!”

  “别吵,先听听这道人怎么说?”

  “这人怎么没见过啊,钱塘观不是马真人在吗,什么时候多了个林真人?”

  “他叫林通,是马真人的弟子,前段时间来我们杨府,我亲眼见过的。”

  有杨幸府内的下人作证,徐佑的身份被众人接受,说的话也就有了可信度。等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了,徐佑又道:“祭酒真人早在林屋山,就算准了有这一劫,所以昨夜子时,在风雨最盛的时候,御剑南来,于翻腾江水之上,将这恶蛟剥皮抽筋,剔肉去骨,救钱塘于将倾之时,救万民于生死之际。我听有人不敬,说这不是蛟?真真可笑之极!三国时张揖在《广雅》卷十中说蛟云:蛟状鱼身而蛇尾,皮有珠矍,似蜥蜴而大身,有甲皮,可作鼓。诸位请看,这三丈长皮的形态,不正是卷中所言的么?”

  然后不等有人质疑,笑道:“又有人问了,这张揖是何人?他的话,就能当真吗?张揖,字稚让,出身清河张氏。”

  清河张氏,只需要这四个字,再无人敢质疑张揖对蛟龙的描述做不做的准。作为累世大族,千年名门,清河张氏声威之隆,几乎无人可及。唐太宗时期,朝廷核定天下各姓氏宗族谱牒,确定十大姓氏为“国柱”,以“清河张”为首的张姓宗族更是被定为“国柱”之首,显贵异常!

  这下立竿见影,先是数人,然后数十人,再是数百人,乌压压的一片,全都跪了下来,人人口呼真人神威,个个高喊祭酒慈悲,仅仅这瞬间,对天师道的尊敬和信仰,无形中不知又拉回来多少。

  顺带着,林通这个名字,也彻底响遍了钱塘城!

  徐佑借势为自己打了波广告,心里其实也有点没底。毕竟没见到扬州治的人,要是这条湾鳄,哦不,蛟龙,不是被扬州治的祭酒斩杀,再出来个认领的,那就乐子大了。

  可是由不得他狐疑不定,既然大家都说是扬州治祭酒过路钱塘斩了恶蛟,那说明有人故意放出了消息,那就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足够他当机立断,给那位素未谋面的神秘祭酒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他没时间按部就班的在天师道里熬年头和资历,必须剑走偏锋,才能尽快的缩短和扬州治祭酒之间的距离。

  今天这一幕,势必会传到祭酒的耳朵里,对林通的急智和学识有了初步的认知。这是进身之阶,作为重建中的天师道,急需各种各样的人才,林通,就是人才中的人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