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六十三章 秀色掩今古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18 15:02:42 源网站:节点11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泉井深处山腹之中,既是刑堂,也是监狱,但凡被关入泉井,极少有人能够活着出来。履霜抱着双膝,靠坐在冰凉的石墙边,双目呆滞且无神,脑袋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沦落到今日这样的下场?

  为什么?

  石室的铁门打开,履霜抬起头,看到徐佑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的眼神深邃如渊,黑的不见底的眸子里蕴藏着旁人无法理解的平静,没有怒不可遏,没有愤慨伤怀,仿佛面前这个女郎不是朝夕相处如家人的存在,而是擦肩而过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陌生人!

  履霜心口猛然如刀扎般的剧痛,还未开口,珠泪滚滚而落:“小郎……”她宁可徐佑发怒,宁可徐佑责骂,宁可像那些犯错的奴仆一样被鞭打责罚,也不愿意这样面对他的淡然和冷漠。

  “别哭,哭花了妆,可就不漂亮了!”

  徐佑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擦去脸颊上的泪滴,突然笑了笑,道:“其实我有预感,早晚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小郎,我,我绝没有想过出卖你!真的,我发誓,我可以发誓!”

  徐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摇摇头,道:“誓言本身就是互相猜疑的表现,假借神灵的名义,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可靠,这样毫无意义。履霜,我们认识多久了?”

  “两年一百十一天……”履霜脱口而出。

  “是啊,眨眼间,已经两年多了。这两年你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也遭了不少罪,有时候甚至有性命之危,是我对不住你!”

  “小郎,你别说,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履霜嚎啕大哭,作为从小在清乐楼里长大的她,见惯了太多的世道人心,早把自己磨练的如同披着坚甲的怪物,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可这几年跟在徐佑身边,可以说是她最开心快乐的日子。

  只是很可惜,她亲手砸碎了徐佑的信任,终结了这样再也无法寻觅的快乐!

  悔恨和内疚交织在一起,让这个看似柔弱实则比任何人都坚强的女郎第一次这样撕心裂肺的痛哭流涕!

  “你没有错,若非无法抉择,你也不会选择背着我和天师道来往。这点我很清楚,你不用解释,要是连这点都猜不到,既侮辱了你,也侮辱了这两年多的情分!”

  徐佑转过头,静静的道:“我只想知道,扬州治的新任祭酒,到底是谁?”

  冬至的情报网已经牢牢控制着钱塘城,不夸张的说,李二晚上跑到赵四家的墙根撒了泡尿,不出一个时辰,就能抓到李二归案。庞大的情报机构一旦运作起来,就是一只蚊子也无法遁形,现已查明履霜数次接触的人正是清明跟踪到的六女一行,也就是说,履霜背后的人,是天师道扬州治那位神秘莫测的新任祭酒!

  “我……我不能说……”

  履霜泪眼婆娑,双手指尖掐入掌心,俏脸几乎被痛苦扭曲,道:“小郎,我真的不能说!”

  徐佑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履霜的玉肩,然后起身往门外走去,任由她如何呼喊,再也没有回头。

  石门缓慢的闭合,徐佑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履霜死死的咬着下唇,腥红的血流淌进雪白的颈项里,她知道,她失去了最后一次留在徐佑身边的机会!

  冬至守在泉井入口,看到徐佑出来,立刻充满希翼的问道:“小郎,阿姊说了吗?”

  虽然这次履霜出事,起因是因为冬至的疑心和调查,但那是公事,她问心无悔。不过公是公,私是私,在钱塘,在静苑,在吴县,在明玉山,她和履霜才是真正的知心人,两人没有秋分得以冠上徐姓的尊荣,也没有秋分自幼和徐佑相伴长大的机缘,秋分是徐佑的亲人,她们只能说是家人,同样的无父无母,同样的飘零孤苦,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是履霜坐在灯下,拿着书,饮着茶,和她细细私语;多少个暑热冬寒的日子,是履霜随手为她添减衣物,或微笑,或蹙眉,嘱咐她小心身体。

  她像是阿姊,也像是阿母,如果说徐佑给冬至的是参天大树遮掩的安全和归属感,那履霜给她的则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暖。

  可为什么,偏偏是她,要背叛小郎?

  方才在大厅,冬至伏地不起,额头磕的红肿乌青,求徐佑给履霜一个解释的机会,问清楚她的缘由,也许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用冬至求情,徐佑也会给履霜解释的机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两年多的追随,经历了多少生死艰难,那种从无到有的情分不是那么容易扫入尘埃,可履霜宁肯为了天师道的祭酒,放弃这样得到宽恕的机会,徐佑还能说什么呢?

  “准备一下,我要下山!”

  “下山?”

  “去会一会这位扬州治的祭酒!”

  当初刚到钱塘,无立锥之地,徐佑就能借势设局,将不可一世的杜静之赶出扬州,现在声名显于天下,功过简于帝心,盟友遍布四姓,有钱有人有势且有士籍傍身,岂能容忍别人将黑手伸到明玉山来搅风搅雨?

  林通的身份,欲见那祭酒一面,只能靠等靠忍靠机会,可他不是林通,想见那祭酒,只要登门就是!

  “请女娘通报一声,钱塘徐佑特来拜见真人!”

  带着左彣和清明,徐佑来到逆旅,这里安插了不少冬至手下的眼线,确定对方还停留在房间内没有离去。她们住的是个独院,应声来开门的女娘跟上次街道上拦住徐佑的装扮一致,只是没戴幕篱,容貌甚是清丽。

  “请!”

  女娘让开身子,表现的十分恭敬,道:“祭酒有交代,若是徐郎君来,不必禀报!”

  言外之意,祭酒早料到你会登门拜访,这是记下马威,徐佑神色不变,道:“有劳!”

  这小院清幽雅致,前后共两进,曲廊环绕,泉水叮咚,比起当初的至宾楼有过之而无不及。听说是萧纯的朋友,从金陵过来开的店,估计看中钱塘通衢要冲的地理位置,想要在重建的过程里分杯羹。

  战后的钱塘满目疮痍,可对很多人来说,却是遍地发财的机会!

  “祭酒,徐郎君来了!”

  正厅的房门打开,又走出来一个女娘,打量下徐佑身后的左彣和清明,道:“徐郎君请,两位郎君留步!”

  清明凝视着她,平静的眼神明确告诉对方不可能让徐佑一人进去冒险。这时听到房内传来女郎的声音,道:“宫一,不得无礼,请三位郎君进来。”

  新任的扬州祭酒是个女郎,冬至已经调查的十分清楚,所以徐佑听到她的声音并不觉得惊讶,只是略有些奇怪,这个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响遏行云,如梦似幻!

  “你们留在外面,若是在扬州治祭酒的法驾前,还有贼子能伤了我,那倒是咄咄怪事!”

  天师道的当务之急,是尽量恢复扬州治的元气,没有必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设伏害他,那样影响太坏,根本无法收场。

  徐佑跟着宫一进了房间,屋内陈设极其简单低调,除了一壶茶,两瓷杯,再无任何装饰品。

  一道纯灰色的帷幕将房间分成里外。

  “郎君请坐”

  宫一对徐佑躬身施礼,然后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徐佑自若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还未开口,听到帷幕后一声轻微的叹息:“七郎,别来无恙?”

  徐佑胸有惊雷,可面如平湖,轻笑道:“托三娘的福,一切安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