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六十五章 宫商角徵羽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8-27 20:33:55 源网站:节点11
  出了逆旅,徐佑脸色阴沉,一言未发,带着左彣和清明赶回明玉山。清明视若不见,只是跟在身后,淡然自若。左彣倒是想问问情况,可看了看徐佑,又看看清明,明智的闭口不语。刚进院子,徐佑头也不回,道:“清明,去找其翼过来,说有要事相商!”

  “诺!”

  何濡来的不快也不慢,他和那个叫阿难的侍女一起在明玉山北麓赏花,清明找到他时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

  关上房门,屋里只有徐佑和何濡两人,何濡笑问道:“怎么?这么急匆匆的找我,那位扬州治祭酒不好对付?”

  徐佑双手摩挲着碧玉雕刻的茶杯,叹道:“何止不好对付,简直棘手之极!”

  何濡顿时来了点兴趣,道:“能让七郎觉得棘手的,想必大有来头,此人究竟什么身份?”

  “是位多年未见的故人,你猜,她会是谁?”

  “莫非是袁青杞从坟墓里爬出来不成?”

  徐佑正在喝茶,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何濡顾不得被喷的满身的茶水,也惊呆了,道:“真是袁青杞?”

  徐佑点点头,道:“她假死离开了袁氏,以鹤鸣山第八位大祭酒的身份出任扬州治祭酒!”

  何濡眯着眼睛,侧卧在蒲团上,过了好一会,道:“安子道想往天师道的棋盘里落子,孙冠想让出腹地打消安子道的猜忌,至于袁阶,怕是管不住女儿,得罪不起皇帝,也拿天师没有办法。呵,袁青杞,袁青杞……能以女子之身,行这等诡异莫测之事,心志之坚,岂会是易于掌控的人?他们想的美事,却未必心想事成!”

  不必徐佑解释,甚至不必听他和袁青杞的对话,何濡立刻将牵连各方所有人的心思猜的通透,徐佑苦笑道:“那些都太遥远了,迫在眉睫的难题,是我该怎么以林通的身份和袁青杞接触……她或许记得我的声音……”

  原本的打算,混入天师道慢慢接近新任祭酒,然后再想办法前往鹤鸣山。可袁青杞的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徐佑的计划。身形、步伐、仪态和气质都好隐藏,偏偏声音最容易露出破绽,徐佑和袁青杞只见过两次,相处的时间不长,说过的话也不算多,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是袁青杞记得徐佑的声音,那林通的身份根本隐藏不住。

  “这倒是个麻烦……”

  何濡眼眸微闭,再睁开时,透着几分笑意,道:“七郎心乱了!易容易骨这样的事,自然找清明问个明白。青鬼律包罗万象,以我看,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声音不是难题!”

  “也对……我确实有些心绪不宁。”徐佑站了起来,负手走到门口,推开房门,望着远处的青山如碧,道:“袁青杞突然出现,给这件事平添了许多变数。其翼,你说会变好,还是变坏?”

  何濡跟着来到身侧,懒洋洋道:“我觉得至少不会变得更坏,袁青杞在明,我们在暗,有心算无心,其实还多了几分胜算。哪怕最后真的暴露了身份,七郎和她毕竟有过一段婚约,比普通朋友要来的亲密,不看僧面看佛面,到时还有补救的机会。”

  徐佑沉吟了良久,道:“好,先以不变应万变,走一步看一步。清明,去告诉冬至,把履霜请来!”

  履霜离开泉井,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又换了衣裙,脸色不复之前那样的苍白,跪伏在房屋正中的地上,没有抬头。

  “我见到三娘了……”

  履霜身子微微一颤,低声道:“小郎,三娘对我有再生之恩,我实在没办法……”

  “好了,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也理解你的为难。”徐佑温声道:“三娘答应我,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等会你收拾一下,下山去逆旅中找她。她现在是扬州治祭酒,位高权重,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

  “小郎!”

  履霜抬起头,玉容哀戚,泪流满面,苦苦求道:“我知道自己罪无可恕,但求小郎再容我一次,哪怕在明玉山中做个洗衣挑灯的奴婢,我也心甘情愿!”

  徐佑摇摇头,道:“履霜,不要这个样子,我知你怜你,岂能那样的作践你?所以给彼此留点颜面吧,离开了明玉山,我们还是朋友,等你找好了落脚点,送个信给我。这些年别的没有,钱财倒是聚敛了些,我会让冬至派人送给你三百万钱,权当以后的嫁妆……”

  他笑了笑,道:“还记得吗,我们曾经聊起过,若你寻得如意郎君,我要送你份大大的彩礼,让你风风光光的嫁人。现在看来或许等不到看着你嫁人的那天了,彩礼就提前预支了吧!”说完没有再看履霜一眼,将剩下来的事交给冬至处理,转身离去。

  履霜收拾好包裹,其实也只是两三件换洗的素衣,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房间内的一切。这里有徐佑的气息,有她的足迹,有两人共同度过的夜晚。虽然隔着帷幕,可她仿佛能听到睡在里间的徐佑的呼吸,平缓又宁静,让人安心舒畅,让人无所畏惧。

  他身为郞主,却不欺暗室,进退合乎礼数,偶尔调笑,也从不涉及淫邪,举止有度,比世间最正直的儒生还要君子。

  履霜常常暗幸,今生得以遇到徐佑这样的人,可到头来,终究是被一时的慌乱和失措搞砸了!

  当她第一次见到袁青杞,完全被死人复活的景象震慑住,大脑里浑浑噩噩,不知该做些什么,所以听从袁青杞的吩咐,前后见了三次,谈及的全是徐佑这几年的经历。如何在钱塘立足,如何文章轰动天下,如何被俘虏又如何脱身,再如何造雷霆砲平了白贼之乱,凡此种种,有些履霜知道详情,有些她也不太清楚,比如暗夭的面具等等,但袁青杞问了,她只能如实回答。

  履霜可以拒绝任何人,却无法拒绝袁青杞!

  而且在她想来,袁青杞和徐佑是友非敌,或许还存有男女间的情愫,袁青杞打听徐佑的情况,分明是想多了解他一些,因此将徐佑描述的多才多智,骁勇善谋,谦逊守礼,简直就是女郎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夫君人选。

  可现在想来,她错的太离谱了,徐佑是徐佑,袁青杞是袁青杞,身份不同,地位不同,立场也不同,她不该背主私会天师道扬州治的祭酒,更不该将自家郞主的事告诉外人。

  虽然,她透露的那些事本也不是什么核心的秘密!

  可不管怎样,为时已晚,被徐佑发现她和袁青杞暗中来往,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毁于一旦,所以只能黯然离开。

  “阿姊,你恨我吗?”

  冬至咬着唇,看着履霜,眼眶微微泛红。履霜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抚着后背,柔声道:“傻丫头,此事是我做的不对,你尽忠职守,我只有为你开心,何来的恨意?等我离开之后,小郎身边没有贴心的婢女伺候,你以后要多多费心,不要只顾着情报消息,却疏忽了小郎的衣食用度,明白吗?”

  冬至噙着泪,用力的点点头,哽咽道:“阿姊,我舍不得你,秋分去了,你也去了,以后这里只剩我一人……”

  “乖,等我找到安身之地,就给你写信,等有闲暇时可禀明小郎来找我。我们这一世姊妹,这点总不会变!”

  履霜终究跟着袁青杞离开了钱塘,正如同当年她被袁青杞送给了徐佑一样。在这个乱世,没有根基和出身的女郎,从来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生死不由己,来去不由己,宛如浮萍,四海飘零,直到红颜枯骨,方能了此一生。

  这是无可奈何之事!

  马一鸣亲自送袁青杞离开钱塘地界,回转道观后喜形于色,徐佑录完一波新入道的道民命籍,趁休息的档口问道:“度师红光满面,可是要高升了么?”

  马一鸣抚着胡须,瞧左右无人,低声道:“祭酒应了我,等这次巡视完毕,回到鹤鸣山就晓谕扬州,升我为五十箓将!”

  “大喜啊,恭贺度师!”

  马一鸣含笑点头,道:“你好好做事,跟着为师绝不会薄待你的!”

  正在这时,苦泉入内来禀,毛启带着数十奴仆来了道观,马一鸣这两天忙着逢迎袁青杞,竟忘记这一茬,以为是兴师问罪,刚准备掉头躲避,徐佑拉住了他,道:“度师且住,那毛使君我已经按照度师留下的方子给他治好了,这次应该是来谢礼的。”

  “嗯?”马一鸣心生疑惑,他几时留过方子?还待追问,眼角余光瞥到毛启走在前面,气色大有好转,后面跟着的奴仆抬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有锦缎,有丝帛,有布匹,也有粮米,粗估有二十多箱,至少值得数万钱。

  这可是很大一笔收入,马一鸣顿时顾不得询问徐佑,抖了抖衣袍,端正身姿,气质为之一变,仙风道骨眉宇带,清绝逸秀冠中藏,就这卖相,足够糊弄的那些愚民磕头跪拜了。

  毛启竟是来入道的,他盛赞马一鸣道术通神,符到病消,顺带的也狠狠夸奖了徐佑。这时道观里齐民众多,见连毛启这样的有名望的士族也入了天师道,更是争先恐后的缴纳五斗米,以求入道门,仿佛如此,就能跟那些高高在上的士族平起平坐。

  哪怕,只是心理上的平起平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