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十六章 勾搭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9-16 20:05:25 源网站:节点11
  但凡教门传法,不管天师道也好,佛门也罢,全要显现神异,以惑愚民。当初孤山上竺法言口吐活鱼,都明玉剑斩心鬼,都是这套伎俩,无非是半吊子魔术师和半吊子化学家的对抗而已。可除此之外,还有种幻术接近后世的催眠,可以摄人心魄,营造幻象,让人身临其境,色声香味,如有实质,自然对亲眼所见的种种深信不疑。佛道两教的典籍里多有这样活灵活现的记载,包括正统史书也多见诸笔端,想必不是凭空捏造,而确是有人将催眠、魔术和化学以及百戏融为一体,假托神祇之名,为自己度了层光耀耀的金身!

  适才袁青杞所使,定是幻术的一种,若非徐佑两世为人,心志无比坚定,恐怕早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吐露出来。

  他不是虔诚的道民,如何肯遵守道门的十律,仅当逸闻听听而已,左耳进右耳出,不曾留下一点痕迹。袁青杞突如其来的施法,应该是一个考验,幸好徐佑安全过关,这才真正成为了扬州治的正治。

  果然大意不得!

  下得台来,由于大典尚未结束,众人不能围上来恭维,但一个个眼神示意,躬身行礼,大都透着交好的神色,徐佑微笑颌首,态度和善,给在场的诸多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酉时末,随着九声钟鸣,授箓大典落下帷幕,袁青杞没有留饭,将这些刚刚升迁的道官们礼送下山,尔后召来徐佑,道:“我明日要去南徐州办事,七日后方回,在此期间,治内的一切教务皆由你做主,若实在有无法解决的难题,可暂且搁置,等我回来再商议决定。”

  徐佑故作惶恐,婉拒道:“我初来乍到,对治内教务并不了解,还请祭酒收回成命!”

  袁青杞笑道:“谁也不是生来就会做事的,慢慢去学,做错了不要紧,重要的是放心大胆去做!”

  见推辞不得,徐佑退而求其次,道:“若祭酒主意已定,那我就只好勉力为之,但无论如何,请祭酒再给我留个帮手,免得误事!”

  袁青杞斟酌片刻,道:“也罢,宫一,你留下!”

  宫一愣了下,袁青杞此去南徐州是为了追查罗杀天宫二天主的下落,却把她留在林屋山看家,脸上不见丝毫表情,静静的道:“诺!”

  白易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双手拿着碎石弹打花圃里的花,看到徐佑进来,嘟着嘴扭过头,气鼓鼓的不搭理他。徐佑走到他身旁坐下,笑道:“怎么,还生气呢?今日授箓,我听到了几个名字,好像是你在蔡山的同伴……”

  “啊?真的?”白易兴奋的跳了起来,眼睛几乎要放出光,道:“他们在哪?”

  “先别急,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好像叫边远途,梁为客,封南山,谷上书,对了,还有个叫洛心竹,是个貌美的小娘。”

  白易被当头浇了盆冷水,呆了一会,颓然坐了下去,道:“不是,我一个都没听过,况且蔡山也没有长的好看的小娘……”

  看来青春期的少年对昔日道观生涯的同学质量不是很满意啊,徐佑轻声道:“或许他们改了名字……”

  “咦,有可能,宫一阿姊也曾说过给我改名字,但我太喜欢白易了,死活不愿意,她就没再提起。”

  “那还不去瞧瞧?”

  “多谢正治!”

  白易怪叫两声,翻了个跟头,飞快的消失不见。徐佑摇头笑了笑,回到房内,之后两天再没有出来。

  砰砰砰!

  房门被敲的快要散了架,徐佑懒洋洋的打开,宫一站在外面,冷着脸道:“林正治,祭酒走时吩咐由你处理教务,可这两日你找借口不出面,将一应事宜压到我头上,等祭酒回来,你如何交代?”

  徐佑赔着笑,道:“女郎息怒,我这两日忙着完善《老子化胡经》的后几卷,实在抽不开身,反正教务我又不懂,劳烦女郎辛苦,多担待一二。”

  宫一盯着徐佑,就是不说话。

  徐佑仍旧赔笑。

  “正治,你若是担心祭酒猜忌,其实大可不必!”宫一轻轻叹了口气,螓首低垂,眼睛瞧着脚尖,道:“祭酒要整顿扬州治的教务,兹事体大,需各方勠力,人才自然越多越好。正治如果真有经天纬地之才,祭酒非但不会忌惮,反而会更加的倚重,扬州治虽小,可天师道却大,容得下祭酒,也容得下正治!”

  她抬起头,眸光清澈如水,道:“这番话交浅言深,我本不该说,但正治这样韬晦,岂不是存心自外于祭酒?连我这等愚笨的人都看得明白,祭酒岂能不明白?到时候恐怕正治想要待在这西院,安心作《老子化胡经》也成了妄想……”

  徐佑悚然动容,拱手作揖,正色道:“女郎能对我说这样的话,足见推心置腹,我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绝无自外于祭酒的心思,况且明法寺大大得罪了竺道安,老子化胡经又彻底惹火了佛门,天下之大,只有天师道是我容身之地。可在天师道内,我一无根基,二无人脉,只有祭酒的赏识和倚重,才是安身立命之本,这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宫一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她的性格,绝不应该轻易和别人说这样诛心的话,也许是眼前这人在那日思念意中人时流露出的悲怆和深情打动了她,让她忍不住想要提醒他,别在扬州治得罪了祭酒!

  就像那天他口无遮拦,说出秃驴那样的污言秽语,刻意申斥他一样,

  “那你还不遵循祭酒的吩咐……”

  徐佑苦笑,侧身让开,道:“女郎进来一看便知!”

  宫一犹豫了下,还是进了屋,狭小的门口几乎让两人擦肩而过,鼻端传来淡淡的温暖气息,身子微微颤了下,脚步骤然快了几分。

  屋里的案几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写好的洒洒数千言,墨迹未干,宫一讶道:“这是你的字?”

  虽然徐佑之前极少有字帖流出,连钱塘湖雅集都未动一笔,被人从字迹认出的可能性不大,但以防万一,他还是取众家之所长,融合瘦金体的笔法改变了书写习惯,日夜练习,最多只有书王体的五成功力,可也算得上好字。

  “是,难道女郎在别处见过这样的书体吗?”

  宫一拿出一张纸,凑近了仔细观看,道:“正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书体,所以才觉得好奇。”她越看越是喜欢,林通的字跟往日常见的那些都不同,天骨遒美,颇有韵趣,笔势纤弱,却又屈铁断金,具有浓烈的个人风格,使人见之不忘。

  徐佑笑道:“书法只是小道,重要的是书写的内容!女郎请看,《老子化胡经》只完成了一卷,我现在写的是第二卷。本无宗吃了这么大的亏,不会隐忍太久,很快就会有高人出手,写经文进行驳斥,时不我待,必须尽早把后面几卷写出来,才好迎战!”

  他言辞诚恳,剖心坼肝,道:“女郎说我韬光,或许旁人也以为我隐晦,实则是高看了我,也小看了祭酒。我虽说略有薄才,可跟祭酒比,是莹光之于皓月,九霄翱翔的青龙会忌惮吞泥吐沙的河虾吗?我这两日闭门不出,真的是为了长久计,望女郎体谅!”

  宫一已经信了徐佑的话,咬着红唇瞟了他一眼,支吾道:“是我错怪你了……对,对不住……”

  这或许是宫一第一次给男人道歉,徐佑弯腰拱手,笑道:“哪里的话,女郎肯体谅我三分,我就有十分的高兴,晚上怕是要彻夜不眠了!”

  “你……说什么疯话!”

  宫一俏脸微红,转身就走。

  徐佑倚在门口,冲着宫一的背影招着手,道:“女郎没事多来转转,我一个人呆着也是苦闷的紧!”

  宫一走的更快了。

  天刚入夜,白易蹦蹦跳跳的回来,徐佑早从他口中问出来,五大灵官都不是当初在蔡山道观的人,由此可知,袁青杞的筹码远远不止蔡山一处。

  “回来这么早,不跟那个洛心竹套近乎了?”

  白易哭丧着脸,道:“洛阿姊不理我!”

  “哦,”徐佑放下毛笔,道:“怎么不理你?”

  “我们本来聊得好好的,说晚上带她去个有趣的地方,结果到了那,她就甩手走了!”

  徐佑噗嗤笑道道:“不是你对人家动手动脚了吧?”

  “我没有!”白易叫屈道:“我守礼的很,这林屋山上下谁不知道?正治你冤枉我……”

  “好好好,我的错!那到底为什么……”

  徐佑突然看到他手里的鸟毛,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道:“你说的好地方,就是去悬崖边抓鸟?”

  “对啊!”白易理直气壮,道:“还有比这更有趣的吗?”

  徐佑抓起一团写废的纸砸了过去,白易也不敢闪,直接砸到了额头,道:“你要讨女郎欢心,首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对方觉得有趣,抓鸟……林屋山也就你一人喜欢抓鸟好吗?我要是洛心竹,早一剑砍了你的脑袋!”

  白易吓得抱着头,道:“干吗砍我脑袋?”

  “脑袋里全是屎,留着何用?”

  白易被骂的全无脾气,可怜兮兮的问道:“求正治教教我,到底该怎么讨洛阿姊欢心?”

  徐佑微微一笑,道:“想知道?”

  “嗯!”白易疯狂点头。

  “教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白易扑通跪下,连磕三个响头,充满希翼的眼神望着徐佑,道:“正治,别说三件,就是三百件我也依你!”

  徐佑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笑嘻嘻的问道:“白易,你在蔡山道观学的到底是什么武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