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十九章 谋算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9-22 21:33:12 源网站:节点11
  月到中天,负手独立舟头,望着江水一色的美景,徐佑差点诗兴大发,幸好诗到嘴边想起现在扮演的是林通。要想把林通和徐佑区别开来,会不会作诗就是极好的保护色,所以林通没有诗才,这是预先设定好的人物卡,绝不能违背!

  “正治,这么好的江水,这么美的月色,干脆作首诗吧。”白易鬼魅似的出现在徐佑身后,笑嘻嘻的道。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徐佑头也不回,没好气的道:“做饭我不行,作诗我也不行,要是你觉得谁行,就去请谁来作好了!”

  白易愕然道:“读书人,还有不会作诗的吗?”

  徐佑竟被他噎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道:“读书人,读书人,读的是书。要是都会作诗,干脆叫作诗人好了,还叫什么读书人?”

  白易抓了抓脑袋,道:“有道理,有道理!”

  “噗嗤!”

  身后传来女子清脆的笑声,徐佑转过身,看到不远处有一妙龄女郎正倚着船栏,远眺江岸上的景致,红衣似火,竟是许久未见的朱凌波。

  徐佑心中疑惑,朱凌波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吴县发往钱塘的中鳊上,之前上船的时候他和白易来的晚,直接进了船尾的舱室休息,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你笑什么?”

  白易眼前一亮,他待在蔡山深山八年,紧跟着就随袁青杞去了林屋山,除过宫一她们,生平见过的陌生女郎不超过十人,而年轻貌美的,除了洛心竹,就是眼前这个朱凌波。

  朱凌波歪着头,娇声道:“你管我笑什么?这船是你家的,这月色是你家的,还是这天地是你家的?”

  白易只听她的声音,仿佛翠鸟出林,又若泉水叮咚,竟是说不出的悦耳,三魂顿时丢了一半,走过去三步,痴痴的道:“原来这些都是女郎家的么?”

  朱凌波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样呆呆的男子,顿时笑得直打跌,道:“对对,是我家的,你要看也成,给我五万两白银,少了一文钱,我可都是不依的!”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白易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这两句诗,年少的脸庞红的通透,傻乎乎的看着朱凌波,道:“好,五万两白银,我给你!我愿意一直看,看到你厌烦我为止!”

  朱凌波愣了下,杏眼一瞪,道:“哪来的色胚,我让你看风景,你看……看什么呢?”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女郎,哪受得了白易这样直白和热忱似火的眼神,以为遇到了喜欢调戏女郎的无赖子,当下就要动手教训人了。

  徐佑赶忙上前拉开白易,道:“对不住,我这部曲小时候头颅受过伤,不太好使,女郎别跟他一般见识!”

  “真是个傻子啊?”朱凌波娇俏的翻了个白眼,道:“本来听你们方才说话还挺有趣的,结果……算我倒霉!”

  她转身欲走,徐佑手中一空,白易竟已拦在了朱凌波身前,脸上露出惶急的表情,双手作揖,道:“女郎留步,我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请教你个头!”

  一根软马鞭劈头向白易甩去,褐色的鹿角手柄,鞭身镶嵌着少量的珠玉,做工雅致,又透着低调的奢华。

  白易哭丧着脸,也不还手,脚尖点地,依旧是弯腰作揖的姿态,身子轻飘飘的离地数寸,随着鞭子的末梢荡开了尺许,恰到好处的躲过了这一下。

  “女郎息怒,我不是坏人……”他伸长脖子,对朱凌波身后的徐佑哀求道:“正治,快帮我……”

  “你还敢躲?”

  朱凌波气鼓鼓的嘟着嘴,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白易倒是听话,眉角都要滴出来苦水了,却端端正正的站在那,躲也不敢躲一下。

  徐佑叹了口气,无论如何白易都是袁青杞的心腹,若是受了伤,回去怎么交代?只好怒喝一声,道:“哪里来的刁蛮女郎,连我天师道的人都敢欺辱?”

  他料到经过早先的那件事,朱礼绝对不会允许朱凌波一个人出门,身边或明或暗必定会有人贴身保护,她少不更事,可负责护卫的人却江湖老练,不会轻易得罪天师道。

  话音未落,舱室里飞出一人,长袖翻飞,卷住了朱凌波的马鞭,然后揽住她的腰身,往后飞离了十余步,俏生生的站在那,却是一位眼梢眉角都透着几分妩媚的美妇人。

  “林正治勿怪,小丫头不知深浅,得罪了尊驾,尚请见谅!”她的嗓音柔中带媚,仿佛糅合了玉屑糕的酥软和甜腻,身姿绰约,窈窕动人。

  徐佑皱着眉,道:“你认得我?”

  “正治在明法寺和竺上座论衡那日,贱妾恰逢盛会,得以有幸目睹正治神威!”

  徐佑和朱氏算是很合得来的盟友,连带着对朱氏的人也有七分的好感,瞧这妇人身手不错,足可保证朱凌波的安全,刻意露出一丝桀骜,淡淡的道:“言重!舌辩之利,岂能比得上两位的武功?”

  美妇人捂嘴轻笑,道:“看来正治余怒未消……这样吧,等到了钱塘,由我做东,请正治饮一杯酒如何?”

  “不必了!”徐佑冷冷道:“方才只是误会,既然都没受伤,就此作罢。天色不早了,你我男女共处多有不便,就此别过。白易,我们走!”

  白易神情沮丧,却也知道徐佑真的发怒,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跟在身后依依不舍的去了,边走边回头,那眷恋的目光看的朱凌波莫名其妙,小声嘀咕道:“头都病了还不去看大夫,四处瞎跑什么?”

  等徐佑和白易消失在舱室里,朱凌波抱着美妇人的手摇晃,娇憨的不依道:“十一娘,你拦我做什么?那小贼眼睛贼兮兮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啊,还是这么顽皮!”美妇人爱怜的弹了下朱凌波的秀额,道:“那傻小子你打便打了,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林通风头正劲,又是天师道扬州治的正治,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

  “哼,不就是个正治么,有什么好怕的?”

  美妇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朱氏何曾怕过别人?一个正治自然没什么要紧,可你四叔特意交代过,扬州治新任祭酒宁长意极是厉害,若是惹恼了她,当心你阿父打折你的腿!”

  朱凌波吐吐舌头,她的性子古灵精怪,却不是真的刁蛮任性,不知好歹,可爱的挥了挥手,道:“算了算,女郎我欺软怕硬,既然宁长意惹不起,那就不去惹好了。嘻嘻,飞卿哥哥送了我一幅画,要我转送给微之哥哥,这不正好有借口去找他了么?十一娘,你说微之哥哥这会在干吗呢?”

  美妇人妩媚的伸了个懒腰,盈盈一握的腰身将丰盈的臀映衬的分外的圆润,道:“徐佑那个臭男人,也就你当他是个宝,我管他是在吃饭还是在如厕?”

  朱凌波目瞪口呆,道:“十一娘,你再口吐秽语,瞧我回去不告诉二伯,小心他打折你的腿!”

  美妇人不屑的仰起头,道:“小丫头懂什么,你二伯在我面前跟只猫差不多,还打折我的腿?我瞪瞪眼睛,他都要吓得跪下来求饶呢!”

  朱凌波弯着手指刮了刮脸,道:“好没羞,吹大气!”

  白易呆坐在船板上,先是唉声叹气,忽又傻笑了几声。徐佑实在忍不住,道:“白易,我还真没发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是个多情种……”

  “什么是多情种?”

  “通俗点说,就是见一个欢喜一个。你昨天还要死要活的勾搭人洛心竹,今个就移情别恋,喜欢上方才那个疯丫头了?”

  “不一样的!”白易抱着膝盖,下巴搁在手背上,双目盯着起伏摇荡的船身,低声道:“正治,我知道,这次不一样!我见到洛阿姊,只是觉得开心,想要待在她身边,听她说话,看她做事,不管她笑也好,沉着脸也好,我越瞧越觉得好看,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厌。可方才见到那个……那个女郎,我的心口突然跳的好快,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掐住,瞬间就喘不过气来,她若是笑,我就想笑,她若是生气,我就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咦?”

  徐佑身为过来人,其实看得明白,对洛心竹,只是少年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而对朱凌波,却是一见钟情,白易在袁青杞的严密保护之下,尚能保留着天性里最纯净的率真,讲究心意所至,随性而为,所以一旦情感显露于外,就会奔放勃发,调侃道:“你还真是个情种,只见了人一面,就情根深种了?”

  白易坚定的点点头,情窦初开的感觉最是美妙,也最是忐忑不安,他拍着腿,打着乱糟糟的节拍,口中喃喃唱道:“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他反复吟诵,十数遍后转入低沉,神色忽喜忽悲,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问道:“正治,你有喜欢的女郎么?”

  徐佑端坐不动,微微笑道:“此身献于道门,红尘情事,与我无干!”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