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八十六章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10-06 21:41:40 源网站:节点3
  “你说什么?”

  韩长策忍无可忍,愤然起身,大踏步向徐佑走来。空旷的宫殿里只能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每一下都似乎从心底深处炸响,让人不寒而栗。

  徐佑根本不睬他,仍旧维持着跪伏的姿势,一字字道:“万乞天师恩准!”

  “林通,你不要得寸进尺!韩元忠有何过错,你就要取他的人头?”

  韩长策揪住徐佑的法服衣襟,将他从地上拖拽起来,硬生生的举到了半空。徐佑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悄然瞄了瞄孙冠,只见他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幕,既没有出声阻止,也没有丝毫不悦,仿佛游离在这世间之外,一切贪嗔痴怨都动不了他的道心。

  察其言,观其行,只看韩长策的举动,要么他受宠太深,可以恣意妄为,不受约束;要么天师宫内像这样的座前争执不是一次两次,孙冠包容大度,大家都习以为常!

  “够了!”坐在最前的一人缓缓起身,转过来斥道:“韩师弟,你身为大祭酒,可还顾得些颜面?林祭酒初来,若是韩元忠不欺辱他,怎敢冒着得罪你的风险乞求天师做主?是非曲直,自有公断,你还不撒手?”

  这人三十多岁,目若晨星,斜眉入鬓,如刀刻的轮廓透着坚毅和威仪,身子修长如竹,却挺拔似松,给人的感觉只有气宇轩昂四字!

  韩长策手一紧,神色略显犹豫,数息之后,乖乖的放下了徐佑,冲着那人满怀冤屈的解释道:“范师兄,林通狂妄之极,开口就要一个灵官的人头,我只想问问他:凭什么?”

  徐佑认认真真的整理好法服,眼眶泛红,泫然欲泣,道:“凭那韩元忠先阻我登山,后辱我父母。阻我登山,是忤逆天师,不尊法谕,我无权责问,但辱我父母……范大祭酒,韩大祭酒,我双亲惨死在白贼之乱中,大水埋身,死无定所。为人子,止于孝,可我欲尽孝而亲不在,此心之悲,天地可鉴!”

  他俯首于地,双手捶胸,痛哭长歌,道:“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何害?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榖,我独不卒!”

  姚际恒曾在《诗经通论》里说:“勾人眼泪全在此无数‘我’字。”作为悼亡诗里最具有感染力的一首,《诗经?蓼莪》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欲绝写到了极致,堪称声声血,字字泪,结合徐佑服药后很是沧桑嘶哑的嗓音,更是让人忍不住感同身受,悲从中来。

  歌声渐消,大殿内已有半数站在了徐佑这边,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辱人父母,还是惨死兵灾的亡魂,显得既下作又可耻。

  徐佑猛然抬头,目呲欲裂,眼光里说不尽的恨意,狠狠道:“慢人亲者,亦不敬其亲。像韩元忠这样不孝之禽兽,哪里会有对天师、对道门的忠心?今日杀之,既为雪恨,也为永除后患!”

  “韩元忠只是酒醉妄言,绝无……”

  韩长策还欲争辩,范长衣瞪了他一眼,望向殿门口的西北方,道:“班雨星,林祭酒所言,可是实情!”

  班雨星应声出列,他心里惶恐之极,可又不能说谎,硬着头皮,道:“是,韩灵官醉酒后出言不逊,曾辱及林祭酒双亲,还出手差点伤了林祭酒……”

  范长衣转身,双手交叠胸前,道:“天师,现已查明,韩元忠擅自阻拦林通登山在前,后又差点伤及林通,更曾辱骂其过世的双亲,但事因酒醉,并非本意,谅他也绝没有这样的大胆。依道戒当夺其灵官神职、鞭打五十、逐出鹤鸣山,责令再从箓生做起,以观后效!”

  孙冠没有说话,似在思索该如何决断。徐佑再不迟疑,当即三次叩头,次次有声,道:“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我退不能事亲,进不能守身,徒留鹤鸣山,也不过木头人而已,请天师去我祭酒之位,允我回会稽为父母守孝十年,再为道门效命,为天师效死!”

  众人齐齐侧目,对林通才学之外的做事风格多了几分认知,这样的猛人,要么轻易别得罪,睚眦必报心眼小,得罪了就是祸害;要么就得罪到死,穷追猛打,绝不能给他死缠烂打、反咬一口的机会!

  韩长策之所以陷入了被动,就在于最初两人争辩时主动退让了一步,结果落到现在这样进退维谷的境地。

  若是真的让徐佑在韩长策眼前逼死了韩元忠,以后谁还会尽心尽力跟着这位大祭酒做事?谁还会不计生死的他拼命?

  韩长策顿时急了,徐佑这是彻底不要脸了,将他和韩元忠放在抉择的天平上,赌谁在孙冠的心里更重!

  值此佛道轮论衡之际,答案不言而喻!

  “林通,别以为道门离开你就输定了,没了张屠夫,还吃带毛猪不成?佛门那些秃驴又不是真的……”

  “卫长安!”

  孙冠的声音响起,韩长策马上闭嘴,扑通一下,和徐佑并排跪在地上。

  “弟子在!”

  “去取韩元忠的人头!”

  “诺!”

  卫长安的身影消失在大殿门外,韩长策脸色苍白,知道韩元忠从此刻起,已经是个死人了!

  自孙冠登上天师之位,御下温和,极少杀人,众弟子可以在他面前不讲尊卑礼节,有话畅所欲言,有气倾诉争辩,只要不动手不伤人,都在允许和纵容之间。

  但天师毕竟是天师,言出法随,至高无上,没有人真得敢做出忤逆之事,韩长策仗着年纪最小,又颇受孙冠宠爱,平日里行事过多张狂,不知收敛和退让,连带着门下部曲也都沾染了几分嚣张气焰,终日横行无忌,没想到啃到了徐佑这块硬骨头,不仅崩了牙,还丢了命!

  半柱香的时间,卫长安提着红线木匣回来复命,韩元忠的人头放在里面,双目圆睁不闭,脸上凝固着惊恐的神情,可以想象的到,他在临死时是多么的恐惧和难以置信!

  徐佑合上木匣,叹了口气,对韩长策道:“韩元忠固然该死,但人死怨消,我将为韩灵官诵四十九天《太上玉华洞章拨亡度世升仙妙经》,愿其早离幽府,往生仙界!”

  韩长策哪里听得进去,还当徐佑得了便宜卖乖,牙龈咬的格格作响,双目几乎要冒出火来,要不是身在天师宫,真的要将徐佑碎尸万段!

  “此言极是!人死怨消,你们两人不可因此生了嫌隙!”

  韩长策冷冷道:“元忠死了,可我还没死呢……”

  “胡闹,还不回去?”范长衣目光如电,盯着韩长策回原位坐下,又和颜悦色的夸赞道:“林师弟侍亲至孝,奉道至忠,尊师至上,待人至诚,实为我等表率。你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当着天师的面尽管道来,只要不是上九天揽月,我定可为你办的妥当!”

  徐佑惶恐道:“范师兄折煞我了,想我年前还是钱塘一介流民,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现在却成了益州治祭酒。全仰仗天师厚爱,才给我这般的荣宠,通感恩不尽,就算赴汤蹈火,也不能报之万一,岂敢再得陇望蜀,贪心无厌?”

  范长衣适才的判决不可谓不重,也给足了徐佑面子,但徐佑死不松口,又得到孙冠的首肯,判决被不留情面的驳回,他倒是坦然,并不因此患得患失,立刻顺着孙冠的意思给了徐佑更大的选择权。

  用人之际,有要求,就满足,至于会不会秋后算账,那就要看徐佑的这种重要性能够持续多久。

  不过,徐佑此时的战战兢兢和适可而止,让范长衣心中那一点点小小的不满也随之烟消云散。

  毕竟,为孝杀人,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更何况因此得罪韩长策,其实还有几分让人佩服的勇气。

  殿内的明争暗斗暂时告一段落,孙冠对弟子们的各怀心思视若不见,温声道:“林通,你远来劳顿,今夜好好歇息,明日我派人送你去成都赴任。益州治诸多教务,可慢慢熟悉上手,当前紧要,还是那《大灌顶经》……”

  这下所有人都看的明白,为了对付佛门,谁敢对这位新任益州治祭酒不敬,韩元忠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也有人觉得徐佑太过骄纵,敢这样要挟天师,日后一旦失宠,立刻就是被围攻分尸的结局,说不定比韩元忠还要凄惨。

  徐佑当然明白这一点,但他要的只是佛道论衡期间别人的敬畏和奉承,从而狐假虎威的得到某些便利去打探道心玄微的消息。至于日后如何……日后林通都他妈的要消失了,管他们去死!

  “是,弟子知道轻重!”

  徐佑低垂着头,道:“天师,弟子今日将韩大祭酒得罪的狠了,若去了成都,人生地不熟,又无心腹部曲护卫,恐怕尚未找到对付《大灌顶经》的良策就一命呜呼……”

  韩长策觉得快要被徐佑气炸了肚子,屁股刚刚沾住蒲团,就跟火烧一样再次跳了起来,道:“你,血口喷人!”

  “当然,我相信韩大祭酒不会如此不智,可六天仍旧在逃,我在扬州时他们还多次刺杀宁祭酒,贼心不死,昭然若揭。若是得知今日这场冲突,会不会故意栽赃嫁祸,杀了我来污蔑韩大祭酒,也未可知!”

  这番话合情合理,别说范长衣,就是阴长生和张长夜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六天麾下的风门无孔不入,谁也不敢说天师宫内就没有他们的耳目。以对方的狠毒手段,极有可能杀一人诬一人,让天师道发生内斗。况且人人皆知林通乃对付本无宗反击的不二法门,为了起到打击天师道的目的,六天很有可能把他列为了刺杀的目标。

  这不是虚言恫吓!

  就连韩长策也愣在当场,不敢再出言反对。

  “不如暂时让弟子留在鹤鸣山,一来可以心无旁骛,思谋对策;二来也可避免给六天可趁之机;三来能够洗脱韩大祭酒的嫌疑,避免兄弟相残的悲剧。望天师恩准!”

  偷经第二步:赖在鹤鸣山不走。否则话,去成都掘地三尺,待上十年,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去哪找灵宝五符经?

  所以自韩元忠拦路伊始,得知他是韩长策的心腹,徐佑在刹那之间准备好了之后的计划,要以韩元忠的人头来造成彻底得罪韩长策的既成事实,然后以怕六天刺杀挑拨为由,说服孙冠赖在鹤鸣山。

  只看众人的表情,就知道计划实施的很成功!

  孙冠连韩元忠都杀了,自然不会拒绝徐佑这种看似绝对合理的请求,道:“也好,益州治教务繁杂,你暂且不要去了,留在鹤鸣山,专心对付佛门!”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