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九十二章 环环相扣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10-27 23:01:54 源网站:节点3
  铜门周边三尺,竟然都在一个可以翻转的铜板机关之上,只要解开八心玲珑锁,拉动铜环,立刻就触发机关,上面的人毫无防备,就是大小宗师也要措手不及。

  这就是江湖上很是阴险的连环翻板,杀人之后复归于原状,等待下一个猎物光临。

  “郎君!”

  清明反应极快,坠落半空,手中短匕闪电般刺入山壁里吊住身子,另一只手往下探出,借助同样下坠的火折子的微弱光芒,准确无误的抓住徐佑的右手。

  徐佑的左手还抓着昏死的阴长生!

  三人就这样如同蜈蚣般挂在陷阱的半空中,火光之下,能够看到这是一条垂直的圆柱形通道,有将近两丈宽,深不见底,想靠一人手脚撑住慢慢下滑绝对办不到。通道的墙壁十分光滑,充满了人工打磨的味道,两侧有手臂粗的长方形轨道的印痕,似乎是什么东西长年上下造成的磨损。

  怪兽?

  不像,如果有某种凶猛的生物,要么有爪印,要么蜿蜒而上,行进路线不会这么笔直。这时火折子全部消失不见,根据下坠的速度粗略估计,至少有二十余丈高。

  咔嚓!

  呲!呲!

  三人的身子同时往下滑去,短匕承受不了这么多人的重量,从中间折成两段。危在旦夕,清明屈指成抓,猛地扣住山壁,指尖破开岩石,细细碎碎的石屑如雪纷纷,削稀泥般插了进去。

  袖中再次落下一把短匕,足跟一碰,恰到好处的没入至刃柄,让徐佑单脚踩到上面以减轻重量。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清明的应变能力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也让三人的处境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好转。

  不过,上面是密封不通的厚实铜门,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不明深渊,真真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哪怕形势有点好转,也只是让他们多苟延残喘一会而已。

  徐佑喘着气,仰头笑道:“你说,这洞底下会是削尖的竹子,还是锋利的刀枪?如果是这些还好,我怕是沼泽淤泥就麻烦了,窒息而死,从来不是太过舒服的死法!”

  清明单手如铁,牢牢固定住身子,道:“郎君放心,我们或许会死,但绝不会死在这里。等下若坚持不住,先把阴长生弄醒扔下去,听他的叫声可以判断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形,再做决断。”

  “好主意!”徐佑嘴上说笑,脑海里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只是尚没有一种可以让他们安全无虞的脱困而出,道:“只是阴长生还有用,此时死不得,再等等吧,若真的别无生路,再扔掉他不迟!”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幽黑不见五指的空间里静寂的让人后颈发凉,大约十八息后,徐佑的手臂开始发酸无力,感觉阴长生的身体越发的沉重,眼看着坚持不了多久了。

  “郎君,我数到三,你和我同时用力,我将你往上拉,你把阴长生拉到我脚边。”

  徐佑没有多问,清明既然开口,想必已经有了主意,道:“好。”

  “一、二、三!”

  手腕处传来一股轻柔又连绵不绝的力量,徐佑使足了劲,将阴长生拉到清明脚边,清明轻轻一勾,阴长生如同羽毛般飞到他的肩头,像扛死猪似的扛着。他轻功卓绝,两个人的重量在身上几乎不存在,所以只有徐佑一人踩在那把短匕之上,立刻轻松了许多。

  解决了迫在眉睫的危险,两人开始探讨如何脱困。上面的铜门极厚,人在悬空中无处借力,根本不可能强行打开,那就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往下走。

  可未知是最恐惧的,下方的深渊如同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只瞧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徐佑毅然道:“这样僵持不是办法,还是刚才说的,你用力荡我到另一侧去。咱们双臂平伸,两手相对,脚蹬紧山壁,应该可以一步步挪动着往下走……”

  “郎君,你的身子……我怕坚持不了太久,一旦乏力失足,我们不会有第二次停留的机会了!”

  “试试吧,与其等死,不如搏一搏!”徐佑洒然笑道:“反正捡来的命,丢了不可惜!”

  “诺!”清明自然不怕死,他所有的担心都在徐佑身上,既然徐佑下了决心,他无论如何都会遵从。

  何况,眼下的局势,除了这样做,也真的没有另外的选择了!

  清明用腰带将阴长生缚在背上,拉着徐佑的手,把他的身子荡向山壁另一侧,同时抽出插进岩石里的那只手,几乎在徐佑双脚刚刚碰到山壁的瞬间,翻身下落与之成一线,只用脚尖点着山壁,尽量让身体的延展性更长,然后和徐佑双手相对紧贴!

  这个环节至关重要,只要有一个地方出现失误,立刻就是大型坠亡现场。清明将所有细节计算到了极致,这才有惊无险。

  唰唰!

  两人如同被折弯的筷子重新回弹变直,山壁光滑,徐佑不像清明那样可以用内力做支点,双足的摩擦力不够,导致身子猛然滑了下去。幸好清明的反应无比迅捷,保持着同样的速度下滑了三尺,才给了徐佑足够的时间固定住双足,勉强保持着三点一线的形态,横在了山洞之间。

  但是此洞接近两丈宽,要不是徐佑这两年疯长了个子,且远超江东男子身高的平均水准,根本不可能使用这种笨办法脱困。尽管如此,两人仍旧摇摇欲坠,徐佑抛开一切杂念,反而在这险之又险的生死关头进入空灵之境,从脚到手,仿佛和山壁、和清明完全结成了一体,慢慢的左脚往下挪动尺许,不用开口,甚至都不必用眼睛看,他就知道清明同样挪动了尺许,两者不差分毫。

  换右脚,尺许,稳住!

  两人对视一笑,虽然看不到,却能感觉的到。这简单的一步,对他们而言意义十分重大,至少证明是可行的。如此这般,左右脚互换,刚开始比较慢,后来配合越来越默契,无形中快了许多,不出一刻钟,已下行了十余丈,只是那洞底还是幽黑不可见,比起先预估的二十余丈要更深不知多少倍。

  继续往下,又行十余丈,徐佑的双手开始剧烈的颤抖,从腰身到大腿的肌肉逐渐变得僵硬起来。清明向来沉寂不见波动的眼眸终于有了点焦虑和不安,若是别的普通人,他还可以渡点真气过去再撑上一时,但徐佑体内情况太过复杂,白虎朱雀两气交杂,全靠玄武压制才能维持住常人的样子,谁也不敢保证,他的真气进去后会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清明不敢赌!

  徐佑也知道自己到了极限,示意清明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当断则断,道:“弄醒阴长生,但不要让他看到你的样子,就算死,也做个糊涂鬼吧……”

  清明点点头,阴长生再重要,可要过不了这关,他还能有什么价值?所谓投石问路,只有他这个累赘去做那问路石了。

  用牙齿解开胸前腰带,阴长生头朝下翻滚而落,清明轻轻一吹,腰带如影随形,抽打在他颈后要穴。

  两息之后,阴长生醒转过来,洞中顿时回荡着凄厉的惨叫,面对生死,大祭酒和普通人并无不同!

  又过了三息,听到扑通一声,惨叫戛然而止。徐佑和清明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因为他们很清晰的听到,那是水声!

  巨大的水声!

  只有深潭,才能有这样的水声!

  徐佑叹道:“生中有死,死中有生,这位设阵的高人实在将道和术玩弄到了极致!我甚少服人,却对此人只有满心的钦服!”

  “是,可这生路也要靠自己来争取,若是有人直接坠下,这样的高度,就是落水也必死无疑。”

  徐佑的手几乎抖个不停,清明不再犹疑,道:“此处距潭水还有二十丈,我先下,郎君随后,入水不要慌,我就在边上候着,绝不会有闪失。”

  “去吧!”

  清明松开了手,双脚用力一蹬,身子加速下坠。徐佑紧跟其后,学着前世里看到的那些跳水冠军的姿势,双手合并,身体舒展,耳边呼呼风啸,好像出膛的炮弹,一往无前。

  生与死,过去和未来,前生后世,

  他再不放在心上!

  砰!

  又是一声巨响,徐佑本以为是清明入水时发出的声音,却不料清明入水时悄无声息,这巨响是他用掌力拍起的滔天水浪,层层叠叠,带着螺旋,有效的缓冲了下坠的速度,最后安全入水,只是受了轻微的震荡,口鼻渗出血迹,但并没有受太大的伤。

  徐佑神志清醒,入水后刚要上浮,清明已游了过来,扶住他的胳膊,很快浮出了水面。“阴长生呢?”徐佑问道。

  清明另只手提着阴长生,这位大祭酒被水面的冲击力震的昏死了过去,不过还算命大,尚有呼吸,至于内脏受伤与否,并不在徐佑和清明的考虑范围之内。

  时间紧迫,徐佑拖着阴长生,靠山壁踩着水,清明潜下去探勘了一遍,发现这水潭有五丈多深,道:“水底全是尖石,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水底铺石,自然是防止那些从洞口就开始坠落的人里面有些命大的没有被水面拍死,可入水后砸到水底,照样要被石头刺死。

  也只有徐佑他们从半道坠落,方才有可能逃过一劫。

  只是,没有出路,困死在这,和摔死在这,又有何区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