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章 郑君草,徐郎豕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11-15 19:14:16 源网站:节点11
  “先生,你能大概给我讲一下两轮车的构成么?”

  祖骓再次愕然。

  你连两轮车都没搞明白,还妄想造出困扰了数千年的四轮转向问题?不过想归想,徐佑问了话,他自然要给出答案。

  “两轮车由舆、辕、轮、輹、輹、轴、軎、辖、辋、辐等构成,舆和辕就不提了,要让牛车安全行进,主要靠轴和轮。车轴横于舆下,在舆的底部安两块木头,用革带将轴绑在上面,称为“輹”,因其形状看上去像只趴伏的兔子,也称“伏兔”这个主要是为了减少颠簸和震荡……”

  徐佑点点,这就是最早的避震器,道:“先生接着说!”

  “轮的中心是一个有孔的圆木,称为“輹”,用以贯轴。轴两端露出毂外,末端套有青铜或铁制的轴头,称为“軎”。轴上有孔,用以纳“辖”,以防车轮脱落。辖多以青铜或铁制成,扁长形,俗称销子。轮的边框,称为“辋”。辋和毂之间以“辐”相连……”

  这时代的车轮辐条一般为三十根,所有辐条都向车毂集中,称为“辐辏”,这也是成语“商贾辐辏”的来历。

  徐佑听完祖骓的讲解,笑道:“等会到了城里,我给先生画一幅画,你看了后就会明白怎么解决转向的难题!”

  祖骓默然不语,他对徐佑的术算惊为天人,并对雷霆砲赞不绝口,可不代表他就跟冬至他们一样盲从,觉得徐佑无所不能。四轮转向让古往今来多少能工巧匠为难了这么多年,岂会像徐佑说的那般容易?

  “好吧,我静等郎君的画!”

  他没把话说死,毕竟徐佑,可是曾经创造过奇迹的人!

  祖骓衷心希望,这一次,眼前的少年郎君不是说大话,而是真的胸有成竹,那样的话,实为开天辟地的一大创举!

  入了城,让祖骓先去天青坊休息,徐佑带着清明去拜访县令萧纯。这位钱塘父母官为政一年多来,恶行倒也没有,善举自是不多,整日里游山玩水,赏花戏月,颇得无为而治的精髓。

  “见过明府!”

  萧纯甚至呆了一会,才勉强认出说话的人是徐佑,说来他们交往不多,只见过寥寥数面而已,笑道:“微之出关了?听人说你闭关为《春秋》作注,实在让萧某敬仰钦佩。想那郑玄,先师从第五元先习《京氏易》、《公羊春秋》,又跟张恭祖习《周官》、《左氏春秋》,后来又西入函谷关跟随马融多年,年过四十,这才杜门注疏,潜心著述,可一遇服子慎,却仍不敢再给《春秋》作注,拱手相让,方有了《服氏春秋注》传世。今日观微之雄心,已远胜郑玄了!”

  郑玄一代大儒,萧纯如此奚落,简直是当面打徐佑的耳光。徐佑寻思着最近他虽然没亲自登门拜访,可每逢节庆,冬至送来的礼物和钱财从没有少过,萧纯冷嘲热讽,所为何来?

  事有反常必为妖,徐佑脸上笑容不变,道:“明府谬赞了,郑康成独爱车前草,而我独爱‘执豕于牢,酌之用匏’。若论风雅,差之远矣!”

  魏晋之时,世人皆爱羊肉,猪肉属于下贱的品类,吃的人被认为同样下贱。之后几百年,一直如此,到了宋朝,仍旧有”贵人不肯食,贫人不解煮”的诗句。

  徐佑以《诗经》里的诗句,来说明他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粗鄙之人。而郑玄酷爱车前草,因此车前草又被称为郑君草,两者相比,自然是吃猪肉的他等而下之了。

  不过,徐佑巧妙的用自嘲避开了《春秋注》这个话题,既不得罪萧纯,也不至于让还未面世的注疏遭受池鱼之殃。

  果然,萧纯顿时忘了继续拿《春秋注》做文章,哈哈大笑,指着徐佑道:“今日才知道,名扬江东的幽夜逸光,竟然是执豕于牢的屠户!”

  从县衙出来,走到僻静处,徐佑和清明说起萧纯的咄咄逼人,奇怪的道:“没道理啊,我和萧玉树在平乱时好歹

  相处甚欢,又和萧纯无前怨无旧恨,他这么针对我,用意何在呢?”

  清明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徐佑受到的侮辱,所谓主辱臣死,身为部曲,岂能安心?

  “郎君,要不要?”

  他做了个隐蔽的手势,徐佑没好气的道:“不要冲动,萧氏的人是那么好杀的么?并且杀人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后患无穷。”

  “我保证做的天衣无缝。”

  徐佑停下脚步,担心的看了他一眼,道:“清明,你以前虽杀人,却并不嗜杀,甚至可以说有些抵触,现在怎么回事?”

  清明笑道:“郎君放心,以前我困在青鬼律里无法自拔,深知多杀一人,便要多陷进去一寸,若是不控制想要杀人的念头,早晚会人不人鬼不鬼,彻底坠入鬼道。如今过了六桥,识破迷障脱困而出,生杀予夺,全凭一心,我心中对萧纯有杀意,那就不必再遮掩,这才是青鬼律的妙义!”

  “青鬼律……”徐佑眼眸里透着几分凝重,过了片刻,道:“清明,若论对青鬼律的了解,世上无人比得上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困在那阴森鬼境这么多年,乍然脱困,如出笼之鸟,急欲振翅高飞,却忘记这天地也不过是另外一个牢笼,若是真的随心所欲,怕是会空欢喜一场,极大可能再坠鬼道,永无翻身之法了!”

  清明脸色微变,立在树下,身子纹丝不动!

  徐佑自去街边小店吃了碗馎饦,又坐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清明走了进来,坐到对面,身上衣衫可以看到汗渍印出的水迹。

  以他小宗师之尊,夏日几乎不会出汗,可见方才那番话,真的是当头棒喝,让清明醍醐灌顶。

  “要不是郎君提点,我几乎被眼前的自在荧惑了本心。”清明顿了顿,实在忍不住问道:“郎君武功尽失,可一眼就能看出青鬼律的症结所在,我实在不明白……”

  徐佑将另一碗馎饦推到清明面前,道:“我对青鬼律一知半解,只是明白一个道理,哪怕孙冠贵为大宗师,也绝不可能做任何事都全凭一心。你不过刚晋升小宗师而已,就有了生杀予夺,全凭一心的妄念,可知脚下的登山路已经偏离了正确的路径,若继续走下去,不仅登不上山巅,还可能落下万丈悬崖。”

  清明郑重的道:“是,清明谨记!”

  徐佑叹道:“不管什么道,无非是守心二字。天道在仁德,武道在止杀,止杀不是不杀人,而是杀必杀之人。”他看看左右,没人注意这边,笑道:“什么是必杀之人?和你有血海深仇的人,逼你陷入绝境的人,死了比活着对你更有利的人。比如萧纯,我其实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生气。这样的纨绔子弟,无非仗着萧氏的权势作威作福罢了,其人的城府和机心都不值一提,想要给他吃点苦头办法太多,不急于一时,更不必冒险杀之。”

  “诺!”

  吃完馎饦,徐佑去了天青坊,计青禾赶紧来拜,这段时日没见,他变得富态了不少,脸上红光外溢,已具备几分大商贾的气势了。想来是富婧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在徐佑手下又干的得心应手,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自然查不了。

  富婧生完孩子之后,一直在明玉山上修养,天青坊的事务都由计青禾一手操办。此人确实如何濡所说,极有才干,当初跟着商船出海,牵扯到和骆白衡以及溟海盗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他都协助李木处理的头头是道,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并且此人的妻子儿子都在掌控之中,属于绝对可以信任的部曲,因此在何濡的有意培养下,这几年交给他办的很多事都办的不错,连冬至对他的评价也很高。

  翻了翻天青坊的账簿,徐佑看了眼略有些紧张的计青禾,笑道:“怎么,怕我查账?”

  这是玩笑话,冬至的情报网每年花费的钱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若是连自家的这点产业都看不好,那可真是丢尽了徐佑的脸面。别说天青坊的账簿,就是计青禾每日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冬至那边都有详细的记录,恐怕比他自己都要了解自己。

  计青禾和徐佑接触的太少,内心深处对自家郞主很有些敬畏,闻言忙回禀道:“郞主心怀四方,志在高远,岂会介意这小小的天青坊的账目?但话说回来,郞主用人不疑,既然让我作了天青坊的掌柜,那就是信得过我,我只恨分身无术,不能日夜为郞主效死,又岂敢贪墨坊里的财物呢?”

  徐佑大笑,对清明道:“听听,能说会道,让人如沐春风。开门做生意,有这等的口才,还怕赚不到钱么?”

  计青禾也赔着笑,道:“都是郞主教的好!”

  “今日来,不是查账,也不是听你哄我开心。取笔墨和由禾大纸来!”

  计青禾吩咐下人取来笔墨,铺开由禾大纸,道:“郞主可是……要作画吗?”他从旁人口中听了徐佑太多传闻,可没听说过他会画画。不过人人皆知徐佑和顾允交好,顾允可是江东乃至整个天下首屈一指的大画师,耳濡目染,略作提点,就比得上别人十年之功。

  徐佑道:“听其翼说,你擅山水画?”

  “不敢说擅长,只是粗通!”

  “好,你执画笔,按我说的画!”

  足足一个时辰,画了改,改了画,计青禾才算领会了徐佑的意图,将完整的四轮转向装置画了出来。

  说是转向器,听着高大上,其实没有差速锁这种高科技,只是把前两个轮子装在一个车架上,后两个轮子装在另一个车架上,后面的车架放在前面个车架上由一根独立的立轴连接,这就是西方著名的四轮车转向问题的解决方案。

  “嗯?”

  祖骓在一边看着,眼睛先是迷惑,继而恍然,等徐佑给他讲解了大概了原理,几乎要跳起来,双手激动的拿着画纸,片刻也不舍得离开,口中不停的说:“原来这么简单,原来这么简单!”

  是啊,同样的这句话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到了中国。他说,欧洲有的东西这里基本上都有,除了茶叶和印刷术。而他对雕版印刷术的评价是:极为巧妙,又超级简单,简单到看一眼就能明白!但是这么简单的东西欧洲始终没有发明出来。

  为什么呢?没有为什么,很多开创性的发明其实只是一个奇思妙想,简单的推开这扇门,就会看到另外的世界。可如果找不到这扇门,哪怕走遍千山万水,也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当然,说是简单,车轴和车架之间需要很多比较精密的器具来连接,具体的长度和宽度也和两轮车截然不同,得多次试验才能找到最舒适、最安全以及最大承重的比例。

  “这只是初步方案,以后可以再加入一个避震装置……”

  “避震?”

  “就是和伏兔差不多,可以减轻颠簸,增加舒适感和奢华度……”徐佑想的是螺旋压缩弹簧,但螺旋压缩弹簧对钢材质量和冶金技术要求很高。不过,中国古代最多的就是各种技术优先于理论的黑科技,比如1978年曾侯乙墓就出土了二十个螺旋弹簧,由黄金和铅锡合金制成,质地较软,和现在的螺旋压缩弹簧的外形一模一样,甚至更加的精密,只是很可惜没有弹性,具体用途至今不明。

  因此,只要徐佑提出想法,就可以召集最优秀的工匠试试看,并不要求后世那种螺旋压缩弹簧的蓄能能力和持久质量,只需比现在的伏兔减震效果好上几倍就可以了。

  若实在不行,还可以用动物肌腱代替,反正这个时代用动物肌腱来做弓弩、抛石机之类的技术十分成熟,也很可靠,所用的原理也跟弹簧的原理相同。

  “郎君,我要一个工坊!”祖骓迫不及待的想开工建造这个世界第一辆可以转向的四轮马车,那种急迫,甚至超过了他推算圆周率的热情。

  “我已经吩咐其翼,在明玉山北侧觅地造一工坊,暂命名为天工坊。先生若是不喜这个名字,我们可以再商量……”

  “天工坊?好!好名字!”祖骓道:“郎君,天工坊交给我,定不负所托!”

  徐佑笑道:“正要劳烦先生费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