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十五章 冗食浮费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这个人明显没有苍处的勇气,徐佑等了十息,也没敢站出来回话。

  “有意见就提,想不通就说!我或许跟你们以前跟随的郞主不同,从不因言罪人。那日苍处算是大大的不敬,可结果如何,他受到惩处了吗?没有!”

  徐佑随意的站在众人身前,俊美的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唇角透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道:“若是平时,命令下达之前,允许每个人提出意见,我会尽量和你们讨论。但命令下达之后,就要无条件的执行,有功者赏,有过者罚,绝不容情!”

  苍处虽是蛮人,但沐浴汉风已久,已经逐渐学会揣摩上位者的心意,适时的捧了个哏,沉声道:“若是遇到紧急之事呢?”

  “紧急时,令行禁止!不管对命令如何的不理解,都要先执行,等事后再逐级进行汇报。”徐佑正色道:“若是提出的建议有益,则重赏,若是一己之见,也不加罪!”

  这样的带兵方式从来没人听过,也没人见过。古往今来,当兵打仗,都是活不下去混口饭吃,击鼓进,鸣金退,至于行军布阵,攻城略地,那是将军和幕僚们的事,谁曾见过将军下达军令时跟小兵卒子商议的?

  众人的目光茫然,徐佑不指望顷刻间他们就能明白其中的深意,千百年的思维定式,需要慢慢纠正。

  他不着急,反正困在钱塘,无处可去,有的是时间!

  苍处转过头,指着一人,喝道:“祁华亭!”

  “诺!”

  一人上前一步,走出了队列。

  徐佑承认,听到刘华亭这个名字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的笑了笑。华亭鹤唳讵可闻,千古绝唱,谁人不知?只是楚国的历史发生了改变,再无陆机,也没有了华亭鹤唳,可惜可叹。看到人时,却吓了一跳,祁华亭听起来很诗意,长相却只有一个字形容:丑!

  不知是不是楚国多美男的缘故,徐佑穿越以来,很少遇到太丑的人,而且他历练红尘,从不以貌取人,更不会对外在的美丑评头论足,祁华亭算是第一个。

  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两只眼睛细小狭长,偏偏紧紧的凑在一处,凹陷在眼眶深处。眉毛短且淡,若有若无,好像两颗发育不良的黄豆,生生凿进了眉梢。双颊还算圆润,却在腮骨处突然收拢,下巴上翘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几乎和鼻尖相连,乍眼看去,犹如鬼怪。

  那天晚上光线不好,这两日徐佑把挑选的事交给何濡和左彣负责,没怎么关注,今日又乘的牛车,一路上多跟苍处交流,竟忽视了部曲里有祁华亭这样的丑汉。

  “刚才是你发声?”

  “回郎君,是我!”

  “可是对造纸有什么不满?”

  祁华亭噗通跪了下来,额头伏地,战战兢兢,道:“小人不敢!只是从来拿惯了刀棒,怕做不来造纸的轻巧活……”

  徐佑温声道:“起来说话!不要怕,我说过了,但凡有意见,事前说出来都不为罪!”

  祁华亭站起身,低垂着头,不敢直视徐佑。徐佑瞧他着实紧张,笑道:“你是娄县人?为何取这个名字?”

  “小人是娄县人,家住华亭谷边,父母因此为我取了贱名。”

  娄县也就是后世的昆山一部分,华亭位于娄县境内,由于陆机临死一声哀叹,华亭之名享誉了千年不绝。

  “华亭谷真的可以听到鹤鸣吗?”

  祁华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没有听闻……不过,谷中多长生鹿,可以听到鹿鸣。”

  长生鹿就是梅花鹿,古人也称为斑龙。华亭自古多鹿,号称十鹿九回头,听到呦呦鹿鸣不算稀奇。

  只是华亭没有鹤,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看你说话明白,说理清晰,怎么卖身作了奴仆?”

  祁华亭脸露羞愧,道:“因幼时貌丑,被族人所轻,累及亲眷也几乎无法在族内容身。家父无奈,将我送给娄县的士族为奴。后来跟着一位师傅学了点粗浅的武艺,偶然被詹氏看重,买去作了部曲。”

  果真是因为长得丑被家人卖了,徐佑还能说什么,好言宽慰道:“男儿重才不重貌,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国,名显诸侯;王粲貌寝而体弱,却成建安七子之冠冕。可知容貌对男子来说无关紧要,你苦练武艺,跟着我尽心做事,早晚一日,让你重归宗族,衣锦还乡!”

  祁华亭咬着下唇,几乎流血,双目热泪盈眶,俯首下跪,道:“敢不为郎君赴死!”

  “起来!还有你们,都记着了,作为徐氏的部曲,要有傲骨,等闲不许下跪。”

  “诺!”

  众人又齐齐下跪应诺,徐佑嘀笑皆非,知道新规矩不是一朝一时能立起来的,道:“华亭,你说说,是不是不愿意做造纸的活?”

  经过刚才的交谈,祁华亭对徐佑不再那么的惧怕,壮着胆子道:“禀郎君,我们这些人在詹氏向来只负责看家,极少干农活和杂务。听闻造纸要用娴熟的纸匠,有人造了数年还常常出错,我们只怕做不好,误了事,惹来郎君责罚。”

  “仅仅如此,没有偷懒的意思?”

  “也有,平时懒散惯了,若是像佃客一般辛苦劳作,心里会抵触,就是勉强作了,也不会尽心尽力!”

  祁华亭这是完全放飞自我了,对徐佑毫不隐瞒,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部曲里有跟他交好的,眼中满是担忧,唯恐他说话不谨慎,触怒了徐佑,惹来杀身之祸。

  徐氏七郎,可不是只会动嘴皮子的文弱书生!

  “好,说的好!”徐佑拍了拍手,目光扫过人群,笑道:“我要的就是直言无忌!祁华亭说的,是不是也是你们的心里话?”

  众人低垂着头,不敢和徐佑对视。徐佑渐渐收敛了笑意,道:“我知道,你们心里其实看不起做工的佃客,手里有刀,总觉得比拿农具的高一等。不过,你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詹泓宁可把你们这些部曲送给我,却不是那些你们瞧不起的佃客呢?”

  “道理很简单,佃客可以耕种,可以养禽,可以织布,要活在世上,这些东西谁也离不开。而你们呢,遇到南北战乱,人少力弱,顶不了大用,最多对付些小贼小盗。可现在江东大治,纵有贼盗,轻易也不敢入城为恶。宜量入为出,汰冗食浮费,这是治家之道。而你们,就属于冗食浮费,因此被詹泓淘汰!”

  宜量入为出,汰冗食浮费,是《明史》里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说理直白,倒让部分人陷入了沉思。徐佑又道:“我跟詹泓不同,虽然你们的武力对我暂时没用,但我不会把你们扫地出门,而是再给你们找一条出路,不至于吃冗食,花浮费,成为主家的累赘。说的诛心点,每个人都有价色,包括我在内,想要赢得一席之地,首先要让别人看到你值不值这个价色!”

  价色,也就是价值,凡人在世,长相、才华、家世和可上升的空间,决定了每个人的价色。价色不同,所处的阶层就会不同。

  “我懂了!”祁华亭双手紧握,露出坚毅之色,道:“别说造纸,就是扫院子,也决不能成为郎君的冗食浮费。”

  其他人也想明白了,拿刀的手跟拿农具的手,谁的价色更高,要看谁对主人更有用,当下而言,他们这些部曲比不上种田的佃客,想在静苑混饭吃,必须从造纸做起。

  “我等愿为。”

  众人的声音坚定有力,徐佑笑道:“当然了,你们部曲的身份不会变,造纸有例钱,部曲也有例钱,做的好,另外有赏!”

  打一大棒,给个甜枣,是御下的不二之术。一听有双份例钱拿,就是刚才回答的不那么心甘情愿的人,也立刻笑逐颜开,恨不得立刻扔掉刀,跑去捣弄纸浆。

  见众人的精气神完全调动了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大的抵触,徐佑让苍处将十五人分成三队,每队设一伍长。三名伍长都是那夜最先肃然站立,不动如山的八人之一,他们先比别人认识到服从命令的重要性,自然要得到奖励。

  接下来安排巡夜和防卫,徐佑没有插手,交给苍处负责,存心看看他的能力。回到房间,山宗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双手抄在袖子里,到:“七郎好脾气,还跟他们苦口解释,要是在溟海,敢这样质疑盗首的命令,早被扔进海里喂鱼了!”

  徐佑笑了笑,他要做的事岂能跟溟海盗相提并论,不过也懒得跟山宗废话,道:“一路上没尾巴吧?”

  “没有!风平浪静!”

  山宗比徐佑迟了片刻出城,一直跟队伍保持数里的距离,道:“连那两名黄耳犬也懒懒的待在城里,没有跟着咱们。”

  “卧虎司的人知道我来的是纸坊,已经没了兴趣。经商赚钱,不合他们的胃口!”徐佑打趣了一句,道:“你做好准备了吗?”

  山宗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总得抛头露面,对了,你看我现在的容貌怎么样?”

  “变得没有那么扎眼了!”徐佑由衷夸奖,道:“履霜的手法真了不得,竟把你一个凶神恶煞的抄贼妆点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山宗跟之前大变了模样,两道入鬓的剑眉化作了弯弯却月,顿时让整张脸的轮廓柔和了无数倍,眼角或许涂抹了暗影的缘故,狭长的双眸不再那么桀骜,反而露出了几分温润,平日里披散的长发,也没有了放荡不羁的潇洒,规规矩矩的束成了发髻,戴着时下最流行的突骑帽,加上刻意敛去了身上的江湖气,畏手畏脚,跟普通的部曲奴仆没什么区别。

  除非对他知之甚深,或者溟海盗的老朋友当面碰见,单单凭着别人的口述和画像,已经很难分辨出山宗的本来面目。

  正在这时,苍处进来汇报,徐佑淡淡的指了指山宗,道:“这是惊蛰,我的家仆,以后你们多多亲近。”

  突然多了一个人,苍处并不为异,只当是之前就在纸坊坐镇的徐佑的心腹,对山宗抱拳道:“见过郎君!”

  山宗抱拳回礼,冲苍处一笑,表达和善之意。

  苍处汇报完巡夜的安排,走出房门,心想跟着徐佑做事,虽然苦点累点,但不知为什么,却感到由衷的安心和惬意。

  夜深人静,远处溪水淙淙,纸坊里渐渐归于沉寂,苍处握着刀,带着五人,踏遍了纸坊的每一处角落。

  这是他的新家,也是安身立命的地方,不能有一丝松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