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八十章 紫花树下,阿弥陀佛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我的兵法与先贤皆不同。

  这是何濡的第一句话。

  他的第二句话是:我的兵法,法不轻授!

  “七郎现在困居钱塘,面对的敌人只是一人、十人而已,尚不需要万人敌。等到将来时机成熟,再相授不迟!”

  何濡卖起了关子,徐佑也不追问,他的脑海里不知道装了多少本兵书,但用兵之法,存乎一心,兵书只是纸上的智慧,想要运用到实战中,不经历几场血淋淋的大战是不行的。

  “方斯年的进展如何?”

  “一日千里!”

  方斯年盘膝坐在房内,双目紧闭,她的气息已经能够在一个时辰内运转一次大小周天。受想灭定禅功入门极难,普通人杂念太多,欲望太盛,很难做到御意至得无为的境界,可一旦入了门,三百四十三种变化就会越来越运转自如,经过安般守意汇聚的真气也越来越纯正。

  徐佑望着方斯年的脸庞,依然黝黑如那日在由禾村中的初见,可又在恍惚之间,感觉到一阵身在世外的空灵!

  “七郎离开的这段时间,方斯年几乎没有出过门,日日夜夜都在入定修习。以她的心性和苦功,我看不出一年,应该可以入品了。”

  “不要惊扰她!”

  徐佑转身出了屋子,何濡、左彣、山宗、履霜、冬至都跟着出来,站在廊下看着雨中院子里枯败的景象,别有一番万物归寂的雅趣,轻声道:“入九品哪有这么容易?当初秋分跟着我学了白虎劲,勉强算是能够入九品下的高手了,但真正跟那些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熬出来的九品武人相比,怕是一招也接不住。方斯年不能走秋分的老路,现在先把底子打牢靠了,之后要放出去好好历练一番,才有望登上绝巅的那一天。”

  “七郎说的极是,像我在家中时不过区区八品,滞留三年,毫无寸进,无论怎么努力苦练,都无济于事。后来入了溟海,整日在刀尖上游走,短短数年,实力突飞猛进,终于连破八品、七品的关隘,入了六品,成为天下数得着的高手了。”

  山宗洋洋自得,徐佑乜了他一眼,道:“你这六品太虚,在长河津口的船上,还不是栽在了秋分手里?”

  他的这段糗事大家都知道,冬至故意打趣他,道:“惊蛰,你败在秋分手里,要不要认她做个师父啊?”

  履霜一笑,道:“这个提议好,我们跟秋分情同姐妹,是不是也能做个师叔?”

  山宗仿佛被鬼掐住了脖子,愣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了,末了长叹一声,道:“我就知道,这是我一生的污点,再洗刷不去了!”

  “小郎,吃饭了!”

  秋分匆匆跑了过来,稚嫩的脸蛋看起来跟街上玩耍的小丫头没什么两样,院子里的众人先是静默,然后同时大笑不止。

  山宗同样笑不可遏,对秋分,所有人都从心底里喜欢。秋分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懵懵懂懂的样子,又惹来哄堂大笑。

  正在这时,李木又匆匆来报,门外来一个妇人,自称姓方,哭哭啼啼的,说要找徐郎君。徐佑一听,奇道:“方绣娘?她来干什么?”

  履霜毕竟通达人情,知道徐佑不想跟方绣娘过多接触,道:“小郎,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也好,去问问,若是无甚要紧,就说我不在!”徐佑无奈道:“莫非都是神仙,能掐会算?我今日刚从纸坊回来,一波一波的人,还有完没完?”

  过了一会,履霜回转,脚步迈的飞快,凑到徐佑耳边,低声道:“苏棠出事了!我让方绣娘在外面候着,小郎见还是不见?”

  苏棠?

  徐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印象里那个有些傲骨又有些清雅的女子浮现脑海,说起来钱塘老百姓还在传着两人的风流韵事,真出了什么状况,不帮忙说不过去。

  “去吧,带她进来!”

  方绣娘一进院门就跪了下来,淡黄色的襦裙溅了一地的污泥,道:“徐郎君,求你,救救我家女郎。她好心做善事,却碰到了恶人,现在还被围在镜丘脱不得身。”

  “别急,起来说话。既然遇到恶人,为何不去县衙报官?”

  履霜忙上前扶了方绣娘起身,让她躲到廊下,大雨的天,浑身湿了通透,发髻散乱不堪,看上去很是狼狈。冬至进到屋内拿了巾帕,为她擦去脸上的雨水,又找了对襟衫披在肩上,总算没有太过失仪。

  “我去了,可守门的衙卒不让我进,说县令外出视事,不在衙内。又说钱塘大治,不可能有人光天化日调戏民女,骂我刁民诬告……”

  “竟有这等事?”

  徐佑寻思着陆会不在衙门办公,又去了哪里,口中问道:“杜县尉呢?你家女郎和县尉熟识,找他就是了。”

  这话其实有些不妥当,一个未出嫁的女郎,跟一县的县尉熟识,听在外人耳中,难免以为语带讥嘲,暗含深意。不过当下方绣娘六神无主,只顾着哀求,根本没听出来。履霜倒是察觉了,抬头看了徐佑一眼,不知道他是有意讽刺,还是无意之失,只好装聋作哑,闭口不语。

  若是别的男子,看到苏棠这样的才情美貌,恐怕早就费尽心思收入房中,听闻遇险,正是救美的良机,献殷勤还来不及,哪里会出言讥嘲?可徐佑跟别人不同,他的志向和兴趣,似乎从来不再女人身上。

  履霜被袁青杞送给徐佑时,心中岂会没有觉悟?婢子也好,妓妾也罢,服侍主人枕席之间,那是题中应有之意,可徐佑知礼守礼,比老学究还要老学究,不是装装样子,也不是欲擒故纵的把戏,而是真的谦谦君子,坐怀不乱。

  所以此时此刻,履霜猜不透徐佑的心意!

  或许,她也从来没有猜透过徐佑的心意!

  徐佑哪里想到,自己无意一句话,会让履霜浮想联翩。不过他这也不算口误,只是下意识的把苏棠当作了伟岸男子,正如她一直坚持的那样,从女弟的自称,到坚持独立的生活,处处不让须眉。

  “杜县尉随县令外出,也不在城里。我怕耽误久了,女郎遭到不测,只好厚颜到静苑求郎君救命!”

  徐佑不再迟疑,道:“风虎,你去挑三名部曲,和冬至,秋分一道随我来,惊蛰在家里照看好其他人。”

  “诺!”

  镜丘在钱塘城西南,三面高山,中间平坦,山壁陡峭直立,如同明镜高悬,故名镜丘。此地荒僻,不在通衢大道上,一般没人前来,坐在牛车上,徐佑问道:“苏女郎为何往镜丘去?”

  “女郎昨夜为一首残诗彻夜难眠,直到凌晨昏昏睡去,梦到一仙人坐在镜丘山头,以手指山壁,忽有泉水自壁中出,淙淙不绝,因而今日应梦而来。不料看到许多匠人正在山壁间斧凿佛像……”

  “什么?造佛?”冬至吓了一跳,道:“谁这么大胆子,敢在钱塘造佛像?”

  徐佑笑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今日的钱塘不是天师道一教独大的钱塘了,大德寺眼看就要矗立在钱塘湖畔,再来镜丘劈山造佛,也不是不可想象之事!”

  “是!我总忘记如今天师道势微……大德寺的和尚要想弘法,造佛倒是好处极多。”

  “不是大德寺的人,他们初来乍到,收买人心还来不及,岂会轻薄民女,让僧衣染尘?”徐佑望着方绣娘,静等她的答案。

  牛车中狭窄,又挤了四人,虽然离徐佑身子尚远,可方绣娘的脸蛋始终绯红,心口如鹿撞,不敢抬头直视,道:“我也不知是谁家的人,但一个个粗眉怒目,不像什么好人家。”

  “你们怎么起的冲突?”

  徐佑有点无奈,方绣娘问一句才答一句,竟到了现在还没说明白冲突的原因。方绣娘似乎触到了怒火,呢喃的声音也大了不少,道:“监工的人拿着鞭子,这么大的雨不仅不让人歇着,还死命的抽打那些凿石的匠人。我们经过时恰好看到一人躺在泥水中,满头满背的鞭痕,几乎要断气了,那些恶人还不依不饶,往他的口中塞泥土取乐。女郎看不过眼,斥责了他们几句,结果……结果……”

  又是不知深浅的莽撞,但徐佑无法责备这样莽撞去伸张正义的女子。有时候,所谓城府,所谓练达,其实少了血气,甚至也少了勇气。没有把握的事不做,不能完胜的仗不打,但有的时候,狭路相逢勇者胜,弱者,明知会输,会死,也要拼尽所有的力气,去反击,去抗争!

  死,固然可怕,但真正可怕的,是一个人因为怕死而退缩!

  徐佑有些钦服苏棠,不为她的莽撞,为的是她面对丑恶时的不肯退让!

  “再快一点!不要心疼牛,回去给你加双份的钱!”

  “好嘞!”

  御者猛的扯了下缰绳,黄牛奋蹄疾驰,泥水飞溅,比起方才慢悠悠的晃荡快了不少。只是雨天满地泥泞,再快又能快到哪里去?

  从镜丘到钱塘,乘牛车大约要两刻钟,走路的话至少半个时辰。方绣娘见势不妙,得到苏棠的暗示,匆匆逃了回来报官。先去了县衙,再去的静苑,耗费了大概一个时辰。也就是说,等徐佑赶到,离事发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这么长时间,或许苏棠早就遇险了。

  只盼这帮人还知道王法无情,不要做的太过火了。方绣娘心急如焚,时不时的探头出去看看到了何处,只是扭头时偷偷瞧了徐佑,他闭目安坐,神态沉稳,不知为何,心里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刚到镜丘,远远的听到嘈杂的声音,数十人冒着大雨劈山采石,在山壁间攀绳上下,仅穿单衣,或者打着赤膊,一个个精神萎靡,疲惫不堪。还有七八个身着青色戎服的监工,拿着鞭子来回游弋,看到不顺眼的,抬手就是一鞭,不时有人发出痛苦的惨哼,夹杂在匠人们采石呼喝的口号中,闻之潸然泪下。

  “在那边,女郎在那边!”

  透过层层叠叠的雨帘,方绣娘先发现了苏棠,徐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在山壁对面的一棵紫花树下,围着五六个同样身穿青色戎服的人,苏棠背靠在树干上,身边依偎着两个惊惶的婢女,手中握着一支金钗子,尖头正对着秀颈,容色清冷,不可侵犯。

  “小娘子,都耗了这么久了,你的小手酸不酸?”一人嬉皮笑脸的问道:“要不我帮你拿着?”

  他试探性的往前踏了一步,苏棠手中的钗子立刻入肉了寸许,流出一滴鲜红的血,在白皙如玉的脖颈中份外的刺眼。

  “我说过,谁敢往前一步,我立刻死在这里!你们不要忘了,我也是好人家的女郎,真惹出了人命,你们全都得死!”

  “哎呀,我真是好怕!”那人油腔滑调,还学着女人的样拍了拍胸口,转头对身边的人道:“大伙说说,咱们怕不怕死啊?”

  “怕,怎么不怕呢?”

  “我最怕死了,但比起死,我更好色!”

  “对对,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过这刀要砍爷爷的脖子,也得等爷爷玩过了你这小美人再说!”

  他们说的下流,却没人真的敢往前一步,调戏归调戏,搞出人命就有些麻烦了。

  他们不怕杀人,但杀人要杀的隐秘。这里虽然偏僻,可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尤其那些匠人,别看这会都被鞭子抽的乖乖听话,可保不齐会有人藏着心思去报官。

  所以苏棠得以保住清白,让他们投鼠忌器。只是这样放了苏棠和她的两个婢子,也着实不甘,另一人对先前说话那人使了个眼色,悄悄转到了紫花树后,趁苏棠被其他人的羞辱分了神,猛的前扑,想从后面抓住她的手,直接打掉金钗。

  然后……嘿,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岂不是任兄弟们予取予求,*?

  他的嘴角抑制不住的冒出淫靡的笑意,脑海里甚至都想好了等下轮流的顺序,他立了这么大的功,至少也得排第二……

  至于完事之后,苏棠会不会羞愤自杀,这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自杀?可能想不开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被糟蹋?谁他姥姥的看到了?说不定是偷了野汉子,又被抛弃了才自杀的。

  短短的一瞬间,他想好了怎么玩弄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也想好了怎么时候遮掩和推卸责任,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打破他的美梦!

  一道剑光从大雨中闪过,如同龙吟从天空挟带雷声而至!

  所有人的眼前都亮了一亮!

  咚!

  长剑穿过左肩,带走了那人整条手臂,然后钉入树身!

  紫花树摇晃,金灿灿的紫花果落了一地。

  血水横流,倒映出山壁间几尊未成形的佛头。

  宝相*,视众生如草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