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八十一章 大好头颅,我来自取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啊,我的手,我的手……疼死了,苟老大救我,快救我……”

  断臂的那人捂着伤口,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身子不停的在泥水中翻滚。众人齐齐变色,大雨中看不清楚来了多少人,左彣已经闪进了人群中,先将两名婢女扔向秋分,然后单手挽住苏棠手臂,仿若无人,跃回徐佑身侧。

  秋分习练白虎劲,力气极大,接住两个婢女不费吹灰之力。冬至和方绣娘急忙来搀扶,两婢这会才晃过神来,扑倒方绣娘的怀中抽泣起来。

  苏棠只觉身子一轻,腾空而起,再落地时,入目的是徐佑略带关心的目光,心中有得脱险境的惊喜,却胜不过故人重逢的那份欢愉。

  领头的人反应倒快,扯着嗓子高喊一声:“有贼人捣乱!弟兄们,执殳!”

  人群中的七八名监工立刻扔掉鞭子,从旁边搭建的临时茅屋中取出十几支短殳,顷刻间聚集了快二十人,一人手执一殳,胆气立刻硬了几分。

  这时看清了来人,仅有五个男子,何止胆气硬,连口气也硬的不行,领头的大哥将短殳一横,指着徐佑,道:“哪里来的死狗,敢管我苟髦的闲事?”

  “狗毛?”徐佑微笑道:“阁下取得的好名字,想必世代书香,家学渊源,不敢请教?”

  “你!”

  髦,寓意俊杰之士,苟髦跟高贵乡公曹髦同名,是他花了好多钱才请一读书人给改的名字,听到徐佑满怀恶意的调侃,气的差点吐血,道:“上,都给我上!砍了他们一手一脚,为申四报仇!”

  说完就要往前冲,不料被人从后面拉住,苟髦回头一看,道:“孙平,干什么?怕了不成?”

  “不……不是,大哥,这人好像……好像是徐七郎……”

  “哪个徐七郎,老子不认识。就是你们天天念叨、怕的要死的义兴徐佑来了,今天也非打不可!”

  孙平一脸尴尬,道:“他,就是徐佑!”

  苟髦为之一窒,好一会说不出一句话,木然转过头去,看着徐佑问道:“你就是义兴的徐七郎?”

  “不错,正是在下!”徐佑没料到在这荒郊野地也会有人认得他,道:“你们跟谁人做事?怎么认得我的?”

  苟髦没有做声,孙平上前两步,说话很客气,道:“回郎君,我等本是跟着窦弃的,后来那个,那个鹿脯事发……窦行主流放之后,无处可去,就跟了唐行主……”

  “哪个唐行主?”

  原来是窦弃的手下,想必那夜在至宾楼里打架的也有这个孙平,因此认得他和左彣。至于唐行主,徐佑心想,不会这么巧吧,又是唐知义?钱塘县人口虽然不多,可几次三番都跟唐知义起冲突,也着实有点啼笑皆非。

  “唐知义,唐行主!”

  果然是他,徐佑笑了笑,道:“我跟唐行主也算是老相识了!”

  “是,郎君,今个的事其实是误会,要不……”

  “孙平,闭嘴!”苟髦终于反应过来,管什么七郎八郎,惹了他苟老大就是不行,道:“你怂个屁,义兴徐氏早他妈的灭门了,只剩这么个贪生怕死的狗东西,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信,毛都没长齐全的黄口小儿,天大爷一口气就能吹跑,还六品?呸,糊弄谁呢,要不是以前有徐氏给撑腰,人人怕你三分,你能入的了九品榜?还六品,连只鸡都杀不死的废物!真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去报仇啊?啊?”

  “放肆!”

  左彣大怒,正要上前教训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徐佑摆摆手,笑道:“无妨,徐氏犯了国法,受到朝廷惩戒,那是应得的。灭门?苟兄没有说错。只是报仇?哈,你让我找太子报仇?苟兄,单单这句话,就能要你满门老幼的脑袋,你信不信?”

  苟髦又是一窒,大冷的天,额头却似乎要流出来汗水,重重的跺了下脚,道:“原来六品高手,是用这一张利口吹出来的。来来来,有种跟我单打独斗,赢了,我这大好头颅由你拿去,输了,老子也不要你的头,只要你跪下来骂三声义兴徐氏都是死狗就行了。”

  左彣身后站着三名部曲,李木、吴善、严阳,这三人中李木的身手最好,闻言踏前一步,抽出腰间长刀,道:“凭你也配跟郞主交手,让我来会会你!”

  苟髦扬天狂笑,短殳握在手里,缓缓斜指李木的胸口。

  刹那之间,气势骤变!

  徐佑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眼眸里溢出笑意,道:“我说呢,这么不怕死,原来你已经通了水火关。”

  习武人虽多,可通过水火关的万中无一。当初左彣跟窦弃交过手,他也只是勉强通了水火关而已,不知从哪里学了几手刀法,在钱塘地界就足以横着走了。在由禾村,左彣虽然没跟唐知义动手,但看他步伐体态,修为尚不及窦弃,却也能够统合钱塘的游侠儿,成为一县的行主。

  这个苟髦,单论实力,估计不在唐知义之下。看他的脾性,也不像是肯屈尊的人,这样说来,要么他是刘彖的私人部曲,跟唐知义没什么关系,要么他在不久前才刚刚通了水火关,所以才自大如此。

  就如同一只蚂蚁,始终推不动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等它千辛万苦变成了一只狗,轻而易举的就能咬起石块,自信心顿时爆棚,却不知道在它的头顶上,还有盘旋的雄鹰和瞄准雄鹰的猎手。

  苟髦一惊,徐佑仅仅从他的起手势就看出了深浅,这份眼力委实可怕,难道传言是真的,眼前的少年果真入了六品?不,不会的,他只是虚张声势……想想自己,没日没夜的练功,费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时间,才在七日前练通了水火四关,徐佑区区少年郎,面白无须,娇嫩的跟妇人一样,凭什么能够入六品?

  绝无可能!

  “有胆子就自己上,别让手下的人送死!”

  “李木,退下!”

  李木握刀的手紧了一紧,知道徐佑是怕他打不过苟髦。确实,只看对方的气势,他就不是对手,可主辱臣死的道理,他身为部曲,还是知道的。正要鼓起勇气再次请战,徐佑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道:“不是信不过你,只是他辱我徐氏满门,你说,他的头颅,是不是该由我自取?”

  李木感受到徐佑的关怀和体贴,既保全了他,也不伤他的脸面,眼眶一红,胸口几乎要爆裂开来,大声道:“是!该由郎主自取!”

  “好,借你的刀一用!”

  李木单膝跪地,郑重其事的将腰刀双手奉上,徐佑接过,用手指轻轻拂过刀身,寒光映照,比彻骨的冬雨更冷了三分。

  “苟兄,我只一刀,取你的头颅!”

  苟髦未战先怯,但怎么也不信徐佑能一刀夺命,道:“来,让老子看看你的刀,是不是跟你的口舌一样的利!”

  苏棠的俏脸一阵阵苍白,在她的眼中,徐佑柔弱,苟髦粗壮,两人以性命相搏,徐佑绝无胜算。此事因她而起,无论如何不能让徐佑受到伤害,刚要开口制止,却被左彣发现,示意冬至用手捂住了她的檀口。

  冬至虽然担忧,但也知道徐佑从不冒险,极低的声音说道:“安静些,不要让小郎分神!”

  秋分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徐佑的背影上,指尖几乎掐入了肉,恨不得能够代他上场。

  但小郎说的对,苟髦无礼,辱及先人,身为徐氏唯一存活于世的子孙,不迎战,于死人何异?

  左彣瞧她太过紧张,站到身侧,悄悄的松开了手,手心中藏着四枚小石子。秋分眼睛一亮,想起方斯年最擅长掷石捕猎,立刻明白了徐佑和左彣的谋划,紧绷的心弦这才放松了少许。

  腰刀垂下,刀尖指地,徐佑缓步上前。苟髦不敢大意,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徐佑的肩,不管怎么出招,先动的总是肩膀,他在市井间厮混,跟人打了无数的架,这一点最有经验。

  两人相隔十五步!

  孙平只觉口干舌燥,湿透了衣服的雨水也无法抑制这种从心底深处发出来的惊恐。他没见过徐佑出手,但在至宾楼里亲眼目睹左彣是怎样凭借一人之力,将他们数十人打的鸡飞狗跳,如果不是左彣手下留情,他相信,那夜没有一个人能够活命。

  九品榜,是武人的庙堂,正如官大一级压死人,品高一级,实力完全压制,徐佑如果真是六品,杀一个苟髦,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虽然,现在这只蚂蚁,已经变成了恶狗!

  十步!

  苟髦的短殳仅五尺许,没有徐佑用的腰刀长,主动出击未必站得到便宜,所以他在等,等徐佑走进五步之内。

  五步内,一个纵身,就可以将短殳刺入他的胸口!

  九步,八步,七步!

  六步,五步,

  就是此刻!

  苟髦全身聚气在短殳上,周身外的景致攸忽远去,连绵的雨线似乎都静止在了空气中一动不动,他的气机、精神、步伐完美的融合,正要刺出毕生最有杀伤力的一殳。

  阴交、气海、石门、关元同时一痛!

  砰!

  仿佛注满水的缸体瞬间碎裂开来,苟髦神色剧变,刚要开口惨叫,刀光划过了脖颈。

  大好头颅,我来自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