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八十四章 搬石砸脚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佛宗现在气势如虹,不管朝中还是民间,属于能够横着走的狠角色,谁都惹不起,谁都不敢惹,徐佑也不例外。

  另外,他也没打算跟陆会马上翻脸,所以很爽快的答应了这个看上去有点不合理的要求,承诺让苏棠明日来县衙撤讼,彻底揭过此事。反正前前后后只死了一个苟髦,伤了一个还不知名姓的人,部曲的命贱如牛马,死就死了,伤就伤了,没有人在意。比如那个断臂的家伙,徐佑没提,孙平等人没说,刘彖估计也早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就跟完全不存在一样。

  人命之贱,由此可知。

  说完了正事,徐佑和陆会辞别,刘彖同时告退,两人结伴走到县衙门口的台阶上,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徐佑,露出几分玩味的神色,道:“顾府君要在钱塘湖畔举办雅集,听说徐郎君也将受邀出席?”

  “你的消息很灵通嘛!怎么,刘郎君对雅集也感兴趣?”

  左彣候在台阶下的柳树旁,看到刘彖接近徐佑,唯恐发生意外,正要快步过来,徐佑以目示意没有危险,让他待在原地别动。

  “我是什么东西,怎能有这个荣幸?”

  刘彖说话时喜欢自贬,这样的人以身份卑微为耻,内心深处却往往将自尊看得比命都重。他侮辱自己,那叫自嘲,可要是别人敢有样学样,就要结下死仇了,道:“只不过蒙陆明府恩赏,此次雅集所需的笔墨纸砚等一应用具,皆由我聚宝斋提供。郎君的洒金坊自然是好,这次却只能旁观了。”

  他说的若无其事,可眼睛却仔细盯着徐佑的脸。徐佑心中一动,故意流露出夹杂着懊恼、羡慕和嫉恨的表情,又干咳两声做掩饰,道:“聚宝斋刚刚成立不久,郎君可有足够人力来应对?要知道雅集多达数十人参加,文人墨客,写诗作画,所需的纸墨不是小数。”

  刘彖笑了起来,道:“如今钱塘乃至周边数县的熟练纸匠和麻利小工都在聚宝斋,连夜赶工,加上库存,数千张纸总造的出来。”

  “只是这天气……十日时间,来得及吗?”

  徐佑用脚碾了碾地上的泥泞,一天的滂沱大雨,这会变成了绵绵的雨线,冬日本来就少放晴,碰上雨雪,纸坊的活都得停下,看今个的样子,没有三五日很难见到太阳。

  刘彖其实心中也在打鼓,陆会让他准备两万张纸备用,而不是撒谎骗徐佑说的几千张。雅集再怎么挥霍,也用不了这么多,其中一大部分在集会结束之后将装进陆会的私囊,价值以三十万钱计。

  以纸纳贿,被称为雅贿,虽带了雅字,实际上还是受贿,属于严重违法的行为,历朝历代都以重刑防范,轻则流放,重则杀头。可这种事之所以古往今来屡禁不绝,就是因为权力在手,搜刮财物太过简单容易。比如刘彖想要通过这次雅集打响聚宝斋的名号,必须征得陆会点头同意,才能成为独家供货方。于是,陆会上下嘴皮子一碰,千张纸变成万张纸,轻而易举的拿到了额外的三十万钱,填充了个人的囊中。

  但是刘彖可知不可说,就算咬着牙也得办的妥当,否则的话,不仅得罪了陆会,连前期的那些投入也得全打了水漂,得不偿失。实在不行,他已经决定高价从别处大肆购买旧纸,可这样一来,购入价和运输成本剧增,不仅赚不到钱,还可能会亏上一大笔。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笼络住陆会,别说三十万钱,就是三百万钱也在所不惜!

  “单单一家纸坊,肯定是来不及的。我也不怕告诉郎君,像洒金坊那种规模的纸坊,我还有五个,让所有人不眠不休的干,十天,足够满足雅集的需求了。”

  当时的造纸技术受到原材料的制约,效率一直十分低下,无论新纸还是旧纸,大多掌握在世家门阀的手中,连谢安没纸都要向王羲之求借,刘彖一时半会想要收购别处的纸来凑数也难。

  “那就提前恭贺郎君了!钱塘湖雅集,乃三吴一大盛事,若被名士们赞扬两句,聚宝斋成为扬州第一大纸坊,指日可待!”

  “谢郎君吉言!”

  两人分开后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徐佑攸忽停下脚步,回身高声道:“刘郎君,若是事有不谐,可到洒金坊一晤,别的不敢说,万余张新纸还是有的!”

  刘彖身子一滞,好一会才转过头,脸色阴沉,道:“若真有急需,定到洒金坊面见郎君求救!”

  “这人是谁?”

  左彣望着刘彖的背影,徐佑耸了耸肩,道:“一个挺有趣的人!”

  静苑里很安静,李木带着两个部曲在门口候着,其他人都不见踪迹,一问之下,才知道奉了何濡的命令,去了对面苏棠的宅第。

  到了二进的院子,冬至快步迎了出来,伺候徐佑换了衣服,净了手脸,道:“本是让履霜阿姊去的,苏女郎受此惊吓,她最是细心,可以宽慰一二。可阿姊觉得一人有些无趣,于是拉着秋分同去。还有,其翼郎君怕刘彖会不甘心,晚上再派人骚扰苏宅,所以让吴善和严阳带了几个人过去照看一夜……”

  冬至很少单独服侍徐佑,蹲在脚下为他舒展袍襟的时候,鼻端传来浓厚的男性气息,突然俏脸一红,身子软的不知如何是好,竟一时没有起身。

  徐佑没有注意,往外走去,道:“你辛苦些,去搞点吃的,来回折腾了几个时辰,肚子饿的要咕咕叫了!我先去找其翼,做好了过去叫我们!”

  冬至瘫坐在地上,抬头望着屋顶,眼眸里满是迷惑不解。她虽是处子,在郭氏时却没少跟宋神妃做那些假凤虚凰的勾当,在她内心深处,向来对男子不假辞色,更是从来没有尝试过情动的感觉,这会乍然心跳,想来想去,可能跟白天亲眼目睹徐佑一刀取了苟髦的首级有关系。

  女人,总是崇拜强者!

  徐佑的智计已经在过往的诸多困居中展露无遗,但那种不动声色的沉稳气质最多让人钦服和尊敬,却不会产生方才的奇异感觉。或许只有那一刀划过时喷出的漫天鲜血,夹杂着其他人脸上的惊恐和内心臣服,才真正触碰到她那一根从来不曾颤动过的心弦。

  绝对的力量,无疑是最好的*!

  徐佑穿过曲折回环的走廊,来到三进的石拱门边,何濡同左彣一前一后走了出来,何濡没有打伞,跑了两步,钻到徐佑的伞下,弹了弹袍袖上的雨滴,笑道:“我猜七郎就要过来,怎么,听风虎说,遇到刘彖了?”

  徐佑将雨伞往何濡头上倾斜了几寸,道:“嗯,这个人似乎有点来头……”

  “能够一己之身回钱塘复仇的人,自然有些狠辣的手段!”何濡不以为意,道:“陆会没有当堂结案,是不是想包庇刘彖?”

  “既是包庇,也是自保!陆会将百工院的匠户借给刘彖私用,真追究起来,他也脱不了干系。”

  徐佑举着伞,和何濡回头走到廊内避雨,左彣跟着进来,帮忙收了雨伞,立在一旁静听。

  “七郎如何作答的?”

  徐佑自嘲道:“形势比人强,还能怎样?只能俯首听命了!”

  何濡哈哈笑道:“单凭此事整不倒陆会……七郎若不依不饶,陆会可将一切罪责推给百工院的院监,他顶多是不察之过,受点上司申饬就是了。可转过头来,就能让七郎在钱塘无法安生度日,所以暂时听他的吩咐,是明智之举。”

  上司的含义,古今一致,《晋书?华谭传》:“又在郡政严,而与上司多忤!”其中的上司,就是属吏对上级长官的称呼。

  “陆会若不找咱们的麻烦,也犯不着整他!”徐佑叹了口气,道:“怕只怕这位陆明府跟那位来历不明的刘彖走的太近,又有难填之欲壑,早晚得出事!”

  “人不自救而恒难救之,且看他的命数吧!”

  “对了,这次雅集所需的文房用具,陆会交给了刘彖去办,若我所料不差,陆会肯定会借此良机,狠狠的索取刘彖一笔钱财。”徐佑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扶着旁边的廊柱,身子不停的颤抖,道:“离开的时候,我让刘彖来洒金坊买纸,他的脸色,哈,真是精彩极了!”

  何濡一脸鄙视,道:“生意都要被人抢走了,七郎倒是笑得开心!不管陆会向他索要多少纸张,刘彖造得出就造,买得来就买,大不了拿钱抵数。可聚宝斋的名声,随着雅集的流传,必定响彻扬州,到了那时,洒金坊如何跟人抗衡?”

  “说起生意,其翼你就不如我了!”徐佑止住了笑,道:“刘彖虽然请了几个剡溪的老纸匠来钱塘造纸,可地方不同,水土不同,剡溪纸的要点在藤、在硾、在敲冰时产,剡地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多作水碓来硾纸料,又制纸以冬季为最善,须敲破锦水之冰反复浸润。钱塘既无千岩,也无万壑,更无锦水和剡藤,区区几个老纸匠,加上时间紧迫,无论如何不可能在十日内完成任务,要是赶工赶的急,残次品多发,所耗的本钱更多,根本赚不到钱。”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刘彖想要借此扬名,却被陆会所累,为雅集提供的纸品根本比不上剡纸中最上品者。”徐佑笑道:“这叫什么,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