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零二章 无漏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4 02:25:22 源网站:节点33
  仍旧是千叶去带的人,不过这次来得比较快,没有让张紫华久等。来人披着重孝,一身生麻衰衣,断处没有缉边,散乱垂着细细的线头,容颜枯槁,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眉眼倒是清秀。只是看到竺法言几个和尚时,双目尽赤,双手紧握,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生食其肉,不用问,也知跟和尚们脱不了干系。

  徐佑知道竺法言城府森严,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所以把注意力放在竺无觉和竺无尘身上。竺无觉看到来人,眼中微露出惊骇之意,短暂即逝,又故作镇定的低下头去。竺无尘反倒满是好奇,大眼圆睁,上下打量,似乎不知晓内情。

  张紫华皱眉道:“祭酒,你这又是搞的什么名堂?”

  “千叶,回大中正的话!”

  “诺!”

  千叶走到来人身边,正色道:“他叫高惠,是钱塘县外三河村的普通农户,上有双亲,还有一妹。其妹叫高兰,年方十四,生的花容月貌,已许了亲。十几日前,大德寺的僧人们名为替乡亲们看病疗疾,实则为了教化佛法,并顺带募化建造大德寺的用度,一时倒也蒙蔽了不少村民成为信众。辗转来到高家,高父是天师道的道民,从教数十年,坚贞无二,并不听信佛门的那一套言辞,所以备好酒肉,款待众僧,之后好言劝他们离去。不料僧人中有一人,禽兽心肠,窥见高兰美貌,趁着酒兴将其奸污,高父母拦阻不成,先后被打成重伤。”

  张紫华看向竺法言,见他还在闭目安神,似乎并不紧张,也并不以千叶的指控为意,道:“你接着讲!”

  “高惠从外面回来,看到家中发生的惨事,去找和尚理论,却被守护山门的门头乱棍打出。高惠无奈报官,结果陆明府带着县尉杜三省和一众衙役勘验了高家的里里外外,又问询了大德寺多人,竟定为诬告,将高惠打了三十杖,逐回家中,严斥村司管束,不得随意外出。高兰受此奇耻,第二日就上吊自尽,高父母也因重伤,连气带恨,同日死去。高惠受杖刑后,困于斗室,无药可医,垂垂将死,幸亏有道民暗中知会了靖庐的道官,这才派人将他救了出来。”

  千叶的口齿清晰伶俐,说话时不带任何感*彩,就事论事,简单陈述,但一番话说下来,却能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冰冷和勃发的愤怒。

  诬告罪,在周朝时就有了,《周礼》里已有记载,后来的汉代《九章律》,唐代的《唐律疏议》都对诬告罪有清晰的认识和惩罚措施。楚国承汉魏旧制,诬告受三十杖,听起来似乎不够残酷,其实三十杖打下来,足足去了大半条命,要是医治不及时,再被行刑的衙役下点黑手,死的概率极大!

  张紫华看向陆会,见他额头渗出汗珠,心中顿时闪过无数个念头:自大楚立国江东,扬州的局势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波谲云诡,各方势力盘牙交错,你进我退,此消彼长,皇上、太子、诸王殿下,还有佛道两教、诸姓门阀世族,人人都想在这场看不见波澜的明争暗斗中付出最小的代价,谋取最大的利益。可谁也不知道究竟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样危险的对峙会不会走向彻底失控!

  或许经过一番博弈,大家各取所需,相安无事,也或许……

  张紫华赴任时,安子道曾单独接见过他,却少问扬州有无遗才,多问民生凋敝,安乐与否。现在想来,皇上应该已经认识到扬州的局势之复杂,所以对他稍加提点,希望他能够在拔擢贤才之余,多加留意局势的动态。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刚来扬州没多久,就遇到竺法言和都明玉正面对垒,双方都不肯罢休的棘手事!

  佛道若乱,扬州必乱;扬州若乱,国本动摇。到了那时,悔之晚矣!

  “求大中正为小人伸冤!”

  高惠重重磕头,脆弱的皮肤包裹着的头骨,和坚硬无比的楠木地板发出死命的碰撞声,仅仅三五下,肉眼可见的血迹渗在楠木的肌理中弥漫开来。建造雨时楼的楠木从益州运来,最是珍贵,所费何止百万,贴得近些,可以闻到淡淡的清香,如今这清香里飘荡着鲜血的腥气,不知是不是种讽刺?

  张紫华没有像方才质问陆会时那样的声色俱厉,语气平缓,表情淡然,宽厚的手掌放在平滑的案几上,挺直了身子,道:“陆会,可有这样的事?”

  陆会也没有再次慌张失措的下跪,淡然自若的站起身,拱手道:“此案错综复杂,双方各执一词,下官并没有定谳。只是那日高惠咆哮公堂,不听劝阻,所以才略施薄惩,以儆效尤。大中正明鉴,若是真的因诬告罪而获刑三十杖,区区几日,他怎么站得起来,哪里还有力气跑到雨时楼中攀咬他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紫华和陆会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充分演绎了楚国官场的潜规则和为人处世的技巧。

  都明玉第一次发难,主要是针对竺法言的清名,与钱塘县有关的不过是百工院的匠户,张紫华知道陆会必定有应对的法子,所以故作恼怒,只是恼给外人看的罢了。陆会心领神会,诚惶诚恐的样子给足了张紫华官威,也博取了别人的同情心,两人不用说一句话,就联手把这件事糊弄了过去,留着竺法言去和都明玉作正面对抗。

  第二次,也就是高惠的出现,牵扯到奸污、伤害和三人命案,告的是枉法、包庇、官私勾结,已经不是说两句话糊弄一番可以交差的了。因此张紫华不露喜怒,以上位者的城府和姿态来问询此案,自是要公事公办,不再给陆会狡辩脱身的机会。

  陆会深知这一点,同样公事公办,话语里说三分,藏三分,还留三分余地,首要之务,必须把自己摘出来,洗干净,绝不能被和尚们拉到淤泥里等死。他心中其实有点后悔,当初仓促接到报案,没有仔细思索利弊,又被大德寺的人灌了几勺子米汤,冒然打了高惠三十杖,将他逐出大德寺。本想着一个农户家的小娘,无权无势,事后让大德寺安排人去处理一下,恐吓几句,给点钱财也就打发了。毕竟牵扯到妇人名节,又是说了亲事的待嫁之女,高家人应该也不愿意看着事情闹大。不料那女子刚烈至此,还不等派人前往打点,竟不顾一切的上吊自杀,累及高父母也跟着气绝身亡。

  三条人命,确实不是小事情,可要想压,以大德寺和钱塘县的势力,完全可以压得一点水花都不带溅的。要不是高惠被天师道的人暗中救走,只等他伤重咽了气,一家四口死绝了,又没有什么得力的亲族,让三河村的村司出面掩埋,报个暴毙,此事就算彻底完结了。

  可谁也没想到,自白蛇案后,在钱塘几乎消失的天师道,原来一直在暗处盯着大德寺,只等犯错,好抓住佛门的把柄,给予反击。

  “陆县令,你说此案错综复杂,复杂在何处?”

  “禀府君,高惠说高兰被奸污,只是他片面之词,并没人证物证。”

  顾允毕竟年轻,没有张紫华的城府,再者他身为吴郡太守,钱塘县是治下的属县,出了这样大的案子,不能不问。刚问了陆会两句,张紫华对他微微摇头,用意很明显,这件事不许他插手!

  从都明玉借镜丘造佛开始发难,所有明面上的问询和表态,都由张紫华一手包办。本着对长辈和上司的敬重,没有点到他的名字,顾允也不强出头,可高惠所说若是真的,此案实在惨绝人寰,他又不是铁石心肠,相反还热情多情,如何忍得住?

  顾允还不肯放弃,正待说话,张紫华的眼神骤然严厉起来,不怒而威,让人胆颤。顾陆朱张,四姓一体,顾允是张紫华看着长大的,跟自家子侄没什么两样。这次能够升迁吴郡太守,他在朝中也出了不小的力,于公于私,都不允许前途正好的顾允陷入这个深不见底的污水沼泽。

  顾允不敢忤逆张紫华,又不愿置身事外,下意识的望向徐佑,见他同样摇了摇头,阻止自己插手此事,心中一凛,迈前的脚步又退了回去。

  要说还有一个人能让顾允毫无保留的言听计从,那非徐佑莫属。张紫华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看了徐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陆会的辩驳合情合理,倒让一些人暗暗点头称是。刁民诬告,是常有的事,高惠所说未必是真,何况背后站着天师道,那就更加的不可信。

  高惠目呲欲裂,要不是千叶按住了他,估计会冲上去抱住陆会死命的撕咬:“狗官,你受了那群秃驴多少钱财,挖空心思帮他们掩盖罪行?我一家三口,全部死于非命,难道就不怕他们变成厉鬼,找你索命吗?”

  陆会轻蔑的一笑,道:“国家养士,养的是浩然正气,我问心无愧,厉鬼安敢近身?谅你小小贱民,有什么见识,不过受人摆布,想要借家人之死谋取好处,这等恶毒的心肠,就算真有厉鬼,也该找你索命才是!”

  “你!你……”

  高惠一口鲜血吐出,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他其实受伤颇重,多亏了天师道的秘药才支撑着身子来到雨时楼,跟陆会和竺法言当面对质。无奈只是普通农户出身,不读书不识字,论起口舌,比陆会差了太远,明明是受害人,却占不住道理,一时急怒攻心,血洒当场。

  张紫华不动声色,位置越高,看问题的角度越是不一样。高惠的惨剧,仅仅四人而已,可要是处理不好,可能就是千人万人的惨剧,孰轻孰重,他心中自有计较!

  “陆会,仵作和稳婆验尸了吗?高兰可是完璧?”

  “不是!但下官查出高兰和她未成婚的夫婿李晗有苟且之事,早就不是完璧之身!”

  “嗯?”张紫华眉头一皱,道:“有这等事?”

  “是,李晗已经供认,县衙里有他的画押供词!所以仅凭高兰不是完璧,来判断高惠口中的奸污一案,不足为信!”

  “高父母呢?身上可有伤痕?”

  “并无!”

  “街坊邻居都如何说?”

  “高家位处三河村西侧,比较偏僻,最近的邻居也在一里开外,所以没人听到求教声和打闹之类的动静。”陆会说话时没有丝毫停滞,语气坚定恳切,显得正气凛然,充满了说服力,道:“据三河村其他村民供述,当日确实有大德寺的五名僧人在村子里逐家逐户的敲门,但一个个和颜悦色,慈眉善目,礼数有加,不仅看病赠药,还为村民祈福,不像是高惠说的那般凶神恶煞!”

  张紫华点点头,转向都明玉,道:“祭酒,陆会的话你都听到了,关于状告大德寺僧人一案,你们手中有没有确凿的证据?”

  都明玉叹道:“还是由高惠来说吧,他是苦主,亲自诉状,日后才可安心!”

  “可是……他这个样子,还能说话吗?”

  “无碍!要是连个人都救不了,天师道早该销声匿迹了……千叶!”

  千叶从暗囊中又摸出一个琉璃玉瓶,跟方才那个造型差不多,塞着瓶口的硬木略有差别,那个是红的,这个是黄的,他的周身似乎藏着数不尽的宝贝,很是有趣。千叶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金黄色的丹药,和水喂着高惠服下。顷刻之间,高惠挣扎着坐起,重新焕发了生机,脸色红润,精神高涨,双目溢出神光,根本不像垂死之人!

  都明玉轻声道:“高惠,回大中正的话,你有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令妹被侮,是大德寺的僧人所为?”

  “有,我有……”

  竺无觉突然站了出来,指着高惠怒道:“哪来的刁民,竟敢妄语玷污佛门圣地?再敢多说一字,别怪我护法降魔!”

  中年道士讥笑道:“你怕什么,慌什么?是不是生了心鬼,无法自持?”

  竺无觉先前曾折辱中年道士,辩才很过得去,这次却支支吾吾,口不能对,引得众人顿时起了疑心。张紫华有些不悦,道:“上座都没阻止,轮到你说话?还不退下?高惠,你说,有什么证据?人证,还是物证?”

  “物证!”

  高惠凄声道:“我妹妹临死前留下血书,上面写着伤了那僧人的阳峰,且为了有证为凭,妹妹顾不得羞耻,说那僧人……那僧人……”他咬紧下唇,牙齿入肉三分,唇皮破裂迸出血迹,顺着下颌流淌到衣襟上,几乎成了血人,“那僧人是个大阴人!”

  阳峰一词,徐佑是知道的,至于大阴人的来历,一时没想到,可看厅内众人的神色,或尴尬,或惊讶,或好奇,瞬时明白过来。大阴人是司马迁独创,用来形容秦朝长信侯嫪毐的专属名词,后来经过几百年的传承演变,被民间当做俚语来形容跟嫪毐一样厉害的人。

  徐佑从后世穿越而来,对这些俚语所知不多,也幸好楚国风气大开,连高兰这样的小女娘也听说过大阴人这三个字,要不然这个案子还真的死无对证,不好定谳。

  “好了,不要说了!”

  顾允实在看不下去了,让一个哥哥亲口叙说关于妹妹被奸污的详情,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人间惨事,莫过于此。他再不顾张紫华的严令和徐佑的劝阻,毅然上前,扶起高惠,道:“可知那个僧人的名字?”

  “知道,那五人进家门时都曾自报名号,那个畜生,叫,叫竺无漏!”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dashubao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