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零九章 定品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司马相如的擅名于前,班固的理胜其辞,张衡的文过其意,唯有徐佑的言不苟华,必经典要,品物殊类,禀之图籍。辞义瑰玮,着实可贵!”

  三都赋里有多处用典生涩,词句冷僻,很多人可能一知半解。但张紫华不同,他的学识不是常人能比,正因如此才更加能够体会这篇大赋的妙处,所作评语十分的契合历史上的评价,眼光老辣且独到。

  徐佑谦虚两句,陆绪终于从愕然中清醒过来,将手中厚厚的纸张奉上,道:“大中正,我的赋……”

  他来的晚,没有听到三都赋的内容,现在还犹如在梦中游荡。张紫华叹了口气,没有接过去,而是让张桐将徐佑的三都赋念给他听。陆绪只听了吴都赋,已经如丧考妣,再听蜀都赋,眉心隐隐显出痛苦之意,手捂心口,在虞恭等人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张紫华心中不忍,道:“算了,青符,认输吧!”

  终归是陆氏的得意子弟,张紫华总不能真的眼看着他被徐佑彻底击垮,青符的小字叫出口,幼年时教陆绪读书习字的场景浮现脑海,慢慢走上前去,轻轻抚摸他的额头,柔声道:“认输吧!徐佑的三都赋堪称自汉魏以来,两都、二京之后,最为大成者,输给他,虽败犹荣!”

  “六叔,陆束之岂是认输的人?”陆绪倔强的摇头,厉声道:“修永,继续念!”

  张桐看了看张紫华,见他点头,这才开始吟诵魏都赋:“……夫泰极剖判,造化权舆。体兼昼夜,理包清浊。流而为江海,结而为山岳。列宿分其野,荒裔带其隅……开胸殷卫,跨蹑燕赵。山林幽岟,川泽回缭。恒碣砧于青霄,河汾浩涆而皓溔。南瞻淇澳,则绿竹纯茂;北临漳滏,则冬夏异沼……”

  陆绪的脸色越来越白,等四千一百字的魏都赋念完,痴痴的看着手中的长卷,然后再一次送至张紫华的面前,眼神中满是渴求,道:“六叔,真的不如他吗?”

  张紫华没有说话,接过来用心观看。这三篇大赋何止写的寒酸,连最基本的“铺采摛文,体物写志”的结构都没有做到。陆绪善短赋,抒情述怀尤为上品,像三都赋这种“京都赋”,格局宏大,事类广博,实在非数日之功可以完成。他胜负心太盛,可方寸已乱,通篇读来没有平时一成的水准,简直难以猝读!

  “不如!”

  张紫华要是连这点公正也做不到,名声就真要毁于一旦了,只好狠心说出这两个字。陆绪猛然一颤,胸口憋的喘不过气来,双目先是一片茫然,没有焦点的四处乱看,掠过徐佑时骤然停下,慢慢的恢复了些许明亮,继而倾泻出无可比拟的深沉恨意。

  不知盯了徐佑多久,陆绪转过身,将注满了心血的赋从张紫华手里一把夺过,走到旁边的烛台,颤抖的手就着白烛的烛火点燃了纸角。

  幽蓝的光,在狰狞的脸上跳跃不停,高高在上的桀骜之心,也随着漫天飘飞的灰色纸屑坠落在了地狱深处。

  所有人,似乎都在嘲笑他,所有的目光都如刀剑,割的他体无完肤!

  陆绪的背影在烛光下若隐若现,语气变得冰冷无比,道:“徐佑,千万别得意,就算你赢了,庶民依旧是庶民,低贱无法入仕,诗赋再好,终究潦倒一生!”

  其实他说得没错,左思以名扬天下,其妹入宫成为皇帝的妃嫔,可因为出身寒微,只能谋一个秘书郎的小官,郁郁不得志。如果不是徐佑别有抱负,单单以诗赋立足,不出经年,必定泯然众人。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陆绪以己度人,断言徐佑会因为庶民的身份而沉浮下寮,殊不知藏在少年人心里深处的谋划,是他耗尽智慧也不可揣摩的宏大。

  “陆绪,休得胡言!”

  张紫华终于对他失望透顶,陆氏家风严谨,不知怎么教出了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当着所有人的面,诗赋不如人,连风度也不如人,传扬出去,朝野非议,就算有吴郡门阀的支持,也难以仕途得意,还不是郁郁不得志?

  害人害己,何等愚蠢?

  <>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徐佑的才具,无须我多说,大家心里自然有衡量。天材英博,亮拔不群,且定为下上,不日上呈司徒,核查后写入籍册。”

  饶是徐佑镇定如山,也被张紫华突如其来的品状惊在了当场。来参加雅集的时候,还跟何濡戏谑时说,不定能混个品级回去,其实在他心里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徐氏的案子虽然过去了大半年,风波渐定,但朝中局势仍然很不明朗,太子被皇帝惩戒,可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张紫华再有清誉,恐怕也不敢冒着得罪太子的风险为他定品。

  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大中正,不仅敢给他定品,还定了下上——庶民所能得到的最高品级!

  陆绪猛然转身,俊脸几乎扭曲了形状,道:“六叔,徐佑可是庶民,为什么给他定品?”

  “现在只论公义,不叙私情。你面前的是扬州大中正,不是什么六叔!”张紫华淡淡的道:“正因徐佑是庶民,所以才定为下上。否则的话,以他的才具,我会吝啬二品的品第吗?”

  陆绪无话可说,庶民并非完全不可以定品,若是才高当世,为清议所重,州郡中正也可以酌情给予品状,只是不能定为上品,可在下品中进行适当的选择。

  下上,也就是七品,这已经是张紫华格外看重徐佑的结果。像张墨,两年前参加吴县的西园雅集,出尽了风头,只是被张氏有意打压,被杨琨定为下中,八品而已。

  “谢大中正赏识,佑无以为报,唯有潜心向学,笃怀求知之志,不负恩遇!”

  徐佑下拜致谢,初始的震惊过后,心神恢复了平静,不管张紫华出于何种目的,至少定了品,才有了继续往上爬的希望。

  陆绪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如鬼魅,站在旁边的几人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躲开了几步:“恭喜徐郎君,成为钱塘湖雅集第一个定品之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徐佑身侧,凑到了耳边,低声道:“下上,连个浊官都做不了。不过,日后我若为郡守,可征辟你来做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吏。”

  徐佑微笑道:“切记不要忘了,等郎君为郡守,我自当前往效命!”

  陆绪每次想要侮辱徐佑,却都得不到想要的反应,反倒把自己气得半死,这一次也不例外。但他经过多次打击,竟然忍住了怒火,阴冷的眼神在徐佑脸上打了个转,似乎想要把他的容颜刻在脑海里,然后默默的站到了远处。

  九品官人法,从一品到九品,共九等,也称为资品或乡品。一品从不授人,最高只能是二品,七品至九品为下品,其实并不能入仕为官。

  朝廷官员同样分一至九品,这种品级称为官品。若想入仕为官,必须资品和官品相匹配,一般情况,两者之间有三品的差距。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资品为二品,入仕只能从五品官做起,资品为六品,只能从九品官做起。

  所以,资品六品,被称为起家品!

  顾名思义,想要做官起家,必须得定为六品才成!

  那是不是说徐佑终生无望为官,那也不至于,资品可以升降,每三年一次的考察,就是为了重新评定品级,表现的好,七品可以升为六品。但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徐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徐氏再次位列士籍!

  这很难,但毕竟可以站在山脚下,看到登上绝巅的路,比起刚从义兴离开时的丧家之犬,徐佑的羽翼正在渐渐的丰满!

  “张墨,博识洽闻,标鲜清令,由下中升为下上。”

  “张桐,珪璋特大,机警有锋,定为中上。”

  “陆绪……虽文章锦绣,然不够明达纯粹,由上下降为中上”

  ……

  一夜未眠,等到天光大亮,参加雅集的数十人中被新定品的有二十人,升品的六人,降品的两人。陆绪本来是三品,此次参加雅集的目的,就是升为二品,为明年入仕打好坚实的基础。但跟徐佑交手惨败,沦为士林笑谈,张紫华碍于物议,又有意磨砺他的性情,故而将其降为四品。

  虽然降品,但仍是所有人中最高的品级,这就是门阀的权势!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