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人救己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闻讯而来的冬至和秋分一起跪下,求徐佑饶恕履霜这一次。徐佑见履霜着实知错了,洁白如玉的额头渗着鲜血,看上去很是凄楚,念及这段时日以来的情分,微微叹了口气,示意秋分扶她起来,语气变得平缓,道:“寻常的事,如衣物膳食器具开销花用,我可以容你们自作主张。但一府之中,以人最重,牵扯到人事,我如何说,就如何去做,不要添枝加叶,更不要阳奉阴违。这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你们个人,而是为了静苑里所有人的性命和前程负责,懂了吗?”

  众人齐齐应是,徐佑使了个眼色,冬至心领神会,拉住履霜低声道:“阿姊,我先帮你处理下伤口,免得结痂留下疤痕。”

  履霜俏脸含泪,小心翼翼的望向徐佑。徐佑点点头道:“去吧!”

  “谢过小郎!”

  等她俩离开,秋分也跟着而离去,左彣垂首道:“郎君,都怪我……”

  徐佑脸色凝重,道:“与你无关,我只是借题发挥,试一试她。”

  “啊?”左彣一脸震惊,好一会才道:“郎君还是信不过她?”

  徐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似笑非笑的道:“风虎,我记得当初在吴县城外,你献上、中、下三策,可是要将履霜杀了沉河的。怎么,这会倒是心软了吗?”

  听徐佑打趣,左彣苦笑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时跟履霜只是陌路人,可现在大家同甘苦共患难,亲如一家,真要再杀了沉河,我……我怕下不了手啊!”

  “我说笑而已,不必当真!”

  徐佑沉吟了片刻,道:“你去看看履霜,她敬你如兄,你的话她还是听的,多开导开导,不要让她自怨自艾,落下心病。”

  左彣刚要离开,徐佑又道:“额头的伤如果处理好了,让冬至过来一下!”

  “诺!”

  冬至进了屋,徐佑背对着她站在窗前,负手望着院子里的景色,他的背影孤单又冷峻,跟往日的温和大不相同。

  “小郎!”

  冬至直接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双手交叠胸腹间,心中有些不安。徐佑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不管再难再凶险的局面,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谈笑中带着她们这些奴婢和部曲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可以说徐佑的不动如山,是她们在这个乱世最大的依靠和信心的来源。可今日履霜擅自买了三个人,竟气得他动了真怒,莫非……那妇人和孩子的来历有什么问题么?

  “起来吧!”徐佑没有转身,低沉的嗓音在幽闭的房间内听起来有些阴森,道;“你们今日是如何到了人市,又如何遇到奴隶商人,又怎么多买了三人回来,不管细碎繁琐,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冬至站起身,倒了杯茶,端到徐佑身后,轻声道:“小郎,先喝杯茶吧!”

  徐佑回过头,眼神终于多了分暖意,接过杯子,感受着热水流过喉咙和胸腔的生命力,走到胡床边坐了下来,笑道:“来,坐下说吧!”

  冬至松了口气,忐忑的心放回肚子里,在徐佑身侧的蒲团跪坐,道:“风虎郎君、履霜阿姊和我结伴出门后没有去别的地方,径自到了东市。在东市西北角,那里是买卖奴仆的地方,也是我通过养的那些闲人找的商贾,名叫刁黑,手里的奴仆虽没有别的商贾多,但大都是从官府流出来的犯官家眷,整体的素养比较高。所以刁黑带着我们看了几十号人,从中选了二十个身体还算健硕、言语比较伶俐的,正要付钱的时候,他说看我们做买卖爽快,愿意额外奉送两人。阿姊本来是不同意的,说小郎吩咐了二十人,只是我多嘴说了句看看也好,反正又不花钱,刁黑便引了那妇人和小女孩过来……”

  “然后呢?”

  “我一看是妇人,带着七岁的小女孩,相貌还如此可怖,立刻就拒绝了刁黑。可刁黑说这妇人身世可怜,先是在荆州军府的营户里充当营妓,后来不知是脾气太坏,还是容貌丑陋,被管事的转卖给了当地的商人,后来又经过多次转卖,流落到了扬州。”

  “荆州的?”

  “对,荆州营户!她经过多个商贾转卖,具体的情况已经不甚了了,但人是从荆州营户流出来的,应该确凿无误!”

  荆州处在跟北魏的最前线,那个妇人的相貌明显具备鲜卑人的特征,或许是在两军阵前俘虏来的,没入军府成了营户,供兵士亵玩取乐。

  “嗯,接着说!”

  “我当即拒了刁黑,不管她多可怜,我们又不是大德寺的秃驴,没空四处做善事。但刁黑说,若是今次再送不出去,就要赶她们出城,这种鬼天气,又是妇人孩子,十有八九会冻毙在野外。履霜阿姊因此动了好心,执意收留她们,我想着反正多两张嘴吃饭而已,就同意了,又要刁黑多送了一个奴婢。只是没想那么多,惹的小郎动怒,实在该死!”

  “送不出去?难道之前送过人吗?”

  “嗯,那妇人好像不会说汉话,长的丑陋,外加笨手笨脚,洗衣做饭这些杂务都作的不好,又带着一个小女孩,按人头卖钱,根本无人问津。刁黑每日供养她们吃喝,却无法变卖生钱,早就心怀不满,后来也送过人,但是只要有谁敢接近那小女孩,妇人立刻就跟疯了似的,见谁跟谁拼命,连主人都敢咬伤,于是又被送了回来,还害得刁黑赔了不少钱。”

  “哦,都这个样子了,刁黑还没把她们扫地出门,看来人品不错!”

  “刁黑虽然做的奴隶生意,但为人还算有些良心,极少虐待手中的奴隶,所以小郎也看到了,这次买来的人身体各方面都还可以。他也是看我们良善之人,因此才寻思着把妇人和小孩送给我们,好为她们谋个活路。”

  徐佑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冬至的话合情合理,没有什么破绽,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冬至奉命组建情报机构,对这些事十分的敏感,似乎从徐佑不同寻常的举动中察觉到了什么,道:“小郎,阿姊她不是有意的,你消消气,如果这妇人有问题,我马上赶她们出城。”

  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妇人真的是陷阱,送走她摆明了打草惊蛇,接下来会从哪个方向射来暗箭,危险性无法估量。

  徐佑摇摇头,道:“刁黑区区商贾,还知道两条人命,杀之有伤天和。既然将人接到了府中,再赶出去,未免让街坊邻里背后骂你我黑心烂肺。”

  他正是沽名养望的时候,岂肯授人以柄?何况这件事虽然透着诡异,但正因为太诡异了,容易引人警觉,又不像是专门针对他设下的陷阱。把妇人留下,既能将暗箭化作明枪,也好进一步探明真相。

  “那也无妨,给她点钱,足够过去冬天就是了。至于明年如何,那是她们的事,与咱们并不相干。”冬至其实还另有盘算,如果妇人留在静苑,真惹出了事端,履霜再脱不了干系,就是徐佑不赶,她也无颜继续待在这里。所以长痛不如短痛,直接把妇人和小女孩赶出去就是了。

  徐佑不置可否,道:“还有一人呢,怎么来的?”

  “哦,那个是刁黑半卖半送,他看我们肯收留妇人孩子,一高兴半价多卖了个健硕的男子……”

  徐佑微微笑道:“这人倒是会做生意……好了,事情的经过我知道了,去把履霜叫来!”

  “好,我这就去。”

  冬至走到门口,回过头来欲言又止。

  徐佑笑道:“不用担心,今日是我不对,以后不会再对你们发脾气了。”

  冬至心头涌上感动,奴仆做错了事,轻则斥责,重则刑罚,更有甚者被杖毙扔到荒郊野外, 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多说一个字。徐佑这样的郞主,不说绝无仅有,至少难能可贵,本来对她们极好,今日发脾气也是事出有因,结果还跟她认错道歉,真是

  没过多久,履霜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外,应该是接到冬至的传话,立刻一路小跑了过来。她在门口停留了片刻,等急促的喘息声渐渐平复,才低声说道:“小郎!”

  “进来吧!”

  履霜推开门,径自跪在地上,徐佑没有让她起身,道:“念及这段时日的情分,我给你机会解释一下,明知那妇人来历不明,很可能是鲜卑异族,为什么仍旧要坚持带回府中?”

  “小郎,我自知此事不该做,辜负了你对我信任。”履霜低声道:“可当时在人市里,那妇人跪在笼子里拉着我,她一言不发,目光满是哀求,不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而是为了身边刚刚髫年的女儿。若是刁黑赶她们出城,除非将女儿贱卖了,否则的话,不出七日,两人必死无疑。”

  妇人容貌尽毁,言语不通,无力谋生,除了卖女没有别的路好走。可根据刁黑所说,女儿明显是她的逆鳞,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所以履霜,成了她在绝望时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

  “多年以前,我的父母死在途中,要不是齐阿母收留,连我也成了孤魂野鬼,哪里还有幸能够陪伴在小郎左右?”履霜无声的流下眼泪,比起嚎啕痛哭更加的触动心弦,道:“我看到那个一言不发,呆坐在笼子里的小女孩,似乎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同样被饿狼和兀鹫围住的自己,小郎,其实我不是救别人,而是在救自己……”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