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曰鸡鸣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我与七郎所见略同,於菟不仅不能放,而且要好好养在府内,不能让她受委屈,也不能让她太自由!”

  徐佑和何濡相视而笑,那种从眼界到智计再到灵魂的高度契合,感觉十分的美妙,仿佛在看着另一个不那么完美的自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彼此互补,又彼此依靠,让这个冰冷的世界,不再那么的孤单和寂寞。

  “为什么?”

  不仅冬至想不明白,左彣和履霜也不明白,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每一次面对徐佑和何濡,都有种智商跟不上的挫败感。

  徐佑没有解释,目光转向秋分,笑道:“秋分,你说,让她们留下来,好还是不好?”

  “我……我不知道……”

  “没事,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说错了也不打紧!集思广益,兼听则明,无论什么看法,都会对最终的决断有益!”

  “小郎,我不懂这些,但我觉得不管那妇人如何,是好是坏,至少小女孩是无辜的。我瞧着她太可怜了,这么丁点的人,眼眸里却没有一点髫年该有的生气,真的放她们出去,这天寒地冻,无亲无故,连性命也未必保得住。”

  徐佑叹道:“你我百般算计,却都不如秋分看的明白。说的是,不管怎样,小女孩总是无辜的!放她们出府,只不过让自己心安理得,却于事无补!”

  冬至忍不住劝道:“小郎,这可不是发善心的时候。於菟如果真的不安分,留在府里恐怕多生事端,到时候放也难,不放也难,不如快刀乱麻,一了百了。”

  “给了你五十万钱,却怕看不住一个妇人和孩童吗?”

  冬至一呆,这是质疑她的工作能力啊,忙拍着胸口作保证,道:“岂会看不住她们?小事一桩,我敢立军令状!”

  “那就是了,我主意已定,留下於菟二人。”徐佑结束了这个议题,道:“履霜,这次不是新买了五个婢女吗?让於菟和另外两人到后厨帮工,月钱一样,也不要限制她的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在静苑之内,她同别人没有任何区别。”

  “诺!”

  “对了,再分一个婢女给其翼,随他到洒金坊照顾起居。那边都是些粗糙大汉,笨手笨脚的,这才去了几日,看看我们风流倜傥的何郎君,都快变成西域来的胡人了。”

  何濡不修边幅,邋遢惯了,无论如何说不上风流倜傥。履霜忍着笑,道:“记下了!”

  何濡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抓痒痒,懒得搭理徐佑。冬至促狭心起,指着他叫道:“快看,快看,其翼郎君这神情更像西域的胡人了!”

  这下大家再忍不住,哄堂大笑,徐佑笑的最大声,毕竟调侃何濡,可是静苑的保留节目:“还有一人去照顾风虎,你啊,没事多跟女郎们聊聊天,免得被一个和尚嘲笑一点都不懂女人……”

  又是哄笑声大起,刚刚被笑的主角何濡更是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就不要了吧?”左彣急忙拒绝,道:“郎君,我军伍出身,一个人这些年早习惯了,骤然身边多一个人,做什么事都别扭,还是留在郎君身边服侍好了。”

  “也罢,不难为你!这最后一个婢女就给冬至,你常出门办事,身边不能没有心腹跟着,吴善、李木他们都是男子,有些事不方便出面。”

  “好啊,我早想找小郎讨个人使使,总算得偿所愿!”冬至在郭氏时执掌船阁,手下多的时候有数百人,正如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她只嫌少,不嫌多。

  “咚——咚!咚!”

  一慢两快,四更天了,更夫粗犷的嗓音响彻街邻:“防贼防盗,闭门关窗!平安无事喽!”

  “四更了,大家劳累一天,都回去睡吧!其翼你留下,我还有事和你商量。”

  等众人依次离开,秋分关上门,点了白烛,悄然退到里间的小屋,徐佑久久不语,看着烛光摇曳,突然道:“你觉得於菟的身份……”

  “非富即贵!”

  何濡眸光大亮,在昏暗的夜晚,倒映着烛火,彷如星辰,道:“她或许是西凉人,或许不是,但跟柔然汗庭和北魏王族一定有莫大的关系。”

  “理由呢?”

  “人心有时候很复杂,有时候又很简单,无非是趋利避害,攀龙附凤八个字而已。如果於菟仅仅是个卑贱的婢女,生死操于人手,荣辱全凭天数,照她所说,从西凉到柔然再到北魏,无不安于现状,恭谨顺服,却为何偏偏来到江东如此的不安分呢?”

  “南北有别,终归是不同的!”

  “这点点不同,难道还能大过西凉、柔然与北魏的血仇吗?西凉的羌人宁可向江东的汉人称臣,也要跟北魏的鲜卑人死战到底,柔然的东胡虚弱时远遁漠北,只要强盛,就立刻驱兵南下,寇掠北魏的军镇。南北之别,比起这样的深仇大恨,实在不值一提。更何况,北地的奴婢地位最为低下,任由主人随意打杀,而不会受到律法惩处,江东这边好歹制定了许多保护奴婢的条文,遇到良善之家,日子过得不比普通庶民的差。”

  徐佑再次陷入沉思,道:“你的结论?”

  何濡冷笑道:“於菟之所以费尽心思,都要带着女儿亡命逃走,说明她在北地的身份非同小可,只要回去,立刻就能享受旁人难及的荣华富贵。换作你我,也不肯甘心在江东作一个奴婢!”

  徐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白玉似的陶瓷沾染了肉眼不可见的黑点,沉声道:“我需要更多的证据,你认为要从哪里开始着手查验?”

  “第一处要查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她如何从荆州军府的营户里脱身?”何濡压低嗓音,道:“向来作了营妓的女子,要么被粗暴蹂躏至死,要么受不了折磨而自尽,极少有人能够生离,别说她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徐佑点点头,目光深邃而悠远,道:“我也如是想,军府中必定有人发了话,才能保她安然无恙。这个发话的人,就是我们要查的重中之重!”

  “七郎不肯放於菟离开静苑,想来早猜到她的身份非同小可。”何濡笑着调侃,道:“既然留她在府中,不如好生笼络,以收其心。说不定将来奇货可居,再现吕不韦遇见子楚的惊天际遇!”

  徐佑瞪了他一眼,道:“於菟虽是女子,却有坚忍不拔之志。这样的人,倾尽全力也未必能窥探一二,还想收其心?痴人说梦!”

  “对别人或许是说梦,七郎却不是别人,只要你想做,总会有办法的!”

  徐佑敏锐的察觉到何濡的打算,瞪了他一眼,道:“此事不急,你不要胡来,且从长计议!”

  何濡笑呵呵道:“诺!”

  送走何濡,徐佑直到五更天才入睡,正做梦时,听到履霜的声音:“小郎,该起来吃早膳了。”

  “昨夜太乏,容我再睡会……”

  “可其翼郎君、风虎郎君,还有惊蛰、冬至他们都在外面候着,小郎要是不去,他们也不敢用膳!”

  徐佑无奈的睁开睡眼,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问道:“秋分呢?”

  履霜拿着准备好的衣物,服侍徐佑穿好,又端着铜盆为他净了手脸,一边束发,一边说道:“秋分在教於菟怎么应付厨下的活,北地很多习俗跟我们不同,多教教她,也好在府中安心做事!”

  说着她突然俏脸一红,竟停下梳篦,身子低低的挨着徐佑的肩头偷笑起来。徐佑没有回头,望着镜子里的履霜,奇道:“笑什么?於菟在厨下出丑了吗?”

  “没有没有,我不是笑於菟,而是,而是……”

  履霜少见的满脸娇羞,徐佑更加好奇,道:“那是怎么了?”

  “刚,刚才……我叫小郎起床,突然想起《诗经》里的一首诗……”

  徐佑何等聪明,立刻明白过来,也是一笑,道:“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是不是?”

  “是!”

  这首诗名叫《女曰鸡鸣》,是《诗经》里很有趣味的一首生活诗,意思是说女子叫丈夫起床,丈夫却懒着说让我再睡会,跟徐佑和履霜刚才的对话十分的相似,怪不得她会笑不可遏。

  至于为何羞涩,因为此诗讲的是夫妇帏房事,套在履霜和徐佑身上并不合适。徐佑打趣了两句,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道:“那个小女孩呢,带她过来,一起吃饭!”

  小女孩跟在履霜身后走进来,徐佑认真打量她,发现除了双眸是碧色的之外,头发却是浓郁的黑色,皮肤很是白皙,鼻梁高挺,有点像后世所说的洋娃娃。不过她的眼神木讷呆滞,缺乏孩童的天真和灵动,想想也可以理解,任谁从小过着那样的日子,都会丧失活泼的天性。

  这很残忍,却无可奈何!

  “你叫什么吗?”徐佑给她夹了菜,柔声问道。

  小女孩低头吃饭,并不说话,履霜道:“我问过於菟,她说女儿叫纥奚丑奴。”

  “纥奚丑奴……好听的名字!来,多吃点肉,你太瘦了些,吃肉可以长胖点。”

  徐佑话音刚落,纥奚丑奴突然满脸惊恐,扔掉了碗筷,倒地抽搐不止,口作六畜之声。履霜大惊,顾不得失仪,扑过去跪在地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急道:“怎么了,你怎么了?”

  “看着似是痫症,不用太紧张!履霜,你放开她,让她平躺地上,不要碰触她的身子,头侧向一边。冬至,拿软衣物塞她口齿间,以免咬伤了舌头。左彣,让吴善速去请大夫来,就说可能是痫症,备好方子和药,拿来给其翼看一下。”

  古代癫痫是分开的,大人为癫,小人为痫,直到北宋才将癫痫合二为一。吩咐完众人,徐佑俯身观察丑奴的脸色,只要不吐沫呛了气管,危险性应该不大,至于掐人中之类的做法,并不适当,也不科学,还是尽量不要使用。

  正在这时,秋分和於菟前后走了进来,看到房里的情况,於菟猛然变色,一手推开秋分,冲了过来,秋分不知她发什么疯,刚想伸手去拦,听到徐佑说道:“让她过来,丑奴发病了!”

  於菟口中叽里呱啦的说着北语,想把从地上抱起丑奴,徐佑阻止道:“别动她,可能会伤了四肢……”

  “啊!”

  於菟的碧眸露出凶光,呲牙咧嘴,如同发狂的母兽,随时都可能撕咬徐佑。冬至顿时怒道:“别不知好歹,小郎是为了救人,你再迟延阻扰,等她咬断了舌头,有你哭的时候!”

  於菟置若罔闻,依旧死死盯着徐佑,生怕他伤害了丑奴。舔犊之情为人性大爱,徐佑并不在意,让履霜以北语劝她稍安勿躁。

  如此折腾了一会,丑奴渐渐恢复平静,等大夫赶到,把了脉,开了定痫熄风,祛痰开窍的方子,服用之后,就沉沉睡去。

  於菟当然不是傻子,看得出徐佑是真心在帮忙医治女儿,跪在地上磕了头。何濡在背后对徐佑眨了眨眼,言外之意,仿佛在说:

  如何?收其心,对七郎并不是难事!

  徐佑再次瞪了瞪他,以示警告,不得胡来,伸手虚扶於菟,道:“既入我静苑,都是家人,不必见外。丑奴的病不算大病,大夫说了,此病因在母腹中受了惊吓,气上而不下,以至于精气并居,所以发而痫症。只要按时用药,精心看护,一两年中自可痊愈。”

  履霜将话复述了一遍,於菟又重重的磕了头,徐佑正色道:“我说过了,不要多礼。静苑中有个规矩,等闲不要下跪,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可找履霜、秋分她们问询,只要勤勉做事,这里没人苛待你,好自为之!”

  他点头欲走,又回头吩咐道:“家里没有孩童的衣物,明天去赶作几件冬衣给丑奴,天寒地冻的,她穿的太薄,容易受激发病。”

  履霜伸手扶起於菟,柔声道:“小郎人极好的,你不要怕,以后有事回禀,直说即可,不用动不动的下跪。还有,是我昨个疏忽了,我看咱们身形差不多,等会找几件我的冬衣给你穿上,可能旧了些,不要嫌弃才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