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门开,见宗师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死亡是种什么感觉?

  痛苦,恐惧,坦然,留恋,或者彻头彻尾的迷茫?

  是不是对生命所有的体验都在那一瞬间完全的停滞,人世间的美好和不美好再也与你无关,连个无足轻重的看客都做不成,一切的一切,重新归于万年的沉寂和永恒的虚无。

  如何生,又如何死,

  这是自人类直立行走以来,始终都无法解决的一个难题,所以开始孜孜不倦的求道!

  道是什么?

  天道、人道、儒道、佛道、武道,无论强调精神的力量,还是重视肉身的突破,都是一个目的:超脱生死!

  只是千百年来,能够最终迈出最后一步的人寥寥无几。究其根本,在于生者不知死,死者不知生,两不相知,又如何从生到死,然后再超越生死呢?

  凌厉无匹的杀气刺激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肉,死亡的阴影再次笼罩心灵深处,就如同钱塘湖被席元达重伤频死的经历一样,左彣再次来到了生与死的临界点。

  唯一的不同,那次始终徘徊在生死边缘,而这一次,生死只是一瞬间!

  突然,左彣顿悟了武道的奥秘!

  道可道,非常道,

  道既无常,如日之光。如日之光,光照无方!

  涓涓细流,汇入丹田,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凝聚成河、成江、成大海,然后汹涌澎湃,带着九天雷音的轰鸣充斥着奇经八脉。

  天地在眼前骤然明亮了起来,吹过衣角的微风,回转着无穷无尽的曲线,掠过树梢的雀鸟,以契合自然的轨迹在俯瞰群山,爬过草丛的蚁虫,发出只有虫类才能听懂的低鸣,这一切,全都清晰无误的倒映在他的脑海里,没有遗漏,没有缺憾,几乎接近了臻美!

  擎剑的右手不见如何动作,幽黑深邃的剑鞘竖在了身前,不偏不倚,不多不少,恰巧挡住了暗夭的毒针和短匕。同时张口微微吹了一口气,急射而来的那道寒光仿佛碰到了虚空中无形存在的屏障,以数倍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扑哧!

  寒光洞穿了暗夭的左肩,嵌入后面的山壁内,山石粉碎四溅,放眼望去,竟是一粒光滑圆整的铜豆。

  那日在晋陵城中,同样的寒光阻止了左彣的身形,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今时今日,却犹如萤火与皓月争辉。

  越品如登山,山高不可见!

  血迹从肩头流出,暗夭双手巨震,浑身的劲气似乎被抽光,又似乎被牢牢的黏在了那柄平平无奇的剑鞘上,进不得,退不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里还有一分纵横江湖的顶级杀手的风采?

  接着一股迫人窒息的杀伐之气涌来,身子砰然退开五尺,碰到山壁才停了下来,胸口憋闷,再忍不住,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你……你竟然……”

  左彣微微一笑,低头凝望着匣中宝剑,粗糙有力的指节轻轻抚摸着鞘身上的雕纹,慨然道:“不错,我在六品上停留了八年之久,久得以为今生今世再也无望步入到五品的境界。要不是你这惊心夺魄的一刺,又怎能推开这扇门,跨过这道槛,成为武人梦寐以求的小宗师?暗夭,你我虽是敌人,却还要谢你这一刺之恩!”

  暗夭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手捂着胸口,颤声道:“小宗师,小宗师!哈,你六品的时候,我杀不了徐佑,现在晋升小宗师,我更杀不了徐佑。既然如此,不如一死!”

  左彣摇头道:“你不能死,我家郎君要你活着!”

  暗夭仰头大笑,道:“我打不过你,却不会连死也死不了!”说着以手做刀,劈向颈侧,满是决绝之意。

  左彣欺身近前,右手后发先至,挡在了暗夭的手刀和脖颈之间,单以身法和速度,已经远远将这个曾经的对手甩在身后。

  暗夭的眸子里溢出丝丝冷笑,步法飘忽,身子侧旋,以后背撞向左彣怀中,同时双手握拳,胳膊如同折断一般,从诡异之极的角度击向他的肾关要害。

  这是不要命的打法,两败俱伤!他身为杀手,不到最后一刻,岂会轻易的放弃反击,不过以自杀为诱饵,骗左彣中计。

  鬼音骤起!

  当初在晋陵,左彣就是被暗夭这种凄厉的鬼音所慑,反应慢了一步,导致她逃之夭夭。这次在两人紧挨着的方寸之地,鬼音的威力更大,震荡在耳鼓中,似乎要把人心都捏成粉碎。

  山洞中的村民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一时想不明白好好的齐黄花怎么变成了什么暗夭,还要出手杀人。等这会刚刚转过神来,又被鬼音折磨,一个个捂着耳朵大叫起来。有些身子弱的,直接倒在地上翻滚不停,撕扯衣物,抓的脸和身上都破了。

  左彣却面色不改,丝毫不受鬼音的影响,左手伸出一根食指,不快不慢,不急不缓,破开旋转如鬼魅的层层假象,正好点在暗夭后心。

  时光凝结在此刻,暗夭向来以身法绝妙自傲,这会只能一动不动,双拳停留在距离肾关一指的地方,再无寸进!

  “没用的,放弃吧!”

  绝对的力量,完全无视任何阴谋诡计,这是暗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后心微微酸麻,顿时昏死过去。

  从晋陵到钱塘,从枫叶红透到大雪翻飞,

  千里之遥,数月之久,

  终于抓到你了!

  山宗这时赶了过来,紧张的抓住左彣的手臂,问道:“没受伤吧?”

  左彣笑道:“要不是你出言示警,估计这会连尸体都凉透了!”

  “好,会说笑就没事!”山宗这才放了心,眼珠子一转,奇道:“不过,这种说话的语气可不像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我了?”

  左彣一笑,衣袖轻轻甩出,还被鬼音控制的几人立刻停止了哀嚎,跪爬在地上呕吐起来,脸色虽然都不太好,但基本没有大碍。山宗张大了口,满脸的惊讶,道:“你,你升品了?”

  山宗和左彣交过几次手,未分胜负,两人之间纵然有差距,但这种差距可以衡量,可以计算,也可以借助外界条件来弥补和追赶,但现在山宗明显感觉到左彣不一样了,说不出来具体的缘故,可就是知道,他已经从此山到了另一山,山高可望,却不可攀!

  “侥幸,得以入五品!”

  得到心中猜测,却不敢置信的答案,山宗久久没有做声。武道之难,只有越往上走才越清楚。从九品到六品,是绝大多数武人一生都走不完的路,更别说从六品迈入五品,一看天资,二看机缘,缺一不可,哪怕是世间少有的奇才,天资过人,可机缘不到,仍旧困在五品外的绝境里,无法找到通天的路。

  山宗的心情十分的复杂,不知是喜是忧。钱塘多事,有一位小宗师坐镇,遇到危险,所有人的性命都能得到极大的保证,这是天大的喜事;可在喜悦之外,他难免会想起自己,从触手可及的左彣的后背,如今只能遥遥的眺望着他的背影,这种反差,一时有些失意!

  不过山宗岂是自怨自艾的人,短暂的胡思乱想,立刻放下心里那点小九九,衷心的向左彣表达祝贺,道:“今日回府,一定要不醉不休!”

  男人的友情,除了血染的战袍,还有穿肠而过的烈酒!

  告诉不知所措的村民实情,让他们明白,眼前这齐黄花只是别人假冒的西贝货。易容易骨术虽然神奇,但事实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他们不信。但齐父母好不容易找到女儿,怎么都不肯接受,等山宗上前撩开暗夭一直垂着的头发,用沾了山泉水的湿布擦去脸上的斑斑血迹,还有故意抹黑肤色的不知什么药物,才发现这个人跟女儿只是略有相似而已,只是刚才慌乱心急,加上没有仔细辨认,竟被她蒙蔽了过去。

  那真正的齐黄花呢?

  齐父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道:“郎君神通,求你帮我们找找女儿!”

  其他人也纷纷跪下哀求,左彣心底良善,况且此事也因他们而起,齐黄花受了池鱼之殃,自不能一走了之,脚尖轻点暗夭,她又从昏迷中慢慢醒过神来,不过除了目能视,口能言,其他地方都不能动。

  山宗蹲下去,寒光闪闪的短剑横在暗夭脖颈,道:“说,齐黄花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暗夭冷冷的眸子,似乎比短剑还要冷上三分,如果他还能动,山宗已经是个死人。

  “哈,有骨气!”

  短剑上移,剑尖对准脸颊,柔软的皮肤和锋利的铁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山宗笑道:“我再问一次,你若不答,就在这张脸蛋上划一道,若再不答,就继续划,一直划到你回答为止。小美人,你身为女子,死或许不怕,但怕不怕长了一张人憎狗厌的丑脸呢?”

  暗夭眼眸中露出讥诮之意,道:“谁告诉你,我是女子?”

  “呃……”

  山宗手一颤,短剑差点掉地上,他傻傻的看着暗夭,眼睛鼻子嘴巴眉毛,说不上多好看,但秀气的样子怎么着也不可能是个男子,但说这句话的声音却实实在在的跟男子无疑。

  有那么一刻钟,山宗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天地、男女、阴阳、乾坤,颠倒错乱,全部失序!

  “小子,够可以的!不仅骨头硬,而且口齿好,竟能仿男子的声音。不过不要紧,耶耶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口技这种小伎俩,说穿了不稀奇!”

  “脱掉我的衣服!”

  山宗的世界观再次崩塌,愕然道:“什么?”

  暗夭唇角上扬,满脸嘲讽,不屑说第二次。山宗收了剑,头摇的跟个智障似的,道:“你厉害,你厉害。”

  山宗虽然机灵,但就像徐佑所说,他受家风影响太大,儒家思想根植在血液里,看似玩世不恭,其实颇有操守,对付暗夭这种不惧死的杀手,有些力不从心。

  “你会说的!”左彣突然道。

  暗夭闭上了眼,摆明懒得搭理。

  左彣轻声道:“暗夭,知道我为什么佩服你吗?”

  暗夭眼珠微微一动,还是没有做声。

  “四夭箭出道以来,总共刺杀了七人,但飞夭、月夭和杀夭每次动手都不计后果,杀人无算,只有你除了目标外并不多杀一人。齐黄花是你用来迷惑我等的工具,是死是活对你无关紧要,现在胜负已分,君为阶下囚,又何必多早杀孽?”

  暗夭睁开了眼,看着左彣,保持着沉默。

  “说出齐黄花的下落,我给你武人该有的尊严!”

  过了片刻,暗夭开口,道:“此处往西一里,有处枯干大树,齐黄花就在树洞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