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杀,师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暗夭的性别问题,成为静苑最大的八卦,履霜和秋分、冬至等人借着送饭的机会近距离研究了一下,结果三人得出三个结论:

  履霜认为是实打实的男子,秋分认为是女子的可能性更大,而冬至的话,就很让山宗接受不了,她说,暗夭非男非女!

  可怜山宗盘踞溟海多年,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仅仅一日间,三观尽碎,很是憔悴的挪到左彣身边寻找安慰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Aiyousheng)】徐佑听了冬至的看法,饶有兴致的道:“昨日忘记问你,你在船阁时,有没有收集四夭箭的情报?”

  “四夭箭出没的地方大都在金陵往西的荆雍之间,刺杀的七人也不是扬州本地的士族,船阁对他们没有过多的关注。不过,四夭箭的名声在外,多多少少积累了一些情报,比如月夭是胡人,飞夭是宁州蛮,杀夭瘦弱,武功却刚猛之极,可能是益州豪族文氏的子弟。至于暗夭,要不是今日见到此人,我一直以为暗夭只是四夭箭故意放出来的诱饵,根本就不存在……”

  冬至对四夭箭所知仅是皮毛,内幕情报了解并不多,甚至还不如徐佑。至少徐佑知道这四人并不是简单的雇佣刺客,而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成员,所作所为必定另有所图。

  “那你为什么觉得他非男非女?”

  “以小郎和风虎、惊蛰两位郎君的眼力,在最简单的观人男女一事上竟然没能达成一致,这本身就是奇谈。既然是奇谈,何不往奇处想?”

  履霜算是女子中见过世面的,却也不知说什么好,道:“就是再奇再怪,世间也不可能有非男非女的人吧?”

  “不然!这种人确实是有的!”

  冬至正色道:“我以前随郭公行商宁越两州,曾亲眼见到一件奇事;当地山寨里有一个小女娘,名叫唐宁,年八岁,渐化为男,至十七岁,而气性成,正是非男非女,雌雄同体的怪物!”

  “啊?”

  莫说履霜、冬至,就是徐佑、何濡也来了兴致,道:“真有这样的奇事?”

  “我亲眼所见,假不了的!”冬至嘻嘻一笑,低声道:“要不午膳加点药,把暗夭迷倒,然后查验一下?”

  “不可!”

  “不可!”

  徐佑和左彣同时阻止,左彣恳声道:“小郎,为了尽快找到齐黄花,我曾答应给暗夭该有的尊严。杀他不是难事,一刀即可,但还是不要折辱他……”

  “放心,你答应的事,就是我的承诺!”徐佑指着冬至,叮嘱道:“咱们自家人说笑即可,对付暗夭绝不能用这种手段,听到了吗?”

  冬至吐吐舌头,道:“知道了!”

  关于阴阳人,徐佑前世里读史书,见过很多的记载,可不是野史里的胡言乱语,那都是堂而皇之的写在正史里的。所以冬至所说的怪事也不是不可能,但若因此认为暗夭类似这种,未免失之偏颇。

  让左彣将暗夭再次带到跟前,徐佑笑道:“昨夜睡得可好?”

  “鼾声如雷!”

  徐佑叹道:“昨晚我一夜未睡。”

  “心无所求,自然安宁。”暗夭淡淡的道:“郎君心事太重,睡不着!”

  “哦,那你猜一猜,我究竟有什么心事?”

  “郎君是不是还在犹豫,要不要杀我?”

  徐佑轻轻鼓掌,道:“不错!那你说,我是杀你好,还是不杀你的好?”

  暗夭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笑,道:“若我是郎君,杀了好!”

  “可你毕竟不是我……”

  “所以,杀不杀操于郎君之手,何必问我阶下之人呢?”

  徐佑莞尔,道:“有理!”

  “履霜,上茶!”

  履霜端着茶,放到暗夭身前,他微微前倾,竟然表达了谢意。这样一个人,跟徐佑之前想象中的暗夭区别很大。

  “你读过书?”

  暗夭答道:“是,从三岁习武开始,同时一直在读书。”

  “师承何人?”

  婉转,扯皮,拉拢,示好,表达善意,消减敌意,最终的目的就落在这四个字上:师承何人!

  房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凝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暗夭脸上,他闭了上眼,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道:“一个死人!”

  徐佑只怕暗夭避而不答,只要他肯说话,总能一步步套出底细,道:“死人?这倒让我好奇,死人也能教人读书习武吗?”

  “教会你之后,再杀了他,岂不是一个死人了吗?”

  左彣、履霜、秋分、冬至、山宗五人齐齐色变,望着暗夭的眼眸里或畏之如虎,或如恶恶臭,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开了数步,仿佛耻于和他站在同一个屋檐下。

  天、地、君、亲、师,荀子说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在这个时代仅仅对师父不敬,就可能遭万人唾弃,更别说杀师这样的恶行,有悖人伦,神鬼厌之。

  暗夭说的轻描淡写,浑不在意,也是这个时候,才有了些许混迹江湖的刺客该有的薄凉和冷漠。

  左彣皱着眉头,道:“你为何杀师?”

  暗夭还是闭着眼,并不理会何濡,仿佛这个问题根本不值得回答。山宗讥嘲道:“不敢回答?尊师教你习武强身,读书明理,却被你狼心狗肺,恩将仇报。原来,你也知道这是无耻下作的禽兽行径!”

  暗夭藏在袖袍里的手指动了动,脸上不见怒火,但在场的几人无不是通了七窍的玲珑心,哪还不知山宗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何濡终于开口,道:“孟子说君王无道,尚可杀之,何况师父?若暗夭的师父行事不义,rénmiàn兽心,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暗夭猛然睁眼,眸子底部青光弥漫,显得无比的诡异,仰头大笑道;“何郎君所言最合心意!我那位师尊虽然不是披发左衽的戎狄,却是真正的rénmiàn兽心之辈。我不仅杀了他,而且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撒在厕中最污秽的地方,咒其永世不能翻身。”

  三分癫狂,三分阴毒,三分鬼气,还有一分的惊怖不可名状!

  徐佑开始动摇,他试图将暗夭收归己用的想法,或许真的是戴着镣铐在刀尖上跳舞,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伤了自己。

  何濡的大半生,无不在违逆世间所有约定俗成的规则。汉人叛逃成了胡人,将军子剃发成了小沙弥,然后又从胡人再次叛逃成了汉人,扮演者各种各样的角色,游走在错综复杂的势力之间,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反大业。

  循规蹈矩和奉公守法,从来与他绝缘,看到暗夭同样的不容于世俗,反倒高看了他几分,开始真正盘算着将他纳入徐佑麾下的可能性。

  左彣叹惜道:“若对你不仁不义,杀了即可。人死万事休,何苦辱及尸身?”

  何濡笑道:“风虎,你这就有些痴气,人都杀了,一具肉身又有什么打紧?埋入土中,还不是便宜了虫兽,早晚烟消云散。留给暗夭消消恨意,岂不更好?”

  他站起身,走到暗夭跟前,眼眸神采奕奕,摄人心魄,道:“我叫何濡,想必你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昨夜七郎问你,四夭箭背后的组织到底什么来历,你避而不答。今日我再问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不带隐瞒和欺骗的dáàn!”

  暗夭再次陷入沉默。

  何濡鼓动三寸不烂之舌,道:“我们虽是敌人,但没有私仇。你拿钱办事,shārén只是笔买卖,我们理解,所以既没有严刑折磨你,也没有无故的羞辱你。现在问你的这些问题,也不会危害到你关心的任何人,不如再看成一笔买卖,你用这些问题,换得在静苑的干净的衣食和暖和的住处,如何?”

  “好,这笔买卖很划算!”

  暗夭抬起头,看着何濡,道:“dáàn就是,我不知道!”

  “嗯?”

  “我不知道!”暗夭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道:“我跟飞夭、杀夭并不算朋友,每次要shārén,都由慕容贞联络我,给我一份完整的计划,我只需按照约定的时间出现在约定的地点,配合他们杀掉该杀的人。事成之后,分给我那一份酬金,彼此再无来往,只有等下次刺杀才会再见面。”

  何濡仍有疑问,道:“以你的身手,飞夭为何没有见猎心喜,将你收入他们的组织中呢?”

  “是慕容贞,她不想我跟她一样,受到组织的严密控制,求去不得,所以和飞夭私下交涉,约定我只接受雇佣shārén,而不加入他们的组织。至于用了什么交换条件才让飞夭答应下来,慕容贞没说,可我明白,必然代价不菲。因此我不能辜负了慕容贞的好意,让她付出的代价变得毫无意义,他们背后的组织,我一无所知,也从来没有打听过,不知道,才可以置身事外,才可以安然活命!这就是我的dáàn,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何濡的阴符四相,最善观人,凝神不放过他一处表情细节和语气里的起伏变化,道:“我信!”

  “第二个问题,我要你的易容易骨之术!”

  “拿衣食来换,这笔买卖对我不太公平。”

  “那就拿你的命来换!”何濡断然道:“交出易容易骨术,我保你不死!”

  暗夭摇摇头,道:“这对你不公平!”

  何濡奇道:“为什么?”

  “因为拿去也没用,你学不了!学不了就是无用之物,用来换我的命,对你自然不公平。”

  “有趣,有趣!”何濡对徐佑笑道:“七郎说的没错,这个刺客果然比想象中有趣的多!不过,我要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学不了呢?”

  暗夭冷冷道:“当初飞夭对我说了同样的话,结果我给了他修炼的法子,却连试试都不愿意。何郎君,你固然比飞夭聪明百倍,但是他做不到的事,你同样做不到!”

  何濡笑道:“我这人性子最倔,受不得激。还是刚才的买卖,你交出易容易骨术,我保你不死。至于公平不公平,由我来判断,不需要你做决定!”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Aiyousheng)】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