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三十三章 除夕夜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自五胡乱华,衣冠南渡之后,江东涌入了大量人口,但和荒废的土地比,依然显得稀少,朝廷为了安置流民,也为了减少赈济方面的压力,鼓励地方郡县大量垦湖田、开山田,因此促生了封山占水的经济模式大行其道。士族门阀将风景秀美的名山丽水据为己有,地主富贾也纷纷效仿,或巧取豪夺,或从公买入,立名目,矫谕令,费尽心思,封山泽百里以谋私利,几乎成为南朝的恶疾!

  从县衙离开,徐佑说了陆会的毒计,左彣怒道:“陆会才来钱塘数月,仅咱们手里就拿走了数十万钱,还有詹泓、刘彖,外人更不计其数。如此肆无忌惮的敛财,莫非他真的不怕朝廷的法度吗?”

  “朝廷是朝廷,亲民官是亲民官,之间隔着州郡和部曹,纵有不法情弊,也察之甚难。所以廉吏虽有,却不常见,像陆会这样的贪官污吏比比皆是,没什么奇怪的。”

  徐佑抬头望着远处,雪花如席,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咳嗽了两下,轻声道:“我只是奇怪,刘彖为了跟洒金坊斗气,竟舍得送出价值不菲的玉盏,就算为了谋取小曲山来讨陆会的欢心,这等手笔,未免太大方了些。”

  “玉盏?”左彣小吃一惊,玉这玩意可是稀罕物,皱眉道:“刘彖到底想干什么?”

  徐佑沉思不语,冷风吹入骨,仿佛连脑袋都冻僵了似的,双手紧了紧大氅,道:“走吧,去见见杜三省!”

  给杜三省的年节礼物早就送了过去,徐佑再上门可也不能空手,让人回府取了钱塘湖雅集结订的文册,题了字亲手交给杜三省。这位杜县尉是粗人,可越是粗人越是喜欢被当做文人对待,尤其徐佑现在在扬州文坛的地位非同小可,由他赠予的文册意义非凡,不是钱能够买来的。

  老杜欣喜的嘴巴都合不拢,拉着徐佑吃了顿酒,席间说起刘彖,他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不要脸皮子的狗东西,天天就知道往明府后堂里钻。今个送钱,明天送物,大后天送人……”

  “送人?”

  “两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婢女,走起路来小腰都快要扭断了,每日在衙门里进进出出,害得手下人做事都没心思。郎君你说,这成什么样子!”

  徐佑还真的很少关心陆会的家务事,道:“陆明府来钱塘赴任没带家眷吗?”

  “明府家中只有一妻一妾,妻子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其妾在家伺候明府的尊君,所以来钱塘时孑然一身。哼,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夜里有人暖脚,有人暖床,明府可是好不惬意!”

  杜三省是钱塘县的老油子,说话做事不会无的放矢。徐佑记得他之前拍陆会的马屁不遗余力,这会编排起来言语难听的很。

  “县尉喝多了,慎言,慎言!”

  杜三省啪的将酒杯放在案几上,道:“咱们自家兄弟,说话不必忌讳,难道七郎还会去明府面前告发我不成?”

  徐佑笑道:“绝对不会!”

  “那就是了!”杜三省抹去嘴角的酒渍,道:“我怕他个鸟,有些话就是当面我也说得,他爱听不听,不听耶耶也懒得伺候!”

  徐佑又给他斟了杯酒,安慰道:“今个这么大火气,到底发生了何事?来来,再喝一杯,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发生了何事?”杜三省一饮而尽,双眼透着七分的醉意,骂骂咧咧的道:“这次在小曲山周边搜捕劫持民女的山贼,眼看着收拢的圈子越来越小,说不定哪天就抓到了,大伙立功领赏,个顶个的高兴。结果呢,刘彖看中了小曲山,不知怎么说动了陆明府,竟让我把弟兄们都撤回来,这案子不了了之。我操刘彖他十八辈祖宗,感情不是他家的闺女被人糟蹋了,命丢了一大半,说占山就占山,说不让搜就不让搜?”

  “我说呢,刚进屋瞧着你就不对劲,心里憋屈着呢。”徐佑劝慰道:“小曲山虽然连绵重叠,但找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找到,或许贼子确实不在那里。”

  “七郎有所不知,小曲山林深竹密,峰高崖峻,加上山腹里布满了大小不一的洞穴,交错相连,曲折反复,藏几个人就跟钱塘湖里藏了几尾鱼虾,不花大力气根本不可能找到。明府轻飘飘一句话,十几个兄弟没日没夜的辛苦算是白搭了。”

  徐佑还是初次听闻小曲山里有这么多洞穴,似乎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并没往心里去,笑道:“不能说完全白搭,那贼子见县尉神威,恐怕早吓跑了,再没胆气继续犯案,也算是对附近的百姓有了交代。”

  “哎!”杜三省拍着大腿,神色懊恼之极,道:“明府不懂刑名,胡乱指挥,早晚要闹出大乱子。”

  从杜三省那里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但刘彖不遗余力的巴结讨好陆会,几乎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借陆会的力量来对付徐佑!

  一来,刘彖对严叔坚的恨意,要除之而后快,可不除掉徐佑,就不能对付严叔坚;二来,聚宝斋和洒金坊同行是冤家,又因钱塘湖雅集闹得几成死敌。但凡哪一条,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为此刘彖不惜散尽家产,不惜卑躬屈膝,哪怕两败俱伤,也不肯退让半步!

  可惜了那个玉盏,竟被陆会吃了。

  徐佑心里想笑,又觉得可悲。

  除夕夜,一岁之暮!

  下了三天的鹅毛大雪终于停了,雪后初晴,连带人的心情也变得大好。街道上全是奔跑嬉戏的孩童,穿着新衣,戴着虎帽,手拿爆竹隔街相望,追逐着欢呼达旦,又称为烧火爆。随着天色渐暗,挂在屋檐和亭廊间的长明灯陆续点燃,仿佛夜色里亮起的明月,映着地上的雪,如同白昼。

  所有人聚在前院,取干草和柴火,放入三人合抱的铜盘里,堆成一人多高,洒上胡麻油,由徐佑亲手持着白烛扔进去,火舌立刻窜天而起。冬至、秋分、方斯年等女娘立刻鼓着掌大叫起来,然后由苍处等人将新采的数十根竹子置于铜盘上,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开始响彻四方,络绎不绝,寓意驱走山鬼,祈福平安。

  火势烧尽了寒意,众人进入厅堂里,密密麻麻摆列着二十张食案,每张二到三人不等。正东边坐着徐佑和秋分,这是主位,秋分跪坐在他身后伺候,徐佑执意把她拉到一起同桌而坐。西边依次是何濡、左彣、山宗、履霜、冬至、方斯年、暗夭等人,南边是苍处、吴善、李木、严阳、祁华亭等部曲和於菟、阿难等婢女。

  “今日岁暮,普天同乐,静苑里不分主仆,没有尊卑,吃酒吃肉都自己动手,没人服侍,要是偷懒饿了肚子,我可是概不负责!”

  众人皆欢声大笑,徐佑把手一挥,笑道:“废话不多说,吃饭!”

  苍处眼疾手快,直接撕了一根硕大的烧鸡腿,一口吞了半只,徐佑指着他道:“今晚谁比苍处吃的多,我赏五百钱!”

  苍处牛眼猛的圆睁,又是一口,整只鸡腿下了肚,叫嚷道:“郞主,要是没人比我吃的多呢?”

  “那就赏你一千钱,再额外赠送一个饭桶的诨号!”

  苍处抹了抹满是油腻的大嘴,嘿嘿笑道:“饭桶好,饭桶吃的饱!”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笑闹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人人吃的尽兴,吃的开心,大堂内其乐融融,气氛融洽的无以复加。时不时的有人上前给徐佑敬酒,徐佑来者不拒,杯到酒干,他前世里就是海量,穿越到这个时代,喝这种非蒸馏的低度酒其实如同喝水,只是身体遭受大创,不敢多饮,酒量也不行。经过这段时间的将养,基本大好了,趁着今个大年夜,不想让大家扫兴,喝酒爽快又豪放。李木碰了碰苍处,低声道:“大眼,咱们这帮人里你最能喝,去跟郎主拼拼酒。”

  苍处早按捺不住,受李木一怂恿,顿时起劲,抱着一大坛子酒,跑到徐佑的案几前。由于徐佑三令五申,不许下跪,他干脆盘腿坐下,厚着脸皮道:“郞主,我敬你!”

  徐佑莞尔,道:“第一次见人敬酒拿个大酒坛子的,你这是哪门子的习俗?”

  “回禀郞主,我们徐家人都是这样敬酒的!”

  “哦,五溪蛮果然胆气壮,喝酒都这么出人意表!”徐佑示意秋分拿了个同样的酒坛子,开了封,凑到鼻尖闻了闻,道:“好,今日和你喝了这一坛!”

  苍处只觉得热血上涌,黝黑的脸蛋泛出紫红色,心中激动无比,正要仰头先干为敬。履霜悄然走了过来,劝道:“小郎,你这几天染了风寒,这天寒地冻的,喝温酒尤恐伤了脾胃,要是再跟苍处喝这么多冷酒……”

  说着话给苍处使了眼色,苍处面粗心细,赶紧就坡下驴,甩了自己一耳光,道:“都怪我犯浑,不知郞主染了风寒,我认罚,自喝了这坛酒!”

  徐佑笑道:“没事,区区一坛酒,伤不了身。履霜在旁边候着,看我怎么把苍处这头蛮牛给灌趴下。”

  见劝不住,或者这牵扯到男人的面子问题,履霜的双眸凝水,柔柔一笑,道:“这样吧,我替小郎喝了这坛酒!”说着不等徐佑拒绝,抱起酒坛子,仰头痛饮。

  长发垂腰,娇弱扶柳,玉骨冰肌,皓齿明眸。

  酒水从红唇边溢出少许,顺着白皙的脖颈流入胸口的衣襟,可偏偏以飒爽的英姿,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窗外的雪,天上的月,吹过柳梢的北风,都不如这一刻的履霜动人!

  苍处愣住了,履霜是静苑里管钱的,他们的月俸和赏钱都得经过履霜的手发放,所以一向对她很是尊重,并不会觉得没有替徐佑喝酒的资格。再加上眼前这一幕,别说苍处,其他人也都纷纷叫起好来,秋分和冬至小手都拍红了,为履霜加油打气。

  “大眼,快点喝啊,别被人家女郎给打败了!”

  “是啊,你到底敢不敢应战?磨蹭什么呢?”

  “苍头肯定怕了,要不然干嘛跟个傻子似的……”

  大家的调侃让苍处急了,马上举起酒坛,冲着嘴巴就倒了进去。半盏茶的时间,两人同时喝光了整整一坛子酒,以苍处的酒量,也觉得脚下有些摇晃不稳,可履霜却没事人一样,粉面桃花,嫣然而笑。

  她俏皮的望着苍处,道:“再来?”

  苍处心里有点怂,但不能直接表现出来,道:“来,来就来……我,我不,不怕……”

  徐佑端起一盘子麟牛肉递给他,道:“说话都结巴了,还不怕?回去吧,这盘子牛肉给你,先缓一缓,不服气,过会再来找履霜挑战!”

  苍处得了肉,又不用真的被履霜灌趴下,高高兴兴的回去了。李木想来分一杯羹,筷子刚夹住,被苍处直接把盘子藏怀里了,道:“去去,这是郞主赏我的。”

  “小气!不是我出主意,你能赚来这盘子牛肉,快快,给大伙尝尝!”

  六朝时畜牧业大发展,已经有了肉牛和耕牛之分,所以牛肉并不是不能食用,《广志》里记载有许多品种,这种麟牛就是其中的一种肉牛,像鹿也似羊,味道鲜美,只是价格不菲,很是珍贵,等闲吃不到,所以只有徐佑和何濡他们几人的案几上有这道菜。

  这种差别对待,徐佑不是很喜欢,但牛肉买也买了,量又不够多,只能借着赏赐分给部曲们吃个新鲜。反正闹闹腾腾的,图个喜庆。

  “履霜,没想到你挺能喝酒嘛,平时怎么没见你喝过?”

  履霜抿嘴笑道:“我一个女郎,没事喝酒做什么!今夜要不是苍处拿个酒坛子来灌小郎,我也是不肯喝的!”

  徐佑哈哈大笑,道:“偶尔喝点无妨,只要不是女酒鬼,我允许你平时可以小酌几杯!”

  喝酒吃肉聊天唱曲,徐佑又受众人鼓动,当场作了首诗,堂下多是没读过什么书的粗人,但也觉得这首除夕诗优美雅致,牢牢的记在了心底,准备日后跟人吹牛用。

  等到了子时,三元交汇,履霜带着人开始将画着鸡的纸张贴在大门上,并在门梁上悬挂蒲苇和桃符,可以压服邪气,抑制百鬼。然后回到院子,扔掉刚才吃饭的所有用具,以示除旧迎新之意,再把房间的窗户贴上事先剪好的神燕,还有“宜”“春”两个大字。

  接着,大家围聚在火炉旁,开始守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