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四十章 鬼蜮不明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刘彖最后还是忍住了,徐佑和左彣的武力摆在这,凭他手下的人无力对抗,并且有顾允等官府中人撑腰,他费尽心思,也只能让陆会暗中偏帮一些,可要让钱塘县正面去找徐佑的麻烦,陆会那老东西也是不肯的。【aiyouShen】

  力不如人,势不如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刘彖只能忍了这口气

  “哈哈哈,郎君教诲的是我这粗人平时懒得读书,结果什么样的狗才都敢欺负到头上来,以后要听郎君的,多读书,多读书”

  徐佑故意激怒刘彖,是想试试他的底线,若是不忍,说明碧幽河的事解决起来不难,若是忍了,看来是要憋着气在淤塞河道上面做文章了。

  “不敢,只是朋友间的诤言,刘郎君能够听入耳,是在下的荣幸”徐佑笑道:“不过今日拜山,不仅仅是为了进诤言而来”

  刘彖慢慢收了笑意,身子坐的笔直,方才的暴怒和气恼仿佛一瞬间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冷静和精明,道:“请郎君直言”

  “听说山石淤塞了碧幽河的河道”

  “哎,是有这么回事”刘彖愁容满面,道:“你来时的路上想必也看到了,昨日大雨,冲毁了河道附近的山体,导致淤塞了河道,我正寻思着怎么处理才好。”

  “河道之事,非同小可,既然淤塞了,窃以为尽早疏通为上”

  “说来容易啊,我这里你也看到了,所有人手都在忙着赶工建宅子,实在抽不出人来疏通河道。反正淤塞几日不算什么,等我手下人抽的出空再说吧。”

  “要是刘郎君人手不足,我愿意代为疏通。以你我的交情,这点小忙还是帮得上的”

  刘彖笑了起来,道:“不是我跟郎君客气,只是我这人有个习惯,自己的事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帮忙疏通还是免了吧”

  徐佑的眼神逐渐转冷,道:“郎君不再考虑考虑”

  刘彖摇头道:“我说出口的话,从来没有再反悔的”

  先礼后兵,软的不行,只好硬来,徐佑淡淡的道:“小曲山虽然由陆明府给了你,但碧幽河却是方圆十里、数百名村民的命脉。人无水,不成活,断了这条河,就是断了数百条人命的生机,这个罪责你我担不起,陆明府也担不起,还望刘郎君三思后行”

  “郎君莫要说些危语来吓唬我”刘彖脸色一沉,道:“我从卑贱中爬到如今,见过的人和事,比你吃过的油盐还多。区区碧幽河,怎能跟数百条人命牵扯到一起方圆十里又不是只有这一条河,河道淤塞断流,附近村民顶多跑点远路,到别的河中去挑水吃,钱塘又不是西北,最不缺的就是水”

  他冷冷道:“反而是郎君的洒金坊,要靠着这条河造纸赚钱,所以你才如此火急的到山中来寻我,对不对”

  徐佑叹了口气,道:“刘郎君口口声声从卑贱中起家,却根本不懂普通人的生活。到别处挑水如何容易多出的劳力、时辰和损耗,以及猪牛杂畜的用水都不是小数,更何况还得顾虑其他河流附近的村民愿意不愿意让他们挑水吃,凡此种种,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刘彖语带不屑,道:“那又怎样,顶多闹到县衙去。不过,想必你还不知道,陆明府去了吴县,没有**日是回不来的”

  徐佑当然知道陆会的去向,刘彖也正是算准了陆会离开这个时间差,才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来要挟他服软认怂。

  “刘郎君,你可要想清楚了,陆明府现如今正被龙石山死人闹腾的焦头烂额,你这边要是再惹出民乱来,当心他找你秋后算账”

  “龙石山是**,小曲山是天灾,**可以防范,天灾谁也没法子不是”刘彖笑的很可恶,但不得不承认,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他这边,道:“若是徐郎君等得及,可以等陆明府回来后再商议如何处置碧幽河的事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刚刚派人去查看,碧幽潭虽然深不见底,可也积攒不了太多的山泉水,不知何时就会冲开泥石,爆发山洪。到了那时,恐怕郎君的洒金坊就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了”

  徐佑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刘彖并不急,依着靠枕,悠然自得的吃着果子,眼神却时刻停留在徐佑的脸上,逡巡不去。

  能让这个油盐不进的小狐狸吃瘪,实在大快人心,简直比他赚了千万钱,玩了一百个女人都要兴奋

  “说吧,你想要什么”

  刘彖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屈身向前,双手按在几案上,一字字道:“我要洒金坊”

  徐佑眉头微皱,道:“洒金坊”

  “对,洒金坊”刘彖的声音无比坚定,志在必得,道:“洒金坊你开个价,我买了”

  徐佑来之前猜了很多刘彖可能提出的要求,却没料到他的胃口这么大,竟然想把洒金坊直接吞掉。

  “我怕你买不起”

  “哈,你们读书人有句话怎么说的,夏虫夏虫不可语冰,对,就是这句话”刘彖唇角溢出嘲讽的笑,道:“洒金坊值多少钱五百万,一千万钱哪怕你要两千万钱,记住了,不是锦缎丝帛金玉,而是实实在在的两千万大钱,我都买的起”

  徐佑这次是真的震惊了,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詹氏以钱塘为根基,用了数代的时间,费心经营,才勉强积攒下亿万家财,其中房产、田地和字画器物居多,纯粹的大钱并不多。刘彖在广州到底从事何等营生,竟然能在数年间弄到这么多大钱

  “这个你就不必管了”刘彖看着徐佑,如同看着一个可悲又可笑的小丑,道:“徐郎君,现在把洒金坊卖给我,其实对你,对我,都是好事。如果你不同意,将来肯定会后悔的,相信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徐佑听的出来,他的这番威胁不像是虚言恐吓,只有强大的信心作为后台,才能这样肆无忌惮,沉吟了片刻,道:“就算卖给你,我在其他地方再开个纸坊,照样可以做买卖,你花两千万钱不过买个空罐子,有什么用”

  “我自然没那么傻,洒金坊卖给我,包括你造由禾大纸的秘药,以及每日造千张纸的那种技艺都得给我。当然,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你可以到别处再开纸坊,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突然之间,徐佑有了明悟,从层层迷雾当中发现了刘彖的真正目的。他想要的,其实不是洒金坊,也不是造大纸的秘药和活动纸帘的技艺,而是围绕小曲山周边的这片土地

  甚至可以再往深处想一点,当初刘彖从广州返回钱塘,动用了所有必要的手段,步步紧逼,将严叔坚的四宝坊差点挤兑的倒闭。要不是徐佑中途插手,四宝坊最后的命运,不外乎被刘彖收入囊中,纸坊所占的这大片土地,也将成为刘彖的盘中餐

  刘彖跟严叔坚有仇不假,但报仇之外的心思,很可能是因为纸坊所占的这十几亩土地

  这一片地有什么要紧吗

  徐佑想不出答案,莫非地底下埋着东西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严叔坚在此地开纸坊几十年,辛苦造纸顶多赚点钱,能有什么宝贝值得偷偷藏进地里去的

  刘彖究竟想干什么

  没有答案,至少在这里,在这顷刻之间,徐佑找不到正确的答案。

  “两千万钱我承认,这个数目让我动心,但是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洒金坊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

  刘彖双目聚起怒火,道:“明人不说暗话,不要拿糊弄陆明府的那套来糊弄我。何濡不过是你的奴才,谁会信他是洒金坊的主人说句爽快话,卖,还是不卖”

  徐佑突然笑了起来,道:“刘郎君,我也不瞒你,洒金坊照目前来看,一日可赚七八万钱,百日就是千万钱,你想用两千万钱买下这个会生金蛋的鸡,未免太天真了些这样吧,我抱着最大的善意来拜访你,希望可以找到消除彼此芥蒂的方法。你开个实价,除过洒金坊,其他的要求都可以谈谈看。”

  “百日徐郎君,人生祸福无常,今日不知明日事,你做着百日千万钱的美梦,却不想想,若是再有个天灾**,性命能不能保住尚在两可之间。洒金坊哈,到那时只是为他人聚财而已”

  刘彖的恐吓越来越直白,徐佑反倒心生警惕,对面坐着的这个人绝对不是唐知义那样的蠢货,敢说出这样的话,应该有充足的把握和自信。

  可当下的钱塘,不管明里暗里,不管官府还是江湖,能够威胁到徐佑性命的人几乎不存在,刘彖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背景和依仗呢

  “所以世人皆愚,只看眼前,不看将来。”徐佑道:“我同样是个愚蠢的人,不能像郎君一样看破百日之后的厄运。”

  “这样说来,你是真的不肯卖了”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

  徐佑斩钉截铁的道:“各退一步,你疏通碧幽河,并保证以后绝不再淤塞河道,我就将造由禾大纸的秘药交给你”

  刚发现九十万字了,第一次求订阅。望方便的兄弟姐妹们多订阅几章,让数据略微好看些,丸子拜谢【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Aiyousheng)】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