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五十章 铲除异己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杨乙死了?”

  冬至惊诧莫名,根据手头的情报,她推断出杨乙很可能已经彻底失势,或者被勒令闭门思过,限制行动范围,或者被直接软禁在住所,却怎么也没想到,都明玉竟然真的杀了杨乙。

  他竟然真的有胆子杀了杨乙!

  在半年前,杨乙还和都明玉同级,都是扬州治的正治,可在半年之后,却死在都明玉的手中!权势之魔力,由此可见一斑!

  可问题是,杨乙并不是普通的天师道道官,他身为扬州治的正治,权势和地位几乎比排名中下的一治祭酒都要厉害,又是鹤鸣山大祭酒张长夜的亲传弟子,都明玉说杀就杀,难道真不怕引火烧身吗?

  “不错,杨正治被都祭酒亲手砍掉了脑袋!”

  “罪名呢?”

  子车奄息似乎回想起那一幕,身体在轻微的颤抖,道:“罪名是,贪墨租米钱税、淫辱道中姊妹、污蔑师长、不敬天师……还有,以下犯上……”

  任何一条,按照《道戒》都是大罪,都明玉端的好手段。冬至迷惑不解,道:“杨乙好歹也是正治,难道就没有反抗?治内也没人为他求情?”

  “都祭酒自钱塘湖雅集挫败竺法言之后,治内无人不服,正是声势最盛的时候,他手中又握着天师亲赐的斩邪威神剑,谁敢反抗?谁敢求情?”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钱塘湖雅集受益最深的是徐佑,可现在看来,其实真正的既得利益者是这位神鬼莫测的都明玉,都祭酒!

  冬至无暇为杨乙的死伤怀,成王败寇,失败者没有被缅怀的资格,问道:“杨乙既死,何人接任正治?”

  “还没有定下来,但是看都祭酒的意思,要从所有道民中挑选合适的人来接任正治。”

  “可是以惯例,难道不该从五大灵官里优先挑选吗?”

  子车奄息自嘲道:“扬州治哪里还有五大灵官,活着的包括我,也仅余三人了!祈禳灵官和杨乙走的近,被都祭酒关起来,能不能活命尚在两可之间。除瘟灵官去年就染了病,身体不好,又见治内争斗的厉害,心灰意冷,已经决定离开扬州。至于我……”他脸色惨白的可怕,“前些年我曾经无意中得罪过都祭酒……他绝不会放过我的……”

  子车奄息跟都明玉的恩怨,冬至早就打探的明白,不然也不会选他作为突破口。说起来不算大事,都明玉手下一个五十箓将去收租米钱税,动手推了一老翁,没过几天,老翁得病死了,谁也说不清楚到底跟那箓将有没有关系,但家眷闹上了林屋山,都明玉只好打发了钱财平息此事,并约好由子车奄息亲自为老翁度亡。

  子车奄息先是答应了,恰巧那天被杨乙叫走,办杜静之交代的要事,老翁的家眷到了靖庐没看到度亡灵官,立刻反悔不干了,直接告上了府衙。后来还是杜静之出面搞定了官府和老翁的家眷,都明玉少不得挨了一顿训斥,把仇都算到了子车奄息头上。

  这件事自都明玉成为扬州治的祭酒开始,成为子车奄息背负的沉重包袱,但是仰仗杨乙和其他灵官,都明玉孤家寡人,倒也不怕他能怎样。谁知局势急转直下,杨乙被杀,祈禳灵官被囚,除瘟灵官萌生去意,只剩下他不知何时就会大祸临头。

  所以,经过可靠的人牵线,冬至开出一百万钱的价码,成为他无法回绝的诱惑。有了这笔钱,一旦真的在林屋山待不下去,可供选择的余地就会多了许多,不管是回鹤鸣山疏通上下,另谋去处,还是干脆一走了之,隐姓埋名,都不怕无钱可用。

  一百万钱,相比度亡灵官的俸禄,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你看,这就是交朋友的好处了,我家主人在江东各地都有生意,子车灵官无论想去哪里,都可以和我说,我一定安排妥当,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冬至没有徐佑和何濡直视人心的超卓眼力,但子车奄息的想法实在太好猜度了,都明玉连杨乙都敢杀,多杀他一个小灵官也没什么。只要不是蠢人,都会考虑远走高飞,而远走高飞的难题,无非两点,一是怎么远走,二是靠什么高飞!

  冬至的出现,可以完美的帮他解决这两个难题!

  接下来的沟通就变得容易了,林屋山确实有密道,且不止一条,可以从山脚直达山顶的左神、幽虚二洞天。都明玉这几个月吸纳了不少新入教的道民,升迁最快的,已经成为了五百箓将。虽然这种跨越式的升迁有违天师道的相关科仪规定,但是看看杨乙的下场,哪里还有人敢提出异议?就算告到鹤鸣山也无济于事,扬州治被佛门挤兑的风雨飘摇,几无立锥之地,所谓乱世用重典,都明玉完全有理由破格选拔人才。

  “莫非新的两位正治要从这些由都祭酒亲自提拔的道民中挑选?”

  “不会,都祭酒不敢如此急切,更不会如此愚蠢。正治的人选需要报送鹤鸣山,经七位大祭酒评议后才能最终决定。都祭酒在鹤鸣山的根基尚浅,就算有心推自己人,也绝无可能通过。”

  “那,依你之见,他会如何行事?”

  “若我猜测不错,都祭酒会从从教多年的老道民中选出忠厚老实、容易控制的人,上报鹤鸣山。等人选通过之后,再将心腹提拔到各个箓将、甚或灵官的位置,以此来架空正治,在林屋山竖立他的绝对权威……”

  冬至又接连问了一些关于扬州治的核心问题,子车奄息没有了刚开始的矜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几乎将天师道在扬州治的所有机密倾囊授受。

  “钱库在哪?”冬至突然问道。

  子车奄息愣了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什么?”

  “钱库,扬州治用来存放租米钱税的钱库藏在哪里?”

  子车奄息好一会才发反应过来,腾的起身,案几上的茶杯滚落地上,水洒的到处都是,他震惊的说话都结巴了起来,道:“你,你们……原来……想劫钱库……疯了,肯定是疯了……”

  冬至弯腰将茶杯捡起,整个过程不急不躁,甚至连脸上的笑意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单单这份遇事不惊的镇定,至少从徐佑处学了三成的功力。

  镇定,是给予别人信心最有力的武器,对方越是慌乱,自己越是要面不改色,如同恐惧会传染,信心也同样会传染。

  这是冬至在镇定之外,从徐佑处学来的道理!

  “请坐!我说过的,灵官莫急。”冬至微微一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不知死活的疯子吗?”

  劫吴郡府衙的钱库,或许还能成功,也或许能够留条命花钱,可劫了天师道的钱库,天涯海角,除了一死,再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冬至的表现实在不像是疯子,子车奄息慢慢平复了心情,再次屈膝跪坐,苦笑道:“女郎不要绕圈子了,我这人胆小,经不起吓!”

  “我只是想知道,扬州治的钱库里是否还有钱……哦不,这样说不够严谨,我换个说法,钱库里的钱是否和上交鹤鸣山的账簿一致……”

  子车奄息彻底惊呆了,道:“你的意思,都祭酒可能挪用了钱库里的钱?”

  “不是可能,据我所知,扬州治的钱库很可能已经空无一物!”冬至的声音充满了萧杀的冰寒,道:“子车灵官,杨乙因贪墨被都祭酒处死,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都祭酒非要致他于死地?”

  “这……都祭酒要掌权,杨正治终究是个掣肘……”

  “这只是原因之一,真正的原因,是都祭酒需要一个人来替他顶罪。如果被人发现钱库里的钱少了,贪墨的杨乙就是最好的替死鬼!”

  子车奄息呆呆的望着冬至,再也说不出话来!

  以官方口吻来说,两人的第一次会面十分的圆满,对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为下一步合作奠定了深厚的基础。说的直白点,冬至感觉子车奄息容易被收买,子车奄息感觉冬至这个买家比较靠谱,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加大合作力度。

  回到吴县,冬至换了身素白色的条文袄裙,前往司隶府拜见孟行春。司隶府在扬州没有正式开衙,仅仅设立一个卧虎司的分支,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户普通的民宅,前后三进,并不大,装潢朴素的让人以为到了乞丐窝。

  冬至递上了徐佑的拜帖,仅过了片刻,王复匆忙迎了出来,丝毫没有因为冬至是个小女娘而有所疏忽和轻视,执礼甚恭,引着她去了后面的房舍。

  孟行春静坐在西窗下,手中握着一卷书,柔和的日光洒在清瘦的脸颊上,浑身散发着浓郁的书卷气,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会以为只是某家私塾的教书先生。

  看到王复带着冬至进来,他将书合拢放在案几上,冬至瞄了一眼,汉马融著的《忠经》,心头暗道:孟假佐果然如小郎所说,擅长沽名钓誉,连远离朝堂千里,还孜孜不倦的苦学如何尽忠,难道皇帝还能看到不成?

  “你叫什么名字?”

  冬至屈膝跪下,头俯得很低,表达恭顺的姿态,道:“冬至!”

  “几时入的徐郎君门下?”

  “不足半年。”

  孟行春笑道:“不足半年就能单独出外办差,想必有些过人之处。可识字?”

  “略识一些,粗浅的很!”

  “粗浅吗?”孟行春屈指敲了敲《忠经》,似笑非笑的道:“我看你刚才注意这本书,应该是读过的。你我同读一本书,却自认粗浅的很,莫非是故意讥嘲我的学识吗?”

  冬至的后背顿时渗出了冷汗。

  她还是大意了,被孟行春外表的和善麻痹了警惕心,顿时陷入危险的境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