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竞争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祁华亭的腿没有断,但屁股受了重伤,趴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被吴善带着人扔到了城门外的荒地里。雅文言情如果不出意外,他很难熬过这个冬夜,天明前没有人救,只有死路一条。

  “华亭,你我兄弟一场,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你背叛郞主,这是不可饶恕的大罪,换了别处,别说留一条命,连尸体早就喂野狗去了。郞主仅仅打了你三十棍,是他顾念旧情,兄弟们行刑时故意没伤你筋骨,是他们不忍下手。无论如何,也算对得起你,至于能不能活命,那要看你的造化了。”

  祁华亭趴在冰冷坚硬的冻土上,鼻子和嘴巴贴着泥土,脸颊乃至全身都没了知觉,想要开口求饶,可连吸入肺腑的空气都如刀子一寸寸的割着喉咙里的肉,疼的无法言说。虽然时近三月,可倒春寒的冷比起腊月天有过之而无不及,臀部连着大腿的位置被打烂了,没有十天半月的静心休养,很难痊愈,就算侥幸不被冻死,也要留下病根,折磨后半生的日子。

  吴善他们离开了,夜幕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推迟了降临的时间,猎猎寒风吹得满树枯枝哗啦啦的作响,几声阴厉的野狗低吠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嘶鸣。等过了子夜,连狗叫声都渐渐消失,整个世间好似被冰冻在某个固定的时刻,没有人烟,没有温暖,没有生命,也没有明天。

  突然,四周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谁惊呼“在这里”“找到了,这里有人”。话音刚落,一个人用熟木棍捅了捅祁华亭的肩头,见他一动不动,道:“行主,死了!”

  “死了?”唐知义分开众人,走到近前,踢了踢,道:“真死了!妈的,来晚了一步,这家伙太不经打了,受了几棍而已,竟然连一晚上都熬不住!”

  “行主,这怎么办,回去怎么交差啊?”

  想起刘彖发脾气的可怕,唐知义愁然满面,无力的道:“也不能怪咱们啊,刚他妈的得到信,晚膳都没吃就跑来了,大冷的天,能找到尸体算不错了。他自个命薄,阎王爷也救不回来……”

  “啊……行主,他动了,我看到他动了!”

  唐知义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转身打了一那人巴掌,骂道:“叫什么叫!死人还能动,你见鬼了?”

  另有人喊道:“不,不是,行主,他真的动了……”

  “嗯?真动了?火把,快火把!”

  几支火把彻底照亮祁华亭全身,唐知义低头一看,他的手指真的动了,指尖死死的扣着硬如铁石的泥土,从指甲缝里渗出了斑斑血迹。雅文吧

  “来人,盖个厚衣服,抬起来!走走,千万别让他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祁华亭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感受着从口腔进入的姜汤的辛辣,腹内猛然升腾起驱逐寒冷的暖意,立刻贪婪的多吮吸了几口。等一小碗姜汤全部下肚,才觉得重新活了过来,慢慢的睁开眼,看到坐在不远处的刘彖。

  “醒了?”

  祁华亭挣扎着想爬起来,神色充满了慌乱和不安,双手胡乱的舞动,仿佛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扑通一声上半个身子摔下了床,道:“刘郎君,徐……徐佑要杀我……他要杀我,救命,救命啊!”

  刘彖笑了笑,端坐没有动,刚刚给祁华亭喂食姜汤的两个婢女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按住他,软语温言的哄着,安抚着,柔若无骨的身子荡漾着少女的妩媚和诱惑,让祁华亭一时有些失神,甚至忘记了恐惧。

  “大夫说了,让你躺着休息,不要乱动。放心,我这里绝对安全,徐佑不敢到我的地盘放肆,想杀你?也要问我同不同意!”

  兴许是刘彖镇定的笑容感染了他,祁华亭的情绪平稳了不少,被两个婢女搀扶着再次趴到床上,臀部受伤,仰卧不得,口中喘着重重的粗气,盯着地面,好一会蹦出来两个字:

  “徐!佑!”

  他的眼神透着无比的恶毒和恨意,如果徐佑就在眼前,可以保证会扑上去把他生吞活吃,道:“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报仇不难!”

  刘彖笑的很温和,或许从来没有这么温和的笑过,道:“打垮了他的洒金坊,没有了赚钱的门路,不能讨好陆明府,在钱塘,想收拾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对!”祁华亭眼睛一亮,道:“刘郎君,我知道洒金坊的活动抄纸器怎么制作,也知道可以冬天烘纸的火墙怎么弄,还有……”

  刘彖哈哈大笑,终于站了起来,走到刘彖床前,握住了他的手,道:“祁老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聚宝斋的人,生同衾死同穴,共享富贵!”

  祁华亭的背叛造成的后果很严重,有了他出卖的先进技艺,聚宝斋的出货量和良品率瞬间增加了十数倍。不仅仅是传统的剡溪纸,有了从徐佑手中讹诈来的大纸秘药配方,经过这段时间的试验和调整,终于造出了质量上等的剡溪大纸。

  刘彖隐藏在暗中的实力和人脉本来就远超徐佑,只是因为产品上的隔代差距让徐佑遥遥领先,现在剡溪大纸一出,这点差距不复存在。他费尽心思,各处拜访,使了不少的钱,送了让人肉疼的诸多礼物,通过陆会和其他交好的士族,还有大德寺的一些关系,邀请了扬州十二郡的二十一家大纸商,在小曲山召开了属于这个时代的特色推介会,大肆宣扬剡溪大纸的优点,且拿出由禾大纸进行对比,无中生有的道出了七处远胜由禾大纸的地方,反正吹的是天上少有,世间无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能成为各郡的大纸商,眼光和智商都在水准线以上,大家为了发财而来,不会听刘彖忽悠几句就上了套!

  “刘郎君,你说这些蒙蒙外行还行,可咱们都是什么人?明人不说暗话,到了这时辰,到底纸价多少,你给个准。要是比由禾大纸还高,我们又何必不远百里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小曲山呢?”

  小曲山没什么好看的景致,这些商贾大都小农小户出身,没什么文化,穿着锦缎,吃着珍馐,却偏偏喜欢附庸风雅,观山要好山,看水要好水,就连谈生意也得去那些雅致的所在。

  “对啊,别说比由禾大纸高,就算一样的价钱,以现在的行情,我也是宁可卖洒金坊的纸。毕竟人家名头响亮,大正中和顾府君以及江东名士无不大加褒扬,那些贵人们士子们也喜欢,但凡读书识字的,都以家藏由禾纸为荣,这是什么都比不上的。刘郎君,你说了剡溪纸七大优胜之处,可你我心知肚明,剡溪纸是名纸不假,但它的名头,现在远远比不上由禾纸了!”

  “两位兄长说的在理,刘郎君,不是我们不近人情,在商言商,总不能让大家有钱不赚,赔着钱和你过家家玩吧?你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些小钱,可我们不行,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是这个理!”

  “所以啊,别搞玄虚,直接点,多少钱?”

  “六十文!”

  刘彖笑着说了个数,全场登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侧耳细听,道:“剡溪大纸,给各位的价是六十文,你们可以比照由禾纸的一百文出货,也可以加到一百二十文,一百五十文,这个我不管,由你们自己定。”

  如果剡溪大纸的出货价只有六十文钱,比由禾大纸足足低了四十文,这里面的利润可想而知。在场的二十一家纸商立刻兴奋起来,洒金坊的由禾大纸供不应求,再大的商贾也只能按一百文进货,然后运到其他郡县,加价二十、五十文、七十文不等卖出,算下来一张纸只有十几文的纯利。最重要的是,有钱你也买不来,必须要等,等的时间从半月到数月,他们虽然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这句名言,可也知道浪费时间,就是跟钱财过不去。

  哪怕剡溪纸不如由禾纸质量好,也不如由禾纸名头大,可只要六十文的价,傻子才会拒绝。纸商们呼啦一下围住了刘彖,争先恐后的要下订单。刘彖笑道:“不急,六十文给诸位,我其实不赚钱,所以也请诸位帮我一个忙。”

  “你说,我反正没有不允的!”

  “我们也是,请刘郎君直言!”

  刘彖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笑容变得冷峻起来,道:“你们要纸不难,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从今往后只卖剡溪纸,不卖由禾纸,也不让由禾纸在你们的地盘上出现!”

  “这个……”

  众人面面相觑,全不做声,心中各自盘算利弊。虽说同行是冤家,聚宝斋和洒金坊同在钱塘,势成水火,可也从没听过只准别人做一家生意的,这不合规矩,也太强人所难了。

  “洒金坊只有一个纸坊,听说当下还压着几万张的货没有交付,就算你们等的起,可钱等不起啊。我瞧着诸位都是纸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给你们面子,优先把剡溪大纸卖给你们。若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是找不到肯跟聚宝斋合作的纸商。到了那时,你们郡中称得上字号的商贾,说不定可要易名了。”

  这番话帮助众人下了决心,有钱不赚王八蛋,于是纷纷表示赞同,反正由禾纸主要是自卖自销,跟大主顾直接打交道,分给他们这些纸商的量本来就不大。不一会工夫,小曲山上签下了十五万张的单子,比起洒金坊最开始五日三万张的销量更胜一筹。

  约好了交货时间,给付了定金,众商贾结伴下山,刘彖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志得意满的笑道:“如何?这就有九百万钱到手,不舍得花钱,怎么赚钱?让你送来一千万钱,小天主犹豫不决,五天主百般刁难,教中谤讥如潮,仅仅给了八百万钱,可谁又知道我们这些真正做事的人的难处?”

  金官站在他的身后,低垂着头,道:“将军大才,小天主深知,所以一力保举将军全权处置钱塘之事。教中那些闲言,将军不必放在心上。”

  “我是不放在心上,可只怕我人在外做事,却被那些鼠辈谗言煽构,终有一日惹得天主猜疑,大祸临头而不自知!”

  金官抬起头,目光坚毅,道:“将军安心,绝不会有那一日!”

  刘彖负手,仰头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叹道:“但愿如此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