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经玉算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有了地,就可以着手开始建房,这一点古代要好很多,不需要太多部门的审批,也不需要申报土地用途,只要拿到了地契,就是你的私产,只要不过分逾矩,随便折腾不犯法。

  徐佑出乎意料的将具体规建事宜交给履霜全权负责,严叔坚协同办理,从设计图纸、聘请工匠、购买材料到运输、破土、动工诸多琐碎,他一概不问。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手下人多磨练磨练,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若是将来遇到挫折和困境,都可以派出去独当一面,不至于事到临头,无人可用!

  履霜的主观能动性被完全调动起来,带着给她分配的四名部曲,来往毕家村和静苑之间,从早到晚,几乎忙的连人影都看不到。冬至也忙于各处情报网络的扩展和完善,更是神出鬼没,见头不见尾,剩下秋分一人陪在徐佑身边,有时候难免会显得孤单和无聊。

  “你要是觉得闷,可以和履霜一起去毕家村那边玩玩,好不好?”

  秋分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道:“不了,我没阿姊那样的才干,那些钱啊账啊的我记不清楚,也不会算,去了也是给她添麻烦。就这样陪着小郎挺好的,要是连我也走了,小郎没人服侍可不成!”

  “傻丫头!”徐佑揉了揉她的发髻,道:“我有手有脚,不需要人服侍。不过你说的对,许多事不会算账是不行的。”

  接下来这段时间,他闭门不出,写了本相当于前世里小学一年级数学的基本教材,短短十数页,讲解了阿拉伯数字的计数方法,和加减乘除的四则运算法则,然后手把手的教秋分学习。

  秋分没学过九章算术之类的算经经典,等于一张白纸从头学起,除了刚上来对阿拉伯数字感觉不适应之外,加减乘除倒是学的很快。没过几日就从十以内加减法,学到了两位数的加减乘除,她向来伶俐,只是恪守奴婢的本分,不如冬至和履霜那么显眼和外露。

  又过了十日,秋分的进度一日千里,徐佑开始试着教她定义定理公式,比如加、乘法的交换、结合律,还有数量关系式等等。正好履霜回来汇报工程进度,徐佑耳中听着,手中笔走银蛇,写了四个大字,突然笑道:“履霜,秋分,我出个题目考考你们,若是一名工匠每日七文钱,五十六名工匠耗费二十八日才能建成纸坊,共计多少工钱?”

  履霜愣了愣神,不懂徐佑的意思,不过仍然凑趣道:“这个有些难解,我正好带着算筹,或许可以试一下……”她之前在静苑是管账的,算筹这种常用物自然少不得,一般二百七十三根竹筹为一束,放在算袋里,用来计算各种筹算问题。

  徐佑笑道:“行,你和秋分比比看,谁先算出来,我有奖赏!”

  履霜对秋分知之甚深,知道她不通筹算之法,甚至连算筹都没有摆弄过,如何赢得过自己,道:“比试就不必了吧?再说妹妹她也没有算筹,我们当做玩闹就好了!”

  “无妨,秋分不用算筹。”徐佑将毛笔递了过去,道:“她用笔算!”

  “笔算?”

  履霜冰雪聪明,立刻明白徐佑肯定又教会了秋分什么神妙的法门,有意让她来考校秋分学的如何。既然不会伤了大家的颜面,当下也不推辞,抿嘴笑道:“那我可要尽全力了,若是等会输了比试,妹妹你千万别笑我。”

  秋分羞红了脸,道:“我哪里会笑阿姊,再说我绝不会赢的!”

  “那倒不一定!说好了,不管谁输,都不许哭鼻子!”

  履霜笑着看了眼徐佑,如果说世间有仙术,那徐佑一定是会施仙术的人,只要有他在,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不让人惊讶。她从腰间解下算袋,倒出竹筹,整齐的堆放在左手边,秋分也到案几后执笔就坐,徐佑打了个响指,喊声开始,然后没有管秋分如何运算,而是走到履霜身后,好奇的看着她摆弄算筹。

  自有记数以来,筹算法可谓集中华民族千古智慧之大成,别看一根根竹棍并不起眼,可它遵守的却是十进位制,跟其他文明相比,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比如古罗马人的数学没有位值制,古玛雅人用得二十进位制,古巴比伦人用得六十进位制,这些位值制使记数和运算变得无比的繁琐和复杂,远不如十进位制来的简捷和方便。

  履霜取算筹从左到右,先摆出七,再摆出三十。筹算法有一套运算口诀,个位用纵式,十位用横式,百位用纵式,千位用横式,以此类推,遇零则置空,不仅可以加减乘除,而且可以乘方开方,更可以解出多元高次方程,堪称数学界的一大奇迹。

  不过,这种算法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耗时间和空间。筹算的难度越大,需要的算筹越多,摆放的空间也越大,并且在移动中不能保留上一步的计算过程,教学和学习都十分困难,因此逐渐的被时代抛弃。

  履霜这边还在摆弄算筹,精心计算下一步的摆放方式,那边秋分却已经算了出来。只是她极度缺乏信心,抬头看到履霜依然在算题,对自己的答案不敢确定正确与否,又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很像学渣刚成为学霸的心态。

  如此反复了三遍,确定完全按照徐佑教她的方法解题,这才娇怯怯的举起手,道:“我算完了!”

  举手回答问题,举手提出疑问,举手表达意见,是徐佑很早就开始在部曲中推行的规矩。秋分是他最亲密的人,如果不是这几日变成了临时性的师生关系,平时说话是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履霜才刚刚算到一半,她对筹算法只是略通门径,应付静苑日常开支足够了,但做这些算术题破费点心思,闻声愕然抬头,道:“算完了?这么快?”她和秋分如同亲姊妹,不会有什么强烈的胜负欲,输赢根本无所谓,只是没想到输了这么多,输的这么惨!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好奇徐佑究竟教了秋分什么东西,让她对数算的认知突飞猛进到这等境界?

  “你先别说结果,让我算完后咱们对一对数,看看是不是一样?”

  又等了一会,履霜几乎用尽了竹筹,摆满了大半个屋子才得出最后答案,她俏皮的取来笔悄悄写在纸上,让秋分也效仿,然后同时打开,两张白纸上一张写着一万九百七十六文钱,一张写着10976!

  徐佑鼓掌,道:“不错,不错,两个人都算对了!”

  履霜的星眸里布满疑惑,道:“妹妹,你写的这是……好奇怪的字……”

  秋分写的是阿拉伯数字,履霜当然不认得,她虽博通多国语言,却从未见过秋分写在纸上的那些如同鬼画符的符号。

  秋分道:“这是小郎教我的,很好学啊,没想到也很好用!”

  履霜看向徐佑,心头迷茫又模糊,徐佑指了指方才他在纸上写的四个大字,履霜凑过去一看,口中念了出来,道:“天经玉算……”

  “这种记数的字我称为天经字,运算的方法和你的筹算法有相似,也有不同,但记数更方便,也更快一些,所以我又叫它玉算。天经玉算,可以极大改变当下的算法,意义重大,不过刚成雏形,以后还要继续改进和深化。你要是感兴趣,等忙完这一段,我再教你……”

  “好啊,我要学!”

  履霜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她看了秋分的运算过程,简单的几个天经字,上下左右,似乎按照某种特有的规则,寥寥几笔,短短瞬间,就可以得到最后的答案。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答案和她费时费力用算筹算出来的一致,这说明什么?说明天经玉算是完全可行的一种算法,这,如何让人不振奋?

  徐佑对这种小学数学题兴趣不大,但改变人们的固定思维,需要一步步的走,由浅入深,从易到难,上来就搞个微积分不现实。并且阿拉伯数字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的,推广需要缓慢的过程,或许十年,五十年,或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这不急,他没那么天真可以立刻给整个世界带来改变,他首先要改变的是静苑,和那些跟随他在这个乱世生存的亲人、部曲和朋友们!

  由于徐佑从中作梗,刘彖的计划只成功了一半,跟金官吹牛皮的九百万钱,只到手了三百万,被徐佑拉走的骆白衡等人都是大主顾,所以对山脚下的洒金坊更是视若仇雠,每每在山上看到,都如鲠在喉,恨得牙齿痒痒。尤其得知洒金坊又扩大了规模,足足开了十条造纸线,每天产量稳稳提高到了五万张。另外招工问题也得到了改善,自从徐佑参加雅集,被大中正定了品,虽然还是一介白衣,但在普通老百姓眼中已经贵不可言,那些本来惧怕唐知义等游侠儿的恐吓而不敢应征的农人和工匠也都装着胆子到洒金坊做工。

  一旦人力、物力、原产料和生产技术都不能成为桎梏,还有什么能够阻止洒金坊疯狂的壮大呢?

  刘彖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金官在他身后,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淡淡的道:“有些人以为他赢了,其实只是赢了现在,等到了那一日,不管洒金坊赚了多少钱,还不是咱们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