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4 02:25:22 源网站:节点33
  一言既出,满院皆惊。

  佛陀既然具有无上神通,为何又会屡次受人陷害,这样简单的道理,没人指出来之前,被洗脑的信众从来不曾怀疑过,可一旦有人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立刻在众人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心有所想,显露于外,脸上的犹疑如同初夏的阳光,飞快的融消着佛门赖以生存的信仰基石。竺无漏丝毫不为所动,玉面春风,挥洒如意,平缓的语调徐徐道来:“佛陀成佛之前,曾于五浊尘世历经了万万劫,譬如孙陀利谤佛,自有前因。且听我说与你们,安坐静听……”

  孙陀利谤佛,是佛门影响比较大的一件事,也是对佛祖一生清誉最大的质疑。孙陀利是当时天竺诸邦的花魁,美色绝世,艳名广播,无数贵族和修行者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佛陀证道之前最有名的通力自在大仙人就为了这个女子放弃了修行。

  而外道中人忌惮佛陀说法势大,重金聘请孙陀利去魅惑佛陀,无果后孙陀利开始四处散播她和佛陀的风流韵事,后来还假装怀孕谤佛,在皈依信众和普罗大众间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外道怕事情败露,也为了嫁祸佛陀,悄悄的杀了孙陀利,将她尸体埋到佛陀的精舍附近,但不久因为泄密,导致真相大白,佛陀这才逃过一劫。

  “虽然如此,可仍有人质疑,比如舍利佛,他问的问题和你们一样:既然佛陀神通广大,为何还会被孙陀利栽赃陷害呢?”

  竺无漏满脸秽物,可唇角的笑容,眼眸里的清净,说法时淡然自若的神态,却能让人们忘却那些不干净,凝聚着心神,静静的聆听。

  “佛陀是这样回答的:往昔过去世中,波罗奈城内有一博戏人,名叫净眼,巧于歌戏。城内有一妓女,名叫鹿相,端正姝好。净眼邀鹿相共出,求于好地以贪欢行乐。净眼答应后身穿华服,严驾好车,与鹿相共载出波罗奈城,来到树园里。一夜之后,净眼看鹿相衣服珍妙。便生贪心,杀此女取其衣服。而此园中恰好住着一位辟支佛,叫乐无为,乞食外出不在园内,于是将尸体埋于他住的庐舍内。后有人发现鹿相不见了踪迹,禀告国王,国王严令全城内外搜寻,经过波折,还是抓到了乐无为。乐无为没有为自己辩解,被判处了死罪,即将行刑时,净眼深感愧疚,供述了自己的罪过。所有人都向乐无为作礼忏悔,乐无为心知不宜在此城乞食,入火中*灭度,之后舍利被大众供奉于四衢道。当时的净眼便是佛陀,鹿相是孙陀利,舍利佛就是国王。净眼造这罪恶,无数千岁在泥犁中受煮及上剑树,无数千岁在畜生饿鬼中受罪,至今成佛尤残殃未尽,受孙陀利当众谤佛的报应。”

  竺无漏舌颤莲花,娓娓道来,将这段融合了佛门因果的往事说的充满了震慑人心的神异色彩,他的目光扫过台下的众人,一字字道:“如是因,如是果,如是报!我和高惠一家,同样如此,我是净眼,高兰是鹿相,高惠是舍利佛,前世有因,故而今世要受此报,你们要怀慈悲心,饶恕了他吧!”

  连佛陀都要承受因果报应,竺无漏被高惠诬陷自然是理所应当,人人眼眸泛泪,俯首下跪,同声高呼佛子。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口不对心,认为竺无漏尚不能当得起佛子的称号,现在却无不顶礼膜拜,虔诚的姿态更胜旁人万倍。

  有意无意之间,通过孙陀利谤佛的类比,竺无漏在他们心中,似乎已经成为佛陀在当世的化身!

  徐佑遥遥的望着莲台上的竺无漏,他闭眼合什,仿佛有佛光透顶,一瞬间,心神几乎为之所夺!

  “郎君!”

  左彣的呼声传入耳中,徐佑猛然清醒,看着左彣关切的眼神,眉头微微皱起,道:“这是什么邪功?竟似能够摄人心魄……”

  左彣摇摇头,他虽然进阶小宗师,但全靠机缘巧合,并无名师传承,对世间武学,尤其是佛门武学所知不多。何濡脸色严肃,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竺无漏,道:“瞧不出来……不过本无宗有竺道融这个位居一品的大宗师,奇门绝技不知凡几,竺无漏会邪功也不算什么。他今日莲台说法,用此邪功迷惑信徒,又借高惠的出现,将佛子的称谓落到实处,真是妙不可言,厉害,厉害!”

  能得何濡衷心称赞,可想而知竺无漏今日的表现有多么的惊艳,徐佑记起那日在西湖畔雪中偶遇竺无漏,也许从那一刻起,注定两人间将会发生许多的故事。

  只是,眼下的竺无漏已经踏上登天之路,而徐佑还在门外费尽心神的寻找敲门的那块红砖!

  “饶恕我?”

  高惠独立高台,遍观四周,浑身一片冰凉。他看到的,是怜悯、是憎恶、是摇头叹息、是自以为同情的高高在上,这大德寺内千万人,只有他孤独一人,站在悬崖边,面对人世间的所有责难!

  心口猛然剧痛,脚步踉跄,差点摔倒,高惠颤抖着举起手,指着黑压压的人群,凄厉喊道:“你,你们……你们好慈悲!好慈悲!可是,这样的慈悲我不要,不要你们假惺惺的可怜我!我没罪,有罪的是他,是竺无漏!”

  “阿弥陀佛!你所言原也不错,众生皆有罪,而我亦然!”

  “胡说,我没有罪,我没有……有罪的是你,是你们!”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先是竺无漏,然后是几个知事,再然后是一众白衣僧,继而是那些跪拜在地上的信徒,所有人齐齐唱着佛号,面相肃穆,满眼悲悯,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如梵音大吕,荡漾九霄云外。

  高惠脸色煞白,神情从激动难复逐渐的平静下来,漠然看着众人,想起出发时天师道的人问他的一句话:

  你怕死吗?

  不怕。

  若是事不可为,可敢一死?

  有何不敢?

  好,若你赴死,我答应你,日后必定手刃竺无漏,为你雪此深仇!

  记得你的话,我去死!

  我去死……

  生不易,死亦难!

  究竟将人逼得何等的绝境,才会如此从容的说出我去死这三个字,高惠手中多了一把短刀,寒光夺目刺骨,迈步走向竺无漏。

  佛号声戛然而止。

  “佛子,小心!”

  台下大呼,有人想要冲上去保护竺无漏,却被白衣僧给拦住了,竺无漏微笑着面对高惠,坦然道:“你来吧,将刀刺入我的胸膛,让鲜血了却这段往世的劫。”又吩咐道:“等我死后,舍利无需供奉,可撒入江水中,永生永世庇佑钱塘百姓。”

  “佛子,不可,千万不可啊!”

  “是啊,佛子,我们若是没了你指引,又怎么前往极乐净土呢?”

  “佛子,你跟高家是前世的因,今生受谤已经了却,岂能再为了受劫,舍了天下的万万信众?”

  苦求声,哀怨声,哭闹声,呵斥声不绝于耳,竺无漏丝毫不为所动,笑望着高惠,抬手褪去了僧衣,光洁的上半身流淌着完美无暇的曲线,不胖不瘦,不增不减,没有肌肉隆起的压迫感,也没有弱不禁风的虚弱感,从肩头到腰腹,如同金座上的佛身,在阳光沐浴下熠熠生辉,不可直视。

  高惠一步步接近,站在竺无漏身后的知事僧悄然握紧了拳头,对身边几名僧人使了个眼色,无论如何,一旦高惠真的动手,一定要在他伤害到竺无漏前阻止。

  五步,三步!

  高惠停了下来,他贪婪的盯着竺无漏的心口,然后目光上移,似乎要把他的脸牢牢的记载脑海里。

  他笑了笑,笑的轻蔑又高傲。

  “竺无漏,你胜了,但你终究会死。我要在九泉下等着你,等你来受那千刀万剐之苦。”

  刀尖倒刺,破开胸口的肌肤,划过骨头时嘶哑的杂音,高惠没有感觉到疼,他仰着头,用尽生命最后的力气,道:

  “天无道,地绝收。胡不死,水断流。心宿下,孟章休。觜参起,照斗牛。”

  短刀没柄,生机立绝。

  高惠直挺倒地,轰隆声中,尘归尘,土归土,至此高氏一门四口与这人间再无一丝牵扯。是非善恶,因果报应,谁说的明白?

  满园寂静无声,良久之后,竺无漏星辰般闪耀的双眸流下一行清泪,取僧衣盖在高惠尸身上,然后转身,微笑,道:“他往生极乐了!”

  初始的震惊过后,众人感动不已,欢呼道:“佛子,佛子!”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

  儒家的身死留名,道家的羽化升天,佛家的极乐净土,可在徐佑的心里,全不是人最后的归处。

  归处?

  徐佑转身离开,容色冰冷如冬雪,我既无来处,亦无归处,只有立在这来和归之间,不折腰,不屈膝,不苟全。

  佛也好,道也好,都是系在脚上的布履,专为登天之用,合脚时可以穿,不合脚时可以扔,唯有站在绝顶之上,才能真正摆脱佛道的桎梏和影响,那时候再问问归处不迟。

  再问归处不迟!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