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七十章 七月流火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六月初三,西湖八子社社聚之日,张墨、王戎等人从吴县和诸暨等各地赶来,徐佑在静苑盛情款待。三月不见,彼此虽有书信往来,但终究比不上面对面的亲切,不过这次他们没有过多的谈论诗文和声韵,而是将关注点放在当前最迫切的事情上。

  旱灾!

  局势在进一步恶化!

  “微之,我从吴县顺江而下,沿途多见灾民拖家带口往吴县去,殊不知吴县现在的米价也是不能承受之重。”王戎神色感慨,颇为这些人可惜,饱含期望而来,却注定要绝望而去。

  周雍叹道:“一岁不登,民多乏食,我大楚号称盛世,可生民多艰,犹过汉末。”

  杜盛少年心性,比王戎和周雍乐观许多,道:“刺史府已经上奏朝廷,很快就会有旨意下来,再熬上几日,情形必会改观!”

  说起朝廷,张墨低声问道:“微之,你跟顾府君熟识,金陵那边可有动静么?”

  徐佑面带忧虑,道:“朝廷以扬州为税仓,减免今岁的租调,恐怕金陵城中会有诸多阻力……”

  沈孟冷哼道:“老百姓都要饿死了,朝廷还不知体恤地方,非等到人都死绝了,我看那些作威作福的达官贵人们到哪里去收税赋来享受荣华富贵!”

  “朝廷不会自毁根基,只是旱情重大,诸位使君要统管全局,其中艰难,非你我所能尽知!”徐佑制止了他们继续议论,站起身道:“我在后花园备下薄酒,为你们接风洗尘,请!”

  酒过三巡,鲍虎突然流下眼泪,向徐佑告罪后离席。徐佑愕然望向张墨,张墨忙道:“微之莫怪,伯达他恐怕是想起家中老母和幼妹,并非对你无礼……”

  “怎么?可是也遭了灾?”

  巫时行接过话道:“是,晋陵郡今年旱情比吴郡要严重的多,且比不上吴郡富庶,庶民早已无米度日。我也曾写信回家,让家中帮忙给伯达家里送点米粮过去,可当下自顾不暇,帮衬不了几日了。”

  巫时行和鲍虎是同乡,一样的家道中落,寒门子弟,两人在吴县游学,所费本就不菲,已经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遇到这样的灾年,米价十倍上涨,又怎么买得起?

  徐佑斥责道:“上次来信时如何不说出来,这是把我当外人吗?别的事不敢打包票,但至少米粮我这里多有储备,哪至于让同社的挚友为五斗米伤怀?”

  王戎也道:“是啊,我们同在吴县,竟然没听你和伯达提过,若是鲍母因此出事,置伯达于何地?置我等于何地!”

  巫时行愧道:“伯达多次叮嘱我,不想家事给大家添麻烦,所以我就没有……”

  徐佑也不是当真要斥责巫时行,安抚道:“好了,这不是守道兄的过错,方才是我言重了!此事终究是我疏忽……来人,请履霜过来!”

  履霜曾是清乐楼的歌姬,跟了徐佑后虽不以出身为耻,但也跟过去彻底告别,所以有诸多男子同在的场合,她极少露面,甚至比那些大家闺秀还要端庄自矜。

  等履霜出现在后花园,顾盼之际,自带一股清雅的气质,等到了近处,晶莹如玉的肌肤,仿佛新月生晕,花树堆雪,道不尽的迷人。

  杜盛双眼放光,大叫道:“微之,府中竟藏有如此美人,真让我等羡煞!”

  张墨也是微微一震,不过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诸暨翠羽楼中那个名叫春水的女娘。

  她的眸光常淌着清泪,让人怜惜,不似履霜这般的气定神闲,当然样貌上也又不及,但不知为什么,这一刻,人人为履霜惊艳,偏偏他却想起了那个只见过两三次的春水女娘。

  徐佑微笑着为履霜做介绍。道:“这是我府中的管事,向来以朋友之礼待之。”

  杜盛原以为是侍婢,他是东阳郡数得着的士族,对朋友之间互送侍婢习以为常,所以放浪形骸,出言调侃。这时听徐佑说以朋友之礼待之,顿时脸蛋一红,起身施礼,道:“不知女郎身份,多有得罪!”

  履霜施施然笑道:“不知郎君何罪,莫非夸我貌美,竟是罪过了不成?”

  杜盛微微一愣,继而大笑,端起酒杯,仰头饮尽,洒脱道:“是我失言,自罚一杯,算是赔罪!”

  履霜笑意盈盈,不显丝毫的轻佻,却能让在座的所有人如沐春风。徐佑吩咐道:“即日起,往晋陵鲍虎家中送些米粮油盐等日常用物过去,每月一次,直到此次灾情过去为止。另,张兄、沈兄和巫兄家中同样照此办理。”

  话音刚落,张墨和沈孟同时站起,道:“微之,好意心领,但决不可如此破费!”

  按时下的米价,徐佑如果负责他们四个人的家族口粮,一个月最少也得数万钱的支出。

  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巫时行犹豫了下,他家里只比鲍虎略强一些,现在也入不敷出,无以为继,但君子之交,贵在如水清淡,岂能受人米粮,毅然拒绝道:“微之,我等为结社而来,却不是为米粮而来……”

  徐佑温声道:“朋友有通财之义,我的日子好过些,恰逢此灾年,总不能坐看你们困于斗米而无心于道。何况就算不为你们想,也要为家中父母多想想。”

  一番说辞,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张墨本来是不要的,他傲骨铮铮,岂肯受徐佑的馈赠,可是看巫时行的神情,定是遇到了难处,他和沈孟如果不要,巫时行也不会要。

  “好吧,多谢微之,我们就收下了,只是受之有愧!”

  张墨三人刚要下拜致谢,徐佑一手扶住,笑道:“朋友之馈,虽车马,非祭肉,不拜!这可是夫子的话,你我相交,贵在知心,钱财身外物,无须计较!”

  王戎和周雍满目钦佩,徐佑的风姿确实让人心折。杜盛更是开怀,道:“守望相助,实是我八子社的人心所聚,当饮一斛酒!”

  接连三日,张墨等人放弃游山玩水,而是在钱塘各处奔走,查访民情,准备回到吴县后联名奏到州府,抓紧时间赈济灾民。天可怜见,在徐佑送走同社七人不久,扬州各郡县终于等来了朝廷的恩典,以吴郡为主导,开始在和会稽交界处建造太平仓,除了正常的徭役之外,以每日一顿饱饭外加三文钱雇佣无米可食的民众出工出力,同时修葺各县的农田水利设施,消息一出,米价应声下跌三成,可仅仅维持了七日,又开始上涨。

  整个六月,扬州刺史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平抑米价,和暗中投机屯粮发国难财的奸商殊死相搏,互有胜负,虽然没有能够让米价重新回到正轨——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毕竟两季绝收,供应不足,米价上涨是必然。官府所要做的,是尽量抑制上涨的速度,每天少涨一些,就能少死一些民众,但通过种种努力,终究还是让米价维持在了三千文的高位,没有继续飙升。

  到了七月上旬,太平仓建成。所谓太平仓,其实跟汉朝时的常平仓法度相似,谷价低时,由官府高于市价从谷农手里购卖谷物储存在常平仓内,以免谷贱伤农;等谷价高时再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卖出,以稳定物价,安稳局势。这项制度好在买入和卖出的价格差别不大,所以能够维持成本,保证长久运营,但此时灾情正盛,临时建造的太平仓很难像常平仓那样盈亏持平,可它的好处却在于能够给正在地狱中挣扎的灾民以信念,给正在作奸犯科的粮商以警示,给正在看热闹的世家门阀以示范:那就是朝廷将大力赈灾,不计一切代价的稳定局势,扬州,绝不能乱!

  太平仓落成当日,十船米粮通过水路运进了仓内,米价立刻跌到了两千七百文,第二日又是十船,米价再跌三百文,第三日,第四日……总共有五十船米粮开进了太平仓,市面上已经闭市的许多门店重新开业,米价终于跌落两千文,徘徊在一千八百文左右。

  “小郎,顾府君当真厉害了得,短短时日,竟能筹措五十船米粮,让人不得不佩服!”

  履霜对顾允大加赞赏,在她心里,有了五十船米,不知能够救活多少人,这真是莫大的功德。何濡却噗嗤一笑,道:“你啊,这五十船米,能有一半就不错了,顾允一手疑兵之计,不知骗了多少像你这样的天真女娘!”

  “啊?”履霜捂住了小嘴,惊讶莫名,道:“可,可米价低了啊,很多人也可以买得到……”

  “因为被骗的还有那些屯粮的粮商,他们惧怕太平仓还会源源不断的运来粮食,所以想趁着高价卖出,进一步促使米价降低。”

  秋分充满期盼的道:“不管怎样,只要能让米价降下来,让大家有口饭吃,比什么都强。”

  冬至笑道:“是啊,根据我的线报,很多观望的粮商都坐不住了,接下来几天,肯定有粮商会大量出货,到时候米价会降到千文以下。依我看,朝廷出手,这次的灾荒很快就会过去,不至于有更多的人流离失所。”

  徐佑叹了口气,星眸中始终暗含忧虑,道:“但愿如此,可我有预感,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仅仅过了五日,夜里子时,一场漫天大火直冲云霄,火势百里可见,徐佑披衣出房,和何濡等人一起站到假山高处,远眺火光所在。没多久,冬至匆匆赶来,她的俏脸苍白如纸:

  “小郎,太平……仓,走水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