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七章 夜战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大雨给邱原造成了*烦,堆积如山的粮草运不出去,几乎要耽误大军开拔的时机。

  本来从吴县到钱塘,走水路最便利,可现在水路不安全,天师军不知从何处搞来了水军斗舰,在河道上游弋不去,封锁了钱塘周边的水域。驻扎在沪渎的楚国水师被突如其来的溟海盗纠缠骚扰,困在沪渎垒里始终脱不了身,也无法及时应援钱塘,这条水路变得不再安全。

  陆地倒是安全,可运粮车必须顺着大道上的车辙印才能前行,这些车辙印是经年累月被无数车轮子碾压出来的,深可达数尺,一旦遇雨,就会变得泥泞难行,不小心陷进去,七八个人推不出来,费时费力又耗费给养,让邱原十分的头疼。

  明智的选择,等雨停了,再拔营动身,可主上等不了那么久,邱原百般无奈,只好冒险让所有士卒带了五天的口粮,彻夜不休的往钱塘行进。

  运粮的辎重跟随其后,徐徐而行。

  万幸的是,钱塘以北,没有敌兵,不怕粮道被截,也就没有后顾之忧。

  九月初九,重阳节。

  往常的这个时节,人们相聚于野外,或登高,或踏秋,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祭祖祭天,以避灾求长寿。可今年的重阳节注定要与往年不同,因为在这一日,扬州的府州兵抵达钱塘城外,整整两万人马,旌旗遮天蔽日,仿佛乌云从地平线飘来,声势之盛,一时无两。

  邱原没有立即攻城,而是派出侦骑以驻地为中心铺开半个扇面,对城池周边进行布控,一面驱赶对方散在城外的探子,避免过早暴露军机,一面查找有没有伏兵,保证侧翼和后方的安全。

  同时派出辅兵就近砍伐树木,木分两排,一排长一排短,短在内,长在外,长短之间搭上木板,绕军营成护墙,上面可巡逻可放哨,下面可休息可藏械。还要在营区内挖掘排水沟和厕所,严禁来回走动和入夜喧哗,一切有章有法,足见邱原不是无能之辈。

  大军兵临城下,城内的天师军严阵以待,各种防守物资流水般送到城头,自刘彖以下,无不凝气屏息,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大战。

  徐佑困在斗室之中,却也感受到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迫,看守在门外的四个部曲明显提高了警惕,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来看看徐佑和安玉秀有没有异动。徐佑最近几天跟其中一个部曲混的挺熟,找机会问出了什么事,那人说外面要开战了,朝廷派了几万人围剿,所有人都被调去守城。徐佑又问那你就不怕我们跑了?那人笑道,徐郎君,要是以前,我不是你对手,可现在的你就是十个一起,也未必胜得过我手中的刀。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内,对大家都好。

  徐佑一时无话。

  很多时候,智慧比武力有用,可有些时候,智慧解决不了的难题,武力可以很容易的解决掉。比如现在,徐佑如果武功尽复,完全可以杀了门口的四个看守,趁城外大战的间隙,乔装打扮后偷偷溜走。可面对这几个死脑筋的天师军,只知道听命令看死徐佑,怎么口舌忽悠都不成,颇有秀才遇见兵的无奈。

  等房门关上,安玉秀抿嘴笑道:“郎君不是号称少年武道第一人么,怎么现在连个小卒都能鄙视你了?”

  “我受过伤!”

  徐佑瞧了安玉秀一眼,道:“徐氏灭门那晚被人一刀伤了经脉,至今未曾痊愈!”

  安玉秀愣了愣,她对义兴之变了解的不多,但也知道似乎跟太子脱不了干系。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性情乖戾,暴躁,善变,且有很多不好的传闻,安玉秀向来敬而远之,除了必要的礼节,从不曾跟他打交道,所以说名义是兄妹,其实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这些,郎君莫怪!”

  徐佑摇摇手,道:“无妨!”他站了起来,放缓脚步走到门口,附耳听了听,然后回到案几前,用手蘸了茶水,写道:“府州兵既至,你我的援手恐在左近,这几日你要做好准备,若有惊变,千万不要喧哗,看我眼色行事。”

  安玉秀眼眸中露着欣喜,轻挽衣袖,晶莹如玉的皓腕如同刚刚出水的莲藕,白皙的不见一丝瑕疵,写道:“郎君是说,贼兵将败了吗?”

  徐佑回道:“不管谁胜谁负,我们逃出生天的机会仅此一次,无论生死,都要走!”

  安玉秀的手停在半空,好一会才写道:“几成的把握?”

  徐佑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头望着窗外。大雨如注,在窗楹上俏皮的弹跳着,充满了初秋该有的生机勃勃。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场雨对参与到这场争斗里的所有人都是一个莫大的考验,有人或生,有人将死,有人生死不知。

  安玉秀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徐佑和她同样困在这里,跟外界毫无联系,有没有援兵也仅仅是猜测而已,又怎么能回答几成把握呢?

  “一切听郎君的吩咐!”

  徐佑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心中却在剧烈的天人交战。不管左彣他们如何谋划,仅仅救他一人,想从天师军重重围困的钱塘脱身,已经是千难万难,若再带上安玉秀,难度将成几何倍数增长,绝不是搭顺风车捎个人那么简单。

  可抛下安玉秀,首先良知上过不去,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将会后患无穷。安玉秀不是普通人,她是安子道的王女,是帝国的公主,不管是父亲的角度,还是皇帝的角度,都不会原谅一个在面临绝境时抛弃自己女儿的人安然活在这个世上。

  雨声越来越大,安玉秀悄悄的打量下徐佑,见他沉入睡乡,轻轻走到窗口,清丽的容颜看上去古井无波,可心里却始终无法真正的平静。

  她不能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从来不了解的人身上,哪怕这个人似乎拥有远超普通人的睿智和果决,但是面对成千上万的贼兵,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

  尤其,徐佑还是个不会武功的废人!

  房间内的两个人各安心思,外面对峙的双方也是各逞其能。天师军之前已经坚壁清野,将钱塘城外的所有村落洗劫一空,人口粮食全都运到了城内,邱原派人四处搜寻,一方面想要找点劳力弥补辅兵不足,一方面再搞点粮草,每名士卒五天的粮草,经过四天急行军,只有一天的存量了,这很危险。可转了一圈别说人畜,连根鸡毛都没找到,只好勒令全军扎营休息。不料刚入夜,城中鼓声大振,火光四起,还有马蹄声和呐喊声,疑似天师军偷营。邱原早有防备,两支埋伏的兵马倾巢而出,这才发现中了计,天师军只是在城头借着夜色的掩护虚张声势,以达到骚扰疲敌的目的。

  邱原骂了句豚奴好胆,再看周边诸将的神色,知道这开局不利,难免动摇军心。转头安排好守夜的岗哨,又将侦骑推前数里,然后不再搭理天师军的骚扰,进入帅帐呼呼大睡,呼噜声几乎能响彻整个军营,说也奇怪,见主帅如此坦然,众人倒是觉得心安下来。

  这一夜,天师军每过两个时辰就会擂鼓点火,喊声震地,却并无真正的大动作,刚开始府州兵的营寨里还有士卒惊恐不已,每每翻身坐起,手握刀柄,凝神以待,可接连数次,只听雷响,不见雨下,也就懒得再搭理,倒头沉沉睡去。

  到了凌晨卯时,正是人最乏累、最疲惫、最容易懈怠的时候,钱塘北城门打开,大约一百骑兵、五百步卒悄然而出,人口含枚,马口衔环,直奔府州兵大营。

  两名侦骑正好骑马回走,发现异常时已经来不及了,被几箭射下马来。等奔至楚军营门前百米,骑兵瞬间分成两股,绕着两翼开始散射火箭。伴随着巡逻警戒的士卒发出敌袭的凄厉呼喊,行军帐篷纷纷起火燃烧,火光夹杂着烟尘弥漫开来,无数人影纷乱的四下逃窜。

  “杀!”

  天师军的头目手持链枪,正是那夜在北门拦阻山宗的人,他身披甲胄,背负长刀,右臂系着黄巾,满脸凶狠不畏死的精悍,手中链枪无声息的飞出,望楼上的几名守军立刻捂着喉咙倒栽于地。

  “杀!”

  五百步卒擎刀冲入大营,十人一队,保持着突破的锥形阵,刚要抹黑趁乱大开杀戒,无数火把突然亮起,邱原兵甲在身,高居马上,冷冷的长剑斜指,道:“围起来,一个不许放走!”

  左右埋伏的两千精锐府州兵早就摩拳擦掌,听到令下,刀枪盾齐出,缓缓推进。从高空望去,仿佛黝黑的大蛇正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将坠入死地的猎物一口吞下。

  心知中计,那头目倒也不慌,将五百步卒收缩成圆阵,身子腾空而起,踩过几名府州兵的脑袋,头骨碎裂,鲜血喷出,链枪如毒刺般射向邱原。

  擒贼先擒王!

  邱原一声冷笑,纹丝不动,身侧两名护卫同时出刀,刀枪相撞,碰射出四溅的火花,却阻挡不了链枪的来势。

  眼看枪头越来越近,几张厚木盾护住了邱原全身。砰,一声闷响,木盾后一名士卒噗的吐出一口鲜血,但终究挡住了链枪。

  头目毫不恋战,借力回翻,重新落入阵中,大喝道:“且战且退!”

  “想走?”邱原重新露出身形,眼中带着不屑,道:“没那么容易!”

  进来容易,想退却难,两千健卒训练有素,是府州兵的精华所在,又是有心算无心,将五百天师军死死困住,纵然这些天师军骁勇非常,却在眨眼间死伤惨重,要不是那头目的链枪有横扫千军之勇,恐怕早就一败涂地了。

  不过邱原没有料到天师军竟有数量不菲、装备精良的骑兵,完成放火任务的百骑本想从侧翼冲进敌营,接应由正门攻入的步卒,然后将府州兵分割冲乱,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击溃敌人,一战成功。

  孰料领头的百骑长疑心较大,敏锐的察觉到营内有陷阱,故而多徘徊了片刻,等邱原现身,两千伏兵的火把照的夜晚如同白昼,顿时放弃原来的计划,两股集合一处,赶回正门救援。

  两轮齐射,包围的圈子被打开了缺口,天师军还活着的步卒反应迅速,和骑兵混合一处,保持着高度协同,且战且走,往钱塘北门撤退。

  邱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时机,也有意驱赶这些败兵骗开城门,所以并不急于消灭他们,率领五千人马,随后追来。

  远处,钱塘城矗立不动,静静的眺望着发生在她面前的这场厮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