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一章 娇羞偏向眼眉知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2 20:09:22 源网站:节点7
  安玉秀等了半响,没听到回答,秀额轻抬,眼角余光飞快的扫了一眼,却见徐佑神思凝重,魂游物外,原来根本没听到自己说话。

  “郎君?”

  她顿了顿足,之后才发觉这个样子很像是情窦初开的女郎跟心仪的男子撒娇,忙扭过身去,急得连耳朵都红透了。

  这是怎么了?

  安玉秀自诩聪慧,端庄淑怡,向来瞧不上同为宗室的海盐公主安玉仪的放浪形骸,不管待字闺中,还是嫁作人妇,一直知礼守礼,从不曾越过雷池半步,也从没有对丈夫之外的任何人稍降辞色。

  可今时今日,却对明显小自己几岁的徐佑这般自然而然的露出女儿家的娇嗔,虽说陷落敌营,身心俱疲,旦有所依,自会觉得亲近,不像往日与陌生人之间的矜持和距离感,只不过……她与徐佑认识才有几天?

  “嗯?”徐佑愕然抬头,道:“你说什么?”

  安玉秀压下心头的狂跳,让脸色看起来正常些,咬着唇道:“刘彖不是好糊弄的人,说不定会派人,派人……”

  听房两个字无论如何说不出口,徐佑明白她的意思,眉头微微皱起,道:“这倒是个麻烦!”说着望向安玉秀,目光跟平时其实没什么不同,安玉秀却感觉自己没有穿衣服似的,赤着身子站在徐佑面前,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玉手死死揪着裙裾,眼眸里仿佛要滴出水来。

  “噤声!”

  徐佑突然伸手,抓住了安玉秀的皓腕,温和的指尖搭在脉门上,不必懂医术都能感觉到她的脉象乱如急鼓,若非突发重病,那就是中了毒!

  安玉秀先是一惊,然后就被徐佑手指传来的温度所吸引,平时甚至都无法觉察的触感瞬间放大了千百倍,肌肤泛起细小的颗粒,再忍受不住,嘤咛一声,竟顺势倒在了徐佑怀里,脸蛋愈加的绯红,口鼻间隐隐发出低低的喘息,那股从里到外散发的媚态,几乎没人可以把持的住。

  徐佑搂住了安玉秀的腰身,感受着腿腹紧贴的滑腻和丰腴,心中不由的叫苦。想起刘彖临走时猥琐的眼神,徐佑哪还能不知道为了逼他就范,竟然在饮食中喂了情药,怪不得刚刚吃完饭没一刻钟,刘彖就出现了。

  大意了!

  天师道靠房 中术笼络士族门阀,炼制各种助兴的丹药本就是拿手好戏,徐佑曾读过明代的《摄生总要》,里面的情药配方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尤其魏晋六朝时,五石散的兴盛,很重要的原因是它可以壮 阳。

  有阳就有阴,古时将男用的药称为“内加”,女用的药称为“约”,安玉秀应该中了约毒。徐佑相信这类药物可以激起人在某方面的兴致,并且可以迅速瓦解抵抗的意志,却不信什么经脉爆裂,不啪啪就得死的鬼话,顶多难受些而已,不会有大的伤害。

  徐佑扶着安玉秀比水还柔的身子坐靠在蒲团上,取来尚未撤走的食盘,每样食物和饮水都细细嗅闻,却没发觉异常。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痴迷武道,对江湖中千奇百怪的药物也颇有了解,不过因为还是个鲁男子,对这方面东西缺乏必要的研究和实践经验。

  “应该是詹草研磨成汁,然后加以詹果,服者无不媚与人……”安玉秀冰雪聪明,看徐佑的反应顿时明白发生了何事,勉强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和徐佑身上那充满了诱惑的味道,伏到食盘前查验了一下,从残留的瓠羹中找到了半粒黄豆状的东西,道:“这就是詹果,我在府中曾见过一次,只是没想到刘彖手段如此下作……”

  情药这种东西寻常人用不起,也没那个胆子对别的良家使用,大都是皇室和门阀的家居必备良品,安玉秀见过也不算稀奇,甚或为了闺房情趣,说不定还亲身用过一些。

  “正因如此,事情才有些棘手。你想,刘彖连这样的手段都使出来,应该是铁了心,若今夜不顺了他的意,怕是真的会把你送到军市里做营妓。”

  安玉秀瞬间变了脸色,营妓还不算女人最悲惨的下场,有些官办营妓可以五年后从良,并由官府发放一定的钱财,可那是太平时节,像她这种落到贼兵手里的女郎,若充作了营妓,受尽*折磨,最后还是免不了一死。

  与其那般,还不如现在自尽,至少能够保住清白和名誉!

  或者,还有第二个选择……

  “我……”

  安玉秀张了张口,她虽是女子,处事却十分果断,要不然也不会在邱原带兵包围贺氏坞堡时出头对抗,这会百般权衡,若不想死,唯有委身徐佑才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法子。一旦放开了身心,那紧要处的*更加的清晰和难耐,几乎有春水潺潺涌出,她再顾不得羞涩,美丽不可方物的俏脸散发着惊人的媚态,低声道:“郎君,我从被贼子抓到的那天起,就知道身为女子,逢此兵灾,实难让自己的清白不受玷污。原想着王女的身份对贼子有可利用之处,小心周旋,或许能保全一时,以待援救……可,可眼下……”

  徐佑不是无欲无求的圣人,被这样一个美人附在耳边温声软语的说话,听着鼻端传来的微微喘息,衣裙遮掩的隆起又是如此的坚挺,幽幽的体香胜过世间最烈的情药,身体终还是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两人挨的极近,安玉秀几乎是半坐在徐佑腿上,浑圆的臀部顿时感受到无比的粗壮和硬朗,平时端庄明亮的眸子里似要滴出水来,全是诱人发狂的媚意。

  徐佑的唇舌开始变得干涩,脑海里好像有个魔鬼的声音在蛊惑着说:占有她,她是你的,皇帝的女儿,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尤物,现在躺在怀里,任你予取予求,不上的是傻瓜!

  傻瓜吗?

  天上不会掉馅饼,刘彖费尽心思都要让徐佑和安玉秀成了好事,难道是好心给徐佑排解被囚期间的寂寞吗?

  敌人喜欢的事,那就一定不要去做!

  徐佑猛的拧了下大腿,剧烈的痛楚让他从欲念中清醒过来。安玉秀却完全迷失在男女之间,双手抱紧徐佑的腰,俏脸伏在胸口,长长的**从裙裾内露了出来,光洁滑嫩如玉,闪着淡淡的光泽,来回不停的交叠磨蹭,让人忍不住想要匍匐其上,共赴巫山。

  正在这时,房门推开小小的缝隙,暗夭闪身进来,轻轻一指点在安玉秀的颈后,不发一声,立刻晕了过去。

  徐佑松了口气,道:“她中了约毒,你有没有解毒的方子?”

  “詹果之媚,力绵而性烈,尤其女子服用,极难自持。”暗夭知道饭里下了约毒,只是脱不开身,没找到机会警告徐佑,况且对他而言,这种毒不值一提,只能对不懂武功或意志力薄弱的人产生作用,徐佑何等样人,绝不会因此迷了神智,道:“解毒不难,只是郎君不跟她交 合,刘彖恐怕真的会把她充作营妓,不如趁着药性渡过此劫,日后也好解释推脱……”

  徐佑摇摇头,他前世里游历花丛,尝遍了各色佳丽,早过了单纯追求**欢愉的阶段,没有精神上的高度契合,轻易不会动情,哪怕对方是公主之尊又如何,借情药,趁危局,不过是野兽的苟合,毫无美感可言!

  “刘彖的话不能尽信,就算我遂了他的意,安玉秀仍有可能被他送去军市,所以绝不能被刘彖牵着鼻子走。对了,青鬼律包罗万象,你可有破局之法?既让刘彖满意,暂时稳住他,又能无伤大雅,不至于和安玉秀闹的不可收拾……”

  “青鬼律中没有这样的法门,但我曾跟陈蟾学过天师道的幻术,历代天师显露神迹,都靠这种幻术来蒙蔽天下信众。我学的不到家,不过对付几个听墙根的部曲应该还行。”

  “好,就这么办!”

  古往今来,不管是道教的道藏还是佛教的藏经,记载了很多真人和高僧的玄妙事宜,其实大都是幻术罢了,世间或许真的有神仙,但绝不是那些欺世盗名、玩弄人心的所谓大德。

  暗夭是趁其他人吃饭才溜了进来,不能久待,附耳教了徐佑如何配合,然后轻轻拍了拍安玉秀的后颈,脚下无声的离开了。

  安玉秀茫然醒来,瞧着近在咫尺的徐佑的脸庞,心口砰砰直跳,还没来得及说话,被徐佑打横里抱起,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喉咙里发出细若管弦的低吟,浑身软成了一滩泥,再也没力气挪动分毫。

  暗夭敲了敲隔壁的房门,推开进去,那三人正在吃喝,道:“药性发作,徐佑和安玉秀已经到床榻上去了……”

  “哈,果然是讲究人,干这事还非得去榻上?要我说,直接扑地上脱了衣服,把那话顺着地方捅进去,紧致温滑,真是给个神仙都不干!”

  “别废话了,走,偷偷过去瞧瞧。这位徐郎君看着和善,肚子里全是狡诈,不能不防着一手!”

  三人扔了碗筷,争先恐后的跑到门前,先是贴到房门上仔细的听,那女子的声音从没听过的悦耳,像是风吹过竹林的清幽,又像是鱼游荡水底的自在,忽而又变得狂风骤雨般的急促和高昂,低低的喘,轻轻的颤,直听的三人面红耳赤,血脉贲张,要不是记得房内两人的身份都非同小可,真要冲进去连理枝接连理枝了。

  房门悄然打开一条缝隙,隔着薄薄的幕帐,似乎能看到有一人正跨坐其上,起伏不定,那婀娜多姿的娇躯随着青丝飞舞,点点香汗沿着莹莹冰肌流下,把团团雪腻熬出了彻骨的酥香。

  这就叫妙处不容言语状,娇羞偏向眼眉知,房门终于合上,隐隐听到里面安玉秀颤着声道:“郎君哪里学来的这些欺负人的手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