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章 应对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残阳如血,狂风裂空。

  这日的攻城战接近尾声,从不算太高的城墙俯视整个战场,四处是冒着浓烟的飞梯,无数残肢断臂散落各处,遮天蔽日的旗帜也没了刚开始的声势,嘶喊且厮杀着的人群变得麻木,刀光倒映着活人的脸,无不是狰狞扭曲的模样。连归巢的雀鸟也似乎受到了血腥气的惊吓,扑棱着翅膀盘旋着飞入夜幕的云层消失不见。

  李二牛已经筋疲力尽,所在什的十名兄弟死了六个,其他同袍更是不知死了多少。他从来不知道,攻城原来如此的艰难和凶险,从阵前到城脚下,往日数十息就可以跑过的短短路途,却成了让无数人丧命的死亡沼泽。

  冒着火箭、飞石好不容易冲到城墙下,踩着同伴的尸体和肩头,倾尽全力挂上飞梯,然后口衔长刀拼死攀援至中途,立刻有烧滚的金汁倾泻而下。金汁一般用粪便制成,不仅易烫伤而且易感染,沾上非死即伤,很是阴损,但也很是有效。

  有人躲闪不及,被金汁浇到了脸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半边脸颊开始腐烂,露出森森白骨,连眼珠都滚掉了出来,人不人鬼不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难忍的瘙痒让人伸出双手抓挠,身上的肉随着指尖一道道的撕开,更有人忍受不住金汁烧身的痛苦,竟甘愿挥刀自尽。若是神仙保佑,侥幸躲开了金汁,眼看要登上城头,又被雉堞里突出的长枪纷纷刺落,然后用长长的抵篙将挂上城垛的飞梯整个掀翻,梯上的人一个个摔下惨死,*横流,肚肠破裂,将这片曾经风雅之极的钱塘城变成了人间鬼蜮。

  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人头就像从热锅上滚下的蚂蚁,随风而逝,无足轻重,只有地上激起的点点尘埃向世间彰显着这些小人物曾经存在的痕迹。

  蚁附!

  李二牛想起之前在军中闲聊时听到的这个字眼,现在才有了真正的体会。他的耳边始终响着同伴的惨叫声,数次登城全都功亏一篑,不过幸运的是,他每次都活了下来。

  退兵的铜钲终于响起,伴随着旗语和各级军官的嘶喊,弓箭手几轮齐射,压制住城头的守军,预备队左右成钳状,掩护攻城的军队分批次撤出战场。邱原在撤退的路上特地埋了伏兵,以防天师军派兵追击,只是双方今日血战,明显都伤了元气,天师军眼睁睁看着府州兵退军,并没有勇气再次开城出战。

  是夜,统计战果,府州兵共死伤一千余人,但作为预备队的五千精锐未大损,伤亡多是从各郡临时调来的郡兵,平素缺乏严格的训练,一上战场立刻展现出跟府州兵的差距。另外,攻城器械损毁严重,赶制的数十具木竹飞梯被烧毁殆尽,最让邱原头疼的是,原本已经干涸的护城河由于这几日大雨又储了可过膝的水,水中放满了木蒺藜,无法安全涉渡,今日攻城进展迟缓的很大原因就是护城河难以逾越,靠沙袋装填付出的代价太大,所以邱原戒令全军,修整七日,建造大型云梯和飞江壕桥,并派人断绝上游水源,准备长期围城,再造数十具井阑、冲车、霹雳车等,以备下次攻城使用。

  刘彖得到线报,也跟着松了口气,他麾下的部曲也不尽是骁勇善战,全凭着信仰铸就悍不畏死的凶猛,其实真论起素养,有一部分比起郡兵尚有不如。作为守城方占尽天时地利,各种军需应有尽有,却还是在一日之内死伤了二百多人,七成都是被流矢和石炮击中,还有慌乱失足坠落城头的,种种奇葩之处,不足为外人道。

  有七日缓冲,可以重新安排城防,训练部曲,鼓舞士气,稳定民心,以应对府州兵下一次的强攻。刘彖安排好军务,忙里偷闲来见徐佑,见面先笑了起来,道:“这几日芙蓉帐暖,郎君可快活么?”

  徐佑微笑道:“我平生不近女色,恐怕要让将军失望了!”

  “哈,是吗?”刘彖大马金刀的往胡床上一坐,道:“听说静苑养着乐姬,色艺无双,羡煞别人。还有那位苏棠苏女郎,跟你也是情投意合,若说旁人不爱女色,我还信三分,徐郎君才子风流,岂有清心寡欲作和尚的道理?”

  他往前探了探身子,神色颇为玩味,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接到手下人的禀报,苏棠藏在一个本地士子的家里,被抓到了!”

  徐佑的瞳孔猛得收缩,身子变得僵硬起来,总是平和的眼神突然充满了凌厉和冰寒。刘彖和安玉秀都是眉眼通透的玲珑人,虽然徐佑的异状仅仅一瞬间,然后就刻意掩饰住了,却还是被他们扑捉到——其实在徐佑心里,很是在意这个名叫苏棠的女郎。

  刘彖想起都明玉曾告诉他的话,徐佑这个人心志坚毅无比,智计才情无不是一时之选,不是言语可以摇动的绝顶人物。唯有一点,此子生性良善,先是为了手下部曲,甘愿束手就擒,见到竺无漏尚且起了恻隐之心,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出言为他求情,可知有妇人之仁。

  这样的人,要想掌控他,必须把握住他的弱点。徐佑的弱点,在于无法对真正在意的人陷入危险而置之不理,所以,静苑诸人既逃,只有镜阁的苏棠和他交往甚密,或许是个突破口。

  苏棠的行踪其实一直在刘彖的监视之下,只是钱塘兵乱那晚损失了很多潜入城中的细作,又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徐佑身上,苏棠恰巧和人外出游玩,正好躲过了这一劫。

  不过她仍然没有及时逃出城去,勉强在同游的那个士子家中藏匿了几天,终还是被那个士子出卖,落到了天师军的手里。

  静默了许久,徐佑道:“刘将军,你欲谋大事,专拿小女子出气,岂是大丈夫所为?”

  刘彖心中委实爽快,甚至比今日守住了钱塘城还要高兴几分。徐佑和他斗了这么久,第一次言语中没了底气,再不是曾经胜券在握、油盐不进的可恨模样,他没有接话,扭头望着安玉秀,道:“公主殿下或许不知,徐郎君初至钱塘,就和这位貌美多情的苏女郎结下了不解之缘。两人于静苑中双宿双飞,荀月不出,不知羡煞了多少男子。再后来有传闻说徐郎君负心薄幸,将苏棠弃若敝履,逐出了静苑。可据我调查,这只是为了麻痹卧虎司耳目、迷惑孟行春而行的诡计。哈,你可千万别被徐郎君给骗了,这位看似弘雅卓荦的幽夜逸光腹中诡谋不可穷极,要不然,静苑和镜阁也不会仅仅一桥之隔,两人暗地里不知秘密相会了多少次……”

  安玉秀有些好奇,徐佑和苏棠的风流韵事,她在山阴时也偶有所闻,但听过即忘,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会却十分感兴趣,她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女郎,会让徐佑只听了名字就失去了往昔的冷静自若!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将军,我的生死操于你手,想要惩治我的法子很多,不需要累及旁人。苏棠区区女娘,身无缚鸡之力,又孤苦伶仃,对将军毫无威胁,且她在钱塘名声遐迩,爱慕者众,若是伤了分毫,恐让贵教失了民心。”

  “民心?”

  刘彖嗤笑道:“所谓民心,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搞出来的,只能逞口舌之快,临事却一无所长。那些民众,皆愚不可及,胜者王,即从之,败者寇,即唾之。自古成大事者,有兵有粮,有勇将有良谋,冠绝当时,天下可得,与民心何碍?”

  徐佑直视着刘彖,道:“钱塘孤悬于南北要冲,左右无坚城相依,可扬州南部诸郡初定,尚需时日安抚稳固,所以钱塘必不能失。今日一战,想必将军也发现府州兵并不是一团烂泥,任由你揉搓捶打,如果没有钱塘数万民众齐心协力,共抗王师,我可以断言,这座城,仅凭将军手中的五千人,守不了七日!”

  五千人只是徐佑偷听门外看守的部曲们闲聊时估算出来的数字,那夜兵乱骤起,抓到的细作供称有两千人马,其实顶多只有千余人,少则数百人。不过这段时日钱塘一直在陆续增兵,根据城池规模和人口数量以及所能供养的比例,五千人的估算应该不会差的太多。

  刘彖似乎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仰头大笑了起来,好一会才攸忽止住,指着徐佑的鼻子,冷冷道:“好,冲你这句话,我偏要守足七日给你瞧瞧!不仅要守足七日,还要大破府州兵,取了邱原的脑袋,到时候,看你还有何话说!”

  徐佑直起了身子,道:“将军可敢赌一赌么?”

  “赌什么?”

  “若将军能守足七日,我不仅答应都祭酒的要求,为贵教写一篇讨伐檄文,而且说出那七千万钱的下落,作将军酬军之赀。”

  “若七日城破呢?”

  “若七日内城破,我照样奉上七千万钱,只求将军放了苏棠,别伤她的性命!”

  刘彖微微愣神,道:“我还当你要求我放了你呢……”

  徐佑反问道:“将军肯放了我吗?”

  “不能!”

  刘彖心里也很憋屈,徐佑的生死,其实并不由他掌控,甚至也不由都明玉掌控,否则的话,他何必跟其费这么多话,早就施以酷刑逼问七千万钱的下落了。

  “是啊,我也不想死,可将军的刀架在脖子上不放,只好退而求其次,能救一人是一人!”

  刘彖眼眸深处掠过不屑的神色,对他而言,该无情时需无情,优柔寡断,妇人之仁,怎么能成大事?小天主说的对,徐佑固然聪明过人,但这个弱点将是他的死穴,只要抓住了,他就是秋后的蚂蚱,跳不了几天。

  “好,我答应了!”

  刘彖站起来,走到徐佑跟前,逼视着他的眼睛,道:“这次,你要是再敢戏弄于我,不管谁为你撑腰,我都要亲手砍下你的脑袋作由虎子,任人便溺其中!”

  徐佑点点头,道:“你把苏棠送到这里,七日后,我信守诺言!”

  “怎么,一个冠军公主还不够郎君亵玩吗?”刘彖露出男人才懂的隐晦笑意,却不知为何总透着彻骨的阴寒,道:“苏棠必须关在别处,把你们都关在一起,我怕郎君的身子骨熬不住。不过你可以放心,七日内不会有人动她分毫。”

  说完突然伸手抓住安玉秀的长发,将她俯首按得跪在地上,脸蛋紧紧贴着徐佑的身子,口鼻间急促的呼吸几乎能喷到双腿间的不可描述之处。

  徐佑没有侧身退避,刘彖喜怒无常,明显拿着安玉秀撒火,如果他让开身子,不知下面还要干什么坏事。

  安玉秀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伸手抱住徐佑的腿,没有挣扎,也没有惊呼,红唇上似乎能够感觉到衣服下的鼓起和坚硬,她嫁为人妇,久经人事,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心底微微颤抖,俏脸绯红了一片。

  “贱人!让你服侍徐郎君,是不是还摆着王女的身份,不肯尽心用力?否则徐郎君怎会想着旧日相好,却懒得理你?”

  刘彖又是一个耳光,安玉秀的俏脸肿了起来,唇角流出血迹,瞧着这个以前连抬头望一眼的资格都没有的公主如此卑躬屈膝的跪伏脚下,他好不容易压住野兽般迸发的暴戾情绪,淡淡的道:“今晚好好服侍徐郎君就寝,不要试图蒙蔽我,明白吗?军市里刚纳了不少的营妓,但有违逆,明日就送你去和她们作伴!”

  说完刘彖悄悄对徐佑做了个暧昧的表情,然后大笑着离去。房门砰的关上,徐佑这才退开三步,转过身去,等恢复了正常,回头淡然说道:“刘彖居心叵测,欲坏公主名节,方才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安玉秀低垂着头,悄然拢了发丝,红唇轻抿,瞧不到眸子里的神色,好一会才道:“刘彖……最后说的话,郎君以为,该如何应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