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二章 女儿心思切莫猜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3 20:22:49 源网站:节点2
  什么是幻术?

  《列子》中记载: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碍,千变万化,不可穷极。

  说明至少先秦时期,已经有逃遁术、搬运术、悬浮术、易容术等幻术存在,且有了明确可行的学习途径。

  幻,又称作“眩”,精通幻术的人被称为幻师或善眩人,能履火、蹈刃、种瓜、移井,立兴云雾,坐成山河。

  楚国的幻术大家,当以竺道融和孙冠为最,两人是佛道两门的领袖,竞争激烈,时不时的要展现一番神迹,以坚定各自教徒的信仰,各种玄妙幻术信手拈来,天下无人能够看出端倪。钱塘湖雅集时竺法言曾表演过口吐活鱼,都明玉也曾驱神剑斩鬼,这都是幻术的一种。

  暗夭的师父陈蟾化名曹谷,混迹天师道中,升任南豫州治祭酒的高位,加上家学渊源,于幻术上的修为尚在竺法言和都明玉之上。暗夭随他十数年,学得了不少幻术,比如这次破局,就先暗中燃了化神香,迷惑三名部曲的神智,然后以口技作男女情事之音,再让徐佑和安玉秀躲在幕帐后借位配合,硬是演了一出颠鸾倒凤的好戏。

  刘彖接到汇报,冷哼一声,眼中却透着得意,对身侧的心腹说道:“我平生最厌,就是徐佑这样的伪君子!分明好色无度,处处留情,却偏偏在我面前要装出一幅坐怀不乱的恶心样子。现在略施小计,扒了他假仁假义的皮,看以后这竖子还有什么颜面给我嚣张!”

  这心腹叫韩笙,是刘彖在广州时就跟随身侧的人,可不是唐知义那种后来投靠的游侠儿,他舔了舔嘴唇,笑道:“将军说的是,不过实在太便宜徐佑了,那安玉秀的姿容甚美,连我都心痒痒的很。”

  刘彖骂道:“愚钝!安玉秀堂堂帝国公主,何等身份?留在我们手里,危急关头足以保命。别看她跟徐佑那是千肯万肯,可要是被你我占了身子,定会不惜一死!死了的安玉秀,一文钱不值,若引得小天主动怒,你担待的起吗?”

  韩笙连连称是,道:“我哪有这样的胆子,就算有胆子,也没有这样的福分……消受公主?折寿,折寿!”

  敢起兵造反的主,没有一个胆小的,连皇帝都能拉下马,何况区区一个公主?只不过安玉秀对都明玉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勒令刘彖严加保护,不得出半点纰漏。教中等级森严,上有所令,违逆者死,韩笙岂能不知?所以眼看着到嘴的肥肉只能便宜了徐佑这个外人,同人不同命,没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傍晚,都明玉亲率两千援兵回钱塘,途中遭遇府州兵的埋伏,死伤惨重,仅余一千人拼死突围,从南门仓皇进城。不等洗净征尘,立刻召见刘彖,怒道:“你昨夜派来紫翎信使,说邱原率众攻城,死伤甚重,所部于营内修整将息,并无异常兵马调动。那你来告诉我,今天凌晨出现在西津驿的数千府州兵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不成?”

  刘彖面如土色,扑通跪地,道:“小天主明鉴,我放出十三名侦骑,遮蔽钱塘周边数十里,邱原除非会移形的神通,否则的话,府州兵绝无可能前往西津驿设伏!”

  “嗯?你确定?”

  刘彖抽出腰间长刀,横于脖颈,道:“若有一字虚言,不用小天主动手,我自取头颅奉上!”

  都明玉容色稍霁,对刘彖的能力他还是十分信任的,不然也不会留他独自坚守钱塘,略一沉吟,道:“起来吧!”

  刘彖收了刀,身上惊出了层层细汗,偷偷打量下都明玉的神色,试探着说道:“围城打援,不算太出奇的战法……可邱原麾下总共才两万人马,骁勇者不会超过五千之数,其余都是穿着戎服的猪羊,充人头尚可,上阵杀敌只是笑话。他这点兵力围城尚嫌不足,我觉得应该不会再有余力和胆量派人设伏,冒险堵截小天主的援兵……况且小天主何时回兵,走哪条路,连我也是昨日方知,邱原又怎么能把时机算的这么好?此人莽夫一个,绝无如此智计……”

  都明玉悚然一惊,双眸暴涨冷光,道:“是朱智!”

  这下轮到刘彖不明白了,道:“朱智?三将军不正带兵攻打富春吗,朱智怎么可能跳出重围,反而带兵埋伏小天主?”

  “江左诸葛,名不虚传!”

  都明玉腾的起身,大踏步往外走去。他没有向刘彖解释,此次前往会稽,是受大天主相召,从中得知了一个极其不利的消息,这个消息必须严密封锁,否则军心必乱。为了应对这个不利消息,并为将来做长久打算,整体战略将做一些调整,其他各郡的兵马不宜调动,只能就近调兵回援钱塘。所以都明玉绕道富春,分了三将军手中的三千兵马彻夜赶回钱塘,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料到朱智竟不知何时在半途设下了伏兵,现在想想,那些穿着扬州府州兵戎服的悍卒,应该是朱氏豢养的私兵,一个个悍不畏死,骁勇善战,远比邱原手里的那些兵卒可怕。

  刘彖莫名其妙,但都明玉不说,他自然不敢多问,急忙跟上,边走边捡要紧的军务向都明玉汇报。都明玉不时的点头,称赞了刘彖两句,随口问道:“安玉秀呢?”

  “安玉秀在徐佑房内……”

  “什么?”

  都明玉猛然停下脚步,扭头望着刘彖,脸上满是疑惑,道:“你把安玉秀关到徐佑房中做什么?”

  “徐佑自诩清高,我只是想看看,以冠军公主的容貌,能不能让他丑态毕露!”

  “胡闹!”

  都明玉刚消的气又冒了出来,道:“自海盐公主安玉仪不知所踪,楚国的宗室里,以安玉秀最受安子道的宠爱。虽然因为前事,免了她山阴公主的称号,可仍旧赐以冠军公主,足见圣眷未衰。若有此女在手,一旦钱塘朝不保夕,拿她的性命要挟,至少可以拖延一时,让你我从容应对。哼,我就不信将安玉秀绑上城头,邱原还敢下令攻城?可你这样胡来,若她不堪羞 辱,愤而自尽怎么办?”

  他的声音低沉,不怒而威,刘彖却没像刚才那样慌张,低声道:“小天主放心,安玉秀看似端庄,实则跟安玉仪没什么两样,这才跟徐佑相处了几日,非但没有寻死觅活,反而芳心暗许,双双携手登榻……”

  “哦?有这等事?”

  刘彖点了点头,道:“这样一来,安玉秀被我们拿着把柄,驸马刚死了半月,却自愿与人苟且,不合于礼,有辱皇室,她要是不想身败名裂,只能任我们揉搓。最重要的是,徐佑终于露出本性,他身处险境,还迷恋女色,着实不智;明知公主身份,仍难以自持,可见不忠;趁人之危,人品低劣,足证不仁不义;如此不忠不智,不仁不义的家伙,传到五天主耳中,想必不会再对徐佑有一丝好感……”

  原来他种种做法,只是为了给徐佑泼污水,拍都明玉的马屁。都明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掉头往后院的主楼走去。

  刘彖低着头,唇角带着轻笑,知道这件事办的很让都明玉满意。对他来说,只要都明玉高兴,日后的前程自然不必发愁,其他的,都是其次!

  “七郎,几日不见,休息的可好?”

  都明玉推门进去,大笑着拱手作揖。徐佑起身相迎,笑道:“托祭酒的福!”他这段时日没见到都明玉,还以为钱塘兵凶战危之地,君子不立危墙,这位天师道扬州治的祭酒肯定早早的退到南扬州腹地,那里更加安全,也可居中指挥,却没想到竟会在这时返回钱塘。

  安玉秀瞧见来人,身子微微一颤,眼眸中的惊恐甚至大过了恨意。她无论如何忘不了,那夜贺氏坞堡的城门被突然出现的贺捷骗开,就是眼前这个人带着乱兵闯进堡里,烧杀劫掠,无恶不作,然后当着她的面,将贺氏所有男子,上至老者,下至孩童,全部砍了脑袋,一夜灭了贺氏满门。

  都明玉立于高台,面如冠玉,身若苍松,出尘风姿,世所无双,可任脚下血流成河,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

  他,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安玉秀低下了头,身子僵硬的一动不敢动!

  都明玉却看都不看她一眼,道:“我让人在湖心岛备了酒菜,七郎若是跟我一样没有睡意,可愿共饮几杯么?”

  “好!”

  徐佑伸出手,侧过身子,道:“祭酒先请!”

  “一起走!”都明玉抓住徐佑的手腕,显得十分亲近,并肩走到门口,又回头微微笑道:“公主不必等了,自去安寝可也,今夜我和七郎不醉不归!”

  安玉秀俏脸一红,看来昨天的事瞒过了刘彖,不必再忧虑会被送去做营妓。她不知道徐佑究竟使了什么法门,只是听他言之凿凿,保证可以糊弄刘彖,心中存了几分忐忑,直到这时才真正相信徐佑没有骗她。

  她对徐佑越来越好奇,困在斗室之内,生死操于人手,竟还是这么的神通广大,实在不敢想象,他究竟还有多少让人惊讶的本事?当然,好奇之外也心存感恩,徐佑并没有趁她中了约毒,毁了她的清白,因为她几乎可以肯定,就算昨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也不会怪罪徐佑,徐佑同样知道这一点,但他就是忍住了!

  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安玉秀僵硬的身子动了动,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瘫坐在蒲团上,默然了半响,转过头望着窗户上模糊的倩影,摸了摸脸颊,脑海里莫名的浮出一句话来:

  他真的对我不曾动过心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