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十五章 鱼龙击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8 15:32:41 源网站:节点7
  “什么人?”

  “止步!”

  “棨牌呢?”

  “啊,你……你们……”

  惨叫声从前面的院落里传来,安玉秀紧张的满手心都是香汗,死死的咬着嘴唇,眼睛盯着房门,她不知道,下一刻破门而入的究竟是援兵,还是天师军的贼寇。

  生,或死,只在今夜!

  可是,徐佑,你在哪里?

  安玉秀突然发现,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的思念一个人!

  或许过了很久,或许只是短短的几息,门外传来利刃斩断铁索的哐当声,房门吱呀打开,两具尸体砰然倒在地上,鲜血从身下湍湍流出,像是两条诡异的平行线,蔓延爬行着,到安玉秀面前时交汇在一起,将整个房间染成了地狱的血海。

  七个身穿天师军服饰的人踏着血海走了进来,最前面那人看到安玉秀,不顾地上的污秽,屈膝跪地,沉声道:“奉卧虎司孟行春假佐之令,职下王复,特来迎公主回府!”

  说着交上卧虎司独有的银制棨牌,一只凝神俯瞰苍生的凶兽穷奇似要从棨牌上一跃而出,棨牌的背面,篆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孟”字!

  这种棨牌做工精良,难以假冒,尤其是出自萧勋奇亲笔的书法,天下独此一家。何况就算有假,安玉秀此时也别无选择,她强压着心口的狂跳,保持着公主该有的矜持和骄傲,镇静说道:“起来吧!”

  王复起身,环顾房内,神色突然微变,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他身后的左彣上前一步,急急问道:“徐郎君人呢?”

  一提到徐佑,安玉秀立刻没了刚才的大家风范,美眸露出几分仓皇和焦虑,道:“徐郎君被刘彖临时派人带走,现在何处不得而知!你们快去找他,一定要找到,要将他救出来!”

  左彣脸色阴沉的可怕,掉头就要离开,被王复一把抓住了手,劝道:“左郎君,不可冲动!”

  左彣厉声道:“王复,撒手!”情急之下,他直接称呼王复的名字,也不怕得罪了孟行春的这个心腹之人。

  王复的眼睛眯了起来道:“左郎君,不要忘记了,临来之时,何郎君叮嘱过你,凡事听我号令,不许擅作主张。”

  左彣犹豫了下,看在外人眼中,明显对徐佑的担心占据了上风,怒道:“可你别忘了孟假佐答应的事!此番营救,既要救公主,也要救我家郞主,现在公主在此,郎主却不见了踪迹,难道你想就此一走了之?”

  王复面露难色,外面的喊杀声逐渐激烈起来,应该是天师军得到了消息,开始往县衙这边调兵围堵,他们唯有在对方乱作一团、还没摸清情况的时候冲出去,一旦兵势合拢,哪怕有两位小宗师坐镇,所有人也都得葬身此地。

  “左郎君,事发突然,非我不愿救微之郎君,可谁也不知他被刘彖带到了何处,仓促间怎么寻找?就算侥幸找到,刘彖身边肯定高手如云,又怎么才能把人安然无恙的救出来?再退一步,就算付出足够的代价,救出了微之郎君,可时机稍纵即逝,就我们这点人,又怎么在重兵围困之下逃出城去?”

  接连三个怎么办,让左彣无言以对,他猛然甩开王复,道:“你们先撤,我自去救人!”

  王复想要发火,却还是忍耐住了,语气诚恳的道:“左郎君,你贵为小宗师,武道之上,几乎已经没人能够给你指点什么。可此次冒险潜入钱塘救人,却不仅仅靠武功解决所有难题,这也是假佐命我统领诸位的原因所在。我们合则力壮,分则力微,一旦落单,必死无疑!这样吧,你先随我们撤离,出城之后再从长计议。我敢保证,卧虎司绝不会弃微之郎君于不顾!你救公主有功,朝廷也不会坐视不管……”

  “对,我可以立誓,无论如何,就算跪求父皇,也要将徐郎君救出来,你放心,我说到做到!”安玉秀本来跟左彣一样的心思,不找到徐佑不愿意离开,可脑海里却忘不了徐佑临走时说的那句话:

  援兵若至,即刻起行!

  能活一个是一个!

  能活一个是一个……

  对生命的渴望和眷恋,终究还是战胜了对徐佑的担忧和思念,王复那句小宗师让安玉秀明白,左彣的作用举足轻重,尤其乱兵之中,傻子也明白,多一位小宗师为助力,大家逃出去的几率就要多上无数倍。

  所以她立刻起誓,没有丝毫的迟疑!

  当机立断,这是皇室王女该有的决绝!

  一声刺破云霄的长啸传入众人耳中,王复色变道:“穆郎君坚持不住了,我们必须现在就走!左郎君!”

  穆郎君名叫穆珏,是朱氏借给卧虎司的另一位小宗师,他带着十几名高手在院子外负责阻拦天师军,以啸声为号,说明局势凶险,一刻迟缓不得!

  左彣天人交战,神情数变,最后还是无奈的长叹道:“走!”

  “公主,得罪了!”

  王复一掌拍晕了安玉秀,将她用布绫缚于怀中,迅速从主楼撤离。到院子里和穆珏回合后,两位小宗师开路,遇神杀神,遇佛*,硬是从四面八方包围的天师军中冲出一条血路,往防守最为松懈的南门迂回。

  终于反应过来的天师军重整军容,衔尾紧追不舍,却因为府州兵的攻势一波紧似一波,外城数次被突破,险些失守,调不出更多的兵力来围堵,在城内跟着他们时而东时而西,时而南时而北,被牵着鼻子走,搞得狼狈不堪。

  南门在望!

  “啊!”

  王复突然一个踉跄,口发闷声,后背中了一箭。左彣同时出手,剑光划过,箭支齐背而断,箭头有倒钩,现在无法取出,嵌入肉里虽然剧痛,却不危及性命。

  “我没事!”

  王复额头渗出汗滴,却死死咬着唇,吩咐道:“留下五人断后,坚持半刻钟,然后……你们可以各自分散突围。”

  谁都知道目前的局势,断后等于必死,可被点到名字的五人没有犹豫,齐声领命,慨然道:“诺!”

  既然参与此次营救,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与其贪生怕死被抓被俘或者侥幸逃生后被秋后算账,还不如慷慨赴死,既有清名,也给妻儿和家族赢得毕生的荣华富贵。

  这支营救小队里四姓门阀出了十七人,卧虎司五人,加上左彣共二十三人,截止目前已经死了七人,若是再折了五人,就足足十二人死于此役。要知道今夜除了左彣和穆珏两位小宗师,其余人等无不是六、七品上下的高手,放到江湖至少可以威震一方,一战而死十二人,着实骇人听闻,也由此可知战况之惨烈,任你如何厉害,只要陷入军阵当中,又不是三头六臂,无法挡住那数不尽的明刀暗箭,时间一长,真气耗尽,必然落败身死。

  武道高手,不是不死之躯,不能逆天改命,别说入品的高手,就算大小宗师也可以凭借最普通的兵卒杀死,区别仅仅在于付出多少条人命而已。

  因此,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永远是拥有神权、政权、军权的皇帝,而不是迈入武道至境的三位大宗师!

  等到了南门城下,南门的守军仅有三百多人,看见王复他们穿着同袍的军服,不知发生了何事,略一迟疑,却见左彣纵身而起,如飞龙在天,剑光迅猛绝伦,空中连刺七下,打头的七名甲士额头冒出一点鲜血,然后脑袋炸开,血浆混杂着*喷射四处,恐怖的无以复加。

  众甲士面露惧色,慌忙列阵迎敌,还没来得及反应,又一人怀裹铁环刀,如风卷残云破入阵中,出刀又快又恨,角度刁钻之极,刀刃所及,无不盾裂骨碎,割麦子似的砍出一个锥形的缺口。其他人趁机一拥而上,护着王复登上了城头。

  左彣翻身而回,抓住王复的肩头,吐气开声,道:“去!”

  王复牢牢抱紧安玉秀,身子借力而起,大雁般掠过城头,斜斜的往城外落去。

  城头上的天师军晃过神来,忙搭弓射箭,可夜色如墨,又哪里射得到人?左彣剑如闪电,每出必有人死于剑下,且战且退,到了城垛边缘。其他人掏出飞爪挂好,陆续攀援而下,这个过程又有三人中了流矢,左彣刚准备离开,扭头看到穆珏被一个使链枪的高手缠住,正要过去相救,突然听到有人高喊:“哪里来的朋友,说走就走,未免不给我都明玉薄面!”

  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来人还在百步之外,可最后一个字出口,左彣已经能够看到来人的身影。

  仙风道骨,俊美非凡,正是都明玉!

  穆珏疾风暴雨般劈出九刀,使链枪的躲无可躲,无奈枪身横起硬接,雄浑无比的劲力传来,口中吐着血,脚下不停的后退,一直到了城墙内侧,后背贴上了砖石,眼看又是一刀当头,怪叫一声,链枪旋转飞出,缠绕住铁环刀的刀身,趁这刹那的阻碍,往后仰着倒栽葱滚落城头,

  锵!

  斩邪威神剑应声出鞘,都明玉脚踩虚空,似踏云而来,剑尖遥指左彣。左彣只觉身前寸许的空气猛然收缩,胸口如受重击,六识五感全都被禁锢在某个不知名的空间里,看不见听不见闻不见也感受不到天地万物的存在。

  静,静,静,

  万籁俱寂!

  下一瞬,这个毫无生机的空间突然塌陷,天崩地裂,左彣仿佛被千万重山扑头盖脸的压了过来,想要振剑反击,可手脚的动作比起刚才的迅若山巅,慢了何止万倍。

  正在这时,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威压露出一丝几乎不易察觉的缝隙,左彣心知肚明,穆珏的解围终于来了,双目暴涨神光,手中长剑从这道缝隙里缓缓的刺了出去。

  日月星在天,水火风在地,精气神在人,从无入有,从有入无,鱼化龙,龙化鱼,鱼龙互化,乃至千变而无穷。

  这是他自创五式剑招的最后一式:鱼龙击!

  没有幻龙击的龙头龙尾,没有飞龙击的龙翼,没有潜龙击的龙身,没有焚龙击的龙吟,只有一把平淡无奇的剑!

  可就是这样一把剑,却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后发先至,妙绝巅峰的点在了都明玉的斩邪威神剑的剑尖上。

  长剑无声而碎,化作灰尘迎风飘散,左彣的身子倒飞出城头,到了半空被穆珏拦腰抱住,几个起落,消失在远处的夜色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